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解毒短打| 回應東週刊、文匯攻擊碼頭工潮

文: 小草

貨櫃碼頭罷工第十三天,主流傳媒上出現的高調的反對甚至抹黑的聲音, 東週刊昨日大字標題就站在外判商和大老闆的立場說話了!文匯大公不用說啦! 今次大家要諗清楚某些媒體的立場啦!

為此小草特意做了小小訪問和資料搜集, 回應這些攻擊工人和工潮的言論, 與大家睇清睇楚:
攻擊工潮理據一: 「職工盟不可信」的說法:

攻擊工潮理據一: 「職工盟不可信」的說法:

碼頭工友和聲援者的回應:

工友有自主能力 勞工權利就是政治

有職工盟等於政治化, 政治化等於不可信;

職工盟煽動工友爭取政治籌碼

–>整個工潮有可疑?

1)工友有腦的, 不是受煽動:

如果不是以往工人直接同公司傾,而公司傾完不算數, 工聯會又幫唔到手, 工人怎會自己去找另一個團體幫手?

2)到底是誰在把事件「政治化」?

工人的實際困難不談, 轉移視線有什麼企圖?

3)勞工權利就是政治

如果工人沒有選擇和談判的權利, 終極是無法保障自己做餐死之後是否夠交租開飯。這些便是政治權利, 工人與老闆之間關係不平等, 沒有相等的談判地位, 本來就是政治問題! 政治不只有佔領中環, 不只有選舉, 更重要是奪回自主的生活。做餐死先至養得起, 甚至養不起頭家, 這些本身就是政治!

攻擊工潮理據二: 「工人不可信」的說法

攻擊工潮理據: 「工人不可信」的說法:

碼頭工友和聲援者的回應: 混淆視聽

1) 一直都有商有量:長時間工作是以往工人與外判商[有商有量]的討論結果,仲話係工人自己要求工作十二小時, 工人咁大怨氣對外判商來說「匪夷所思」。

1) 「渣頸就命」=「有商有量」???

如果所謂有商有量的結果, 是工人一方要接受苛刻的條件, 那麼即是談判地位不平等, 這叫做:「渣頸就命」, 不叫「有商有量」!

事實, 現時葵青貨櫃碼頭24個泊位中,HIT控制16個,九倉控制7個,兩間公司的市場份額高達96%,碼頭外判商和工人根本沒有議價能力!

外判商不埋怨大老闆吃人不吐骨, 卻來埋怨工人不挨苦, 真是無道理!

2) 工人反骨: 外判商當工人係屋人, 工人搞工潮係反骨仔所為, 令人「痛心」;

2) 不接受惡劣工作條件=反骨?

理貨工人要做足廿四小時;龍門吊機工人十二小時有上無落,大小二便不能小休只能吊機上小小空間解決, 吃飯只能吊飯盒上去一路食一路做; 八號風球都要照開工……

不講其他–你會咁樣對你「屋企人」?

學工友話齋, 如果真是「屋企人」就真是「家門不幸」!

3) 無人超長時間工作:工時 一向都可以由工友之間互相協調啦;

仲有人一個月只番二十日添!

吊機工人想大解, 可以通知地面, 等安排!

3) 混淆視聽 1

3.1)碼頭工人工種少說有七、八種, 除了做塔吊機的工友入職時是3人做2部機(事實上經常是4人做3部機), 可互相協調外, 其他工種根本不存在所謂協調。經常超時做足48小時的理貨員更無所謂工友之間協調!

3.2) 工友假期經常是做完通宵班, 晨早回家, 半夜又上班, 這就叫「休假一天」, 這算是「休」假? 碼頭忙起來, 就連這一天都沒有!!

3.3) 工友經常有所謂STANDBY的不上班日, 即是要預備自己同家人飲飲下茶, 公司一個電話就要番工—咁叫不叫做假期?

3.4) 公司一個電話說碼頭好忙, 你要養家, 你夠膽不加班?不怕炒魷魚?

3.5) 喂你班老闆有無試過急住去廁所? 急的時候仲要等你慢慢「安排」? 我地係人, 唔係機器!

4) 97至現在有加薪喎, 做咩話無呀!(東週內有附「永豐理貨員」歷年調薪表)

4) 混淆視聽 2

4.1) 永豐作為僱主是這兩年的事, 何以有97年的薪酬表? 理貨員工人的糧單直至兩三年前才轉成永豐的名字, 有些人甚至工作證都仍然是「成功」, 這些又是嚴磊輝先生所謂「打錯字」???事實上, 到底永豐幾時成為僱主都是一個謎, 有些工友不識字的更一直都不知道!

4.2) 碼頭工人工種少說有七、八種, 只是理貨員便有4種, 理貨員之間最少有4種, 但東週內只有一種「永豐理貨員」, 到底東週那份表是什麼人的薪酬表?????

攻擊工潮理據三: 外判商好有誠意:

攻擊工潮理據三: 外判商好有誠意:

碼頭工友和聲援者的回應: 真係乜都有得傾?

如東週大標題所講: 復工,乜都有得傾! 好呀, 工人叫加薪兩成, 係咪復工即刻有?真係乜都有得傾?

攻擊工潮理據四: 要為大局著想:

攻擊工潮理據四: 要為大局著想:

碼頭工友和聲援者的回應: 誰不為大局著想?

航運業被其他地區港口搶走, 影響香港經濟! 1) 是誰不顧大局?香港的勞工階層成日都要為大局著想, 為老闆著想, 結果換來越來越差的待遇。為何李嘉誠好景到做世界級富豪, 他的工人會是大小二便在高空吊機內解決?!

2) 是誰損害香港航運業?

政府在1992年批出九號貨櫃碼頭,之後過了20年,一路話「研究興建十號碼頭」,遭受操控碼頭的大財團反對, 結果到現在還是無下文。但反對建新碼頭期間, 李氏集團卻在深圳投資興建新碼頭,操控兩地碼頭收費,大大搜括一筆。大量貨櫃業務流失到深圳,正正是李嘉誠先生,而不是工人造成的!!

香港的碼頭處理費近乎全球最貴,中小型物流和海上運輸公司找不到足夠泊位去起卸貨物, 所謂航運業成本增加, 是因為工人薪酬????

(照片來源:德昌里二號二號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