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工人訪談報告: 連環跳後剝削加劇!

 

(轉自: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連環跳殷鑑不遠,富士康故態復萌?

文:鐘聖雄 / 圖:王顥中

日前兩岸三地「高校調研」團隊,以及香港「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陸續發表富士康工人訪談報告,不約而同得到相同結論 – 富士康承諾的加薪支票截至目前尚未完全兌現,且工人必須在更短的工時內達成更高的工作目標,不然就必須「義務加班」,讓工人被剝削的情況比以往更為嚴重!

「富士康真是讓人『長眼界』,用盡方法壓榨工人」,香港SACOM項目幹事鄭依依氣憤地說。「連環跳」事件發生後,富士康曾公開表示85%深圳員工 將獲加薪,但許多員工根本沒有收到加薪通知,近月來還被取消(或減少)原本擁有的補貼與獎金,「加薪」一說根本只是平息各界批評的幌子。

此外,富士康亦曾承諾會將員工加班時間限制在每月80小時以下,但實際運作上,員工卻仍然加班超過80小時,只是超過的時間被認定為「義務加班」不 領薪水。「帳面上」看來,員工動輒上百小時的加班當然消失了,但實際上超時工作仍然存在,工人還得免費將勞力奉獻給工廠,讓血汗剝削變得更加嚴重!

今年5月台灣勞工團體在土城鴻海總部前,拉開「血肉何價」等標語,抗議鴻海集團漠視勞工人權,造成富士康深圳廠的勞工連環跳樓自殺事件。

高校調研:「自殺」即是「他殺」

隨著富士康承諾加薪,並減少第一線工人加班時間後,富士康「連環跳」悲劇看似完美落幕,台灣官民對於郭台銘究竟是「台灣之光」抑或「台灣之恥」,也 在紛爭中逐漸失去聲音。然而,日前兩岸三地20所大學師生合組的「高校調研」小組,以及香港「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卻指出,富士康廠 區內的勞工剝削與壓榨情況,非但沒有得到改善,部分車間甚至更加惡化,值得外界再度關注監督。

多達7萬字的「高校調研」報告中,分別以各篇章詳細描述了富士康當中違法濫用實習生、工人被異化為機器、生活空間的壓制、社會關係的原子化、被隱藏的職業傷害、無作為的工會等現況,直指富士康工人的「自殺」,實際上是由體制所造成的「他殺」。

「我只是車間裡的一粒灰塵」、「我們比機器還要像機器」、「空調都是用來給機器服務的」、「工人是用來被機器損耗的」…在高校調研報告中,受訪工人在被問到如何看待自己工作時,普遍給出這樣的回應。

高校調研報告指出,雖然許多受訪者認為自殺只是個人行為,不一定是工廠造成,但由於受訪者對工作普遍出現「壓抑、枯燥、乏味、辛苦、忙碌、累、沒前 途、無聊、無奈、空虛」等形容詞,因此調查團隊認為,如此驚人的一致性正代表工廠對集體員工形塑了某種絕望氣氛,才會讓員工一一走上絕路。

「自殺抑或他殺?自殺即是他殺。」高校調研報告書卷首語的最後一句話,如此寫道。

SACOM:企業社會責任安在?

SACOM的報告指出,富士康應以各廠區所在城市的「生活工資」做為參考值,儘速調整基本工資,如此一來,工人才不必為了能勉強在城市中「餬口」而大量超時工作。

此外,SACOM也批評富士康的廠區管理毫無民主可言,所有攸關工人薪水、飯碗的重要資訊(如加薪、遷廠),工人不但沒有決策參與權,往往也都是最 後才被告知。SACOM呼籲,諸如蘋果(APPLE)、諾基亞(NOKIA)、索尼(SONY)、索尼易利信(SONY ERICSSON)、戴爾(DELL)、惠普(HP)等全球重要品牌商,應當克盡企業社會責任,要求富士康儘速改善勞工環境,否則同樣是血汗工廠幫兇。

SACOM:帶頭違法的代工帝國

高校調研與SACOM報告中,共同指責富士康帶頭違法;這些法條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工傷保險條例》、《廣東省高等學校學生實習見習條例》等法律法規。

一、 強制超時加班,違反《勞動法》第四十一條:《勞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工廠每月加班累計不得超過36小時。在跳樓事件之前,富士康工人加班時間普遍超過 100小時,跳樓事件後仍然高達80小時左右,大大超過勞動法規定的最高限。工人雖然普遍都有簽署《自願加班切結書》,但實際上,工人如果不簽署,整個月 都會喪失加班機會,並可能受到種種刁難。以富士康原本就遠低於城市生活水平的基本工資而言,其實工人並沒有選擇;為了餬口,他們永遠只能選擇簽署加班同意 書,並且沒有拒絕加班,踩煞車的權力。

二、 克扣加班費,違反《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連環自殺事件爆發後,富士康嚴格規定每月加班時間不得超過80小時,但受訪工人反映,在每天10小時工作時 間內未完成生產定額的情況下,管理者會強迫整條生產線的工人「義務」加班。換句話說,「杜絕超時工作」只發生在帳面上,實際情況是勞工同樣加班,而且還沒 錢可領!根據《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因此富士康的行為不 僅違反《勞動法》限制加班時間規定,還克扣了工人應得的加班工資。

三、 濫用實習生,違反《廣東省高等學校學生實習見習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五款規定:調查發現,在富士康的許多廠區均存在大量使用實習生的情況,在某些車間,實習 生比率更高達50%。根據規定,學生實習時間不得超過40小時,但對於年少的實習生與未成年工人,富士康也像普通工人一樣對待,每月加班超過80小時,並 且實行日夜班輪換制度,每3周或每月換一次班。更重要的是,由於實習生不若普工受法律保護(這裡指應然面),一旦發生工傷,將陷入企業、學校、政府「三不 管」的困境中。

四、 漠視職業安全隱患,違反《勞動法》第五十四條、《職業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條:《勞動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對從事有職業危害作業的勞動者應當定期進行健康檢 查」。《職業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對從事接觸職業病危害的作業的勞動者,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的規定組織上崗前、在崗期間和離崗時 的職業健康檢查。」然而,一位在富士康工作長達16年的工人反映,他從事電鍍工作,長期接觸鉛、鎳、氰化物、氨氣等有毒有害物質,但工作期間僅做過2次職 業預防普檢,且未做血液重金屬專案檢測。富士康不但嚴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也漠視所有為富士康奉獻勞力的工人健康與生命。

五、 私了工殤事故,違反《工殤保險條例》:富士康存在生產車間三級管理人員聯合隱瞞工殤,並強迫受傷工人接受「私了」現象,導致工人所獲賠償不足,無法得到工 傷保險條例的保護。多名工殤工人反映,管理人員不允許他們進行工殤鑒定,他們需要自己墊付醫藥費,有的甚至因為無力墊付而導致傷情惡化;而獲得法定的工傷 賠償就更是難上加難。

SACOM:台灣政府包庇縱容!

鄭依依表示,台灣高官在沒有實際調查、瞭解富士康運作模式前,就發言力挺富士康,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言論。她認為,台商在大陸得到稅務、土地等許多 優惠,卻不懂得保護勞工,純粹就是既得利益者。「台灣政府沒有去規管他們在外地的投資,把製造業會帶來對勞工和環境的問題,像垃圾一樣掃到不是自己的地方 去,也是包庇縱容」,鄭依依痛批。

共同參與高校調研工作的東海社會系助理教授楊友仁則認為,光是闡明富士康廠區內有多少不公義、違法行為,還不足以遏止剝削行為,也無法真正督促血汗 工廠轉型。他認為,「真正的重點在工會,如果富士康內沒有『真正』的工會,讓工人能夠集結爭取權益,很難真正改變富士康的血汗工廠本質」。

過去曾參與連署,要求富士康即刻改善勞工環境的台大城鄉所所長夏鑄九也指出,富士康在發生連環自殺事件期間,包含行政院長吳敦義、立法院長王金平都 只會幫企業說話,眼中完全看不見弱勢人民的苦痛,實在不是很妥當。他認為,如今兩岸三地學界願意發表這份翔實的報告,讓大家認識富士康工廠內的實際剝削狀 況,非常值得各界重視。

報告全文可在此下載:http://sacom.hk/wp-content/uploads/2010/10/foxconn_report_workers_as_machine_chi1.pdf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