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眼鏡是綜援的原罪?

轉載自《明報》 200916

張超雄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

一對Gucci眼鏡,是罪惡;七對Gucci眼鏡,足夠萬箭穿心。說的當然不是富家公子的趨時打扮,而是近日遭申訴專員狠批的濫發綜援個案。一名「綜援惡霸」三年內七次獲批千元津貼,用以購買名牌眼鏡,惹來各界狂轟。縱然每年濫發綜援個案佔整體數字還不足1%,但一些荒謬個案以傳媒的劇場效果無限放大,連帶其他綜援受助人也會無辜遭殃,甚至市民間的矛盾也被激化。

在香港,申領綜援肯定不是那麼「馨香」的事。在政府多年的負面宣傳下,社會對綜援早有共識 市民認為綜援養懶人,優厚的福利只會縱容有手有腳的失業漢和新移民;申領人則自嘆淪落得要接受施予,自卑之餘,也只得逆來順受。在這個背景下,政府大手削減綜援,自然水到渠成。1999年一次已削三人以上綜援家庭標準金額10%20%2003年更將標準金額劃一削減11.1%,老弱傷殘無一倖免。

時光倒流至2003年初。當時亞洲金融風暴的陰霾尚未消散,經濟仍在谷底徘徊。面對政府再度吹風大削綜援,筆者曾在本報發表題為《不如削掉整個綜援》的文章,指出綜援既是一個如此負面的制度,倒不如將整個綜援制度削掉,皆大歡喜。

時至今天,懵董伯伯換上精明的曾蔭權,再次遇上經濟逆轉,政府這次可學乖了,不再緊縮開支,反而加大投資,亦承諾福利投放不變。但六年過去,市民對綜援的負面看法始終未變,最近當綜援按通脹上調4.7%,一陣謾罵聲又再攻陷大氣電波。

或 許打從一開始,像綜援這樣落後的制度便不應該存在。在這個制度下,由於資源所限,受助人必須接受嚴苛的資產審查,最後才會被界定為有真正需要。而從某種意 義上說,有真正需要,亦即等於沒有生產力,對社會毫無貢獻。綜援制度既是由納稅人繳付全部開支,綜援人士難免被視為社會寄生蟲,歧視和標籤自然避不了。

其實將綜援逐部拆解,整個制度也許真的可以掉進垃圾房。大部份市民不求甚解,以為「好人好姐」不會領取綜援,事實卻是在28萬綜援個案當中,53%是 赤貧長者。在外國,人們退休後根本不會仰賴救濟,而是堂而皇之領取養老金。全民退休保障強調的是公民權利,由打工仔和僱主(或再加上政府)集體供款,為所 有長者提供基本生活保障。由於養老金不被界定為福利一種,自然也不是由福利部門管理。而且全民皆有參與納稅和供款,即使家庭主婦沒有直接從事經濟活動,亦 能享有與其他人相同的權利,故此這種制度沒有任何負面標籤,亦能解決長者貧窮問題。

至於佔本港整體綜援個案15%的 殘疾和長期病患者,在外國也是與福利制度分開處理,隸屬社會保險系統的範疇。與養老金的精神一致,傷殘保險金是對傷病者進行的收入補助,由供款維持,強調 全民性。社會保險與福利項目的最大分別,在於前者是以全民供款為原則自給自足的機制,有風險分攤的作用,後者則是政府向經濟弱勢人士提供的免費給付,可視 為社會安全體系的最後防線。可以想像,透過社會保險為傷病者提供生活保障,是較長遠的社會保障策略。

綜援涵蓋的,還有失業的一群。目前本港領取失業綜援的人,大概佔整體宗數11%。相對其他老弱傷殘者,這班人由於「有手有腳」,市民對他們也特別苛刻。外國同樣有扶助失業者的措施,卻是透過失業保險金進行。失業保險作為社會保險的一部份,由非福利部門管理,標籤效應因而較低,而且由於設定時限,以及只限於非自願性失業的人申領,因此不會造成濫用。

以 上的措施若實行起來,其實已足夠保障本港逾八成的綜援受助人。餘下的單親人士,政府可以透過津貼提供生活補助。至於由低收入人士領取的綜援,則是本港獨有 的畸胎。這些在職的人每月明明支取工資,卻仍得申領救濟,究其原因,只是由於工資太低,政府不能逃避的是立法制訂最低工資。有的國家甚至推行負稅制,為在 最低工資下仍然收入不足的人進行補貼。

筆者相信,一個以保險為主、救助為副的福利制度,不但能夠增加財務的可續性,更可消除綜援的標籤效應,對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可以公平一點,也人道一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