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強行迫遷,冷理工廈街坊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文: 嵐

最近荃灣榮豐工業大廈的劏房街坊面對屋宇署的違反承諾的突然清拆,以致街坊留守屋宇署要求與署長許少偉見面及讓街坊入住石籬臨時收容中心。但電視新 聞將一眾租客描繪成貪得無厭般,忽略了工業大廈劏房下所反映的住屋問題,亦沒有真正去了解街坊面對的狀況,沒有講述政府違反立法會申訴部的承諾,在街坊安 置有結果才會執法等等,不如先了解街坊的故事。

阿明,同樣住在荃灣工業大廈,是永華工業大廈的天台租客,未來亦會面臨清拆。事前幾個月,阿明在街坊會上認識了榮豐工廈的黃生,同樣都是因為現行劏房租金昂貴,而選擇較便宜、可負擔的工廈劏房租住。阿明得知街坊被迫遷後輪更留守屋宇署,亦前來聲援,而且都認同需要要求政府合理解決街坊的安置。

荃灣榮豐工廈的受影響租戶(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阿明曾經住過同區舊樓的劏房,只有80多呎,煮飯也要在床頭前進行,一個月也要$2000多的租金。其後因鄉里介紹,她找到差不多租金,但有200 呎的工廈天台劏房,於是便住了4年。阿明是一個單親媽媽,自己養大兩個兒子,她堅持工作,每天朝8晚5,晚上再回家煮飯。作為一個基層師奶,看到政府這次 強硬迫遷,阿明都覺得政府要合理安置街坊。

阿明指出若非政府向他們工廈劏房租客動手,他們也不會找政府處理。現在政府迫遷工廈劏房租客,使一眾街坊有家歸不得,政府絕對需要承擔責任。街坊並 非插隊於公屋輪候,而是只要求石籬臨時收容中心,好讓街坊安定一些。但政府只提出寶田臨時收容中心,阿明都提出兩點質詢﹕一是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只有3個月 的居住時間,3個月街坊仍需面對被政府迫遷致無家可歸的問題。二是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原是給無家可歸的街坊暫住。阿明指出街坊都有家,只是政府令他們無家可 歸,本來還住得很好,誰知政府搞上他們,令他們現在沒有地方居住。

而在整件事上黃生及阿明都講到由突然封屋到現在,一直也很累,政府部門亦互相推卸責任,政府、屋宇署和房署都沒有幫到街坊,房署只說非他要拆屋,屋 宇署則只顧清拆不理安置,政府的態度亦是推卸責任,沒有正視街坊訴求。面對屋宇署突然封屋,阿明希望政府拿出誠意,負起責任,為街坊進行合理的安置,盡快 安排石籬臨時收容中心。

荃灣工廈受影響劏房戶的標語(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阿明經常都看報紙、電視等主流傳媒,她都指出雖然有報導,但都寫得很簡單,好像都只幫政府,沒有把實際問題呈現,沒有清楚講出街坊無辦法搬走工廈的 原因,沒有提及政府違反承諾,在迫遷街坊得到合理安置前就封屋。阿明亦提及記者很少去講出街坊的感受,不妨多從他們租客的角度去多想,工廈劏房是違法,但 政府沒有妥善處理街坊安置問題,就來進行封屋。而外面的租住單位租金昂貴,基層街坊根本負擔不到非劏房的租金,他們不是不想搬,而是沒有辦法搬。而且,黃 生補充他們荃灣工廈居民會在3月時曾見過屋宇署的代表,其中屋宇署高代表說街坊可以找合法劏房租住,但再追問那裡有合法劏房,她已答不出。若街坊再搬到劏 房租住,又是政府所說的違法劏房,阿明都擔心難保有一天又惡性循環,屋宇署再來突然封屋,問題到頭來都沒有解決。

黃生亦提及政府一方面將公屋用地改做其他用途,例如北角邨改建為私人住宅,另一方面政府又指公屋輪候人數眾多,兩者互相矛盾,政府沒有真正解決基層 市民住屋問題,反而讓人改建公屋用途,冷理基層住屋苦況。而且,政府企圖轉移焦點,說已給予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只能居住3個月,沒有處理街坊長遠而穩定的 居所,根本無去處理整個房屋問題。

面對政府強硬迫遷,基層街坊別無選擇,根本無辦法去搬,要是重回樓價高企且違法的劏房市場,未來或需再面對屋宇署的突然清拆,無家可歸的感覺,惡性循環。希望大家將焦點放回住屋問題上,支援無權無勢者,繼續到場聲援,聆聽更多主流媒體以外的聲音。

到屋宇署門口要求安置的租戶及聲援者(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