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請廣傳! 田生漏水 隔離租客要交埋??? 一人一信 基層互撐: 田生自己水費自己交

(轉載自:深水埗小學鷄

深水埗小學雞多次報導過鄭生情況,壹周刊見到,都做左個報導(見以下連結)。

最新,鄭生收到水務處信件,要求28/1前繳交所有水費,否則會多收5%附加費(長遠唔交水費仲有斷水風險)。

既然水務處職員確認田生漏水,鄭生多次要求田生負擔起$1643.36 ,鄭生自己負責$270(之前鄭生最多那次人均水費都係$270)。

經過多次追討,田生職員口頭上稱如鄭生交左水費先,田生可以下次租金收少一部份當扣減,但就不願意負擔$1643.36,話最多都係負擔$1500,金額上雙方仍在爭持中。

百幾蚊,對年賺不知多少錢的田生,簡直是什麼錢也不是。但劏房街坊逐元逐元都要計著,還要幫田生畀埋佢那份水費就實在不甘心。

現呼籲大家一人一信,電郵去田生,要求田生最遲在25號前,承諾負擔其應負擔那一份的水費。

[一人一信行動]發起:
海壇街租戶鄭生

社區互助發展行動(深水埗小學雞)

~~~~~~~~~~~~~~~~~~~

**一人一信樣版**

田生電郵: inquiry@richfieldgroup.hk
(請發一人一信的各位,同時發副本CC 給coreda.ssp@gmail.com以作紀錄)

主旨|
一人一信 基層互撐: 田生自己水費自己交

我們從多份媒體,網上的影片和文章(見以下連結),得知有已被田生收購單位的海壇街劏房租戶,收到天價水費單(一個人超過一千九百元),並經水務處職員上門確認,高昂水費是因為同一樓層另一田生已收購並空置的劏房單位,長期廁所馬桶不斷漏水。

受到天價水費單的鄭生收到水務處的催交水費單,要求28/1前繳交所有水費,否則會收取5%附加費,如長期欠交水費還有被斷水風險。

本人強烈支持受屈租客鄭生,並強烈要求田生承擔其單位漏水水費,停止剝削劏房租戶,並最遲於1月25日前以電郵書面回覆鄭生,確認田生願意負擔$1643.36部份的水費。

姓名:

日期:

~~~~~~~~~~~~~~~~~~~

50303799_371899073544010_3210451069796614144_n.png

 

相關報導:
舊區更新電視台(影行者):
影片|田生單位漏水拒負責 劏房租客可能面臨斷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hWDrGm7il8

壹周刊: 【1人租戶水費$1913】田生已收購單位狂漏水 夾縫下深水埗劏房戶:仲要逼人走去邊呀?
https://nextplus.nextmedia.com/article/2_649484_0

深水埗小學雞:
水費一個人收$1900 疑似田生迫遷租戶?
https://www.facebook.com/coreda.chick/photos/a.212950189438900/356287425105175/

跟進:水費一人收千九 水務署查清田生單位有漏水
https://www.facebook.com/coreda.chick/photos/a.212950189438900/358289498238301/

廣告

轉載|一包維他奶引起的事件--浸大老保安不獲續約

轉自: 浸大社關

48971509_2294315213946947_3563899721179201536_o

65歲通常是保安員職業生涯的一個關口。法例規定,僱員獲同一公司聘請5年以上,離職時年屆65,可獲一筆長期服務金。外判公司想慳得一筆得一筆,也不傾向與他們續約。當然,無理拒絕跟老工友續約,可能引來輿論聲討。但如果工友在工作上稍有閃失,自然會被公司抓住痛腳,成為不續約的絕佳藉口。最近,本校兩名年屆65的保安,就因此丟失工作。

>>>>>>>>事件始末
兩人已服務浸大逾20年,現受聘於城市護衛,幾近是浸大年資最長的保安,份屬好友。12月初,他們被告知不獲續約,原因是他們去年曾在工作期間嬉戲(搶維他奶和推凳),以下是事件始末。

2017年9月12日
當日,其中一人於更亭當值。另一人在附近巡邏時遇上他,想跟他玩一下,搶去他手上維他奶。被搶維他奶的保安將旁邊的輪凳推向對方,輪凳卡住倒下。

2017年9月21日
保安主管指兩人被投訴,要求他們簽寫口頭警告紙(俗稱寫port紙)承認過失,更向兩人提供樣本讓他們抄寫,內裡寫有「爭執」、「身體碰撞」等字眼。兩人拒絕,並指自己當時只是在嬉戲。及後也有同事願意為他們作證,當時只是在玩而未有任何爭執。

2018年2月
由9月到此期間,管理層約見兩人交涉及作出調查,最後要求兩人簽port紙承認當時在玩,刪去爭執、身體碰撞等字眼,兩人願意簽署。

同月,其中一人一連幾日收到四張port紙,包括「遺失對講機」、「擅離職守」等。該保安指當日因要扶老人家離開校園而離開崗位一陣子,此事亦有同事可作證。他拒絕簽所有port紙,亦說他在這一行做了二十年,一連幾天出四張port紙是前所未見,質疑有人存心整治他。

2018年12月
他們原以為上述爭議會告一段落,但到本月公司安排續約時,兩人被告知不獲續約,主因是去年嬉戲一事,公司要求兩人於12月31日完約後結束工作,並在1月2日前交還制服。

行規通常是收到3張port紙就無法續約,兩人認為今次事件是小事化大,感到不忿,聯絡浸大社關成員向校方交涉。

2018年12月12日
我們聯絡物業管理處,要求他們跟進事件,並重提去年8月物業處副處長李志文在會議對學生及工人作出的承諾:只要工友能通過身體檢查,即使過了65歲亦會繼續聘用。

2018年12月22日
物業處副處長李志文與我們聯絡,稱當日現場有人見到兩人嬉戲時「張凳飛到好遠」,我們多番追問下他仍堅稱不能透露目擊者身份。他指如果兩人最終未能續約,願意要求外判公司為兩人提供離他們家不遠的工作。

我們要求物業處或公司能向工友詳細交代其背後的考量,解釋到底事件有多嚴重以致不能續約,亦要求他們訂下為工友作出後續安排的實質日期。

2018年12月28日
自22號起,我們一直未能與物業處聯絡,whatsapp訊息、電郵也不獲回覆。本日,我們回校與兩位保安見面時,碰巧在校園一角遇到物業處負責管理保安部門的同事李仲賢。他再向我們解釋,有教授向公司投訴兩人行為,而且觀看閉路電視後發覺兩人嬉戲時「動作好大」,公司認為不能接受;而其中一個涉事保安擅離職守也不是一次半次的事。他指事件難有轉機,不大可能安排兩人在浸大續約,但重申會盡快有後續安排他們到其他地方工作。

>>>>>>>>難道一切是管理層說了算?
我們希望指出,兩人的工作表現或未能盡善盡美,也可能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但外判公司和校方在此事上的處理,卻更令人質疑。

物業處在和我們討論的過程中,多次強調兩人動作很大、凳飛得很遠,但這真的能算得上是不予續約的合理理據嗎?兩人這般毫無惡意的行為,有對其他人造成多大影響?誠然,在工作期間的這些嬉戲可免則免,但為何不是選擇警告他們別再犯,甚至小作懲戒,而是嚴重到不能續約?再者,即使其中一個保安真的有間中擅離工作崗位,為何他會在年屆65後才接連收到警告然後不被續約?為何他在過去多年也沒被要求改善?以上種種,都很難不讓人生疑,公司真正想的是不聘請年老工友,省回一筆,而非這些過失有多嚴重,以致無法容忍。

接手處理這事後,我們再次為雙方之權力懸殊感到不安。公司單方面作出決定後不用向員工解釋,有冤也無路訴、學生想找校方交涉,也常被忽視。浸大社關自去年要求校方開啟三方平台和上訴機制,正正希望學生和工友的聲音得到重視,畢竟這校園不只是校方持有,而是由包括學生與工友在內的每一個人共同經營。如果我們有一較完善的上訴機制,員工遇勞資糾紛時就有路可訴;如果我們有恆常的溝通平台,也可盡量監察外判商的舉動。這次事件,除了討論工友的過失有多嚴重,同樣要被納入考量的的不應是這兩位工友過往的貢獻、與學生有多融洽、能否讓學生感受到舒適的校園環境嗎?在商業公司利潤和管理邏輯前提下,這一切固然不會被考慮,於是才需要由學生發出聲音與之抗衡,而這正正要透過一個恆常平台來傳遞--遺憾的是,校方自去年答應我們這一訴求後,走數至今仍未行動。

我們目前仍繼續與校方交涉中,自2017年暑假的外判遣散費爭議至今,浸大社關一直致力推動制度改變,希望建立權力平等的平台,令工友和學生在諸多削剝的外判制度下爭取合理權益。但校方的反應冷淡,並未有將我們的構思作出認真的研究,導致種種外判制度帶來的問題並沒有得到改善。因此,我們希望校方:

1. 設立完善和透明的上訴機制,讓被投訴的工友有路申訴。

2. 兌現上年的承諾,開啟三方平台,確立工友和學生在平台溝通的機制。

3. 在校院訂立工會友善政策,推動集體談判文化。

2018年12月29日

 

(原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bumovement/photos/pb.1117744891603991.-2207520000.1546923151./2294315207280281/?type=3&theater)

轉載影片|幾多錢一個鐘,你先至肯做清潔工?

轉自: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H.K. Buildings Management & Security Workers General Union

有沒有想過,時薪要有幾多錢,你才會願意做清潔工?
我們在街頭訪問了不同市民,但他們的答案,卻大多與現實有一大段距離。

香港基層工人的現實情況如何?

目前香港的最低工資是$34.5,同期台灣大約是$35.4,南韓是$52,東京是$69,英國是$81,多倫多是$84,澳洲及紐約都是$105。根據歷年來不同工會及團體的調查發現,約八成政府外判工人均只領取最低工資。

若以目前最低工資$34.5計算,換算月薪便是$8556。但根據統計處係2018年6月的統計數字,一般清潔工月薪已經是$9375,廁所清潔工的月薪則是$10140。至於工作內容與外判清潔工人相特的公務員二級工人,其中薪點更加已經升到$14,780。從此可見,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扶貧,但實際上卻是不斷帶頭製造貧窮。

其實,最低工資的金額水平不只脫離現實,釐訂準則亦只係考慮「整體經濟狀況」、「勞工市場情況」、「競爭力」、「社會共融」四大範疇。基層市民的實際生活成本,卻偏偏不在考慮範圍。日前樂施會發表研究報告,計算出時薪$54.7,才足夠應付基層工人的基本生活開支。假如政府外判可服務可以帶頭推行生活工資,不單只數以萬計的基層家庭,可以立即改善生活,更加可以節省部份社會福利開支,減少貧窮引起的其他社會成本。

去片:https://www.facebook.com/hkbmswgu/videos/798017787202654/

轉載|劏房家庭海旁唱《劏房家庭》(原歌:普世歡騰)

轉自: 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 私人樓宇、劏房及「n」無家庭支援服務

影片見:
https://www.facebook.com/PrivateHousingService/videos/414247705780802/

 

劏房世界 (原歌:普世歡騰) G major間屋好細 啲租好貴
廁所 無窗 唔合理
當初簽死約搵我笨 天花板穿窿怎麼辦
日住夜住鼻敏感 抽風咋 條渠成日臭
最近門口啲燈制壞晒 搵鬼理

啲租好貴 間屋失禮
無位 容納 電器
冬天衫擠嚮喼裡面 拎開把風扇煮個麵
密密實實係咁質 將張枱移嚟移去
根本全屋都塞滿 物件搵位放

轉載|2018年工傷及職安大事回顧

WhatsApp Image 2018-12-28 at 4.49.58 PM (1)

文:工業傷亡權益會

根據勞工處數字,2018上半年一共發生16811宗工傷意外,其中106人死亡(截至11月,共192宗死亡)。而經媒體報導的有52宗(全年),本會跟進則有54宗(全年)。201811日至今,一共發生20多宗致命工業意外,其中15宗為建造業。

值得注意的是,本港每年均有超過200宗致命職業意外,工業和建造業約30宗。而我們通常把焦點放在此類意外上,卻忽視了其餘一百多位其他行業在工作期間失去生命的工友。2018年有哪些值得關注的工傷及職業安全大事?現在讓我們回顧一下。

工傷大事回顧

一.意想不到的危險工作環境

928日,落馬洲車輛管制站,67歲食環署外判清潔女工在皇巴站對開工作期間,被一輛中型貨車撞倒及輾過,重傷昏迷,最終不治。涉事貨車不顧而去。意外揭露危險惡劣之工作環境。工人需要在車輛頻繁的地方工作,而且工作範圍非常大,涉及多條行車線,相當危險。意外後,家屬寫了篇文章,表達無助和需要真相的感受。

930日,米埔,一名50歲工人清除海桑期間被淤泥啜腳遇溺死亡。死者太太指丈夫經常轉換工作地點,而且全都是些有山有水的戶外地方,事件曝露了部分園藝業工作的危險,工作環境非一般人所能想像。

1015日,石鼓洲,兩名工程潛水員乘小艇出海工作,其中一人潛入海裡,身上與小艇由一條聯絡繩接駁。期間小艇被風吹離浮標位置。船家自行開動引擎,槳葉割斷聯繫繩,潛水員失踪。水警及消防員發現人體手臂,三日後失踪的潛水員遺體終被尋回。

本會立場

本會認為,在任何工作環境,僱主均有必要進行安全評估,作相應措施,確保僱員的職業安全及健康。落馬洲口岸清潔工意外,工作環境涉及多條行車線,車流頻繁,對工人性命安全構成重大威脅。僱主必須採取措施減少意外,例如工作期間增加雪糕筒等路障,提高司機警覺;又或垃圾桶放在兩邊馬路旁,防止工人穿越行車線倒垃圾;又或車流繁忙時間應避免行車線上進行工作等等。而米埔園藝工人清理海桑出事,本會要求僱主必須提供個人防護裝備和安全培訓。而潛水員事故反映依賴聯絡繩求生方法兒嬉,並不能保障潛水員安全。本會認為相關政府部門必須公布調查結果,及公開改善措施,才能杜絕同類意外!

二.工作期間猝死個案持續

今年經媒體報導及本會收集的工作期間猝死個案有16宗,當中可能涉及『過勞』情況,不過勞工處曾於非官方場合稱每年有7080人工作期間死亡,但是否涉及過勞則沒有作出相關分析和研究。而處長於 20161220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內表示將就工作過勞應否及如何認證為職業傷亡展開研究調查唯歸因相關個案並不會主動呈報勞工處調查及研究工作難度極大預計需時經年!至今已經兩年,仍未見勞工處就過勞研究公佈任何新的進展。

本會立場

日本及台灣等與本港工作情景相近的國家地區,已將「過勞死」認定為工傷殉職,日本更有法例列明對因過勞而促使工人自殺予以賠償。本港工時過高、工作壓力過大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而補償條例落後,使過勞患病、死亡或自殺的僱員得不到保障,絕對有修例的必要。

查閱勞工處統計數字,只有非常簡單的資料,公眾無法得知具體個案。傳媒的資料有限,本會也依賴傳媒的報導才知悉意外發生,前往跟進。如開首所引述的數字。勞工處指2018年上半年發生16811宗工傷意外,其中106人死亡。而傳媒及本會所收集的全年個案都不過相等於勞工處半年數字的一半。其餘個案的具體,我們無從得知。本會要求勞工處主動披露所有職業傷亡個案情況,並上載網頁,讓公眾可公開查閱。

三.嚴重工傷事故竟不打999

1110日的紅磡都會海逸酒店,有工人在吊船上工作時墮樓重傷,但意外後懷疑有人未有即時致電999報警,只是致電消防救護總台召喚救護車到場,傷者最終送院搶救後不治。同類型情況發生在37日的赤鱲角機場,一名男工人在超級一號貨站工作期間,疑被重物夾住,工友發現他時已陷昏迷。受傷男工人被送到北大嶼山醫院,惟搶救後終證實不治。據媒體報導,事主被夾在一個空運貨箱與一幢鋼門之間,登時傷重昏迷。而事發負責人後並非致電999報案,而是直接致電消防處求助召喚救護車。事主被送院後,經檢查懷疑有被重物壓過的傷痕,醫護人員遂通知駐院警察通報上級,並由警方介入,列作「工業意外」調查,因而「案發時間」有所延誤。

本會立場

若發現有人意外受重傷卻拒打999、只是致電救護總台召喚救護車,救護員到場評估情況後才再要求警方調查或消防增援,有可能延誤搶救的黃金時機,做法不可取。本會亦時常收到工友投訴,指其受傷後由僱主或上司直接駕車送往私家醫院診治。有工友更說私家醫生表示其傷勢非常危急,可能過不了當晚,直接在診所打999送急症室,最後,幸好拾回一命。此類個案多數發生在建造業上,情況亦常見。本會進一步指出,倘若有人以為不打999報案,甚至自行將工友送交醫院了事,企圖刻意迴避事件曝光和被調查,誠屬徒勞,亦危害傷者的生命安全。

四.工作間暴力事故不可忽視

85日,沙田濾水廠,兩名保安員懷疑因公事發生暴力事件,其中一名保安員被砍死。意外反映工作場所的暴力事故情況,大眾一般會將這類事故歸咎為個人爭執,死傷者或難以得到《僱員補償條例》保障。

本會立場

我們要深究此些爭執是否與工作有關。如果有關,就必須以工傷事故向勞工處呈報及按法例程序處理。本會一直以來處理不少保安員的工傷個案,工作場所暴力是其中一個常見的工傷類型,多數被客人或管理範圍內的人襲擊居多。僱主應加強僱員應付工作間暴力事件的培訓。

五.港珠澳大橋之殤

1024日,港珠澳大橋通車。政府以偉大的大橋工程為傲,卻對因建造大橋而犧牲的工友隻字不提。大橋香港段工程自2011年展開以來,在港殉職工友有11位,連同香港段以外工程的9位工友,一共有20名工人喪生,受傷數字更無公開。

本會立場

本會及關注職業安全的各團體發起【我們不會忘記!— 港珠澳大橋殉職工人悼念活動】,1019日前往港珠澳大橋其中一個橋墩位置進行悼念儀式。為向工人的尊嚴工作致敬,本會一直倡議,為殉職工人豎立紀念碑,以表敬意。當權者卻一直認為建碑是負面的事而拒絕,可見他們既無同理心,亦鮮有接受慘痛教訓的氣量。本會為此發起聯署運動,至今已經超過1000人參加,人數仍在持續增加,反映香港市民希望表達對工人的尊重。

六.機場上落班途中僱員車禍

1130日凌晨,長青公路一架旅遊巴撞及一輛的士。的士司機及旅遊巴上4名前往機場上班的乘客不幸身亡,受傷人數超過30人。134日,一男一女僱員分別在上、落班途中遇交通意外而亡。事件再次揭露現行法例上下班途中僱員遇意外無保障的苦況。意外後除了國泰表明其僱員可得到工傷補償外,其他公司均無公開表態。而本會收到一些公司的僱員求助,指公司表示意外按照法例不屬於工傷,不會得到《僱員補償條例》保障,工友感到十分無奈和不公。

本會立場

縱觀其他地區,如日本、南韓、台灣等,早已立法保障上下班途中遭意外的僱員;中國廣州市更在2011年擴大上落班途中的工傷保障範圍至踏單車上落班的意外。反觀香港,《僱員補償條例》超過65年,卻仍未見修正。本會多年來均爭取修例,保障工友及家屬權益。為此,本會發起了網上聯署運動,至今收到逾20個團體聯署及接近300名市民的簽名支持。聯署運動仍在進行當中,在此呼籲各方關注人士繼續團結發聲,表達訴求。

WhatsApp Image 2018-12-28 at 3.14.11 PM.jpeg

職安政策大事回顧

七.提高職安健罰則現曙光

717日,勞工處向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方向性建議,提出增加職安健條例的最高罰則,揭示歷來違反職業安全條例刑罰過低問題。此外,政府又提出極嚴重工傷事故的罰款額和被告公司營業額掛勾,本會歡迎任何提高刑罰的建議。不過,由勞工處上述建議提出至今,已經超過150日,我們仍然只聞樓梯響。而近日傳真社追蹤報導,更揭露出部份被告公司屢次再犯同一項的罪行的罰款,不但不會隨之有明顯上升,甚至不升反跌。我們不禁需要質疑,政府到底有沒有做好把關?為何犯案累累的承建商仍可承接公務工程?

本會立場

刑罰過低等同縱容違例僱主,也減少僱主投放資源改善職安的動力。本會建議大幅提高刑罰,罰款金額需和被告公司營業額或整體工程費掛勾,以高者為準。重犯者重罰。發展商也需要為違例負責。

八.電子平台舉報不安全工作情況

3月份,網上流傳一個兩名男工站在一寫字樓高層單位外清潔幕牆的片段,工人身上雖有穿著安全帶,但卻未見有扣在獨立救生繩或固定點上,看得人膽戰心驚。91日,一張在網上流傳的海怡半島外牆清潔相片,引發眾怒。海怡半島管理公司,以及外判商莊臣有限公司,竟在惡劣的天氣環境下,安排工友以30呎(約10米)長的三摺直梯,爬上天井進行工作。工友身上完全沒有任何安全裝備,還要背負一個大大的黑色垃圾袋。現場亦無圍封,只有一位工友幫忙扶梯,情況十分危險。

本會立場

以上兩個事件均反映安全工作平台和防墮裝置的必要性,危險的工作行為時常發生在身邊,公眾監察後舉報,使其曝光,有助逼令僱主僱員改善安全。本會從六年前開始,已要求勞工處建立 WhatsApp 即時舉報不安全工作行為。1010日,行政長官施政報告提出:推出新指引及設立網上平台,讓僱員可利用流動電子裝置舉報不安全工作環境,以便勞工處迅速跟進。本來遲到好過無到!可惜特首提出至今,已經超過10星期,仍然未見下聞。本會必將密切監察政府實施網上平台的進度,以防政府走數。

九.颱風暴雨下之停工機制

916日,近年最嚴重的山竹颱風,以及第二天上班日的交通大混亂,引發市民關注惡劣天氣下的停工安排。香港至今沒有惡劣天氣停工安排的政策,只有不具法律效力的指引,天文台被迫承受是否停工的政治壓力。

本會立場

本會認為,一切應以僱員的安全為首要考慮。政府應仿效臨近的深圳市以及其他國家,設立評估機制,在惡劣天氣來臨前宣布,除非常必要的應急服務外,實施全港停工,確保市民停留在安全地方避風避災。此外,惡劣天氣情況下,本會也呼籲市民不要叫外賣,減少僱員暴露危險環境下發生意外的風險。

政策倡議

十.要求設立職業傷病者復能復職基金

619日,在本會及各勞工團體爭取下,政府事隔十多年再度把受傷僱員的復康服務擺上人力政策,立法會為此舉辦公聽會。至89日,本會有份發起的「要求設立職業傷病復康基金聯席會議」成立,進一步向政府施壓,要求設立新的法定機構,以復康為本,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及轉介,漸進式重返工作。

本會立場

本會倡議由官方牽頭,成立職業傷病者復能復職基金,由勞保徵款。以專業中立的個案管理員及早介入,協調各醫療專業,跟進復康支援。此為第一步。長遠來說,復工是同樣重要的問題,在完全沒有復工政策情況下,導致僱主僱員關係破裂,工傷人士難以重新就業。必須透過立法,規定僱主為康復的僱員提供適當的工作崗位或協助僱員轉行。現時,此外,本會認為最終的目標是成立「僱員中央補償基金」,處理補償問題,解決現時常出現保險公司或僱主利用法例漏洞,隨便質疑工傷事實,而拖欠工傷病假錢,甚至濫用訴訟程序情況。

 

福榮過聖誕,2018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每年就近聖誕,在這條人稱玩具街的深水埗福榮街都會十分有節日氣氛!

今年我們就同大家來走走, 支持一下小販和小店啦! 唉,還以為聖誕節, 街坊會生意好一些, 多一些笑容,誰知原來做到無停手,才算剛剛好。 市道不好呀!希望政府就讓我們街坊過過節吧!
其實小販的貢獻不應該是交罰款嘛,沒有小販怎會有平價貨? 沒有這些檔販,又怎會有這麼漂亮和有特色的街道?我作為街坊日日經過,見到五花八門的東西,雖然有點擠,但也覺得好有朝氣。 心情都好些啦! 其實香港的地產搞到舖租這麼貴, 若不讓人好好地做小販,到頭來消費者還不是要幫店家交貴租? 那我們這些基層市民 ,哪來這麼多錢買東西呀?

各位香港市民,真的要多來深水埗支持一下社區經濟啦!

 

影片回顧|布.小販.棚仔導賞團 (13.10.2018)

十月時我們辦了一個〈布.小販.棚仔導賞團〉,介紹香港小販、製衣業的歷史,認識小販與基層生活的種種。
事後我們拍了一條活動花絮片紀錄。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