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雷鼎鳴對全民養老金方案的批評

文: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隨著坊間對財政預算案的討論,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儘管社會各界人士對全民 養老金爭取多年,但曾蔭權政府依然無意就有關方案進行諮詢。社會上最近就有一種聲音,認為靠市場運作的強積金比社會集體儲蓄的全民退休保障更有效率,聲稱 全民退休保障在外國早已証明失敗,有人更直斥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是「鋪下往地獄的道路」[i]。著名新自由主義派經濟學學者雷鼎鳴近日就在信報發表一篇題為 〈為什麼「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不可行?〉的文章,極力反對全民退休保障,該文主要反對論點包括:

1. 「隨收隨支」式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會受制於「扶養率」,對年輕人不利,並會令將來的退休人士帶來巨大損失。
2. 民間全民養老金方案的「注資過大」,若運行到2056年,政府需注資7500億元,現時的6000億財政儲備不足以支付。
3. 全民退休保障回報率比強積金低,若以強積金平均回報率計算,可令全港退休人士每月得8,700元,比全民養老金的3000元強得多。
4. 「全民退休保障」是經不起嚴格推敲的低智方案。

眾所周知,全民養老金是由多位來自不同專業的學者共同研究設計,並由70多個民間團體經過數年反覆討論而成,得到香港市民廣泛支持[ii]。究竟這個方案是否真的如雷教授說得如此「低智」﹖我們不妨細心拆解。

純粹「隨收隨支」還是「部份預先儲蓄」?

雷教授批判「全民退休保障」是從概念上開始的,他認定民間所提出的養老金方案,只是等同於90年代彭定康老年退休金的一種「隨收隨支」(Pay As You Go)制度,他認為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已嚴重,這種制度最終都會崩潰。可是民間團體所提出的全民養老金計劃,其實非雷教授眼中的純粹「隨收隨支」方案。曾參 與設計方案的黃洪教授就多次解釋,全民養老金是一個「部份預先儲蓄」(partially pre-funded)的制度[iii],這個制度重點是在人口老化未到最嚴重時先由社會多方供款儲蓄,到人口老化高峰期到來之時再運用儲備保障退休人 士。

全民養老金與西方「隨收隨支」的制度最大分別在於其設計時已考慮到供養率下降的問題,根據政府提供的人口推算,香港長者比例將在2021-2046 年快速增加。而聯席方案的理念是在進入人口高峰期之前實行勞、資及政府的三方供款方案,既能即時保障現時的長者又能及早累積儲備。在最關鍵的 2021-2046年期間,養老金儲備將用以應付人口老化,但仍可維持在1,800億元以上。到2046年人口老化趨於穩定之時,養老金儲蓄將再次上升至 2100億元以上,令整個計劃可持續運作超過50年。只要我們及早推行計劃,就能利用累積儲蓄渡過人口老化速度最快的十數年。雷教授將養老金制度簡單類比 為西方那些入不敷出的制度,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全民養老金開支大得政府不能承受嗎?

雷教授對全民養老金方案的其中一個批評是方案注資「太多」,按他的計算政府在未來45年需注資7500億。其實只要我們細心拆解,將7500億攤 還,每年平均其實只涉160億元開支,當中還包括120多億既有的長者綜援標準金額及生果金的開支。因此,即使根據雷教授的推算,實際上政府每年平均的額 外開支亦只有30至40億元。這僅佔6000億財政儲備中的0.5%,政府是完全有能力承擔的。

養老金不如強積金?

雷教授是少有直接引用聯席方案內容批評的學者,他試圖引用聯席的方案與強積金作對比,以証明全民養老金不如強積金。可是當我們細心考究雷教授所引用的例子,我們發覺他的假設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首先,雷教授是以強積金僱主僱員各供5%作為基數,與全民養老金僱主僱員各供2.5%作對比。當他振振有詞地宣稱強積金每月可得8,700元而全民 退休保障只得3,000元時,他沒有告訴讀者,實行全民養老金每名長者除可得到3000元養老金外,還可同時得到一半強積金,即合共7350元,兩者實際 只差 1300多元,雷教授的類比顯然有點誤導和誇大。

另一個令人質疑的要點是雷教授假設強積金的回報率高達4.8%。這個回報率其實是使用2010年經濟增長時的有利數據,當中涉及一定程度較高風險的 投資,波動性很大,容易受經濟週期影響,假若我們在兩年多前計算有關回報,便會發現其時強積金平均回報率就只得0.1%![iv]。可見,上文所述的 8,700元其實是在較佳的經濟環境下才能獲得。相反,全民退休保障並非靠食息來維持,投資回報設得較保守(只有約2%),風險遠低於強積金。再加上多方 供款令儲備充裕,就算遇上不可預計的經濟逆轉,其儲備亦能足夠應付最少24個月。特別一提,全民養老金即時受惠的特點,將會增加長者的消費,由此而帶來的 「銀髮市場」將有助改善本地經濟,這些優點絕非靠炒賣維持的強積金所能比擬的。

全民退休保障具財富再分配性質

有論者認為,全民養老金是一個不公平的制度,要供養有錢人,供養別人的父母,年青人不會同意。其實只要理解全民養老金是一個三方供款的制度,就能解開疑惑。當我們付出一半的強積金(2.5%薪金),換來的是政府及千萬盈利以上的財團同時參與供款,共同為社會作承擔。

全民養老金不會交由私營財團管理,打工仔不需要擔心強積金被基金公司蠶食,亦不用再害怕因經濟不景導致強積金血本無歸,退無所養。再說差不多每個家 庭都會有長者及家庭主婦,全民養老金能確保這些沒有供強積金的家庭成員可享有基本的保障,又能讓自己的父母受惠,大大增加家庭總收入,作為年青人又怎會不 贊成這個制度呢?

說到底,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是一個帶有財富再分配性質的社會制度,這正是用來舒緩香港貧富懸殊的靈丹妙藥。特區政府好應趁著現在還有時間作全民儲蓄,一舉確立解決人口老化的長遠政策。若繼續蹉跎下去,恐怕下屆政府想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也為時已晚。

[i] 單仲偕:〈誰來為養老金付鈔?〉,《文匯報》,2011年3月21日。

[ii] 根據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在2010年8月的調查,79.4%支持設立一個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 。而根據2007年香港大學的民意調查顯示,支持設立全民養老金的香港市民高達76.8%。

[iii] 有關黃洪的論點可參,黃洪:〈長遠規劃改善民生〉,《明報》2011年4月4日。

[iv] 《強制性公積金統計擇要》,頁9,http://www.mpfa.org.hk/tc_chi/quicklinks/quicklinks_sta/files/Dec_2008_Issue.pdf ,2008年12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