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樂生到香港廠廈

由台北樂生到香港廠廈
“Loopism” – Snow Huang

擬這個題目時想,一定會有人問,樂生?什麼樂生?

那就當它是一張密帖吧。 

黃思農八一年生。是所謂八十後。他是眾多台北樂生療養院拒遷抗爭的年青支持者之一。他也是一個樂手。在樂生現場上演的日本butoh舞劇中,他拉二胡。他自己的樂隊叫『沉默的馬戲團』。他還有自己的劇團,叫作再拒,再次拒絕長大。

這種社會行動型的藝術份子族群,近年在全球各大城市不斷擴張,分眾集結,台北香港亦然,大家面對的在地議題不同,性質卻一脈相承,都在拆卸資本社會分種盤栽出來的社會矛盾和圖謀。族群之間,各自的策略雖未必互為適用,經驗總可以大家參考。

剛踫上思農要去澳門參與劇場活動,我就邀請他來作一個演出,一方面算是一個藝術上的,也同時希望是社會憧憬和現實的交流。

對於利用『循環音效』(sound loops)作為一種音樂上的表達語言,思農有他哲學上的演義,這在他的演出中將有申述,但其實我們社會的政治生態,又何常不是以一種典型和模式化的循環狀貌在崩塌中?loops不單富隱喻性,更而具像。

邀請有興趣的朋友來分享。

節目詳情及資料:http://thebandhongkong.net/snow.htm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