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紐西蘭快餐店起革命(上) 工會抗爭十年 抗麥記KFC剝削

[轉載自:惟工新聞]

編按:2011年5月,香港最低工資剛實施,連鎖快餐店大家樂立刻爆出拒絕向員工提供有薪飯鐘,被全城譴責為「太刻薄」。大家樂雖然在輿論壓力之下讓步,但香港快餐店員工的待遇仍然惡劣——最低工資跑輸通脹、飯鐘及休息日薪金不保、以不足「四一八」(連續四星期,每星期工作18小時)的合約僱用工人以逃避勞工權益等。

這些情況,遠在紐西蘭的快餐業員工同樣遭遇到——而且剝削同樣來自麥當勞和KFC!然而工會經歷十年的抗爭,終於獲得勝利,成功爭取取消零散工合約。惟工新聞將會分上下兩集,翻譯團結工會領袖麥克•特倫(Mike Treen)的文章,回顧快餐店員工抗戰十年的歷程。

—————————————————————————————————————————————————————

【惟工新聞】紐西蘭團結工會(United union)歷時十年的抗爭終於勝利!在本年3至4月底集體談判期間,成功逼使連鎖快餐店取消零散工合約(zero hour contract)。在抗爭期間,我們透過設立糾察線(picket line)封鎖快餐店,配合全國輿論施加壓力,並得到印尼、韓國、菲律賓和香港工會的支持。現在,數以萬計的快餐店員工可享有穩定的工時。這個重大勝利,代表着紐西蘭底層工人的僱傭關係得到根本的改善。這對近年衰退的勞工運動來說,是一支強心針。

對快餐店員工來說,零散工合約一直是他們的頭號威脅。這些合約令他們的就業極不穩定。公司既可要求員工在任何時間工作,亦可在某星期完全不安排任何工作。管理層更一直利用這種方法獎勵和懲罰員工,而不用負任何後果。

今年,工會與多間主要連鎖快餐店——包括麥當奴、Burger King、Restaurant Brands(擁有KFC、Pizza Hut及Starbucks的集團)——的集體協議於3月31日屆滿。同時我們亦與另一連鎖集團Wendy’s就改善待遇出現爭議。團結工會有決心,透過這輪集體談判,終結零散工合約,以及得到穩定的工作時數。我們沒有心存僥倖,以為可以輕易得到成功。我們清楚,這會是一場硬仗。我們必須有充足準備,才能成功。在工會會議中,我一直強調:「若你想要和平,就要準備戰爭。」此話不假。

零散工合約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90年代,《僱傭合約法案》(Employment Contracts Act)的黑暗時代期間變得盛行。這種合約影響數以十萬計的工人——受影響行業包括快餐店、戲院、酒店、家具照顧、保安、清潔、護理、餐廳及零售業。

紐西蘭快餐業的巨頭,有的是跨國企業,亦有一些本地集團。我們在與麥當勞、Restaurant Brands、Burger King及Wendy’s的談判當中取得成功。沒有一間公司歡迎團結工會出席。然而這個行業的競爭環境及這些公司維護企業聲譽的性質令我們有更多空間進行組織工作。

最低工資大增 初見工會威力

在2005至2006年,我們發動了名為「我要怒加人工!」(SupersizeMyPay.Com)的運動。我們有三個要求:一. 大幅提升最低工資;二. 取消少年薪金(youth rate:當時,18歲以下的員工的最低工資水平僅為成人最低工資的7至8成);三. 確保穩定工作時數。

經過這場運動,以及一輪又一輪的談判,包括由2008至2013年與麥當勞的糾紛,我們得到重要成果。雖然最低工資仍是快餐店員工的起薪點,但在工黨政府執政期間(1999-2008),最低工資扣除通漲後仍有顯著增長——由平均工資的1/3增至1/2。對比起之前紐西蘭國家黨(National Party)和紐西蘭優先黨(New Zealand First)組成聯合政府期間,最低工資9年一檢的情況,這是大幅度改善。

2008年,紐西蘭國家黨再次上台。團結工會在2009年6月,收集二十萬個聯署,要求將最低工資增至時薪15紐元(現值約為82.6港元)。聯署的壓力令國家黨在執政期間每年調高最低工資,並將之維持在平均工資的1/2。

我們亦成功爭取取消少年薪金;將有薪休息時間由10分鐘增至15分鐘;確保員工在工作一段時間,或接受培訓過後人工高於最低工資;較妥善安排有薪及無薪假的安排。

我們曾經嘗試透過在集體談判協議當中加入條文,要求公司先為現有員工安排工作,再考慮聘用新人,以改善輪更制度及確保工作時數。然而由於公司擁有全權編排更表,這種條文終告無效。因此我們得出結論:以「保證工作時數」(guaranteed hours)取代「確保工作時數」(secured hours)的訴求。

籌備零散工合約之戰 組織工作艱難

向大企業發動攻勢的決定並不容易。我們意識到,一日管理層仍能全權編排更表,並以此苛待員工,我們就必須與更多工人爭取權益,並令他們有勇氣加入工會。我們接到很多個案,指工人因為要求休息日或請病假,或「表現無禮」而被削減工時。與此同時,快餐店的管理層大都年輕而缺乏經驗,因此經常以私心作決定。

組織快餐店員工是一個艱鉅任務。員工分散在數以百計的店鋪,當中不少都是通宵營業。而工作的流動性很大,一間3人工作的店鋪每年可能會換2人。而會員人數達7000人的團結工會,有4000人為快餐店員工——但我們每年需要招收5000名新會員,才能維持這個規模。與此同時,約有3至4成快餐業員工都是移民工及短期簽證員工。他們在紐西蘭的逗留條件取決於公司態度,因此較難遇老闆作對。

紐西蘭的麥當勞有9500名員工,散佈在163間分店。8成店鋪為特許經營。這些店鋪的老闆視加入工會的員工為叛徒,因此平均入會率僅有8%。而在集團經營的店鋪,則有3成員工加入我們。

而在擁有80間分店,僱用2600名員工的Burger King,我們有25%的工會覆蓋率。這個集團由美國的私募基金黑石(Blackstone Group)擁有。在2012年,我們經歷了一次惡性的反工會行動。在數個月內,300名加入了團結工會的員工被逼辭職,佔我們在Burger King的會員的一半。現在,工會會員人數恢復過去水平,但公司仍然對工會有很大敵意。

在坐擁KFC、Carl’s Jr、Pizza Hut及Starbucks的Restaurant Brands,我們有2000名會員,佔員工總數的一半。由於這是一間上市公司,它對於公眾壓力較為敏感。同時亦只有少數分店以特許方式經營。

以國際標準來說,在快餐業擁有4000名繳交會費的會員,是一個成就——尤其是紐西蘭的法例並不有利工會的成立。但更進一步的工作需要令成員充權,克服對加入工會會遭到報復的恐懼。因此,當會員明確告訴我們零散工合約是一個重大問題的時候,工會就很清楚,必須將取消這種合約列為長期目標。早在兩年前,我們已向資方清楚表達這個訴求,以及透過運動爭取的決心。

進入攤牌階段 確立口號訴求

在2014年中,我們的籌備進入最後階段。設計運動的口號至為關鍵,而我們選擇仿效英國的說法,將以「零工時」(zero hour)象徵零散工合約,既準確又能取得震撼效果。同時,我們將各大連鎖快餐店冠以「零工時僱主」的「封號」。我們亦於同年8月設立網誌,題為「2015,零工時滾蛋!」(Putting an end to Zero Hour Contracts in 2015)。

我們在會員當中進行調查,並在網上額外收集1000份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快餐店員工希望增加工作時數,並確保工作時數不會被隨意增減。

為了推動運動,我們需要更加具體的數據——員工的平均年齡、他們有多少子女、平均工作時數,每週工時的變化等。我們開始尋找這個運動的「主角」。我們希望找出各種深受其害的工友,尤其是需要供養家庭成員的人。我們需要解釋,為何以這種僱用條件受聘的員工不可能得到樓宇按揭或其他借貸。我們亦要指出,他們在與政府就免稅額談判時遇到的困難——因為政府假設員工工作時數固定。

終於,在2014年11月,我們向連鎖快餐集團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在來年的集體談判協議取消零散工合約。我們開始發動媒體攻勢,揭露快餐店員工的辛酸。

如箭在弦,不得不發。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曉

原文網址:

參考資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