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外傭居港權事件, 你所知的是來自哪裡?

1999年, 港府恐嚇港人製造167恐慌, 開了人大釋法先例; 此例一開, 香港自治蕩然無存, 2011年, 港府加建制派利用外傭居港權事件, 在臨近的選舉當中企圖舞動選民排外心理而胡亂捏造事實, 騙取選票,

你, 還要再被騙一次嗎?

請廣發以下由一位香港市民草擬的聲名, 可以的話, 請到獨立媒體聯署:

~~~~~~~~~~~~~~~~~~~~~~~~~~~~~~~~~~~~~~~~~~~~~~~~

盛智文(Allan Zeman),現任香港海洋公園主席,有「蘭桂坊之父」之稱。他於2008年放棄加拿大國籍,入籍中國,領取回鄉卡和香港特區護照,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 李安琪,全港首個「星之女」,小學一年級從廣州來港,居於天水圍,去年就讀中五的她以烏龍茶抑制前列腺癌細胞的影響研究,於學界比賽中得獎,並獲國際知名 業餘天文學家楊光宇推薦,由國際天文聯會批准一顆小行星命名為「李安琪星」。

「蘭桂坊之父」和「星之女」,同樣是可以被稱為「新移民」的香港永久性居民(當然,盛智文甚少會被稱作「新移民」),同樣為香港作出不同形式的付出和貢獻,同樣受香港人普遍接納和歡迎。既然來自加拿大的可以,來自中國的也可以,為何大部份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傭工就不可以?

因為她們「無貢獻」?

有人說,因為外傭對港人沒有「貢獻」:她們不用納稅,賺了工錢大多寄回家鄉買屋買田,甚少留港消費。但事實上,她們真的毫無貢獻嗎?外傭為香港家庭 提供廉價家居服務,從而釋放本地女性的勞動力,使港人無需因照顧家人而影響工作,尋找更多經濟機遇。試想想,若不是她們分擔本港家庭繁重的家務,港人今天 可以如此全心外出投入工作嗎?這就是她們為港人提供無可取締的貢獻,只是那些過橋抽板的港人將之視為理所當然、視為無物。

司法覆核 挑戰不公

《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四款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持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 年以上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非中國籍的人」。由於外傭持有的是工作簽證,而非旅行證件,所以不符合要求。但我們不禁要問,同樣是居港七年,為何持有旅行 證件的(外國)人可以申請來港定居,但持有家庭傭工工作簽證的便不可?就是因為要挑戰這法例上對外傭不公平的對待,所以便要司法覆核。就算他們司法覆核成 功,都只是與現行在港持有工作簽證的非中國藉人士同等對待,需要經過入境處審核資格,證明外傭視香港為永久居住地,方可獲得居留權。絕對不是如建制派所 說,司法覆核成功的結果,就是居港滿七年的外傭將會自動獲得居留權。

至於符合審核的準則,並不如葉劉淑儀所說般簡單。如外傭於司法覆核勝訴後申請入藉,將與現今非中國藉人士申請香港永久居留權一樣,需要證明一、他是 否在香港有慣常住所;二、其家庭的主要成員(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是否在香港;三、他是否有合理的收入以維持他自己及家人的生活及;四、他是否已按照法律繳 稅。

即使是有人能符合全部所有件成功居港,也可以減輕本地人口老化以及為香港向行各業作出貢獻。除了要有能力納稅以外,他們還必須要有一定經濟條件才可以申請(及其家人)來港,令濫用社福資源的可能性變得更低。

「陸沉論」不堪一擊

至於坊間時常談及的「陸沉論」,更加是危言聳聽。 陸沉論者認為香港資源有限兼匱乏,外傭成為港人必然和本港現有居民搶飯碗、搶福利;基層草根首當其衝,香港政府及整個社會將會不勝負荷。民建聯是陸沉論的 表表者,說了一個跟1999年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葉同樣的故事,試圖以「最差情況」(the worst scenario)嚇香港人,誇稱「若12萬5千名外傭成為港人,他們即有資格申請家庭團聚……將額外帶來12萬5千名配偶及25萬名兒童,最終香港的人 口將增加50萬人」;事實是,1999年預計的那167萬人最終沒有出現,根據統計只有約8000名港人內地子女因釋法而被遣返內地,重新等候來港。

同樣的謊話,香港人要信多少次才會醒覺?12萬5千名外傭都想成為港人嗎?都會申請家庭團聚嗎?全都要拿社會福利嗎?就算拿了又如何?外傭成為港人 後便要納稅,社會透過福利進行資源再分配,令剛成為港人的外傭可以適應本港物價高昂的生活,若努力工作(加上社會制度有所改善),更有機會脫離福利網,進 而回饋社會,這不是一個求進步的社會應鼓勵的嗎?從來只有當權者會說「香港資源有限」,若我們多加留意事實,便能夠看到真相 --政府庫房「水浸」,香港可發展居屋的土地充足……陸沉論在真實的數據而前,實在是不堪一擊。

強掩法援程序 置公眾知情權於不顧

可是,眼見選舉臨近,建制派政黨為了選舉得利,便無所不用其極去抹黑對方陣營。除了刻意曲解是次司法覆核的原意及將最壞情況無限擴大之外,更將茅頭 直指身為公民黨成員的李志喜大律師。香港大律師守則第二十一條訂明,大律師不得拒絕接收由事務律師轉介的案件的規定。貴為全港最大的政黨,身為律師的民建 聯副主席張國鈞絕對沒有不懂該條守則的理由。而李志喜大律師,是以法律援助律師名冊內的大律師身份處理是次案件。假如民建聯的領導層如陳曼琪、周浩鼎、陸 勁光、廖佩儀及伍景華律師收到外傭司法覆核案件的轉介時,他們又可以有拒絕受理的合理辯解麼?作為對香港有承擔的政黨,敢問有律師身份的民建聯黨領導層是 否全部為法律援助律師名冊內的律師?

政客玩弄民粹 帶頭種族歧視

可惜,這個號稱「有承擔」的政黨選揀挑動民粹,刻意在外傭與本地華人之間製造矛盾。除了上述潛在目的之外,民建聯更於地區層面擺出「製造人口危 機」、「損害港人福祉」等類近口號,完全不顧為服務無數香港家庭的外傭感受。除了與該黨一向宣稱關懷少數族裔的文宣背道而馳之外,更將長期服務我們的外傭 妖魔化成損害香港及危機的責任者,對他們加以責難。

平等機會委員會的工作,為包括「致力消除性騷擾及基於殘疾和種族的騷擾及中傷行為」。然而,身為委員會成員的民建聯會員陳曼琪律師,竟然在事件過程 中保持沉默;同為平機會委員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更在Facebook建立誇張失實、含歧視成份的「反對外傭永久居留權關注社群」,令人質疑他們是否恰如 其分,履行族群共融的工作。

政治人物為了吸納「香港人」選票,不惜進行政治操作,牽起種族歧視情緒,破壞一直以來香港華人與外傭的和諧共處。

現時的法律觀點爭端,其實可以在香港回歸前解決。現時香港實施的入境條例,是在回歸前於深圳舉行的臨時立法會進行審議並通過。當時有女傭僱主協會提 出與今日司法覆核理由相同的法律疑慮,可惜未被當時由建制派壟斷的臨時立法會正視。形成今日需要以司法覆核解決居留權問題,作為建制派一員的民建聯實在不 能卸責。然而,該黨選擇為過去的缺失襟聲,並反稱一個與案件無關的政黨損害港人福祉,實在令人髮指。

做真正的國際大都會

工作無分貴賤,站在人權、平等的角度,外藉家庭傭工實在沒有因為工作性質不同而被歧視的理由;政府可以在行政上控制移民來港的數量和速度,甚至橫蠻 得不審批任何個案,但絕不可以剝奪外傭成為永久居民的申請權!香港國際大都會因為建制派和民族法西斯主義者的恐嚇和歧視而蒙羞,我們現在呼籲大家聯署,支 持外籍家庭傭工合法爭取申請居港權,令「國際大都會」不流於口號和表面形式,而是一個真正尊重多元和合符公義的文明社會!

聯署請按此連結:

http://www.inmediahk.net/%E6%94%AF%E6%8C%81%E5%A4%96%E7%B1%8D%E5%AE%B6%E5%BA%AD%E5%82%AD%E5%B7%A5%E5%90%88%E6%B3%95%E7%88%AD%E5%8F%96%E7%94%B3%E8%AB%8B%E5%B1%85%E6%B8%AF%E6%AC%8A%EF%BC%88%E8%81%AF%E7%BD%B2%E8%81%B2%E6%98%8E-%EF%BC%89#comment-1021150

~~~~~~~~~~~~~~~~~~~~~~

另一文章,清楚說明那些「湧港之說」實屬無稽:

張超雄﹕外傭官司與港人的歇斯底里

http://hk.news.yahoo.com/%E5%BC%B5%E8%B6%85%E9%9B%84-%E5%A4%96%E5%82%AD%E5%AE%98%E5%8F%B8%E8%88%87%E6%B8%AF%E4%BA%BA%E7%9A%84%E6%AD%87%E6%96%AF%E5%BA%95%E9%87%8C-211352359.html

以下短片雖然並非與居權事件直接相關,  但是, 可以闡述家務工面對的問題:

再來,簡單理解事實的圖:

廣告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因為公義法則(主要是自由主義-John Rawls, 1921-2002)是有限制的。

    Michael J. Sandel 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中,引用Alasdair MacIntyre的After Virtue-人生就好比一趟敘事的求索之旅(人是敘事者而不是自願者。)來說明社群主義。
    如果人人皆為某國公民,同胞之間的特別義務就不構成問題,至少就正義要求而論是不會。
    但是,在富國窮國天差地遠的世界,社群的道義要求就會抵觸到平等的道義要求。
    開放如美國也不能不限制移民。
    Michael Walzer在"正義諸領域"書中道:社群獨立的核心就是管理成員資格的能力,為接納與拒斥設定條件。

    回應

  2. 我跟人在 google+ 談過「社群」,以下小部份內容來自那串討論串,因為原討論串沒有公開,所以我就不提供網址了。

    社群有大有小。
    作為人類社群,人權、人道、人性是這個社群的道義。
    作為「地球村」的一份子,生活在浩瀚宇宙中小小一個地球上的人類,竟然也不能團結,互相排擠,地球人類文明有衝出地球跟地外文明接觸的能力嗎?

    (第二個例子其實是科幻、科學家的思想,如果有那裡不理解,請責怪我的解說。)

    以「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戲說為中國古代社群主義宣言。
    有人這樣回應:
    1、「偷羊的例子上,偷罪(不論是律法還是道德)即是大社群(國家/村),而包隱偷盜即是為小社群對抗大社群,你認這是好是壞?」
    2、「小社群的道德跟大社群的道德應該如何衡量」

    每個社群都有其道德標準,社群主義針對個人至尚的自由意志主義而來,希望拯救各個崩解中的社群,社群主義述說各個社群都有其自身認同的價值觀、美好、正義、道德力量,對於那些我們並非自由、自願加入的社群都一樣有一定的義務。

    社群主義能包容各種社群形態和道德力量,因此社群主義,自己能用,但對方一樣可以反過來運用。

    關於社群形態,有個有趣的例子,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出現了「自由軟件社群」,其後又衍生開來,例如「維基百科社群」,起碼「英文維基百科社群」有這些對於我們很新穎的特性。


    題外話, WordPress 是自由軟件。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