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當天] 工友製作定格動畫 親身工殤經驗分享

工傷工友分享親身經驗,
原來好多時,以為「少事啦」的傷,花花鐘可能好大件事⋯

睇睇片,知下工作受傷時有咩要注意啦~
學工友話齋,最緊要保障自己嘛~

五一勞動節 2017- 互助採訪隊報導系列之一

轉載自 草根.媒體.行動

前言

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五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同根社、古洞支援組、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三個團體派了工友/街坊參與採訪隊工作。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p_20170501_144115

更多詳情

行動推介|勞動節行動

(轉載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據樂施會的《香港貧窮狀況報告2011-2015》顯示,香港的貧富差距達到令人無法接受的地步。全港最富裕一成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是最貧窮住戶的29倍,差距自2011年起持續擴大。雖然香港整體財富不斷增加,但仍有約100萬貧窮人口,當中一半生活於在職貧窮家庭。
在低收入家庭中,縱使有成員努力不懈地工作,因為受制於不公平的政策,所以仍然活在貧窮之中,不公的制度包括:工資追不上通漲、全職工時過長、零散工趨勢惡化、假自僱加劇、社區託兒名額不足津貼太少、退休無保障生活不安…等等。
今年的勞動節,我們將有以下行動:

女工團結發聲行動
日期:4月30日(星期日)
時間及集合地點:早上11時,金鐘A出口;或早上10時,女工會集合
內容:添馬公園集會、到政總遞信、自助下午茶聚餐(每位15位)

勞工界大遊行
主題:勞動尊嚴 回歸。抗戰。二十年
日期:5月1日(星期一)
時間:下午2時正
集合地點:維園足球場

行動推介|【428工殤紀念日】

18118889_613252928879756_4036711177282597377_n

4月28日,是國際工傷紀念日,紀念殉職工人,與遺屬家人及職業傷病工人並肩,爭取應有權益,守護工人價值。

4月28日早上10時,我們在灣仔修頓球場集合,遊行到政府總部集會。

要求:
– 正視工人價值,成立工殉紀念日,豎立工殤紀念碑
– 全面檢討職安健、僱員補償及職業病補償條例
– 過勞及上落班途中意外,納入工傷保障
– 補償殉職工人子女至其18歲
– 提高刑罰,嚴懲違例僱主

設會員、職業傷病工友暨家人各區交通安排,詳情說致電2366 5965查詢。

活動或受當日天氣影響而改動,最新消息請留意工業傷亡權益會專頁發佈。
如需個別電話通知,請最遲於27/4中午12時前來電2366 5965登記。

轉載|紐約無証麵包工人抗爭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

[無證工人唔遺返仲講權利?]

也許喜歡守法的香港人看了這個報導主題會很奇怪。這是因為大家都很沒有注意到,在許多第一世界城市的底部,總有許多移民工在做著這城市大部份人已不願意做的工作,當中有無證的,也有有證件的。尤其是,是緊鄰貧窮地區的大城市。美國的大城市,有極多來自南美洲貧窮地區的移民工,支撐起了許多城市的運作。同時,正因為勞動市場分割成[本地]、[有證移民工]和[無證移民工]幾種層級,無良老闆們便通常用最低價來壓搾無證移民工,用次低價來壓搾有證移民工,當然同時就等於要脅本地勞工也要壓低工資。以前,香港地盤就常傳出快要出糧期間,會有人舉報讓警察來抓黑工的惡事。換言之,分層的勞動市場變相讓無良老闆有選擇,令無論那一種勞工都處於更惡劣的處境。

~~~~~~~~~~~~

逾百名湯姆貓麵包(Tom Cat Bakery)的工人和支持者3月22日於紐約市皇后區的分店外集結,表達對美國國土安全部稽核的不滿。湯姆貓麵包現時由日本最大型的烤焗食品公司山崎(Yamazaki)持有,生產逾400種的麵包糕點並將冷凍的烤焗食品運至全國。

經國土安全部查核後,湯姆貓麵包的員工被要求在10天內提供合法工作證明,否則將被解僱。這要求非常奇怪,對工人毫不尊重,尤其是大部分員工已為公司賣命超過10年,以這份工作養活了家人與小孩。

在3月22日的示威活動上,工人列出以下要求:

1)湯姆麵包應立即為其無證員工申請工作證明

2)若公司無法達成上述要求,則應給予員工遣散費。

據3月30日的消息,湯姆麵包的員工與國土安全部交涉後,提供工作證明的期限獲延長20天。

4年前,湯姆貓的員工開始與Brandworkers合作,Brandworkers是一個由世界工業勞工(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協助成立的工人組織。

自特朗普政權實施種族主義的移民政策以來,老闆們便蠢蠢欲動,向工會行動者和成員報復。紐約市的不同僱主陸續收到國土安全部或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的警告,指將進行稽核或檢查。美國主要的餐飲業僱主組織——國家餐館協會(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向其僱主成員表示已接獲移民海關執法局的警告,當局將考查他們的員工的工作許可及入境證明。無證工人一直擔任廚師、洗碗工、侍應、速遞員等工作,支撐著紐約市的餐飲業,市內幾乎每一所餐館都倚賴著無證工人的辛勤工作,政府當局的查核因而對這些餐館老闆也造成了極大困擾。

從新政權對移民的明顯敵意可見,美國境內移民工面對的直接攻擊不止是因為他們有能力組織起來,更是因為他們有能力在美國生活和工作。

有關這些工人更進一步的資訊,請見:

https://www.facebook.com/brandworkers2007/

http://www.villagevoice.com/news/tom-cat-bakery-tells-scores-of-employees-to-prove-theyre-not-undocumented-or-theyre-fired-9800525

https://www.buzzfeed.com/coralewis/these-bakery-workers-are-taking-on-dhs?utm_term=.xgq01rnGj#.uy4OXqmrR女

活動推介| 【有錢樓換樓,無錢捱劏房?】──兼評新任特首房屋政綱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有錢樓換樓,無錢捱劏房?】──兼評新任特首房屋政綱

日期:2017年4月21日(五)
時間:晚上7:00-9:30
地點:城市大學 學術樓(一)-LT15
嘉賓: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博士 及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成員 唐耀強先生

由城大專上學院及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合辦

適逢特首選舉已經完結,房屋政策亦是民生議題當中的一大重點,因此希望透過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的房屋政綱,同大家一齊分析及討論香港的房屋政策和公共財政。座位有限,記得報名!!!!!!

報名方式:
whatsapp- 阿花(98531810) 或
email: cccuseminar2016@gmail.com 或
Google form: https://goo.gl/forms/KCrxwRQJzsLr2Kul

台灣樂生保留運動近況更新

轉自:Lulu Shen

17800423_10155992253877195_186839327987902956_n

2005年,我大學四年級,記得是在春天,我轉學到台大的好朋友 許博任 (Po Jen Hsu),和我聊到他的近況,他加入了台大大新社,聊到一個我沒聽過的地方─樂生療養院。當時在樹下一起討論的朋友,並不認同樂生的抗爭運動,提出許多質疑。

而我,則默默在每次收到博任傳來的動員簡訊時,獨自前往抗爭現場。

那時的我和樂生運動保持一種忽遠忽近的關係,其實我沒認識什麼人,只有自己去樂生院,彼時得走過漂亮的綠色小徑,才能走到院區內,那時的樂生,是我的另一個小世界。

第一次遇到衝突,是在凱道上被警察拉扯,但衝突沒有升高,我搭車回學校上課,餘悸猶存,心裡在想,如果下次我被抓了,或是受傷了,甚至死掉呢?沒人會替我負責的,沒人會保護我的。這本來就是我的選擇。

研究所時,在進入不了蘭嶼田野的現實下,老師們勸我改以樂生做為題目。

之後我經常做夢,夢裡我變成樂生院的幽靈,就像吊死在樂生樹上、樑上的苔疙病人,遊蕩在1930到1960年代的樂生。

1941年,我看到21歲的林卻,收到媽媽的來信,「妳先生把家裡的兩棟房子賣了,妳的女兒也打算送人了」,那天林卻淚如雨下,懇求指導員讓她回家一趟,一路上,她拿著一條絲巾遮掩她彎取的手指,戒慎恐懼,很怕被社會上的人發現。

社會上與社會外,是一條分明的隔離線,林卻怎麼努力,也跨越不了。

1952年,我看到16歲的陳再添,被警察抓走,母親在大街上抱著他哭,5歲的弟弟拉著他問「阿兄你要去哪裡?」陳再添沒說話,搭上了苔疙車,來到樂生院,領了四斤棉被、兩個碗公、一張草蓆、一雙筷子,從此一生。

不過也有快樂的事,孫理蓮牧師娘喜歡陳再添這個小孩,看他生活寂寞,送了他一隻小猴子當寵物,臉上紅紅的陳再添,好高興。

有時我會走進王字型大樓,站在第二進的消毒池旁,看著醫護人員消毒自身。1953年韓戰結束,大家都開始說,消毒池就是樂生的38度線。因為它隔離有菌與無菌,隔離健康與疾病,隔離交戰的雙方。

沒錯,樂生戰爭,一直都在。

1953年,院方得到美援而來的20份藥物DDS,因為分配有了私心,院內暴動了,打傷了院長劉明恕,隔天報紙寫了「恐大批痲瘋病人鬧進台北市區,該局曾命第一分局派出警員封鎖台北大橋,…..關於衝出療養院之一百名痲瘋病患者是否全部歸院,因其肇事者行為兇烈可怕,院方職員迄昨日下午尚不敢深入後面山上居所調查……。」

封鎖台北橋?其實那天,不過是打破了窗戶跟幹架。

有一次好好笑又好悲哀,藍彩雲想要請假外出,那時的藍彩雲叫做藍彩鳳,指導員硬是不肯准,雙方大聲爭執不休,隔天指導員偷偷跑來找她,說不用寫假單了,妳出去吧,後來我們才知道,其實是因為,那指導員不會寫藍彩鳳三個字。

又有一天,在指導所,黃永梅想要請假外出被阻止了,剛烈的他和指導員起了衝突,積怨已深的黃永梅逃跑了,事情被院長陳宗鎣報到了國防部,黃永梅被通緝了。半年後有一天,逃亡的黃永梅因為無路可去,又回到樂生院,沒多久又走了,在嘉義火車站被抓到,當場槍斃。隔了幾天,我和李添培一起站在指導所門口,望著那張貼在牆上,他被槍斃的照片。

有時候,我也會看那些男生在貞德舍外面探頭探腦,想跟心儀的女生說說話,甚至半夜幽會,或者我去賭場,看黃文章賭得昏天暗地不回家。

最記得1955年,李添培20歲那年,媽媽寄來一筆錢,信裡交代要他去做一套西裝,當成他的成年禮。李添培說,這是他最快樂的一天,為什麼?因為知道自己沒有被家人遺棄。穿上西裝的李添培,20歲的年輕小夥子,帥極了,在院裡走路有風啊。

樂生院的抗爭,從1930年迄今,沒有停過。

2008年以後,很多人以為抗爭結束了,但夢裡我還是常常變成樂生院的幽靈,遊蕩在沒有被拆遷的院裡,第一進、新高舍、五雲路….,看到呂德昌在種花,看到湯祥明在讀書。

醒來以後,妄想著,有一天樂生院會蓋回來。

現在,我等到了一個機會,曾經關心樂生的朋友,我們等到了一個機會,請你一起來幫忙。

「樂生重建元年,募款計畫。」
——————————————-
🔻 樂生重建元年|募款計畫
https://www.complete-losheng.com

樂生重建元年,就在今年!

樂生保留運動已經13年,樂生院民平均年齡超過80歲,已經不到130位。我們希望,2017年就是 #樂生重建元年,希望今年就能等到樂生保留運動的春暖花開。

還記得從去年到今年的「#樂生大平台」行動嗎?國發會協調成功後,許多人都以為方案已經拍板;但捷運局仍擺出不合作態度,要求「行政院發正式公文」才肯執行。#重建樂生,就卡在這最後一步之間徘徊!

為了讓遭受隔離政策失去人生、因捷運機廠再度失去家園的院民,親眼看見因錯誤政策拆除的院區重建回來。邀請你,加入我們!

🔺 為什麼「突然」開始募款?
https://goo.gl/0QdxQ7

🔺 為什麼是「買廣告」?
https://goo.gl/8h8GS6

圖片來自:快樂‧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