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臣氏罷工訪談:其實他們每天就在我們身邊

文:蚊(中大基層關注組成員)

編按:約十名工友知道是中大同學做訪問都十分雀躍,過程中少不免七嘴八舌地回答,有點混亂,所以在下文中的問題與回答次序都經過略作整理。

這次是我第一次參與工友的罷工行動。鮮有媒體報導是次罷工,而罷工的資料亦十分不透明,要弄清當中來龍去脈就只能靠著和工友面對面傾。當我和同伴走到工友面前,正滿心躊躇、不知道要如何開口的時候,工友已經興高采烈地聚集起來圍成一個圓圈坐,等待我們的發問。

只許共度時艱 不許加你人工

還未正式開始發問,他們就率先介紹自己是負責運果汁先生和細瓶裝水。我們本來先問他們現在情況怎樣以便打開話匣子,然而當中一名較年青、熱情的工友疾呼「我地想拎番足啲佣金!依家佢嘅做法變相係扣人工!」那麼,人工是怎樣計的?「人工通常係底薪加佣金,如果個數(指營業額要求)得七成,就會佣金打七折,近來都有八成。但人地call幾多貨我地都控制唔到!上年已經(追)唔到數,今年仲要加大個數!」一來,營業額達標與否根本無法由工友決定。二來,只要資方繼續增加營業額要求使之永遠都無法達標,工友搬幾多貨物都得不到原本應得的佣金,資方做法無疑是變相剋扣人工。

「我地嘅人工係同行最低,好多人十年前同十年後都係差唔多,都追唔上通漲。我教你寫呀,寫十年前買麵包幾多錢、十年後買麵包又係幾多錢!」「上頭話我地要同公司『共渡時艱』喎!又話一百蚊先賺得過一蚊,蝕本生意比你都唔做啦!啲水都唔駛成本嘅,105度自己屋企煲都得啦!」不論時勢是好是壞,老闆與工友權力永遠都不對等,共渡時艱不過是表面說話,工友根本無得揀:時勢壞就話要共度時艱,時勢好又唔會加你人工。

「依家新入職嘅人同做左六年嘅人人工都差唔多,如果加埋獎金,分分鐘仲多過我地呢啲舊人!」為甚麼會如此?公司不是要慳錢的嗎?「因為份工辛苦呀,人工又低,冇人肯做,咪要比多啲吸引新人做囉!自己唔做嘅人仲多過俾人炒嘅人。」而且更令工友難過的是,公司增加僱用外判人手。外判商每支飲品收到的佣都比他們收到的高出很多。他們認為為公司打拚多年,結果公司卻將應該分給他們的人工轉到外判商手上。在公司的角度來看,增加外判是必然的了。雖然每支飲品的佣是較高,但公司卻可大安旨意將勞工保險、強積金等成本轉嫁予外判商,從而減低總生產成本。而且,外判商食水深,外判工人也不能得到全部佣金,公司也大可理所當然地無視外判工人的慘況(例如工傷、長工時等)。因此,不論工友對公司多有感情、做了幾多年,慳錢至上、利潤最大化的公司只會講金唔講心,寧願外判人手都不會加自己工友人工。

我要最高工時唔要工傷!

問到平日工作狀況,工友都大嘆「呢份工都唔係人做嘅,仲辛苦過地盤工!」平時會做幾多個鐘?「寫就寫話八點開工,但七點就要番到黎執頭執尾;快手嘅話四、五點就收得工,最遲試過十點幾鐘先收工。每日至少搬八個鐘。」如果遲收工會唔會有超時補水?「梗係冇啦!」

搬這麼重的貨物,你們會不會有工傷?「梗係有啦,我地呢度個個人都有腰痛。」會如何處理?「小事咪貼塊脫苦海,或者叫老婆搽藥酒囉(眾人大笑);大事先去睇醫生。」公司會不會有所阻攔?「咁又唔會。不過會話你,又冇人叫你做咁快。點解要做咁快?旺角三間美x十二點半前要送晒貨,唔係就要兩點之後先送得,仲有其他點架嘛;過左五點之後好多地方都變禁區,又要花好多時間搵啲細街泊。而且送遲左就要扣分,年尾會有個評分表,決定你加幾多人工。同埋做快啲做慢啲都係咁熱,咁不如做快啲,早啲收工,有多啲自己嘅時間。」

「如果有最高工時就好喇。」我深表認同,如果每個人都能有多一點給自己、給自己親愛的人,那該多好。

炎炎夏日,公司會不會讓你們隨意飲那些水?「你覺得我地有時間飲水咩?(笑)每人每日有兩支水,750ml,都係今年先有,唔夠水就自己買。」我想,堂堂一大間水廠,就算讓員工任飲水都絕對不過份吧?難道工友只是搬運機器嗎?大概公司真的當員工只是搬運機器。有工友後來表示早放工都有壓力,「因為公司見你今日咁早放工,第二日可能又會比多兩更你。人黎架,體力有限。」

壓力 謠言只能止於理解

體力勞動未必是最辛苦的,心理負擔有時更能摧毀一個人。工友這次憤而出來,除了是因為是希望付出的體力勞動能夠得到應有的回報之外,更是因為身負照顧一家大小的責任。「我有兩個細路,一個升F.2,一個升四年班。我做得咁辛苦都唔想拎綜援,第時啲仔女大啲識諗嘅時候就會問,點解爸爸有手有腳但係拎綜援?」說到此處,豪情壯語的工友都不禁眼泛淚光。我心裡一面想一面覺得難過,上一代人認為工作做得愈多、做得愈辛苦,才能賺更多的錢、過上更好的日子。這種努力是美德。可是到了今天,不少打工仔終日為口奔馳,無論做得幾多、幾快、幾辛苦,人工都仍然追不上通漲,只是僅夠糊口。工友們忍了多少年了?被迫得實在無法忍受,到了今天終於決定要走出來。

除了冒著打爛飯碗的風險走出來,也怕被親友誤解,「第一次罷工果陣,個朋友打黎問我,電視上果個係咪你黎架,我即刻話唔係,認錯人。罷工都好似唔見得光咁……」一直以來,罷工都被各大傳媒污名化,爭取自己權益的工友都被描述為「貪得無厭」,殊不知工友是被資本家迫得走頭無路,忍無可忍才出來反抗。曾有工友指出,報章上報導他們公司是人工加幅最高的公司,「咁梗係啦,因為底薪最低丫嘛,加幾百蚊就變左加10幾%!」如此荒謬,到底貪得無厭的是工友,還是利潤至上的大資本家?

完結 只是又再重頭開始

訪問完了不久,工友就進入工廠等待工會和公司「談判」結果。然而,在公司與工會、工友之間的權力並不平等下,所謂的談判不過是公司單方面的通知。約半小時後,工友陸續垂頭喪氣的走出來。事後再次訪問其中一個工友,方知公司維持第一日給出的條件,佣金、外判等問題將來再「傾」。

「唔簽就係骨氣,但就冇左果六千蚊,你話簽唔簽丫?」工友幽幽的說道。過了一會,公司運水的車陸陸續續駛進工廠,工友也陸陸續續上車準備開工,一切生活再次如常……

後記

第一次參與聲援工友罷工行動,原本只是為了見識。然而,在訪問的過程中,卻讓我感受到了一種無以名狀的沉重,工友的回應每隻字都有血有汗。心裡很難過,如果資本家不利潤至上、不視勞動者為機器,如果勞動者都得到他們所有的勞動成果,如果政府能夠讓人們過上好一點的生活,如果……沒有如果,實情是,每個人都得靠自己勇敢企出來,向資本家、統治者說不,就如今次罷工,才能讓自己、讓所有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記得訪問中有位工友突然說了一句「知道呢個世界係唔公平,但我地都係想將(公平同唔公平之間)個距離拉近啲啫。」我頓感無言。一再想到,面目這麼模糊的他們,其實就是我們每天身邊那些默默付出的工友,只是我們習慣視而不見。世界這麼大,他們卻這麼渺小。

而我們又該如何回應他們的處境、他們這般微小的心願呢?

***********************

影像紀錄:最終加了一仙幾毛-屈臣氏工友罷工紀事
https://grassview.wordpress.com/2012/07/19/watsonsstrike_video/

相關文章:

屈臣氏罷工時序
https://grassview.wordpress.com/2012/07/17/watsonsstrike/

屈臣氏罷工訪談:誠哥屈人至死的蒸餾水企業   文:寶(中大左翼學會成員)
https://grassview.wordpress.com/2012/07/18/watsonsstrike_interview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