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推薦: 民族主義討論會

民族主義討論會

由 西藏人民爭取自主、奧運火炬傳遞引發一連串獨狂民族主義的風潮、到四川地震帶來悲傷亦帶來了中國前所未有的「愛國」捐款熱,及後今天我們的香港政府副局長 /政治助理的國籍與效忠問題,事實上都是環繞著「民族性」的問題,但似乎在本土社會運動近年對民族主義的議題都缺乏討論,當我們面對以上種種事件都缺乏了 回應的能力。

因此我們一群曾在五月二日奧運火炬經過香港時示威的個人及團體,除了針對警權的問題外,都希望對民族主義來一場辯論。廣邀各方友好前來討論。

詳情如下:

日期:六月四日(三)

時間:晚上十時

地點:維園水池旁集合

聯絡人:黃衍仁 61102687

另以下為我們之前曾討論的方向:

杜振豪:

經歷奧運火炬紅潮之後,對當下社會形勢有甚麼樣的分析,日後是否需要調整運動策略,如何回應狹隘的民族主義觀等等,都是大家關心的事。我無法仔細覆述當日的討論,但其中比較集中的一點,是我提出的「我不愛國」的方向。
我 理解「愛國」不應該是公民的道德責任,而是我們的自由,甚至可以是很個人的事情。可是在民族主義的壓力下,稍微表示迥異於官方「愛國」論述的意見,已經被 萬箭穿心,更不要說可以談「我不愛國」。在這種氛圍下,談論「我不愛國」是否可能?我認為極之困難,但比起與主流論述爭奪「愛國」的話語權,或�\是一條 值得開拓的險招。我想像中的方向是將愛國不愛國,還原到一些很個人的事,例如國足隊太廢了,又例如我討厭紅色,所以我不愛國。當然,這不排除一些較正經的 理由,如對中共統治的不滿等等。但相比之下,一些相對個人的原因,更容易將「愛國」從其高不可攀的道德位置上拉下來。談「我不愛國」的好處有兩點,第一是 正面回應愛國的問題,開拓更包容的言論空間,減低異議者的發聲壓力,第二是估計很容易吸引傳媒和大眾的注意力,一定比胡佳維權拆遷等等議題更容易出到街。 至於壞處,當然是搞的人幾乎必然萬箭穿心,有可能被親建制的媒體導引去一些百辭莫辯的位置。不過我個人猜想的是,如果當下我們嘗試打正「我不愛國」的旗 號,親建制媒體的反應應該會是錯愕和不知如何處理的。之後大家有提議過搞後續活動,小型的可以是半公開的分享會,中型的可以是街頭論壇,大型的可以是類似 人權日搞一個「我不愛國」嘉年華。

謝旭雯:

你在說的是,其實「愛國」不應該是一個集體對任何一個個體的要求,
當中因為「國」的主體必須還原為「人」.
因為我們在做的事,在在說明了我們的關注點下,
「國」不是一個虛無的名詞,而是有血肉有「人」在裡頭.
(
這是不能否認的.因為,不講是關注人權,生存權,居住權等等全何一個方面,主體還是人)

所以在你(或者我們)面對現在這樣的,不斷要求個人變得「集體一致」的情況下,
要面對的問題就不是愛不愛國,而是在 a.對國的觀念可以不同(/)b.我們每個人與「國」的關係不同 等等之下,
為何/何必/憑什麼 需要/要求人們都需要達到這個一致.

由是,我們要真正面對和說清的事,而似乎獨立把愛國拉出來其不見得刺中核心.
不是去別人辯論「為何不准我不愛國」,而是「為何你的才是愛我的不是」
故此,獨立把愛國拉出來反而刺不中核心.

你明明在討論不必一致的問題,
而不是在處理這個集體 是否需要/應否 存在的問題.

那麼我們我面對四川的事情,也比較容易接合到一個理性而明確的態度.
eg.
為何媒體在報導天災時,還是可以報喜不報憂,而還被認為有進步?
為何對受難者的支援,都只可以如消費一樣,大家到商場就完成了捐款或哀悼,而人們連可以去捐血,可以找商家佬捐藥片都想不起來了??
為何香港人面對四川的災民有「感情」而面對那麼多年來付出的民工 ( 當中一定有四川民工吧 ) ,卻沒聽過有港廠商提供過任何幫助?
為何最直接的幫助我們拐開不做 ( 我指的是捐血、籌組大學生做解放軍的後援如大家有看新聞,很多軍人都倒下了,人還天天有生還的,而且這時候第二梯隊的支援是真的真的很重要 ) ,反而只是把錢交給我們一直都不信任的中國政府???? ( 大家都有聽過四川不同層級的黨員官員,尤其是鄉鎮級的,還是在一個沒監管的情況下,胡亂花費又遲遲不大規模分發救濟品等事吧… )

我 的想法是:一、爭奪「愛國」的話語權,與提出「我不愛國」,其實不是衝突,而是可以相輔相成的,可以一齊做的;二、在當下談諸如人權問題極容易被「愛國」 論堵死,而我們要與他們爭辯為甚麼愛國只有一種,其實十分困難,所以我們應該思考有甚麼其他回應方式;三、我想目的不是爭辯,表示「我不愛國」(我們有權 不愛國)是一種姿態,逼使社會接受原來有這樣一種聲音和想法存在。正如我應該如何肯定阿仙奴球迷的存在呢?如何令社會知道這個世界的球迷不是只有曼聯利物 浦?方法不是爭辯為甚麼我一定要喜歡曼聯利物浦,而是高呼「我是阿仙奴球迷!吹咩!」;四、其實在「我不愛國」的姿態下,內容可以千變萬化,可以是我討厭 紅色,也可以照舊講人權問題,也可以說「其實我討厭這個國家名而已,不過我依然很愛這個地方的事和人」……

為甚麼我們會關心四川多於緬甸,說到底其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媒體的偏頗。沒有一種身份認同不是社會建構的,也沒有一種社會建構少得了權力運作的參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