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th, 2015

新聞解毒短打 – 話益青年實迫遷 方向報唱好四叔賺錢?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新聞解毒短打 – 話益青年實迫遷 方向報唱好四叔賺錢?

文:真係有志氣但無首期(而唔知有無可能有首期)的在職青年

益窮青年?

方向報篇「青年上車盤」報導,好似幫四叔賣廣告咁,一味唱好這措施如何正,整晒圖表吹捧窮家青年無錢付首期都終有機會可有自己物業云云。

依家大把低收入青年(就算大學畢業)月入得嗰九千蚊(其實算好的啦,如果得最低工資水平?全職連七千都無!),就算唔計還學債,供樓加強積金無左六千蚊,淨番三千蚊,俾父母都唔夠啦(仲要依家政府連全民退保都唔想搞)……食飯搭車?無錢啦。咁都仲話係「創業居所」?算啦,咪發夢啦!

賣廣告?

而且睇真些,成件事暫時都係有錢佬吹水,無樣係落實,但方向報都講到似曾曾咁。

明明舊年,李兆基話捐大坑西邨的地做居屋;今年呢,又變左做自己賣樓,有錢自己袋;再出年,鬼知他又有乜「新意」?又唔見方向報講下李兆基變卦的往績?

再睇內文,關於申請人資格的描述,竟然是「消息人士稱」,咁到時有乜變卦,就更加無人認數啦,咁都當真照報導?

話益青年實迫遷

在整篇唱好報導中,事件中受影響至深的大坑西邨居民,一出現就被李兆基稱為「最棘手」,然後就話「可考慮多個方案」李兆基所謂其中一個考慮方案是公屋居屋安置,但係佢都講到明要再同政府傾,未肯定。(話明考慮,即係也不肯定啦?!)

四叔吹水,恆基出份刊物講咪得,方向報咁大份傳媒公器,竟幫佢製造輿論壓力,話益窮青年,其實即係迫居民走,然後變賣錢樓四叔自己袋。

哇,啲報紙同地產佬…咁都得?

新聞原文: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0116/00176_015.html

廣告

新聞解毒短打 – 周永新打長者一身 方向生果做乜跟!?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新聞解毒短打 – 周永新打長者一身 方向生果做乜跟!?

文:小草佬

哇,今日睇方向報和生果報,都講到舊年受政府委託研究退保方案的周永新好驚全民退休保障會「變成政改翻版」,叫大家「唔好因為無全民退保就唔要,一拍兩散」。

周教授去年先至在新聞透視支持全民退保,話「終於明白」:「有好多人唔係唔想為自己負責,但佢地平日的生活已經捉襟見肘」。呢頭施政報告都未完全否決全民退保,一日後他自己就先跳出來連自己那個較保守的全民退保方案都拋棄。轉軚之快,實在嚇親人!

他現在咁樣講,第日政府咪可以話:「嗱,政府都無話一定唔做,但係連周永新都放棄囉,你班人仲爭取?」簡直係為政府唔做野舖定後路,仲加碼屈果啲為長者爭取權益的人係「撕裂社會」的罪人!政府的力量大過民間咁多,點解力量大的政府不體恤民情、不讓步,就不是「撕裂社會」,反而力量小的人爭取就是「撕裂社會」呢?

咁樣的邏輯,如果真係站在基層立場的報紙,都應該報導下不同聲音來回應下啦,但兩份報紙都無喎

民間爭取左全民退保廿幾年,點只有周永新方案?舊年睇報紙,方向報和生果報都時不時有提到民間有個「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有個方案又保障到長者,到2041又有錢剩,只係要香港賺得最多錢的財團,納多少少利得稅啫。但而家政府一講到語氣唔多撐,就兩份報紙都即刻唔記得左聯席,連一個基層長者或子女都冇訪問過,淨係問果個受政府委託的周永新,得一把聲,有無搞錯!

政府成日唔想全民,想審查,話避免「無需要」的大有錢佬享有退保。其實政府做審查的行政費咪仲貴,放啲資源去搞全民養老金好過啦。若果真係行聯席的全民退保方案,咁有錢的人成世都供左好多錢啦(閒閒地幾十億架喎),就算拎,都係拎得三千蚊啫,咪豪俾佢囉,雖則佢都唔稀罕啦!不如睇下民間的退保聯席點講仲好!
(資料: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全民養老金方案」公眾諮詢文件:http://www.aup-hk.org/ufiles/aup_policy.pd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