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溺員全港大罷工 促政府承認專業資格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9/9/2014

今日港九拯溺員工會發[9.9全港大罷工],有過千拯溺員參與。工會員工皆為康文署轄下泳池及泳灘的工務員體系員工,大會表示,康文署多年來不斷萎縮人手,並要求拯溺員考取多個專業資格,卻不給予專業資格的薪酬水平,同時不斷加長工時,工會表示非常不滿,故發起罷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002

工會行動分水陸兩路,早上百多名拯溺員於星光大道下水,另外數百人則在陸路上遊行,一直遊/游到天星碼頭,稍事休息後,由天星碼頭遊行到九龍公園泳池側的榕樹圍。午飯過後,則在榕樹圍集會,晚上則有工會連家屬的追月晚會。

003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OLYMPUS DIGITAL CAMERA

參與下水遊行拯溺員有男有女,上水時大家都夾道歡迎,更擊掌打氣。

工時工作有得加  人工職位無得升

多位參與罷工的拯溺員皆表示,由於薪酬低,無晉升機 會,於是,年青人都不願入職,再加上之前康文署大量削減人手,人手不足問題很嚴重。已屆中年的廖先生指,許多人入了行之後,覺得無機會,收入不穩定,但覺 得自己體力勝任,就去了考紀律部隊,如警察、消防等。如此,則令人手不足問題更嚴重。

較年輕但已入行做了十幾年的阿BEN(化名)表 示,救生員不只救命,還要處理一切泳池泳灘內發生的大小雜務,就像清洗泳池,勸喻小朋友不要亂跑等等。他指出一般救生員工作分巡場和坐更台兩種,負責救人 的是巡場的,而更台則負責觀察和響警報。他說正常來說坐更台當值是高度集中精神的工作,並不只是坐著沒事做。坐更台一般是以半小時為一更,半小時後下來巡 邏,行內稱「一上一落」,但又於人手不足問題嚴重,所以現時大部份人都是「三上一落」,一上去便不能下來,如廁也不可以,而且一個人要不動地坐著但高度集 中精神觀察水面狀況,一但出了意外誰也負擔不起,工作實在一點也不輕鬆,更且要一周上六天班。

「做到咁樣,但係由於我地屬於技工級,人工升到盡也只有萬六,就算有公務員整體薪酬調整也追不上物價。」阿BEN坦言自己因為薪水有限,不敢拍拖,更不敢想結婚。他直言前女友是做售貨員,工作比他輕鬆許多,薪酬卻比他高,她也曾勸他轉行做售貨員,但無奈阿BEN喜歡做救生員,喜歡游水,其志向不是做售貨員,所以仍留在這一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由天星碼頭遊行到九龍公園泳池側的榕樹圍

專業資格不獲認可    康文署管理不善

當了季節性救生員八年的姵姵指出,要分 別成為泳池和泳灘救生員,共需自費考七個專業資格,包括拯溺、急救、海洋知識等。同時,不同的救生員都分別指出,現時還要年年考試。現場有許多參與行動的 男女救生員,也都紛紛亮出許多專業章,以示不滿。沿途遊行,主要的口號除了「康文署可恥」外,最重要的口號是「我是專業,不是雜工」,這是因為康文署把拯 溺員的薪酬職級,定義為公務員系統中最沒有技術需求的「技工」。大部份救生員都對此非常惱怒。

廖先生指:「我們工作,在康文署來說就只有:技工--泳池、泳灘,只此而已!但管理我們的上級,卻是一點救生知識都不具備的『康樂助理員』。」阿Ben對 於康文署的管理亦非常不滿,指上司常忽然來巡,有時整天都在,常提出與現實情況不符的無理要求,例如:「有泳客穿了其他衣服入游泳池,總管來叫我叫他脫 下,但泳客堅持自己穿的是泳衣,那我可以怎様?脫他衣嗎?」遊行的口號亦有呼應這些問題,包括「我啲所謂的上司 敲鐘點做都唔知」、「我啲所謂的阿頭 救 生資格也沒有」。

遊行隊伍經過九龍公園泳池時,發現有部份泳池仍開放,許多救生員鼓噪。有救生員指這是康文署以一小時一百元請兼職做救生員的策略:「有錢情願咁樣洗!」

DSC_0757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聲援團體眾 外藉家務工工會亦撐

下午的集會,亦有不少工會及關心勞工事務的人聲援,包括清潔業工會、街坊工友服務處、中文大學左翼學會、左翼廿一、社會主義行動、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FADWU,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Asian Domestic Workers Unions),印尼移工工會(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 菲律賓移工工會(Filipino Migrant Worker’s Union), 亞洲移住人士聯盟(AMCB, 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Coalition of Migrants Rights(CMR),等多個團體也有成員在集會上發言聲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中 大左翼學會的阿寶指:「作為左翼當然支持工人罷工,我亦明白工會的策略,是想引起香港人對專業人士的同情。不過,將勞工分成很多等級,是資本和政府的策 略,去令勞工之間產生分化,如果強調自己不是雜工,可能會誤墮這個陷阱。雜工也有工人的尊嚴。其實這情況,如果可以說,政府該把救生員與同樣要求多個專業 資格的其他職務的待遇睇齊,而不是強調自己與基層工友的不同,就可能好一點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代表稱,明白救生員也面對人手不足問題,在港的家務工們,也面對各式不公不合理對待的問題,作為工人要互相支援,共同努力;菲律賓移工工會的阿佳說,工人有獲得足以生活薪金(sustainable wages) 的權利,政府對工人刻薄,工人更要團結;印尼移工工會代表Yima,用廣東話跟各救生員打氣,要繼續堅持,不要放棄,更和大家一同高呼「加人工,加人手」;Coalition of Migrants Rights(CMR)代表亦用廣東話說,「我們都是工人,惟一分別是你們是救生員,我們是在家做家務工,大家都要一同奮鬥,直至勝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