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0 年 10 月

轉貼: 法國反退休改革鬥爭中的青年身影

一個台灣留法學生寫了四篇報導/文章,分析青年人參與反退休改革法案行動,很值得一看:

法國反退休改革鬥爭中的青年身影 (一)

法國反對退休法案改革的抗爭已進入九月以來的第七周,儘管參眾兩院已經表決通過政府提出的法案,將准予退休年齡由60延長至62歲、全額請領退休年金年齡由 65延長至 67歲(並且須工作42.5年),民間反對此方案、要求撤回或修改的行動卻不曾退燒。過去兩周來,抗爭中還多了一群新面孔─高中與大學學生。兩周來全法國至少有三百所高中與二十多所大學罷課,除了上街示威遊行外,學生也積極參與圍堵機場、聲援石油工人、乃至募款支持罷工者等行動,並且在工會動員日之外自我組織上街頭抗議。

看 在台灣觀眾與社運組織者眼中,不免疑惑:退休法案改革,與這些還沒進入職場的學生有何干係?偶爾在學生抗爭現場,我也聽到年長的法國人搖頭道:「真是無理 取鬧,他們還要等五十年才退休呀!」沒被嗜血媒體暴力影像嚇唬的台灣朋友更納悶地問我:「為什麼法國能、台灣不能?你能想像台灣青年為了勞保勞退相關法律 上街抗議嗎?」當然,抗爭不可能無關發洩,但法國青年絕非盲目地無理取鬧,也不是靠著無根基的網路或空氣動員就能把青年捲入鬥爭之中。為了回答大家的疑問,以下整理了新聞剪報與街頭、校園的訪談收集,試圖討論本次法國青年上街鬥爭的意義、組織方式,以及對台灣組織者的可能啟發。
兩種青年抗爭:世代不公 vs 空間/族群/階級的不平等

10月22日星期五,我在巴黎二十區街頭的遊行隊伍中遇見了 Yassin。23歲的他在巴黎三大就讀戲劇研究所,他連珠砲式地陳述自己加入抗爭的理由:「我 們參與這場抗爭,因為年輕人沒有工作。我們不明所以地上學、追求文憑,即使失業的可能性愈來愈高。而現在,職場的未來也令我們憂慮,所以我們上街抗議,因 為這場改革將關係所有人的生活。如果這個法案通過了,將為其他的法案大開方便之門,從此以後的十年、十五年,生活條件只會每下愈況。要領死薪水的人負擔國 家財政是很容易的,同時,政府針對富人減稅造成的負債卻高達兩百五十億,更別提有些人炒股票賺取暴利卻分文不需繳。我們不能再坐視,這個改革系統性地剝削 部分人口而圖利另一部分人口,這個政府卻持續地執行資本主義與種族主義的歧視政策,繼續惡化社會不平等。所以我們忍無可忍,上街抗議。」
這並非 Yassin所參與的第一場社會運動。他告訴我他的社運啟蒙始於2003年反對英美侵略伊拉克運動,當時他還是高中生,此後「2006年反對CPE (Contrat Premier Embauche,首次雇用契約法案) 運動、2007年反對大學自治法案運動,以及支持巴勒斯坦解放運動,我都身在其中。」這樣的軌跡頗能代表許多青年組織者的經驗,在我遇見的許多組織者中,大部分人都是高中時初次啟蒙社會意識、參與抗爭,進入大學後則更加積極地投入各種左翼組織持續參與社會實踐。
在遊行隊伍的後端,Lina, Amy 和Adama三位黑皮膚的高中女生娓娓對我訴說上街的理由:         「我們來遊行,因為我們覺得這很重要。特別是對年輕人來說,工作四十二年才能退休,這是不可能的!我們要維持六十歲退休。有很多人的工作是非常非常辛苦的。比方說清道夫,要他們工作到六十七歲,簡直是謀殺他們!他們會累死的!根本不可能享受退休的時光。」
「但妳們距離開始工作還早得很呀?」我反問。
「但這就是我們的未來呀!這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命運。我們看到現在中年人的狀況,就能預知我們的未來。而且老年人若是延後退休,我們的工作也會受到影響!」

青年對失業的恐懼反映在抗議口號中:「老人去工作,年輕人喝酒? (Les vieux au boulot, les jeunes au bistro?)」,「求助職業介紹所的不是那些可愛的老人,你知道嗎? (C’est pas des baux vieux  aux pôle d’emploi, tu sais?)」,「薩柯奇式奇蹟:工時愈長,薪資愈少。(La miracle Sarkozyste: Travail plus pour gagner moin)」世代戰爭的意象隱含在這些口號背後。不祇一位受訪者提及「只有老人跟有錢人才投給薩柯奇。」「你知道是誰把票投給他嗎?是老人。那些老人已經退休了,不會被這個法案影響到,所以薩柯奇敢朝年輕人和中年工作者開刀。」

法國反退休法案鬥爭中的青年身影(二)

法國反退休法案鬥爭中的青年身影(三)

法國反退休法案鬥爭中的青年身影(四)

廣告

富士康工人訪談報告: 連環跳後剝削加劇!

 

(轉自: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連環跳殷鑑不遠,富士康故態復萌?

文:鐘聖雄 / 圖:王顥中

日前兩岸三地「高校調研」團隊,以及香港「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陸續發表富士康工人訪談報告,不約而同得到相同結論 – 富士康承諾的加薪支票截至目前尚未完全兌現,且工人必須在更短的工時內達成更高的工作目標,不然就必須「義務加班」,讓工人被剝削的情況比以往更為嚴重!

「富士康真是讓人『長眼界』,用盡方法壓榨工人」,香港SACOM項目幹事鄭依依氣憤地說。「連環跳」事件發生後,富士康曾公開表示85%深圳員工 將獲加薪,但許多員工根本沒有收到加薪通知,近月來還被取消(或減少)原本擁有的補貼與獎金,「加薪」一說根本只是平息各界批評的幌子。

此外,富士康亦曾承諾會將員工加班時間限制在每月80小時以下,但實際運作上,員工卻仍然加班超過80小時,只是超過的時間被認定為「義務加班」不 領薪水。「帳面上」看來,員工動輒上百小時的加班當然消失了,但實際上超時工作仍然存在,工人還得免費將勞力奉獻給工廠,讓血汗剝削變得更加嚴重!

今年5月台灣勞工團體在土城鴻海總部前,拉開「血肉何價」等標語,抗議鴻海集團漠視勞工人權,造成富士康深圳廠的勞工連環跳樓自殺事件。

高校調研:「自殺」即是「他殺」

隨著富士康承諾加薪,並減少第一線工人加班時間後,富士康「連環跳」悲劇看似完美落幕,台灣官民對於郭台銘究竟是「台灣之光」抑或「台灣之恥」,也 在紛爭中逐漸失去聲音。然而,日前兩岸三地20所大學師生合組的「高校調研」小組,以及香港「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卻指出,富士康廠 區內的勞工剝削與壓榨情況,非但沒有得到改善,部分車間甚至更加惡化,值得外界再度關注監督。

多達7萬字的「高校調研」報告中,分別以各篇章詳細描述了富士康當中違法濫用實習生、工人被異化為機器、生活空間的壓制、社會關係的原子化、被隱藏的職業傷害、無作為的工會等現況,直指富士康工人的「自殺」,實際上是由體制所造成的「他殺」。

「我只是車間裡的一粒灰塵」、「我們比機器還要像機器」、「空調都是用來給機器服務的」、「工人是用來被機器損耗的」…在高校調研報告中,受訪工人在被問到如何看待自己工作時,普遍給出這樣的回應。

高校調研報告指出,雖然許多受訪者認為自殺只是個人行為,不一定是工廠造成,但由於受訪者對工作普遍出現「壓抑、枯燥、乏味、辛苦、忙碌、累、沒前 途、無聊、無奈、空虛」等形容詞,因此調查團隊認為,如此驚人的一致性正代表工廠對集體員工形塑了某種絕望氣氛,才會讓員工一一走上絕路。

「自殺抑或他殺?自殺即是他殺。」高校調研報告書卷首語的最後一句話,如此寫道。

SACOM:企業社會責任安在?

SACOM的報告指出,富士康應以各廠區所在城市的「生活工資」做為參考值,儘速調整基本工資,如此一來,工人才不必為了能勉強在城市中「餬口」而大量超時工作。

此外,SACOM也批評富士康的廠區管理毫無民主可言,所有攸關工人薪水、飯碗的重要資訊(如加薪、遷廠),工人不但沒有決策參與權,往往也都是最 後才被告知。SACOM呼籲,諸如蘋果(APPLE)、諾基亞(NOKIA)、索尼(SONY)、索尼易利信(SONY ERICSSON)、戴爾(DELL)、惠普(HP)等全球重要品牌商,應當克盡企業社會責任,要求富士康儘速改善勞工環境,否則同樣是血汗工廠幫兇。

SACOM:帶頭違法的代工帝國

高校調研與SACOM報告中,共同指責富士康帶頭違法;這些法條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工傷保險條例》、《廣東省高等學校學生實習見習條例》等法律法規。

一、 強制超時加班,違反《勞動法》第四十一條:《勞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工廠每月加班累計不得超過36小時。在跳樓事件之前,富士康工人加班時間普遍超過 100小時,跳樓事件後仍然高達80小時左右,大大超過勞動法規定的最高限。工人雖然普遍都有簽署《自願加班切結書》,但實際上,工人如果不簽署,整個月 都會喪失加班機會,並可能受到種種刁難。以富士康原本就遠低於城市生活水平的基本工資而言,其實工人並沒有選擇;為了餬口,他們永遠只能選擇簽署加班同意 書,並且沒有拒絕加班,踩煞車的權力。

二、 克扣加班費,違反《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連環自殺事件爆發後,富士康嚴格規定每月加班時間不得超過80小時,但受訪工人反映,在每天10小時工作時 間內未完成生產定額的情況下,管理者會強迫整條生產線的工人「義務」加班。換句話說,「杜絕超時工作」只發生在帳面上,實際情況是勞工同樣加班,而且還沒 錢可領!根據《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因此富士康的行為不 僅違反《勞動法》限制加班時間規定,還克扣了工人應得的加班工資。

三、 濫用實習生,違反《廣東省高等學校學生實習見習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五款規定:調查發現,在富士康的許多廠區均存在大量使用實習生的情況,在某些車間,實習 生比率更高達50%。根據規定,學生實習時間不得超過40小時,但對於年少的實習生與未成年工人,富士康也像普通工人一樣對待,每月加班超過80小時,並 且實行日夜班輪換制度,每3周或每月換一次班。更重要的是,由於實習生不若普工受法律保護(這裡指應然面),一旦發生工傷,將陷入企業、學校、政府「三不 管」的困境中。

四、 漠視職業安全隱患,違反《勞動法》第五十四條、《職業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條:《勞動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對從事有職業危害作業的勞動者應當定期進行健康檢 查」。《職業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對從事接觸職業病危害的作業的勞動者,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的規定組織上崗前、在崗期間和離崗時 的職業健康檢查。」然而,一位在富士康工作長達16年的工人反映,他從事電鍍工作,長期接觸鉛、鎳、氰化物、氨氣等有毒有害物質,但工作期間僅做過2次職 業預防普檢,且未做血液重金屬專案檢測。富士康不但嚴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也漠視所有為富士康奉獻勞力的工人健康與生命。

五、 私了工殤事故,違反《工殤保險條例》:富士康存在生產車間三級管理人員聯合隱瞞工殤,並強迫受傷工人接受「私了」現象,導致工人所獲賠償不足,無法得到工 傷保險條例的保護。多名工殤工人反映,管理人員不允許他們進行工殤鑒定,他們需要自己墊付醫藥費,有的甚至因為無力墊付而導致傷情惡化;而獲得法定的工傷 賠償就更是難上加難。

SACOM:台灣政府包庇縱容!

鄭依依表示,台灣高官在沒有實際調查、瞭解富士康運作模式前,就發言力挺富士康,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言論。她認為,台商在大陸得到稅務、土地等許多 優惠,卻不懂得保護勞工,純粹就是既得利益者。「台灣政府沒有去規管他們在外地的投資,把製造業會帶來對勞工和環境的問題,像垃圾一樣掃到不是自己的地方 去,也是包庇縱容」,鄭依依痛批。

共同參與高校調研工作的東海社會系助理教授楊友仁則認為,光是闡明富士康廠區內有多少不公義、違法行為,還不足以遏止剝削行為,也無法真正督促血汗 工廠轉型。他認為,「真正的重點在工會,如果富士康內沒有『真正』的工會,讓工人能夠集結爭取權益,很難真正改變富士康的血汗工廠本質」。

過去曾參與連署,要求富士康即刻改善勞工環境的台大城鄉所所長夏鑄九也指出,富士康在發生連環自殺事件期間,包含行政院長吳敦義、立法院長王金平都 只會幫企業說話,眼中完全看不見弱勢人民的苦痛,實在不是很妥當。他認為,如今兩岸三地學界願意發表這份翔實的報告,讓大家認識富士康工廠內的實際剝削狀 況,非常值得各界重視。

報告全文可在此下載:http://sacom.hk/wp-content/uploads/2010/10/foxconn_report_workers_as_machine_chi1.pdf

印傭爭取權益行動

PERSATUAN BMI TOLAK OVERCHARGING (PILAR)
United Indonesians against Overcharging
印尼移工反對超額收費聯合會

INVITATION TO PROTEST
邀請参與抗議行動

Victims of recruitment agency’s exorbitant fees and other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will march to Indonesian Consulate in Hong Kong
demanding for genuine 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from the agency and
financing companies against them, their employers and families in
Indonesia. The intimidation against the victims occurs when they refuse
to pay the exorbitant fees charged by the recruitment agencies through
illegal salary deduction.
移民工中介公司超額收費的印尼移工苦主及其他印尼移工將遊行至印

尼駐港領使
館︐要求落實保護他們自己︐他們的僱主們和他們在印尼的家庭不再受向他們收取
超額費用的中介公司及財務公司的騷擾︒中介公司經常以非法克扣工資的方式威嚇
拒絕交付超額收費的移工︒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has regulated and imposed placement fee of HK
$21,000 from each newly arrived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 in Hong Kong.
The fee is collected through salary deduction for 5 to 7 months and to
cover the illegal act of the Hong Kong based-recruitment agencies, the
Indonesians are made to sign a loan agreement with finance companies and
are required to pay the loan every month. If they fail for some reason,
the workers, their employers and families in Indonesia are intimidated
and threatened to force them to settle the fees.
印尼政府明文規定︐每位新往港工作的移工需繳交二萬一千元港幣的入職中介費︒
而這費用的繳付將分成五至七個月在工資中分期扣除︒為了掩飾超額收費︐在港的
中介公司會強迫移工們與財務公司簽訂貨款合約︐而有關的貨款合約將使移工需每
月向財務公司還款︒無論任何原因︐每當移工未能如期還款︐移工本身︑他們的僱
主︑他們在印尼的家人將會受到恐嚇和威迫去交出款項︒

Although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said the HK$21,000 is paid only once,
many are made to pay repeatedly. Worse, when they approach the
Indonesian Consulate for help and protection, the consulate openly
refuses to assist them and allows them to be harassed and threatened of
losing their jobs.
雖然印尼政府訂明二萬一千元的入職中介費只需繳付一次︐許多移工都被迫多次繳
付︒更嚴重的是︐當他們向印尼領使館要求協助或保護的時候︐領使館竟然直截了
當地拒絕協助他們︐而令他們為免頓失生計而需繼續忍受騷擾和剝削︒

*What: Protest Action
*When: 10 October 2010
*Where: 14:00 – 15:00
*Assembly at East Point Road, Causeway Bay (Next to SOGO)
*15:00 – 16:00
*Program in front of Indonesian Consulate, Keswick Street, Causeway Bay,
HKSAR

遊行抗議
日期﹕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
集合及遊行﹕下午二時至三時
集合地點﹕銅鑼灣東角道(崇光百貨旁)
集會時間﹕下午三時至四時
集會地點﹕銅鑼灣敬誠街︐印尼領使館外

第五屆工人文學獎

一、宗旨
透過工人文學獎鼓勵勞動者接觸文學,自己動手,以筆桿記錄日常生活的一點一滴,以至社會時事和個人感受,期使社會各界,更深入了解勞動者的生活和情思。也希望透過工人文學獎,推動各界人士關懷勞動者,刻劃勞動者的形象、生活和思想,或抒發對勞動者現況的感懷。

二、參賽資格
凡以中文寫作的中國內地、台灣、香港、澳門及海外人士,均可參加。

三、參賽組別
詩歌、散文、小說、攝影、錄像短片共五組。參賽作品要求如下:

新詩:字數不多於100行。
散文:字數不多於六千字,標點符號包括在內。
小說:字數不多於二萬字,標點符號包括在內。

攝影作品:
作品尺寸須為6 吋x4 吋(4R),菲林或數碼相機拍攝均可,不需任何裝裱。合成照片及電腦特效等一概不予接受。本會接受數碼方式投稿,檔案限制為5MB或以下的JPEG檔。參賽相片須有作品名稱,並可附帶一段不多於一百字的作品解說。

錄像短片:
短片長度限制為3分鐘或以下
作品格式:容量不超過200MB 的avi, mpeg, wmv, 3gp, mpg, mp4, mov 或gif
參賽者須連同作品名稱及一段不多於一百字的文字描述。

四、建議主題
參加者可自由選擇題目,也可起用本屆籌委會建議的題目。本屆比賽設不分組別的建議主題獎(見獎項詳情),凡起用建議主題的作品即自動參與競逐此獎項。建議主題如下:

一、勞動何價
曾幾何時,勞動可以是一種自我實現,是創造力和生命力的張揚,但現在勞動卻往往變成了疲困、受罪、被剝削的勞役。勞動,在今日社會應該有甚麼價值和意義呢?

二、我也是工人?
在今日社會,工人身份已逐漸被淡化,由「僱員」取而代之,可是階級矛盾不曾消失,剝削問題也從未解決。也許,我們是時候思考工人身份與自身的關係。

五、評選團隊
組別   評判
詩歌   鄧阿藍 陳智德 劉以正(飲江)
散文   許迪鏘 馬國明 陳順馨
小說   蔡振興 李維怡 梁偉洛(可洛)
攝影   吳文正 謝至德 廖偉棠
錄像短片 莫昭如 麥海珊 許鞍華

六、評選過程
是次比賽分初選及決選,兩次評選均由以上評判負責。
初審:
1. 稿件會被隱名及密封編號,隨機分配予評選員評選;
2. 各評選員將挑選較佳之作品進入總評會。
決審:
1. 各評選員挑選好入圍初審作品後,由本會召開各組別的總評會,各評選員將在有關組別的總評會上共同選出得獎作品;
2. 一切賽果,如獲獎名次、特別嘉許獎、推薦獎及建議主題獎獲獎人數、獎項從缺等,均由評選團決定。

七、獎項
1.每組均設不多於三名的冠、亞、季軍;並設特別嘉許獎、推薦獎及建議主題獎若干名。
2.冠軍得獎者可獲獎金港幣三千元正,亞軍可獲獎金港幣二千元正,季軍可獲港幣一千元正,建議主題獎可獲獎金五百元正。
3.冠、亞、季軍、特別嘉許獎、推薦獎及建議主題獎得獎者均可獲獎狀乙張。另各得獎者可獲《第五屆工人文學獎文集》作為紀念。
4.三甲得獎者不能於同一組別再獲另一項三甲獎項,同一參賽者於每組別最多只有一篇作品獲獎。
5.所有得獎者須向大會提交身份證明文件,以作核實身份之用。
6.是屆得獎作品將有機會於網上發放或結集成書於巿面發行(本會不另支稿費)。

第五屆工人文學獎網誌:   http://workerlit.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