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篇回應唐英年的聯署文章–超越代議民主.重拾階級語言

中大左翼學會︰超越代議民主.重拾階級語言——回應唐英年

「這是階級戰爭,而我的階級正在勝出。」

——零五年股神巴菲特接受CNN訪問中談美國情景。

唐英年日前在Roundtable的周年活動的發言,引起一輪口誅筆伐。然而在眾多的反對聲音之中,固有對其保守的觀點作出抨撃,但卻少有聲音直指 其階級利益的根源。本聲明的目的就是要指出,我們置身的、階級對立的社會結構,才是香港以至人類面臨的最大危機。我們必須以整體的經濟結構入手,去分析唐 英年這種資產階級代言人的觀點,才可獲得整全的瞭解。

唐英年:資產階級的代言人

唐英年是誰?他不單只是所謂的「建制」,更不只是「未來的特首候選人」,更加重要的,他是香港資產階級最赤裸裸的代言人。在其從政的生涯中的幾項重 要政策,例如取消遺產稅、紅酒稅,建議開徵累退的銷售稅等等,均是對資產階級最有利,剝削貧苦大眾的社會政策。在諸多所謂的建制派之中,從未有人像他如此 赤裸。只是這些明顯帶有意識形態的軌跡,均在香港去階級的主流論述之中無法得見。

怎樣的自由?誰的自由?

唐英年在闡述其個人理念時,開宗名義指出香港最重要的價值就是自由。但這是甚麼樣的自由?他指「我們(香港政府)實施的是市場經濟,企業追求的是商 業利益的最大化」。這絕對跟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這些我們認同的自由概念無關。他所呈現的自由觀念其實是企業競逐利益、剝削勞工的自由,而這樣對自由的理解 只是為他所代表的階級利益辯護。唐英年及其利益集團根本無視我們身處的經濟結構,是如何令人不自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從事生產勞動的普羅大眾只能「選 擇」被勞役、剝削,這種自由觀是屬於我們渴求的嗎?

因此,我們應明白到整個社會經濟結構最為核心的矛盾:資本和勞動的對立。因為代表資本的資產階級依著剝削勞動去累積財富,就令他們坐擁極多資源之 餘,更同時促使他們有極大的自由。譬如說,坐擁巨大財富的他們已意味著會有更優質的教育、更多的休閒時間、更有助他們晉陞的人際網絡。在這種模式底下,他 們跟普羅市民所擁有的自由,從來都是極端不平等的。簡言之,生在大富之家的唐英年所享有的眾多權力和機會,本身就是資產階級獨享的自由。

另一邊廂,普羅市民卻要承擔這個自由觀所衍生出來的責任。所謂的「責任」,就是不應挑戰既有的狀態,保持社會穩定,尊重企業依法剝削的結果,好讓整 個資本主義體系可以順暢地運作。固然,不少人還會憧憬他們可以從社會流動階梯一躍銳變成資本家,從而獲取更多的自由。可是,這個思維仍然是維繫固有的體制 ──變了的只是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無論如何,資本集團仍舊會壓榨勞動人民從而獲得自由,使得後者永久不自由。試問,我們還需要再支持這種只能讓資產階級自 由的自由觀念嗎?

政經本為一體,何來官商勾結?

在談官商勾結的時候,唐英年可謂貫徹其階級立場,避重就輕的以「不應將複雜問題簡單化」帶過。言下之意就是其實沒有這麼多官商勾結,只是各位亂扣帽子罷了。那麼,官商勾結這個問題到底存不存在呢?是不是常態呢?

就左翼的立場,唐英年的說法可謂可笑之極。本來,將狀況說成「官商勾結」就有問題,因為這彷彿是將問題理解成個別官員與某些商家相互勾結,作出利益 輪送而已。就此,我們正正要表明,「官商勾結」這個保守的說法毋疑是將結構性的問題置換成個人品德的責難。在現有的體制中,經濟與政治權力從來就密不可 分,互相翼贊。比方說,政府的土地政策,能完全獨立於各地產商的意願嗎?你會相信,李嘉誠說的一句話和我等普通人說的話力量一般嗎?「商」影響「官」,從 來不用只依靠看似黑暗的「勾結」──他們的影響力本來就被體制所認可。透過撤資也好,人脈影響也好,這些都是確實的權力。有誰聽說過有龐大資本的會毫無權 勢呢?(政體發生重大變革時或許稍有例外,但也不過是稍有而已。)有哪個商賈會放棄將自己的財力轉化成政治權勢?即使是所謂的代議民主政體,也不過是將這 情況稍為削弱,根本無法真正扭轉這個問題。

代議民主是資產階級的妥協

在以上的觀點所映照下,唐英年的「妥協論」就更堪玩味。不少人批評,唐英年認為妥協是民主的產物這種觀點是相當無恥的,因為他是站在當權者的角度要求弱勢者妥協,毋寧是將其壓迫合理化。這種批評固然有其道理,但這些道德批評卻忽視了唐英年「民主妥協論」的客觀合理性。

在資產階級看來,他們自然希望掌握政經的一切,而民眾又逆來順受。但這明顯是不可能的,於是透過所謂一定程度的「政治放權」,營造某種平等的氣氛, 有利社會穩定(附帶的自然是暢順的資本運作),暗地裡卻仍然是掌管一切。所謂民主本來就是向廣大民眾的一種妥協,而歸根究底都是一種有利於資產階級統治的 妥協。

不少人以為,只要爭取到「雙普選」、一個整全的代議民主機制,種種經濟權力不平等的問題就會得到解決。然而,從百多年來的現代民主的發展史中看來, 議會體制以及所謂法治都無法真正控制資本,恰好相反,所謂議會以及法律均成為資本統治的最好幌子。早在一百年前,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一書已道出了相當精 闢的分析:

「財富」的無限權力在民主共和制下更可靠,是因為它不依賴政治機構的某些缺陷,不依賴資本主義的不好的政治外殼。民主共和制是資本主義所能 採用的最好的政治外殼,所以資本一旦掌握這個最好的外殼,就能十分鞏固十分可靠地確立自己的權力,以致在資產階級民主共和國中,無論人員、無論機構、無論 政黨的任何更換,都不會使這個權力動搖。

就以英美兩國為例。二者都是議會民主發展相當成熟的國家。在美國,政治的格局基本上就是共和黨民主黨輪流執政,但經濟格局基本上沒有任何重大的改 變。失業的還是失業,貧窮的還是貧窮。民主黨上台或許會好一點—— 但也只是極其量好一點而已,財富終究是極度不均。而在重大問題上,比如在金融海嘯時,資本紛紛要求政府拯救他們而且不附帶任何條件,民主黨最初還是反對 的,但一輪「商討」以後還是將屬於人民的數千億美元拋出去。但真正影響人民的,例如開發一個較好的公共醫療系統卻是處處受阻,因為這嚴重影響保險鉅子的利 潤。

而在英國,因為金融海嘯而引發起緊縮的說法,亦即是要削減公共開支,其中引起軒然大波的便是提升大學學費。其實要保證財政健全,不少人便指出可透過 增加對富豪的徵稅,甚或只是追回富豪的逃稅便足夠有餘。但為何這些利貧不利富的政策無法推行呢?因為這些會影響「經濟」,「嚇怕」投資者。說到底,還不是 資本的威脅?

儘管完整的議會體制,有著形式的平等,但資本本身龐大的經濟影響力,卻仍可以深入影響各個社會層面。例如依靠選舉工程所花費的鉅大金額影響政黨的決 定、憑藉壟斷大眾傳媒的宣傳工具操控輿論,或是透過資本外流等威脅政治放棄有利勞工/不利資本的經濟政策等等。這些根本優勢,本質上不曾因代議民主而有任 何逆轉。即使在所謂法治體制上,資產階級一方面可以輕易地借助其經濟優勢,聘用更好的律師以獲得有利自己的裁決,或是乾脆以財力拖跨對方;另一方面則可透 過法律保護自己免於激進的挑戰。換言之,這個被不少人崇拜的民主政體本身,所能作的極其有限。

回顧歷史,一旦因為群眾力量日漸壯大,議會欲強推過於激進的改革時,資產階級們絕對會不惜一切消滅所謂的議會民主,哪怕是以政變、鎮壓、奪權等等詭計,以 維持其利益體系。一九三三年德國的希特拉、一九三六年西班牙的佛朗哥、一九七三年智利的皮諾契特都是非常好的例子。因此,寄望議會民主能夠反過來駕馭資本 從來只是虛妄的設想。

「和平理性」不會有真正的改變

資產階級的妥協並不是無條件的,條件就是社會穩定。而「和平理性」本身非常有利於資本對人的剝削和資本累積,因此唐英年等人自然樂見「和平理性」。 可是對他們來說,「和平理性」卻不是絕對的價值。當人民的抗爭挑戰他們的利益到某一程度時,國家機器如警察、軍隊從來都不會手軟下來。

因此,無論是和平靜坐,或是衝擊圍堵這些形式,根本都不是資產階級的焦點;焦點是跟不跟隨「和平理性」的框架。當反抗仍在框架之內進行,自然是在資 產階級的容忍和妥協之中;然而,一旦有任何方式危害其根本利益,作為代理人的國家機器,就會毫不留情地撕破「和平理性」的面具。情況就如高鐵動工日期迫 近,村民堅持死守,政府便由初時擺出談判的幌子,不惜改為動用越來越多的武力收地。

僅此可知,整個體制的本質,就是只容許小修小補,如無力的遊行或者代議民主;但不容許一些從根本影響資本的措施,如激進的財富再分配或是攻擊私有產 權等根本的反抗。這種天羅地網的限制猶如勒索,令任何嘗試真正改變的抗爭,都自然是「不和平」、「不理性」。但是,真正的改變,無法不跳出這種既定的框 框。

到底是誰毀了車子?

聲明開首的引文中,巴菲特明言:「這是階級戰爭,而我的階級正在勝出,」可是他隨即說:「但不應如此。」相反,唐英年卻面不紅耳不熱地闡述這樣的觀 點:一切不依規矩的抗爭,就會帶來「車毀人亡」、「走上一條不歸路」的結局。但是,當人民抵受不了資本的壓迫而抗爭,出動警察鎮壓抗爭者的始終是統治階 級,因此統治階級的責任無法迥避。而唐英年的比喻無非是把資產階級秩序視為自然,把粉碎抗爭的命令視為不可收回的定律,故此抗爭者需要為自己的愚蠢負責。

倘若我們只是把唐英年是次的言論視作保守,反對民主或是親中等等立場,我們絕不能把握表象背後的政治經濟結構的淵源;單是推舉雙普選等等自由主義政 治,以及堅持所謂的「和平理性」,更不能理解以及疏理社會的真正矛盾。我們在此呼籲,我們必須深切反思資本主義社會的出路,超越狹隘的代議民主政治想像, 爭取真正的改變和進步。

二零一一年一月廿一日

發起人:中大左翼學會(覃俊基、陳嘉銘、蕭浩恩、郭英東、陳昌明)

Facebook Event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8386230830209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