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森電梯維修技工罷工—文章結集

(圖:資方發出聲明,並無正面回應工友訴求 罷工第一天16:53)

心湖淬筆: 未明的曙光:記蒂森電梯技工罷工第一天 :

「如果說,有一份職業需要技術,要多年訓練,要長時間連續工作,而且任務攸關性命,我們會想起甚麼?也許是公立醫院醫生。但若再加上「月薪約七千」這個條件,就得回到我們每天進進出出上上落落的住宅與商廈,尋找蒂森克虜伯公司的電梯師傅…

罷工的沉悶——記蒂森罷工第二天 :

「…工友們當然也會自娛…示威牌上寫著「超長工時攞人命」,然後有過工友行過去用手掩著「工時」二字。平常的我對這些笑話甚為敏感,也對這些固 化了某些想像的做法有點感冒,不過這次也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

當然,亦有不少朋友到場打氣——其實很多時候就是一兩個人。但工友們都願意集合起來恭迎他們。我便見證了兩個外國朋友到來,一個來自德國,一個來自 波蘭,應該都是在外地搞工人運動的。德國的朋友更是幫手將工友的聲明譯了德文。發言時,他聲言德國的蒂森公司也不是甚麼好料子,當地的工人也有很多苦況…

然後還是那些重覆的沉悶與細碎,還有那些潛藏的緊張。直到七時左右,還是傾唔掂,據聞是香港要與德國總公司方面溝通。工友們說,等了這麼久,還是明天繼續吧。就是這樣,所有的一切,那些沉悶,那些愉快,那些緊張,明天將會繼續,直到那最後的鬥爭來臨的時候。」

抗爭失敗,原來可以如此苦澀

「罷工第三天,工潮完結。工友們接受了一個與他們原來要求甚遠的方案…

我無法覆述太多。那些投完票以後的場景我無法將其好好詮釋。反正沒有多久,九成的工友都已四散。想做一點甚麼,邀約一下工友吃飯——那時是夜晚十一時。相熟的陳師傅嘴角稍有牽動,輕聲說:「很累了,謝謝。」然後便和另外兩個工友上了的士。遠遠聽到一位工友說道:「不吃了,明天還要番八點半。」…

 

 

其他文章:

謝健仔:蒂森工潮罷工報導之二:訪問政哥
中大左翼學會: 蒂森罷工:眼鏡背後的怒火和哀痛

中大左翼學會: 蒂森罷工:與工友接觸:絕望中的吶喊
中大左翼學會: 蒂森罷工:我們與罷工的進程
阿奕:蒂森罷工現場感言
謝健仔:蒂森工潮罷工報導之一
Debby:工人「做生不如做熟」,公司就「唔熟唔食」
Cham: 不是工友等待著我們,是我們等待著工友
街工組織幹事朱江偉:給戰友的信:寫在蒂森工人罷工之前
為甚麼要支持罷工?--中大左翼學會對於蒂森電梯職工會罷工之聲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