Archive for the ‘半斤八兩–工人之聲’ Category

昨天下午,在佔領旺角現場與司機大佬一席話

莫兒

作者按:以下司機大佬的話,可能對一些朋友來說,好唔啱聽。可是,他對於眼見學生哥被欺負的義憤,帶著平日被紀律部隊不友善對待的經驗,挺身而出,冒著風險帶埋搵食工具來撐,卻是其情可鑑日月,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聽完他,也聽完我的話。

~~~~~~~~~~~~~~~~~~~~~

有個傳媒人寫文話:「要一向平和的香港市民,佔領中環、佔領金鐘、佔領灣仔、佔領銅鑼灣、佔領旺角,堅持一夜,並不容易,學民思潮做不到、學聯做不到、佔中三子做不到,梁振英與曾偉雄超額完成任務。 」這一點,今日旺角與司機大佬一席話,深深感受到。

由於彌敦道真的好久好久沒有這麼廣闊,所以似乎很多不是參與佔領的叔叔阿嬸都選擇了行馬路。到了旺角主要佔領區,一架大巴士,幾邊人群坐滿彌敦道,沒有大台,人人自發坐好,有人帶來自己能力所及的擴音器,讓想發言的人發言。

IMG_20140929_183124 IMG_20140929_181303IMG_20140929_175521

見有好多搵食車井井有條地排好堵路,帶著[草根。行動。媒體]對基層的關注,忍不住走過去與司機大佬傾談。司機大佬是今天下午決定來聲援,他自言令到從不示威的他駕駛搵食工具(客貨車)出來堵路,是因為在網上直播看到警察「太過份啦!咁樣對啲學生!你 話過唔過份,拍人膊頭人地擰轉面你噴人(胡椒噴霧)喎!」本人也認識很多基層,好多基層日常生活不需要面對紀律部隊,又天真地以為壞人才會被紀律部隊查 問,又完全相信主流傳媒的訊息,所以不見得人人見到衝突就會馬上聯想到可能是警察有問題,所以想了解一下他們的日常生活。

原來,做客貨車和貨車平時經常被警察叫停,聲稱懷疑他們的車有改裝過,迫他們驗車,一驗就二千大元,部車就要停工一天: 「我做工程就話啫,做運貨果啲大佬就慘囉!」我一想,對呀:平日客貨車,運一轉幾十文錢,過海最多假日二百,就算每轉過海都要做十轉,更何況幾十蚊那 些!?二千大元真是血汗錢來的!司機大佬話,其實有些車一看就知無改裝,但都要迫人驗,懷疑警察為求「交數」,拎他們開刀。

同時,司機大佬們都是青壯年人士,有智能電話,他表示,自己不看慣性收視台,只看網上訊息,所以全程見到警察暴力對待學 生所以來到。筆者訝異於司機們的大膽,因為每輛車都有車牌,比起一個只帶身體來的示威者,更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有被秋後算帳的風險。再者,那是搵食車,若 被鎮壓有損傷又怎辦?我問他,如果大吉利是大家這麼盡力的最後,竟然只是被鎮壓和沒有改變的最壞狀況,他覺得可以怎樣?他想了想:「唔知喎。」

他重覆幾次要「支持學生」,連梁振英也未曾提及,而我再次訝異,因他並沒有提及自己對民主的看法和訴求,於是我再問:「那麼學生們常常講的普選你又覺得如何呢?」

司機大佬沉吟了一會,便道:「會公平一點囉。」問他對公平的理解,他的說法,大概就是因為覺得中國政府強權下是不會有好 的民生,就像香港現在,樓都不是人住的是被炒賣的,那麼下一代一定更慘。我好奇一句:那麼,如果有個獨裁政府搞到個經濟民生好好呢?司機大佬想一想:「如 此是可以接受的。但中國政府一定做不到囉。」

我忽然啞了。

網上見到有很多人,尤其學生,不憤有人「只諗到溫飽」、「苟且偷生」、「負擔二字壓碎良心」;但同時又見到很多基層出來支持運動時就是「支持學生」,而不是提及自己的理念,近乎不似以一個公民身份而是以一個長輩的身份站出來的。這群被學生罵的,與出來支持學生的,當然是兩批人。可是,只要你願意睜開眼睛,你會發現,世界上真的不只兩種人。

同時,能夠不擔心溫飽而去爭取的又是什麼人?是誰支撐著這些人的基本生活?不同意佔中的人就通 通只是建制派而已?在香港生活的重擔不是開玩笑的,每日做足十幾個鐘得雞水咁多糧仲要交租食飯養兒育女供書教學,這種負擔恐怕早已把大部份人的精神狀態壓 碎了。而在這樣混帳的社會結構中,靠這些被壓碎的人養大的我們,又真的能輕易罵一句他們是「苟且偷生」?司機大佬雖然同意佔中,也以實際行動支持,但是, 他也同意能搞好經濟的獨裁政治,只是,他也會氣憤警察打人出來聲援也是情真意切的……

人世的事情,本來就很複雜,如果我們談的民主簡單到不能承載這種複雜……

這本來是個採訪,離開現場時,心有惘惘然,故採訪者也老實交待自己的思考:所以問題是什麼?在高遠的道德訴求之外,民主 二字如何與民生真正結合起來而可以說服公眾?同時,幾萬人之中,恐怕有好多好多人是第一次參與示威,對於民主的討論,除了感情上的民主信仰和簡單的訴求 外,如何能更充實,讓大家更有想像力?如果有人能話司機大佬知,世上有好多搞好民生的方法,是可以用民主的方式,而是不需要獨裁政府的,那麼他又會不會改 變心意呢?

這一切恐怕,是這一刻必定要開始思考的事情了……

IMG_20140929_174412

工業奪命意外較去年同期多 港珠澳橋工人死亡意外為今年第17宗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工業奪命意外較去年同期多
港珠澳橋工人死亡意外為今年第17宗
團體轟政府職安工作欠奉
就本月九日東涌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奪命工業意外,意外發生次日,僱主仍未和家屬相討恩恤事宜,家屬要求政府部門介入協助,由協助家屬之工業傷亡權益會聯絡土木工程拓展署要求安排會議。

直至意外後三天,土木工程處才連同公司代表,與墮海身亡姓羅工友的五名家屬及工權會代表見面,商討善後安排。

工權會表示,由此可見政府對職業安全工作由規管、巡察至執法、懲罰等各方面十分鬆懈,以致工作意外傷亡數字仍然高企。該會促請勞工處:

1. 調查意外事件及公布結果;2. 改善現時職安情況;3. 全面檢討職業安全政策;4. 改善安全健康教育;5. 加重罰則,嚴懲違例僱主。

港珠澳橋人工島接連兩宗

這個個案已是今年第17宗死亡個案,亦是港珠澳大橋人工島本年第二宗奪命工業意外。上次意外發生於本年七月尾,前後兩名工人皆是負責在人工島收集淤泥及協助運上躉船,並皆是在獨自工作時意外身亡。人工島地盤的工業安全問題,令人懷疑。

反觀去年全年共22宗工業死亡個案,工權會認為,問題嚴重且未有顯著下降的趨勢,該會促請業界應正視問題,並加強關注職業安全,防止同類事件再次發生。

10679580_789197404458328_212637952798215944_o

(圖片: 工業傷亡權益會)

橫空渡日Across the sun – Di Matahari

ats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去片:

https://www.engagemedia.org/Members/narcissan/videos/across-the-sun-di-matahari-6a6b7a7a6e2165e5/view

(尚欠印尼字幕, 將補上.)

橫空渡日
張嘉頴於2014年夏的草根媒體行動習作
感謝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參與及協作草媒行動計劃
特別感謝 d 及 n 的參與, 照顧及協作
特特別感謝各位印尼姊妹對我們熱情款待
特特別感謝所有在歷史上及現在, 由下至上為所有人民的真正公義而鬥爭的人民
across the sun
assignment work of emily cheung for grassroot media action 2014 in the
summer of 2014.
thanks to the association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 hong kong
(atki-hk) for their participation and cooperation in the grassmediaction
project.
special thanks to d and n for their participation, hospitality and works
with us.
very special thanks to all the struggling indonesian sisters who
generously took us in.
very very special thanks to all the peoples who had been struggling, in
history and present, for true justice for all from below.

di matahari kerja penugasan emily kwan untuk tindakan media yang
grassroot 2014 pada musim panas 2014.
berkat asosiasi pekerja migran indonesia – hong kong (atki – hk) untuk
partisipasi dan kerjasama mereka dalam proyek grassmediaction.
khusus terima kasih kepada d dan n untuk partisipasi mereka, keramahan
dan bekerja dengan kami.
terima kasih kepada semua saudara-saudari Indonesia yang berjuang dengan
murah hati membawa kami.
terima kasih yang sangat istimewa untuk semua orang yang telah berjuang,
dalam sejarah dan sekarang, untuk keadilan berlaku untuk semua dari
bawah.

 

(草根媒體行動同學, atki 草媒妹 emily 合作之人物專訪)

拯溺員全港大罷工 促政府承認專業資格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9/9/2014

今日港九拯溺員工會發[9.9全港大罷工],有過千拯溺員參與。工會員工皆為康文署轄下泳池及泳灘的工務員體系員工,大會表示,康文署多年來不斷萎縮人手,並要求拯溺員考取多個專業資格,卻不給予專業資格的薪酬水平,同時不斷加長工時,工會表示非常不滿,故發起罷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002

工會行動分水陸兩路,早上百多名拯溺員於星光大道下水,另外數百人則在陸路上遊行,一直遊/游到天星碼頭,稍事休息後,由天星碼頭遊行到九龍公園泳池側的榕樹圍。午飯過後,則在榕樹圍集會,晚上則有工會連家屬的追月晚會。

003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OLYMPUS DIGITAL CAMERA

參與下水遊行拯溺員有男有女,上水時大家都夾道歡迎,更擊掌打氣。

工時工作有得加  人工職位無得升

多位參與罷工的拯溺員皆表示,由於薪酬低,無晉升機 會,於是,年青人都不願入職,再加上之前康文署大量削減人手,人手不足問題很嚴重。已屆中年的廖先生指,許多人入了行之後,覺得無機會,收入不穩定,但覺 得自己體力勝任,就去了考紀律部隊,如警察、消防等。如此,則令人手不足問題更嚴重。

較年輕但已入行做了十幾年的阿BEN(化名)表 示,救生員不只救命,還要處理一切泳池泳灘內發生的大小雜務,就像清洗泳池,勸喻小朋友不要亂跑等等。他指出一般救生員工作分巡場和坐更台兩種,負責救人 的是巡場的,而更台則負責觀察和響警報。他說正常來說坐更台當值是高度集中精神的工作,並不只是坐著沒事做。坐更台一般是以半小時為一更,半小時後下來巡 邏,行內稱「一上一落」,但又於人手不足問題嚴重,所以現時大部份人都是「三上一落」,一上去便不能下來,如廁也不可以,而且一個人要不動地坐著但高度集 中精神觀察水面狀況,一但出了意外誰也負擔不起,工作實在一點也不輕鬆,更且要一周上六天班。

「做到咁樣,但係由於我地屬於技工級,人工升到盡也只有萬六,就算有公務員整體薪酬調整也追不上物價。」阿BEN坦言自己因為薪水有限,不敢拍拖,更不敢想結婚。他直言前女友是做售貨員,工作比他輕鬆許多,薪酬卻比他高,她也曾勸他轉行做售貨員,但無奈阿BEN喜歡做救生員,喜歡游水,其志向不是做售貨員,所以仍留在這一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由天星碼頭遊行到九龍公園泳池側的榕樹圍

專業資格不獲認可    康文署管理不善

當了季節性救生員八年的姵姵指出,要分 別成為泳池和泳灘救生員,共需自費考七個專業資格,包括拯溺、急救、海洋知識等。同時,不同的救生員都分別指出,現時還要年年考試。現場有許多參與行動的 男女救生員,也都紛紛亮出許多專業章,以示不滿。沿途遊行,主要的口號除了「康文署可恥」外,最重要的口號是「我是專業,不是雜工」,這是因為康文署把拯 溺員的薪酬職級,定義為公務員系統中最沒有技術需求的「技工」。大部份救生員都對此非常惱怒。

廖先生指:「我們工作,在康文署來說就只有:技工--泳池、泳灘,只此而已!但管理我們的上級,卻是一點救生知識都不具備的『康樂助理員』。」阿Ben對 於康文署的管理亦非常不滿,指上司常忽然來巡,有時整天都在,常提出與現實情況不符的無理要求,例如:「有泳客穿了其他衣服入游泳池,總管來叫我叫他脫 下,但泳客堅持自己穿的是泳衣,那我可以怎様?脫他衣嗎?」遊行的口號亦有呼應這些問題,包括「我啲所謂的上司 敲鐘點做都唔知」、「我啲所謂的阿頭 救 生資格也沒有」。

遊行隊伍經過九龍公園泳池時,發現有部份泳池仍開放,許多救生員鼓噪。有救生員指這是康文署以一小時一百元請兼職做救生員的策略:「有錢情願咁樣洗!」

DSC_0757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聲援團體眾 外藉家務工工會亦撐

下午的集會,亦有不少工會及關心勞工事務的人聲援,包括清潔業工會、街坊工友服務處、中文大學左翼學會、左翼廿一、社會主義行動、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FADWU,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Asian Domestic Workers Unions),印尼移工工會(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 菲律賓移工工會(Filipino Migrant Worker’s Union), 亞洲移住人士聯盟(AMCB, 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Coalition of Migrants Rights(CMR),等多個團體也有成員在集會上發言聲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中 大左翼學會的阿寶指:「作為左翼當然支持工人罷工,我亦明白工會的策略,是想引起香港人對專業人士的同情。不過,將勞工分成很多等級,是資本和政府的策 略,去令勞工之間產生分化,如果強調自己不是雜工,可能會誤墮這個陷阱。雜工也有工人的尊嚴。其實這情況,如果可以說,政府該把救生員與同樣要求多個專業 資格的其他職務的待遇睇齊,而不是強調自己與基層工友的不同,就可能好一點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代表稱,明白救生員也面對人手不足問題,在港的家務工們,也面對各式不公不合理對待的問題,作為工人要互相支援,共同努力;菲律賓移工工會的阿佳說,工人有獲得足以生活薪金(sustainable wages) 的權利,政府對工人刻薄,工人更要團結;印尼移工工會代表Yima,用廣東話跟各救生員打氣,要繼續堅持,不要放棄,更和大家一同高呼「加人工,加人手」;Coalition of Migrants Rights(CMR)代表亦用廣東話說,「我們都是工人,惟一分別是你們是救生員,我們是在家做家務工,大家都要一同奮鬥,直至勝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工人喺邊度?——世界各地無政府工團主義工會自述

轉自: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49020655365999/

很多矢志於社會公義的人也會覺得,「工人」的醒覺、團結、反抗,是改變社會的關鍵力量。但隨著資本主義制度的發展,零散工、臨時工越來越多;在富裕地區的職位大量由製造業轉為服務業,又趨生很多內容無聊的「廢工」。「工作」的內容和定義有所轉變,「工人」似乎不再只是在大工廠的勞動人民。那麼在今天講「組織工人」,是說什麼「工人」?我們又可怎樣協助這些「工人」組織起來?

另方面,工人組織不只是進步改變的力量,也可以是保守官僚的囚籠。世界各地皆有與政權關係密切的保守工會,作為支持當權者的重要勢力。在這種專制集權的工會以外,有什麼其他形態的工人組織可以成為進步的力量,同時避免成為當權者的工具?可如何嘗試開始這些進步的工人組織?

還有其他社會議題,包括重建(社區士紳化)、另類經濟、右翼組織攻擊、公共運輸高收費、行動者罪犯化等等。這些問題,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是如何呈現?在了解其他人的經驗之後,面對同中有異的境況,我們又會不會有新的想法?

在這次一連三日活動中,幾位國際勞動連合會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IWA)的朋友會來港分享,並安排世界各地朋友與大家進行視像對話,從不同地方的實際組織經驗,了解今天我們面對的處境,討論應對的辦法。

主辦:國際勞動連合會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IWA)
(網址:www.iwa-ait.org)
協辦:關心工人自主的朋友,及自治八樓
日期:8月2至4日
地點:太子上海街716號,唐三樓
語言:各環節均設英語及廣東話翻譯
食物:8月2及3日會備小食
費用:免費參加,自由捐獻
查詢:whererworkers@gmail.com
活動網址:http://whererworkers.blogspot.hk/

各環節內容詳情請看隨後簡介。

此系列活動需報名參與,報名方法: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dUirrIncYVaPrZa6LPMNMHGeFAF0fbxa1KOxWMNiDlM/viewform?usp=send_form

合作社「豐」會 基層新出路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報導/攝影: 草媒行動2014實習同學:阿寶、CIRCLE

  

七 月第一個星期六,聯合國定下的國際合作社日。今年國際合作社日,香港廿三間合作社成立合作社聯會,開啟合作社之間更緊密的互助網絡,並在成立日舉辦合作社 「豐」會,強調「在經濟民主中實踐勞動尊嚴,展示合作社現有的豐富成果,策劃豐富合作社未來發展空間」。會上請來理工大學社會政策及行政系專任導師梁志 遠、理工大學社工系教授陳鳳儀、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聖雅各福群會社會經濟及社會企業主管鄭淑貞、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女工同心職工合作社社 員黎就蒽及香港公民組織者林麗玲作講者,台下來了百多名不同合作社的社員、義工、學生及各界人士。

講者開場

台下分組討論合作社願景

合作社,為社會而經濟

在一些人心目中可能是舊時代大鑊飯,也可能有人以為是Roadshow所講的社會企業。

梁志遠指出,在香港的主流經濟模型之下基層勞工的慘況:製造業及從業者被淘汰,基層勞工大量零散化、長工時低薪工作、隨時可被取代。這些都是令人很無尊嚴的打工生活。

可 是 ,並不是所有人都接受這種命定方案,於是,便出現了社會經濟的各種方案。其中一種最重視參與者的民主參與的模式,就是人人平等、各盡所能的合作社。與會者 皆指出,經濟應該服務於社會目標,而不是為經濟而經濟。同時,經濟生活既是生活的重要部份,所以,經濟生活中也應該要有民主,亦即大家要有掌握自己命運的 方法。鄭淑貞表示以土作坊為例子,社員以是參與式決定,這幾年發展的運作上不論是工資和商品價格,都不是由主管決定,而是在實踐社區經濟及勞工民主決策的 討論。其他在座的各合作社社員也紛紛提出例證。

自主不是自己顧自己

鄭淑貞提出她對主流經濟的憂慮:「由幼稚園到大學,都教我們非人性化,機械才是最穩陣但食物經常出事,真是小本經營業者做的? 小時候在街邊食魚蛋從未試過肚痛,為何現在小孩生病率比我們小時候高那麼多?」她指出合作社是一場社會運動,在合作社內提倡互相支援關心,同時關心使用自 己產品的人,這是讓人回到深度化地互相溝通關懷的方式。同時,她也指出,合作社必須成為一個合作經濟圈,互相補充,才能有效抗衡主流經濟的壟斷性系統。

黎就葱以自己所屬合作社為例:「社員未做社員前要有培訓,知道合作社的理想,看大家是否願意一齊做一齊傾一同遵守合作社的原則。大家可以吵架不能蠻來,什麼事都要通過民主協商共識。」

成立合作社聯會儀式:寓意合作社遍地開花

合作社社員二手物工藝:拉鏈花

有歸屬感就會有責任感

一般人對於合作社也會有質疑,胡美蓮引述主流經濟對合作社的挑戰,包括強調工人民主會否因無人管失控;工人會否因平等分配薪酬而不負責不主動婦女會否顧及家庭而忽略工作等等。

黎就葱表示「大家分工清晰、就會有責任感,社員間有協商,不用擔心無管理層就懶,而且合作社有合作社的制度,一定要協商,不要偏離軌道,如此中間少了爭拗,就一定做得到」,黎就葱以親身經歷證明社員的共同管理和協商可以令大家對合作社有歸屬感,反而令社員更有責任感去營運合作社。

至於婦女如何兼顧家庭和工作,黎就葱表示每周也有社員統籌安排更表,有事時也可以調動人手,不會影響合作社運作。

李卓人表示政府崇尚精英主義,不信任基層可以做好。而胡美蓮也指岀社會不信任工人,但「我們要去證明工人自己有能力有條件去營運」,所以她一再強調不會稱呼工人為老闆。

剝削不是做生意之本

另一個對合作社的質疑,是主流經濟相信剝削才能營運生意並提高競爭力。

可是,胡美蓮卻提岀反例。最低工資實行前期,有人擔心中小企業會因而倒閉;而女工同心職工合作社只有十位社員,卻堅持維持每小時$33工資,而事實亦證明他們没有因為不剝削而倒閉。

另一方面,胡美蓮認為需要再定義什麼是賺、什麼是虧。主流經濟只用金錢去計算生意盈虧,所以要透過剝削來賺取最大盈利,可是但她指岀現時合作社並不單用金錢計算,「環保清潔工作更能保障工人的健康和社會的環境,這些我們都當是賺」。

李卓人認為現時老闆不當工人是人,所以我們也要反問自己是不是被洗腦去相信剝削是應該的不要成為幫兇去強化這種信念。

合作社社員製作桂花糕

DSCF7481

合作社是最高水平的社會企業

外 界大講社會企業是為基層開放就業的選擇,在企業營運的模式下,弱勢也可以參與經濟活動,對抗主流經濟不斷進行的壟斷云云。在座有陪診社社員提出,她曾在社 企工作,但都只是打工,有老闆管理,又要簽約,否則不讓她在某個中心做陪診;而合作社不用經中介,而直接由社員提供服務。

回應引發了豐會中與會者對社企和合作社的理念和實踐分別之討論。合作社更強調在沒有老闆的管理下,一群勞工社員經過共同協商達成共識而實踐自主經濟參與 ,是互相負責,互相信任的一種經濟系統。

李 卓人指「合作社是最高水平的社會企業」,卻最沒有政府支援。他指出,中小企業有貸款,社企有支援,但合作社則沒有。他認為要讓政府更多支持合作社,例如在 公營機構開拓更多的空間,讓民間以合作社形式參與;同時,民間亦不要等待政府先介入,合作社間要有連結和互相支援,透過這些成果,讓政府承認這是工人的一 種出路。

合作社社員二手物工藝:舊衣再造袋

合作社,得唔得?

大會把這個問題拋給講者及與會者,負責介紹國際經驗的理工大學社工系教授陳鳳儀則在四個層面提問大家覺得香港條件是否足夠:

1) 一個公民運動熾熱的社會是否已具備足夠條件?

2) 工人運動之中抗爭的路線與建立理想工作模式的路線會否成為競爭關係?

3) 人民能否不等待由上而下提供的社會服務,轉而自己通過與其他人合作互助自我服務?

4) 教育過程中,是否有教導互助合作而不是只強調競爭?

台下各社員就資 金、土地、勞工保障等的實際難題提問。就土地問題,台上講者紛紛提出像要求政府提供空置土地、舊屋邨商場吉舖、公營機構如醫院、市建局提供場地等方式。就 著勞工保險問題,由於合作社的社員均集體參與決策,僱傭關係對保險業來說很陌生,李卓人促社員自行決定社內的勞工保障該怎處理,胡美蓮則指出現時保險業傾 斜商業而非打工仔女,故將來該成立保險業的合作社。鄰舍輔導會的招家章則勸合作社社員須共識收入的使用,多少成歸社員收入,多少成用來買勞保等等,保障權 益。 

梁 志遠提出南韓首爾的例子,指現時首爾有法案,逢周六日,一些像百佳惠康這樣的壟斷性企業不准開門,以支援地區小企。他用此例說明,政府肯做,再激進的方法 都有。但香港似乎離這太遠,於是又舉出理工大學這樣的半公營機構作例子,像理工大學的清潔公司是隸屬理工大學的,可以要求學校讓合作社包來做。

胡 美蓮指出,問題不是合作社「得唔得」,而是要不要:「如果要,就一定要得」,「人地有錢,我地有人,我們也需結連達致在合作社的相關政策上的影響力,因為 合作社正在協助社會解決問題」。鄭淑貞則指出,人們一定要互相更多包容接納,同時要有合作社經濟圈,一般公眾都願意把收入的一部分投放支持合作社的産品, 運動才可以繼續下去。

DSCF7581

 

絕對不只是做生意的合作社——社員珍姐專訪

中大女工同心合作社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文: circle、寶

中文大學同心合作社於2001年11月正式成立,而珍姐是2002年加入的。之前,珍姐是一名全職的家庭主婦,她說自己當時過於集中照顧子女,又缺 乏共同話題,種種的相處困難令她感到需要擴闊自己的眼界,增值自己,所以開始找工作。當時因為年紀而找不到工,透過僱員再培訓當了兩年家務助理,但發覺很 少機會與人溝通相處。後來珍姐在合作社實習,發現很喜歡與學生的互動,也喜歡和社員共同自主經營一盤業務,便留下來。

工廠時期的珍姐

珍姐年輕時在工廠當車衣女工的經驗,讓她更重視合作社實踐工人自主的理念:「社會上的企業通常是由一位老闆指示工人工作,賺了錢都是由老闆支配,老 闆叫做什麼便做什麼。但我們10個人沒有老闆,平時側重員工的身份,當要集體討論決定運作時每人都是老闆,不用受制於人,可以決定想做的事,在這裡工作, 每人都好開心。」

參與後的改變

珍姐女兒形容媽媽參與合作社後轉變好大:叻咗,開心咗。 珍姐則謂每天接觸大學生,拉近了與年青人的距離,更懂得與子女溝通。

珍姐憶述10多年來和女工一起成長的經歷:「我地一齊去台灣婦女合作社交流,真係見識好多,見到人地點樣做合作社,又發現原來自己啲三腳貓普通話原 來都有啲用,雖然講太多都係會啞口無言。」姐姐由抗拒表達到主動向學生解釋合作社的理念和運作,她說,合作社由起初毫不起眼,到現在已成為大學迎新營必到 的參觀地方。

照顧學生需要:絕不只做生意

一位英文系一年級的阿詩會特意到合作社和姐姐傾偈,因為姐姐很親切。這樣的溝通往來,不止是「我賺你錢」的關係,更是重視學生的需要。 珍姐指,由於合作社空間有限,訂貨只能訂購一星期的量,所以不能為學生提供最低的價錢,「但作為一位家長,深知道大學生嘅錢都係由家長嚟嘅。」在價錢上沒 有能力太照顧學生,所以堅持在食材上加上心意。

珍姐分享跟一位修讀工商管理的同學對她們的質疑:「果個同學話茶葉蛋來價都係大概 $1,但我地就賣 $4,好似好貴喎,但我就解釋俾佢聽我地係用 8 種藥材、2 種茶葉,加上醬油一齊煲,仲要再翻滾,至少 30 個鐘我地先賣嫁。$4 除左材料,仲包埋我地既燈油火爉。同學聽完之後就呆左!」

珍姐也提到「我地都當係屋企煲俾自己仔女」,所以會選取最健康的真材實料:製作糖水用紅糖及冰糖而不用糖精,製作雞蛋仔用全蛋而不用香精。

溝通與磨合

合作多年,姐姐相處也會面對困難。珍姐講述其中一次令她灰心的誤會。珍姐在合作社抬重物而弄傷手腕,但有社員誤會她以舊患來「呃工傷」,後來其他人 鼓勵珍姐向大家解釋,來消除誤會。慢慢從了解中懂得互相欣賞,「依加我要抬飲品,佢地一見到就會話,等我泥拉,你出聲嘛!又有社員會話不如你左我右,一人 搬一邊,我聽完都覺得好窩心。」珍姐認為合作社不像一般公司會因為人的限制而辭退員工,反而讓姐姐互補長短,一起合作。

最後,珍姐提及快將進行小賣店招標,所以她期望更多學生可以透過加入基層關注組,認識合作社經營的模式和理念,支持女工合作社繼續經營,並更關心基層。

訪問後感

合作社成立初期,由一天只有數百元收入的蝕本經營,到現在收支平衡;由一開始只有1人當值,到現在10位成員,互相磨合和了解,珍姐和各社員在背後 艱苦經營,想堅持實踐合作社背後的理念。聽完珍姐和合作社的故事後,我們如何重新理解自己的生活?做人是否只有返工放工?姐姐在勞動和生活上自主參與並學 習成長,會否挑戰我們對工作和勞動的理解純為經濟利益? 經濟生活是否只是關於物質?如果要民主的理念要擴展至經濟的範疇,會是怎樣的呈現?女工合作社可以給予我們一些想像空間?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