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前圍村vs市建局:埋門硬仗?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話說,衙前圍村一役,一群大部份為非原居民的村民,從2011年組織成關注組開始打到現在,從市建局不承認十多戶經營/居住多年村民的身份,到前天見到日月報賣新聞說市建局肯活化古屋叫商戶搬入去經營,聽落幾爽,小記打去恭賀之際,才發現魔鬼可能在細節中,日月報寫到好似成真大家無問題咁,但原來係未有定案。
 405693_323504027781171_605543392_n
一蚊租變六百蚊  業主變租客 
 
據說,本年 2月 20日村民見市建局,局方都說仿古屋租金有得傾,一蚊租都可以傾。可是,在之後的4月24日會議中,就指一年要七千元租金。  
抗爭中村民有好幾位都是當年血汗錢買下業權的,當中上居下舖的姜毅理髮檔郭裕家表示,按市建局聲稱的[以人為本]或[改善生活],最少不能改差了他的生活,所以都無可能由業主變租客。同時,雖市建局說有公屋安置,如果接受的話,郭生的屋與舖就變成兩邊交租,生活將頓變困難。 

郭先生這個理髮檔,樓上是自己住,樓下下則與住附近的兩妹一起經營理髮檔,廿年都只收街坊二十元。由於住和舖皆不用交租,才可維持這個檔口的便宜服務,老街坊即使走了也喜歡來坐坐閑聊,不理髮也有來聊天的,形成了這一帶一個小小的「社區中心」。小記也見過一簽名簿,是過往街坊簽名支持他們兄妹三人留下的,不一會兒就簽了成千個名。郭小姐說,客人搬去沙田、火炭、香港仔等,都好擔心回來找不到他們,附近街坊又擔心無平價的理髮,也擔心重建期間到哪裡找他們理髮,問他們要卡片,不見了又再來拿,令她好感動。

然而,如果忽然每月要掏出幾千元,這小生意就做不住了,如此的話,市區重建就改差了他們的生活,也令附近的街坊失去了一個重要的社區聚腳點。

市建局放流料? 

村民去年曾提民間規劃方案,提出屋換屋、舖換舖等訴求。周五小記看日月報,見有市建局的[消息稱](人名都沒有一個,實行不用問責?),謂由於剩下的十幾戶是所謂[霸佔官地],所以[難以舖換舖] –言下之意是,如有清晰業權市建局就會舖換舖?小記翻查資料,發現其實好幾個肯定有清晰業權且有要求市建局舖換舖的,如灣仔利東街(囍帖街)重建項目、深水埗K20-23重建項目、深水埗海壇街重建項目等,市建局都一律拒絕,似乎根本與業權無關。

重建期間無著落
重建須平整地盤,再行建築,按市建局的豪宅規劃,拆屋建屋也須時起碼幾年,郭小姐指市建局現時沒有打算處理任何舖戶在重建期間的營生安置問題,而重建期間不安置小商戶的話,大家可能挨不住租金等,回遷計劃就會胎死腹中。

選址問題: 人流多變人流少 
同時,郭小姐也指出,2月時市建局指會在將來的保育公園門口建八間仿古屋讓她們經營,現在變成了在公園內使用修葺的石屋,一外一內,人流差很遠。將來郭先生失去居所,即使安置公屋也須每月掏租金,若理髮檔又要交租,人流和生意額就變得更重要。如果安置在人流少的地方,生意額必受影響,郭氏兄妹都擔憂未必能支持下去。
 
郭先生表示:「保育公園門口建排仿古屋又唔阻市建局同李生賺大錢,搶我權益毀我家園,理應還我家園,還我社區網絡生活方式。」
郭小姐也說 : 「可以繼續助人自助,是我的心願。」
村民目前還在商討應對方式,期保存生計、社區網絡和生活方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