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活動-「麵包與玫瑰—最低工資的尊嚴」和「階級政治與政改」

「左翼21」主辦

麵包與玫瑰——最低工資的尊嚴

日期:5月26日(星期三)
時間:晚上8時至10時
地點:序言書室
講者:阿班 (曾為勞工組織者, 近年致力研究本地勞工史)、陳昭偉(香港職工會聯盟幹事)、黃華興 (工友)
查詢:2395 0031(序言書室)、9511 5801(阿靜)
麵包是勞動報酬,要填肚子活命的,而玫瑰則象徵尊嚴,對美好生活的渴望和追求的權利。
張宇人早前提的廿蚊、以至近日的廿四蚊,或是中小企商會提的「廿三個四」,到底能換多少麵包、多少玫瑰?工人需多少工資才可以養活家小、才可以過有尊嚴的 基本生活? 「廿蚊論」引起公憤,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在安撫眾怒時,說出「最低工資也要維護工人的尊嚴」的話。然而,「市場」至上,「尊嚴」何價?麵包與玫瑰?還 是,麵包或玫瑰!
參考資料:
國內文學評論者李雲雷為電影《麵包與玫瑰》的嘗析http://www.eduww.com/lilc/go.asp?id=4014

「左翼21」主辦:左翼星期四

階級政治與政改

日期:5月27日(星期四)
時間:晚上8時至10時
地點:序言書室
講者:蒙兆達(香港職工會聯盟統籌幹事)、梁國雄(長毛,前立法會議員)、許少英(「左翼21」成員)
查詢:2395 0031(序言書室)、9809 4981(林致良)
普選,最簡單的理解是一人一票選出政府及議會。
即使有了民主選舉,資產階級同樣可以滲進政治制度,影響民主過程,從而達到符合資產階級利益的結果。
這種資產階級的滲入普選的政治制度,是以什麼形式進行?
外國經驗告訴我們,就算實現了普選,也有不同程度的貧富不均的現象。
因此我們需問的是,民主選舉之後,窮人能否實踐生活的自主,還是只是主流經濟體系的附屬品。
一人一票與生活上的自主自決,到底還有什麼的距離?除了制度民主之外,還欠缺了些什麼?
參考資料:
安東尼﹒阿伯拉斯特(AnthonyArblaster)《民主》,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年
密利本德(Ralph Miliband)《資本主義社會的國家》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Miliband/1969book/content.htm

廣告

One response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woobye on 五月 28, 2010 at 6:09 上午

    各位愛好麵包的好朋友們:

    本周日,中天娛樂台將專訪"麵包詩人"吳寶春,
    公開他得獎的「酒釀桂圓麵包」及「米釀荔枝麵包」訣竅。

    只要努力、只要有夢想,沒有不可能的事!
    勇奪世界麵包大賽冠軍的吳寶春,曾餓到連中餐都吃不飽,
    如今他的麵包訂單從三月一路排到九月。
    在他成功榮耀的背後,
    卻是足足用做了十幾年錯誤麵包的經歷而換來的!

    本週日(5/30)中天娛樂39台,晚九點「健康真正旺」節目,
    主持人謝震武、張甄薇將揭露
    「世界麵包大賽冠軍」吳寶春的冠軍麵包訣竅,
    以及把他推向國際舞台的幕後推手,請您千萬別錯過!

    週日39(台)9(時) 健康真正旺!

    部落格 : http://www.ucute.com.tw/health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