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 土耳其工人:港商利豐,你在哪裡?

(轉自獨立媒體)


Hakan:欠薪就是一種罪行

文:劉嘉美

按:月中到土耳其出席會議,剛巧碰上當地成衣工人的抗爭,和工人們在會議後初次見面,他們得知我們來自香港,都顯得十分興奮雀躍。 因為涉事的公司正是香港的利豐集團,工人在這邊抗爭80日,公司態度強硬,工人們束手無策,只希望利豐,以至更多的香港朋友能知道,遠在他方的他們正為了 生存而在掙扎奮鬥。

Hey-tekstil這家成衣工廠位處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邊緣,在今年2月9日,hey-tekstil突然開除幾乎全廠420名工人,公司在事前 沒有通知員工,甚至在開除當日還拖欠著全廠工人3個半月的工資,以及按當地勞工法例下解除僱傭關係的補償(按年資計算,工齡每滿一年可獲1.5月工資的補 償金)。自2月9日起,工人開始在廠門外示威,要求工廠立即付清拖欠的工資和補償金,至今,工人已連續抗爭了80日(至4月25日止),期間hey- tekstil指因為利豐集團一直拖欠他們訂單的費用,才會導致無力支付工人工資。

Hey-tekstil的訂單主要是來自香港的利豐集團(Li&Fung),這家全球最大的成衣買辦,為Nike、H&M、 Esprit、Reebok等等國際知名品牌在全球各地尋找成衣工場,而hey-tekstil在大約十年前,也因著利豐集團的垂青,規模才開始發展得越 來越大。可是,工廠的環境和待遇也隨著利豐的出現而開始有所變化,過去工人的工作時間穩定,每天的上班日由早上8時工作至下午6時,即使加班也不曾超過晚 上8時,加班以後會有相應的加班工資。但,後來當利豐成為hey-tekstil的主要客戶後,工人經常需要工作到晚上10時,甚至到午夜12時,工時極 長之餘,連生產指標也遠比以前大幅增加。

在這次解僱事件中,工人們一直在廠門外示威,後來得知hey-tekstil是因為利豐欠款以致工廠出現財政困難,工人便開始轉向位於同區的利豐集 團辦公大樓外示威抗議,利豐派了聲稱由香港總部派出的職員來與工人對話,然而利豐的態度強硬,指他們並沒有任何對hey-tekstil的欠款,因此拒絕 支付員工工資。利豐甚至向警察投訴,要求警方派員清場,就在4月17日,大量警察在利豐的投訴後,派出大量警力來到示威現場,暴力地對待只為拿回欠薪的工 人,這些在和平集會的工人,被警察拖拉,強迫清場。

這次的清場並沒有磨蝕了工人的鬥志,32歲的Hakan Oguz1在hey-tekstil工作了12年,他憤怒地說:「這根本就是罪行!我們付出勞動卻沒有工資、現在又沒有工作,這些都是利豐一手造成的!現 在利豐卻說與他們無關!他們還拖欠著我37,000里拉,我們已陷入很大的困難,利豐要立刻作出行動,我們很多工人的處境都很迫在眉睫了。」

Hakan的話一點都沒有誇張,另一位在hey-tekstil工作了六年的女工Kadrige Bodur,她除了是一名製衣女工以外,她還是三名孩子的母親。許多人誤解女工的工資在一個家庭中只是輔助性的,可是對Kadrige來說,她的工資撐起 整個家庭的一切開支,特別是自從她的丈夫在一年前開始失業以後,家裡根本是由她在hey-tekstil裡的微薄收入來維持的。Kadrige說起,她要 非常辛苦地工作才能維持,即使在她懷孕期間,她也沒有停止過工作,她每月的工資在扣除退休保險的供款後就大概只有750里拉,即使在被解僱前要以這份薪水 來養活起一家人已經是不太可能,更何況當hey-tekstil的突然解僱後,令這足襟見肘的家庭更加的惶恐失措。

因為Kadrige的收入不足以負擔幼稚園費用,Kadrige的小女兒不能像同齡的小孩般到學校裡讀書和遊戲,害羞的小女兒一直躲在媽媽的身後, 平日只能留在家裡。Kadrige的大女兒今年18歲,剛剛進入大學一年級,讀的是社會行政學系,學校是位處伊斯坦堡以外需8小時車程才能到達的 Manisa,大女兒的學費雖已在入學時繳清了,可是自從母親被解僱後,家裡無法負擔她上學所需的交通費、書本、學習和日用的雜費,因此她和小妹妹一樣, 只能留在家裡,無法上課。大女兒在無法上課的期間,也會和媽媽一起參與集會,支持著Kadrige能儘快獲得被拖欠的三個半月工資和年資補償。


Kadrige一家憂心重重,堅持一定要拿回應得的工資

解僱一個工人,影響的卻是整個家庭,Kadrige 強調利豐是有責任的,工資和賠償本來是工人應得的血汗錢,突然解散對於她來說,不止是失去工作,她個人、孩子、以及整個家庭都已經出現嚴重的問題和壓力。

Kadrige的丈夫在旁說:「其實要堅持下去抗爭真的很困難,但是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會中途放棄,要堅持到最後一刻。我們不能放棄示威而去找別的工作,當沒事發生過一樣,因為如果我們放棄了,這個問題就會一直存在,其他人將來也會受害,這是關於公義的問題。」

這樣的情況不單止出現在Kadrige一家,Irfan Karabulut同樣在hey-tekstil工作有6年的時間,他和年邁的母親一起生活,母親在半年前呼吸系統出現毛病,情況嚴重,現在每日都需要服 用各種藥物、靠呼吸機來幫助呼吸。作為長子的他,肩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雖然他的弟妹也偶有分擔家裡的開支,但因為弟妹的工作也不是穩定,自身的生活也成 問題,所以也就無法怎樣分擔了。醫療上的各種開銷成為了他最大的開支。和Kadrige一樣,他每月的工資只有700里拉左右,而單單花在母親的醫療費用 就得要300多里拉。在母親患病後,Irfan都是透過信用卡透支和借貸度日,在公司還未解僱工人時,Irfan會聘請看護來照顧母親,但自從失去工作 後,他就整日留在家裡照顧母親。


Irfan和他患病的母親

Irfan是個富有正義感的人,在他年青時已經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爭取女性權益、爭取要求釋放以言入罪的異見人士。今天他失業了,他同樣地和其他工廠 工人一起在廠門外示威,可是他卻因為無法付擔交通費、以及需要留在家裡照顧母親,而無法來到示威現場。他慨嘆,自己一直以來關心社會公義,今天當他身陷困 境,卻無法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

在旁邊的母親眼帶淚光:「我生病了,我實在需要錢去看病,你看看,我的孩子真的很辛苦,他壓力很大,精神開始出現毛病,我真的不知道可以怎麼辦?」 Irfan接著說:「我日夜都在想著,我母親生病了,我的工作丟了,而我又因此欠下許多債,這一切讓我感到太無能為力,有時,我覺得自己真沒用!」接著他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眼裡儘是憂慮。

「我只想拿回工廠欠我的三個半月工資和解僱補償!」這正是Hakan、Kadrige、Irfan、以及hey-tekstil裡其他四百多名工人的訴求,他們的抗爭仍在繼續進行當中,並如他們所言:我們會爭取到最後一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