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口述史(文字/影像)工作坊

香港拼圖中欠缺的碎片…..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已有快三十年歷史,當中經歷了香港社會政治經濟環境許多的轉變,亦掀起大大小小的抗爭和社會創新的行動,包括工潮、合作社、環保社區婦女工作等等。當中,不少會員都是香港社會歷經風霜之下受到許多生活壓力的女工,亦有經歷中港關係變遷而成為香港底層男士妻子的主婦,她們生命的過程,在紛紛陳陳的社會爭議中,在各種上層政治的爭抝中,往往是香港社會中被忽略的聲音和故事。
可以說,她們的故事,彷彿是拼圖中欠缺的許多碎片。
或許,找到這些生命的線索,會有助於我們找到這些碎片?

(學員無須懂得拍攝剪接,及學員將組成訪談小組,不同組員分別負責拍攝和書寫)

目標參加者:
關心性別、勞工、草根自主的朋友,歡迎不同學科背景及非在學人士參與。

收生人數:6人

促導員: 李維怡 (影行者成員、文字工作者、女工會之友)
[ 小說結集:<行路難>及<短衣夜行紀>(香港,kubrick)、<沉香>(台灣,聯合文學)
參與錄像製作:<黃幡翻飛處>、<順寧道,走下去>、<碼頭與彼岸>、<街. 道 — 給「我們」的情書>、<未存在的故鄉>(第一至三部)等]

截止日期:5月20日

面談日期:5月27日(仔細時間稍後通知)

地點: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觀塘翠屏邨翠櫻樓地下)

查詢:93856991

報名:https://forms.gle/5WW6P6GcGY3QNzGy9

主辦: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http://www.hkwwa.org.hk
協辦:影行者  http://www.v-artivist.net

費用全免,歡迎捐獻
~~~~~~~~~~~~~~~~~~~~~~~~~~~~~~~~~~~~~~~~~

課程:
6月11(周二) 晚
第一節:尋找故事的技藝(一)視覺觀察日誌 ( visual diary)

6月18日(周二) 晚
第二節:尋找故事的技藝(二)訪問即是只係坐係到係咁問?
6月25日(周二) 晚
第三節:尋找故事的技藝(三)尋找大歷史與小歷史的交接

7月9日(周二) 晚
第四節:尋找故事的技藝 (四)即場講故事及書寫練習

7月16日及23(周二) 晚
第五及六節:基本錄像拍攝及剪接簡介

(時間再約)
第七-八節:街坊訪談
學員分組約訪街坊,每組有學員分工拍攝和書寫
(即是不同組的第七節可能是分開,如一次未能談完可能須再約)

(時間再約)
第九至十節:書寫/剪接練習
分組約導師陪伴做剪接技術指導或書寫討論
(即是不同組的第九至十節可能是分開)

8月25日(周日)
成品分享
所有學員及受訪者參與

~~~~~~~~~~~~~~~~~~~~~~~~~~~~~~~~~~~~~~~~~~~~~
按: 之前草根媒體實習計劃的同學曾做過一篇簡短的女工口述史並附插畫,可供大家參考:
[草根.行動.媒體]
七十年代佔廠姐話打工今昔——訪女工會會員阿Wing

//…在廠房的工友中午會買飯盒給他們繼續進行談判,若高層需要去廁所,更有組織的成員伴隨同行監視,以免其逃跑。數日談判不果,便發動罷工三至四日,工人如常上班卻不工作、不生產…//
全文 :https://wp.me/p2HdPx-3Rg

廣告

【支持保留盲人工廠 反對屯門過渡安排】聯署

請廣傳:【支持保留盲人工廠 反對屯門過渡安排】聯署

香港盲人輔導會(下稱 “輔導會”)盲人工廠運作至今56年,是全港唯一一間受政府資助,以僱傭模式聘用盲人及智障人士的服務單位,設有文件帶、車衣、紙品部門等生產線,而廠內亦設有一個庇護工場為殘疾學員服提供訓練服務,現有約55名受薪工友及約150多名學員於廠內工作。

■盲人工廠即將關閉和重建
輔導會已經向政府申請「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將盲人工廠重建成一幢綜合康復服務大樓,不同的服務名額將會有所增加。可是,當大家以為重建會令工友和學員的工作環境得以改善之際,原來新大樓並沒有預留地方重置整個工廠,輔導會以包括車衣業式微、紙品訂單北移等不同商業因素解釋未必能繼續經營所有生產線。而整個重建計劃的構思已經歷時數年,但廠內的工友和學員卻從來沒有被諮詢,甚至於去年10月才獲正式通知工廠重建一事。

生產線的關閉意味必定有工友的生計受到影響,輔導會曾經提出為工友安排轉型,例如從事清潔、按摩等行業。但礙於年齡、健康和能力限制等原因,工友難以如一般人容易轉到其他工種。假若工友又未能成功轉型,他們的出路就只餘下被安排轉為學員,而當中每月8-9千元的薪金將被削減為每月一千多元的「津貼」,亦不會再有任何僱員的保障和福利。對於工友的未來去向,我們深感關注。

■遷往屯門的過渡工作安排
盲人工廠的重建工程預計歷時四年。重建期間,工友和學員將會被安排從土瓜灣調到位於屯門同屬輔導會營運的「賽馬會盲人安老院」作過渡工作安排,面對周遭環境、交通、工作安排的巨變,工友和學員難免對適應等問題缺乏信心。即使工廠願意提供交通及膳食服務等支援,但遠離市區的過渡安排已經令他們過去所擁有的獨立、自主能力大大削弱,更有學員表示將不會跟隨工廠調到屯門,而選擇退出服務或申請轉到其他服務單位。

■我們的訴求﹕
作為一所受政府資助的社福單位,我們對工廠經常以「生意」不足為由計劃關閉不同生產線表示失望和遺憾,亦對於輔導會於重建計劃「拍板」和制訂過渡方案前未有通知和諮詢工友、學員和家屬表示不滿。就此,我們現發起聯署促請香港盲人輔導會、勞工及福利局和社會福利署﹕

1. 邀請工友、學員、家屬和相關持份者參與重建計劃的規劃;
2. 保留現時盲人工廠聘用殘疾人士作生產的工作模式及不裁減任何工友,並於重建後增加聘用殘疾工友的 比例;
3. 盡力保留現有工廠內不同的生產線和工種,並於新建的綜合康復服務大樓內重置,避免對現有的工友和學員的工作造成影響;
4. 反對遷往屯門作過渡安排,尋覓九龍區的地方或處所作過渡安排之用,並於有需要時將工廠的不同生產線搬遷到不同處所分開運作;
5. 即時停止打壓工友及學員;停止鉗制反對聲音;
6. 將工友的退休年齡由55歲延至65歲。

■發起組織﹕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2019年4月8日開始

👉 聯署連結﹕https://bit.ly/2IjyFH0

 

54388574_1047684508735371_8511738201205899264_n

【看不見的傷痛】圖輯:序、阿仝是誰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草根.行動.媒體轉載:【看不見的傷痛】職業傷病經歷圖文書

編著:工業傷亡權益會

插圖:含蓄

P00_封面-1.jpg

P0_序-1.jpg

P1_阿仝是誰-1

P1_阿仝是誰-2

 

自治八樓聲明:自治精神 邊緣共進 由下而上 基進同行

自治精神 邊緣共進
由下而上 基進同行

轉自:自治八樓
雖然區域法院在未能及未有攪清楚受影響持分者及事情始末的情況下,已在今年3月6日就學聯九樓的提訊,頒出了管有令,即學聯九樓已取得法律依據,申請執達吏,收回金輪8樓a室,驅逐他們口中的「佔用人」。

然而,以「佔用人」去稱呼正在使用八樓的人,是一個完全無視歷史的錯誤。一來,金輪8樓a室的使用者從來都沒有強行佔用該處,2005年八樓只是為了對抗九樓的暴力管治而宣佈自治,從沒獨立以至脫離學聯,二來,八樓現時發生的社運參與、支援是基於社運資源中心成立的宗旨,甚至,2010年2016年的歷屆九樓同學更因理解認同八樓而逐步與八樓重新建立制度內的關係。

八樓拒絕出庭,除了因為我們並非「佔用人」,更重要的是,相比起八九樓多年來嘗試以溝通、合作來重建關係的方法相比,現屆九樓使用法庭去處理事情,完全是歷史的大倒退。上到法庭,往往都是著重條文、技術,而忽略理念的討論,這種處理關係的方法,八樓實在難以認同,遑論參與。

我們會堅定守護由學聯至八樓至自治八樓傳承不滅的協商共識、開放治權、基進共行的信念。強烈責成現屆學聯九樓同學,立即停止一切建制強暴,重啟以民主協商、積極尋求共識為前提,廣邀各相關持份者參與討論及磨合,形成合情合理的進步方案。

在此,我們亦同時邀請各持分者及關心這事件的各方朋友,無須有礙於建制頒令,就你之見,公開發表,投入討論。為事件建立一個來自公共,由下而上的基進理想出路。

自治八樓仝人及支持者
2019年3月13日

如欲了解更多,請瀏覽以下網站:

八樓網站
https://8acommons.wordpress.com/

〈自治八樓的「前世今生」簡史〉
https://smrc8a.org/2017/1502/

「九唔搭八:學聯關閉自治八樓系列」報導 〈學聯路線之爭變迫遷〉
https://wp.me/p2HdPx-3pg

20190306-banner-300x156

轉載|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2019.3.14
記者:余小默

「一罐鳳尾魚,外邊買$15,在這裡買要$22!」
一位行動不便的女街坊昨日於爭取天水圍街市的居民大會上訴苦,而大會有百多位參與者,期望著天水圍有至少有一南一北兩個公營街市。天水圍的規劃配套一向為人詬病,當中最具爭議性的,就是在一個充滿基層市民的居住區域,卻充滿了領展街市。居民大會上不少街坊投訴挨貴餸,若不想挨貴餸便得跨區買餸,但輕鐵車箱小,買餸時間又好容易撞到上下班、上學放學,根本擠不進。買餸為每日所須,為此困擾不休,而天水圍的街坊,為有公營街市,已爭取足足十年。


(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提供)

2018年10月10日,特首林鄭月娥終於在施政報告中,公佈天水圍新建公營街市的選址,爭取十年的天水圍南部街坊代表琴姐卻嘆:「爭咗咁多年,結果政府要將街市建在一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琴姐口中這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就是在天水圍港鐵站對出的天福路上,地區一直對選址以及計劃方案的細節存有疑問和意見。

這個選址位於天水圍南部,而天水圍由北至南到底有多遠呢?據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指,可能步行須20-30分鐘,若每天要搭車買餸,則交通費對基層市民亦是一種負擔。他亦指出,要建好一個公營街市,至少得6-7年,這期間必須有臨時街市來補足居民的需要。會上多名講者指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口,一個公營街市,要讓天水圍南北的居民都脫離挨貴餸的日子,是完全不足夠。是故,在居民大會上,一眾街坊都要求「天水圍建街市一南一北 臨時街市填補區內缺失」

調查顯示一南一北加臨時街市為首選  團體辦百人大會展民意

直至目前,政府仍未就興建方案及具體計劃到地區進行諮詢,廣泛聽取民意,加入天水圍居民的需要和意見以完善整體實施計劃。

就此,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 (下稱聯盟) 、爭取天水圍食環署街市關注組 (下稱關注組)及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下稱陣線) 於昨晚上在天水圍天悅廣場合辦「天水圍街市–居民大會暨問卷調查發佈會」,公佈《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並讓相關的持份者能互相交流。政府派出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出席,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共三位議員到場發言,包括尹兆堅朱凱迪郭家麒

關注組於居民大會公佈一個名為《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在本年1月至3月期間共訪問了512位受訪者,搜集其對天水圍新街市的意見以及在新街市落成前一些過渡性安排。結果發現不足兩成受訪者表示會經常光顧新街市;近七成受訪者認為有需要於天水圍北面興建市政街市及認同設置臨時街市作過渡之用的急切性天秀墟成為天北市政街市及臨時街市的首選,票數更加是其他選址的三倍。

 

關注組表示天水圍是一個以基層市民為主的社區,區內領展街市高昂的物價,實在令普羅大眾難以應付;按推斷未來十年,區內長者以及照顧者人口會進一步上升,意味著這兩個組別的人士難再負荷跨區買餸所帶的顛簸。因此關注組建議,一個地點「就腳」、價格富競爭力的市政街市,甚至在短期內落成的臨時街市,將大大減輕其在經濟上及體力上不少負擔。

會上,天水圍南部居民代表琴姐表示,雖然她作為南部街坊,對將會有公營街市表示是一種進步,但她認為天水圍人口眾多,一南一北都有街市是好應該:「元朗都兩個街市啦!」她對政府一直沒有到區內諮詢表示失望,期望政府盡快進行地區諮詢及交代細節。對於西鐵站旁興建的新街市,她希望能盡快落成,解決日常「捱貴餸」的問題;同時,琴姐亦擔心新街市規模,「個街市規模要夠大,賣既餸種類要夠多,加埋有熟食中心,先至會多人去」。琴姐指新街市興建時間太長,而區內仍是私營街市壟斷,短期內急需要有公營臨時街市作過渡期紓緩作用。

代表天水圍北的居民代表劉先生則表示:「買餸既人係婦女為主,亦有老人家,單憑政府話考慮上班族既交通便利,其實漠視左真正用家既需要」。劉生指,天水圍三十多萬人口,而北部人口即將因有新樓落成而繼續上漲,政府務必於天水圍北部另覓選址,興建一南一北的公營街市,平衡全區的需要。另外,他認為興建臨時街市的選址,可考慮改劃天秀墟。「官是用官的角度,不是用基層的角度去理解事情應該怎樣做…其實好應該由下而上,問問我們的看法才去做。」

街市與人口比例嚴重不符 講者籲建最少2-3個公營街市

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發言人陳淑淇指出,上年施政報告提出將會在天水圍、東涌、洪水橋及將軍澳等新市鎮興建公眾街市,可是,局方卻未有交待局方按照甚麼準則而興建公眾街市。陳淑淇強調,街市為基本民生設施理應在居民入伙前已預備的配套,「不應似現況,要居民逐區逐區爭取!」因此,陳淑淇促請政府恢復興建公眾街市的規劃標準,按當區人口比例、人口結構等因素興建具規模的公眾街市。而在落成街市前,亦必須開放區內閒置空間設置臨時街市以作為過渡安排。

她表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如果按政府曾有的人口比例標準,應該要有1430多檔,才夠基本應用,即使不計公、私營,現時起碼政府還須提供400多個街市檔,才夠天水圍區的居民使用。

同場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尹兆堅議員指出,政府在2009年取消了某些人口比例標準,當中便包括了陳淑淇所講的街市與人口的比例標準,從此便更不用負責。他提出更進取的方案,指若按取消前的比例,理應每一萬人就有40-45檔,因此,天水圍不只一南一北,更加應該有三個公營街市才夠令居民不再挨領展貴餸。

另一名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立會議議郭家麒則慨嘆,天水圍從1992年入伙至今26年,全都是外判或領匯街市,這些財團只為金錢,不會為街坊著想。他又指出,居民必須持續監察政府,因為房署的公營街市都外判了,難保日後政府新建的街市不會外判。一但外判以利益為先,想做街市檔口的街坊便無財力可以投得檔口做。當場亦有一名代表檔販的女士,質問在現場的食環署代表陳加業,到底將來的檔口投標價是否街坊可負擔。陳表示只是來聽意見,手上並無實際的數字。

同一小組的立會議員朱凱迪則在會上表示,要求政府無論如何也要說得出一個準則,到底是什麼人口比例可以建一座公營街市?他認為當晚有超過百名市民參與,政府好應該珍惜,不應該害怕市民,街坊願意無私奉獻十年去爭取一個地區的街市,證明政府只要肯開放聆聽民意,事情一定可以辦得又好又快。他認為,可用12字簡括晚會訴求:「一南一北、臨時街市、熟食市場」。

團體送「街市單」予官員  促請政府盡快「找數」 籲街坊向當區區議員施壓
經過個多小時講者、台上台下問答,食環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在現場,回應每個問題時,都一直表達會聆聽訴求,並指出自己手上真的無任何數字,故而對於街坊詢問的興建時間表也好,或者如何確保檔租不會太貴令檔販能負擔,街坊亦不用挨貴餸等問題,都全沒有確切回覆。他唯一提到確切一點的說法是,租金會按當區市價去定,但按市價即引起在場人士擔心,因為天水圍街市都是私營的領展價。

 
(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回應街坊質詢,無任何實質數字可以提供)

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呼籲在場的天水圍南部和北部街方,不要只參加一晚的晚會,而可以自己各自就住街市的議題,去找自己區內的當區區議員施壓。楊指出區議會有政府的撥款,街坊可追問這些撥款是否能用作興建臨時街市服務街坊。同時,他指出,天水圍南的街坊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新建街市的細節,到底是否符合需要;天水圍北的街坊就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去向政府要求有公營街市。

最後,團體要求三位立法會議員在一張大的訴求板上簽名,並與兩名南、北部街坊代表一起,致送該「街市單」予陳加業,促請政府盡快「找數」,在天水圍北興建另一座公營街市,及在等待街市落成期間撥地作臨時街市。

短片|深水埗區議會(5/3/2019)休會期間小販發言講咗乜?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上星期二,深水埗區議會討論棚仔小販安置進度。搞笑嘅係,張永森主席喺休會期間先俾小販發言,小販一發完言,就宣布復會喎!換句話講,小販講嘅嘢一句都無錄音、一句都唔會落喺會議紀錄啦…
想知小販講咗咩?就快啲睇片啦。

btw,發言小販何生事後話,因為時間關係,有一個重點佢無在會上講:
幾年前食環講過小販搬遷後要以「台商」身份經營,小販不能接受。事關「台商」是需要商業登記,除咗要俾每年$2500商業登記費之外,仲需要「做數」以供報稅之用。自己唔識做數,就要去搵會計報稅公司,閒閒地都要幾千至一萬蚊,所有來往收入、支出單據要保留六年。相對以「小販」身份經營 — 每年$128小販牌照費,不用報稅亦不用「做數」 — 「台商」身份大大加大了小販的財政和行政負擔。

有心做好安置的話,就要確保小販的經營條件存在啦!如果唔係就只係變相迫人執笠咋喎!

平台合作社講座:工作自由唔一定要冇晒保障,聽過「平台合作社」嗎?

平台合作社講座:工作自由唔一定要冇晒保障,聽過「平台合作社」嗎?
日期:3月15日(星期五)
時間:16:30-18:00
地點:女工合作社游泳池旁
報名:5629-2474(Wingo)

————————————————————————
〖咩係平台?〗
我哋嘅生活由好多平台編織而成:在社交平台Facebook、IG上互動溝通已如呼吸般自然;趕忙或搬運時我們馬上想起共乘平台Uber、GoGoVan;聽音樂自然會打開spotify、Apple Music ;好多大學生都有賴補習中介網幫佢哋搵學生賺生活費。平台泛指網上嘅社交媒體、網站甚至是網絡等,用戶可以透過平台提供或者使用服務。

我地除咗喺平台上面消費之外,唔少工程學生畢業之後,可能會參與平台的營運和維護(甚至自己組隊整個新平台出黎),每年Uber和Spotify呢啲大營平台都請唔少大學生;除左工程學生,唔少大學生都會喺平台上提供補習、設計、攝影等等服務賺錢。

〖依家嘅平台有咩問題?〗
唔少平台例如Uber、Deliveroo製造咗唔少零散工,美其名係享受靈活工作時間,事實係冇晒勞工保障,Uber甚至抽司機1/4嘅人工做佣金,非洲既Uber司機每日搵既錢只係夠填飽個肚。

唔少同學用緊嘅補習平台都會收取佣金,時不時都會有同學喺CU Secrets 呻某啲平台既質素好差,堂費被壓榨到好低不特只,動輒又話要行政費或賠錢,配對學生又成日出問題冇得追究……

〖咩係平台合作社?〗
平台以「合作社」形式營運,合作社成員共同擁有平台,每個成員都可以參與決策。例如美國既Green Taxi Coop 就係共乘平台合作社,成員超過一千人,定期開會共同決策。收入扣除咗未來發展基金,所有餘款都會喺每年年底發還返畀社員。

**講座講乜?**
我們會邀請邱林川教授及阮耀啟博士分享,講座主要圍繞以下問題:
1. 合作社在香港面對什麼限制和機遇?香港有沒有平台合作社?
2. 平台合作社是如何運作的?
3. 大規模的合作社成員超過一千名,如何踐行「所有社員一人一票、民主決策」?
3. 外國例子要應用在香港,面對甚麼問題?
4. 香港平台合作運動有甚麼長遠策略?例如會從哪一個範疇著手去推廣平台合作社?
5. 2018年,亞洲歷史性地舉辦了第一次平台合作主義聯盟大會,講者對合作社有甚麼新想法?

—————————————————————————
講者:
邱林川教授
《平台點合作》作者之一;香港亞太政策研究所社會創新中心聯席主任;香港平臺合作運動發起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信息傳播技術、數位勞工與階級、全球化及社會變遷。

阮耀啟博士
《平台點合作》作者之一;香港社會效益分析師學會創辦人並擔任其行政總裁,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創新研究中心研究統籌,致力推動社會經濟及社會影響評估的發展。

~~~~~~~~~~~~~~~~~~

[紮根中大十八載 ‧ 繼承兩世紀實踐 ‧ 細訴一生走來路]系列展覽活動:

平時我們光顧的「女工」全名是「女工同心合作社」,自2001年紮根中大。鮮為人知的是社員也是草根行動者,親歷多場勞工、民主抗爭。是次一連兩週、各四日的展覽,就是要向大家呈現:女工合作社本身就是場抗爭。

共同擁有業務下,社員不受老細壓榨,一同決定「點做嘢」。陳健民教授憶述「和平佔中」商討日中發現:「其實人喺出面嘅大企業打工….. 每日嘅生活令佢哋習慣專制……合作社確實係打破資本主義嘅思考方式。」

展覽中,你將一窺兩世紀前展開的合作社運動長河,其覆蓋工種之多、聯盟之可能。展覽末,女工姐姐將親口細訴從失業女工、農民、主婦再尋定位、結識海外同伴的心聲。

女工扎根的范克廉樓地庫池畔舖位,今年將面臨第四次公開招標。未來「女工夜話」等一系列活動上,我們期待與你在一買一賣以外,互相認識,一齊構想未來路向!

展覽詳情:
日期及地點:6-9/3 (YIA G/F), 11-15/3 (文化廣場)


53651577_2407229979322452_4649011779605626880_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