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屋被逼遷戶的自白和故事

轉載: 我不妥協!一個「最嚴重寬敞戶」的自白

我叫周錦華,今年 54 歲,單身,一人身兼多職,裝修、水電、的士司機樣樣都做,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靠雙手賺回來的。

1971 年我已住在梨木樹邨,至 1994 年因受重建影響,我和母親調遷至安蔭邨,當年房署推出出售公屋計劃,房署職員指日後有機會將公屋售給我,故建議我不妨挑大一點的單位,於是一家兩口就住進 34.76 平方米的公屋。後來母親過世,房署職員也叫我放心居於現址,去年 10 月我亦收到房署來信,說我並非「最嚴重寬敞戶」(註:居住密度超過 35 平方米),豈料相隔 1 個月,因寬敞戶政策變更(註:居住密度超過 34 平方米),我突然變成「罪人」,成為房署口中的「最嚴重寬敞戶」,要我搬!

香港地打工仔,賺錢只為一磚半瓦,收到房署的信我好徬徨,當時剛 好收到一張「官闖禍關注組」的傳單,於是抱住姑且一試的心態。還記得第一次出席行 動,連我在內只有 3 個街坊,當時心想:小貓三四隻,怎會有成效?但我只能堅持。去年 12 月至今,我一共出席了 17 次居民會議、參與遊行至禮賓府交請願信、到美利大廈靜坐、參與劇本創作及演街頭話劇……所做的,只為傳遞「公民有住屋權」的小市民心聲。

行動不止為自己

我 去遊行示威也怕被人說「不知足」,因為事情頗具爭議性,香港草根階層人口眾多,有人住劏房,有人住籠屋,我憑甚麼還要爭取?想當初是房署失信,一 方面給予我錯誤期望,一方面房署對「寬敞戶」的標準一減再減,政策朝令夕改,我就不能妥協!想當年後生我也試過參與工運,二十幾歲在電器批發公司打工,一 個月才得一日假,於是我向老闆爭取假期以及調整薪金,我與十多名工友發起罷工,老闆怕了,跟我講數,結果老闆願略作加薪,假期則免談,有工友軟化了,但我 仍是覺得不合理,最後選擇離開。我就是這樣,要爭取到底,即使行動有時不見成效。

其實早前我獲第二次調遷機會,獲編配的單位比以前細,有 22 平方米,我仍未決定要還是不要,無論如何,我還是會繼續爭取下去,因關注組裡許多街坊仍未獲調遷分配,亦有許多即將變成「最嚴重寬敞戶」的街坊面臨迫遷, 我現在所做的並非只為個人,因我明白一個人的力量有限,眼見街坊反應不是太熱烈,我跟關注組成員自資印傳單,逐家逐戶去派,「最嚴重寬敞戶」不止是安蔭、 葵芳邨的問題,是全港性的,我們就派到全港去,我試過一個人到慈雲山派傳單,是有點累,但我希望能組織更多人一起爭取,保障「拒絕迫遷」的自由、保住住屋 權、保住一個家。

=============

《兩個故事》   文:龍子維

故事(一) :紮根四十年被連根拔起

王先生,六歲就住進葵芳邨,紮根葵芳逾四十年。年第六座鹹水樓事件,不少街坊搬到新建的石圍角公屋,他母親卻堅守葵芳,寧願住舊樓,結果搬到第三座去。

基於深厚感情,於1998年第三座也要拆掉時,王宅一家七口,還是留在葵芳邨,搬進現址。當年重建調遷申請書上,「有關戶籍或其他事項之請求」那一欄,他母親還寫上:要求與三座鄰室一同遷往新樓,同座同樓方便互相照顧。

如今妹妹嫁人,父母相繼去世,租約上仍保留戶籍的租客只剩下王先生一人。

2010年10月份,他的父親去世,同月27日,他收到房署的信,說他的居住密度不超過三十五平方米,不是「最嚴重寬敞戶」,不用調遷。然而,大殮 未過,十天後,2010年11月17日,他再收到房署的新通知書,因為寬敞戶政策的變更,所以他是「最嚴重寬敞戶」,將要搬走。

他的太太,一年內將取得足夠分數來港,她在故鄉已全無近親及地方居住,因她的父母、外祖父母、三哥、五妹多年前已全移居香港。她一年之中有超過十個 月留港與丈夫同住,所以王先生實質上並不是獨居。以往王太短期回國辦雙程證時,會住在深圳大哥家中,但近月她大哥和大嫂辦理離婚,所以又沒地方居住,只能 寄居於二姊家中。

當年一家七口住在34.44平方米的家裡,這樣捱過去了許多年月,他們沒有怨房屋署。那年頭,母親從大連排道的工廠區推線頭回家,大家一起剪,朋友 滿區,捨不得離去。2006年,母親就在廚房倒下,返魂乏術,2010年,父親去世。神台相片、父母身影、回憶遍地。今天雙程證妻子還未來港、未能入戶, 家庭大計未雨綢繆之際,王先生忽然成了「最嚴重寬敞戶」,被連根拔起。

故事(二) :失業畢業生被迫至嚴重抑鬱

彭先生,2009年及2010年父母相繼去世,當時他仍未畢業,只好靠學生貸款及兼職維持生活。2010年11月中,彭先生收到房屋署「最嚴重寬敞戶」的通知書。在他寫給房屋署的家書之中,這樣形容自己:

「本人至今仍是失業,積蓄用盡,靠做兼職每月2-3千 元生活。本人也需償還早前欠下的學生貸款。本人亦負擔不起搬遷費用,單位還原,棄置廢物,舊家具、電器煮食爐、電水爐拆卸費、新單位裝修費,又因面積細小 而需安裝新爐具,這些用費十分高昂。雙親離世,生活困迫,欠債、失業,前途種種壓力令本人的情緒十分困擾,面臨崩潰。」

當時他的確是崩潰了,被送往急症室後,醫生轉介他往葵湧醫院精神科,證實他患有嚴重抑鬱症及失眠。醫生認為他的情況很嚴重,於是強制他入住葵湧精神病院,九日後才獲釋。直到現在,在被逼遷的陰霾下,他仍需每日服食精神科藥物,以控制病情。

彭先生把醫生紙及所餘無幾的銀行存摺,連同家庭福利會的推薦信,交給房屋署,以說明自己狀況,希望不用被迫遷,但結果仍被拒絕。

房屋署助理署長廖敬良在回覆「被迫遷戶關注組」的信件上說:「房委會在切實執行寬敞戶政策時,一直採取靈活而情理兼顧的方式彈性處理每宗個案,例如 正等候家人短期內從內地來港團聚的住戶,或因健康理由而需留居現有單位的家庭…均會按實際情況作個別考慮。」(2011年10月31日)

事實證明,並非如此。

在以下[中秋人屋兩團圓」大遊行影片中,官闖禍關注組成員王生用了一塊自製「平面圖」解釋其面對的狀況:

================

[官闖禍(寬敞戶)關注組] 網誌: http://notspacious.mysinablog.com/

以上兩篇文章轉載自香港獨立媒體:

http://www.inmediahk.net/%E8%A2%AB%E5%8D%80%E9%81%B8%E6%B7%B9%E6%B2%92%E7%9A%84%E5%B0%8F%E6%95%85%E4%BA%8B%EF%BC%9A%E5%85%AC%E5%B1%8B%E8%A2%AB%E9%80%BC%E9%81%B7%E6%88%B6

http://www.inmediahk.net/%E8%BD%89%E8%BC%89%E6%88%91%E4%B8%8D%E5%A6%A5%E5%8D%94%EF%BC%81%E4%B8%80%E5%80%8B%E3%80%8C%E6%9C%80%E5%9A%B4%E9%87%8D%E5%AF%AC%E6%95%9E%E6%88%B6%E3%80%8D%E7%9A%84%E8%87%AA%E7%99%BD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