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5 年 08 月

「其實是尊嚴問題 —— 三個月的假自僱」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談到大學的文職人員,可能好多人一聽到「大學」二字,便會以為是一份不算最高級但也是不錯的文職工作。不過其實,在大學做過的研究助理、教學 助理、項目統籌等等職位的朋友都知,這些工種往往都是非常零散化的合約工,而且張合約可能一年都沒有。勞工福利,也凍過水。以下這位朋友,就是在大學任職 一些兼管教學及行政工作的文職零散工,挨了一肚氣,不吐不快。
~~~~~~~~~~~~~~

「其實是尊嚴問題 —— 三個月的假自僱」
文:johnson

踏入第三個月,就這樣三個月的假自僱生活。大三的時候,到過工會實習,又遇上了碼頭罷工,明白一個事實:「工人、勞工總是吃虧的一群,沒有例外。」

六月,為期一年的僱傭合約正式完結。由於調換了所屬的部門崗位,又由於開學需轉為兼職,因此不能單純地延長合約三個月。當時向負責人提出工資的關 注,即使 暫時未有支薪,也沒有想太多便繼續工作下去。怎料當了足足整個月的無償勞動,主管才著手處理這個問題。當時的方案是:以類近freelance的形式聘用 我繼續完成手頭上的工作。第二個星期,我再次被召入房間內,對方卻說:「由於行政程序的關係,只能給我若干數目的薪金。」實際數目有多少,不多談了,只能 說比我原來的工資少一半,時薪跟一個student helper差不多。

「行政程序」四隻字掩過來,我也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否則交下一期學費也成問題,只能同意這個方案。Inside out(註)最後一幕中,Railey的記憶球由單色變成代表心情複雜的雙色球。如果我的腦袋也有類似的裝置,那幾天的經歷定必是四種、五種、六種顏色的 百感交 雜。甫出辦公室的一刻,頭蓋內只剩一片混沌,好像尚未接受這被剝削的事實。在工會實習期間,曾經陪伴工友到勞審庭追討欠薪,看過那些老闆在裁判官面前裝作 無辜、度縮的嘴臉,今天卻重演在我工作的機構內,在我曾欣然快樂工作的地方!

憤慨平息過後,漸漸疏理出自己的情緒,那是被背叛的感覺。過往我們會描繪無良的僱主為面目憎猙獰、肚滿腸肥的樣子。實際上,要剝削你的人可以是任何 人、而 且是無形的,因他已經躲在程序理性與方便後面。他不會考慮,眼前的員工可能要養家、可能要交學費,只會將那隨手可給的三兩千元一股腦兒塞進自己的口袋。變 成自僱後,我失去了所有的員工保障。某天醒來,全身皮膚紅腫痕癢。當時第一反應是找學校的醫務所電話,猛然醒覺自己已經失去醫療保障。皮膚頑疾動輒花費千 元,只能打消看醫生的念頭。幸後來敏感消退,但那一刻的屈辱,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做著同樣的工作,身邊的同事卻領著比自己高一倍多的工資。那不單是不公平的對待,那是視一個員工為無物的行為。我有時會質疑自己,「是不是因為我沒 有能 力,所以沒有議價的條件,所以要領這份工資呢?」想起來,思想荒謬得有點竭嘶底里。然後,在鍵盤輸入自己校友的帳戶和密碼連接wifi,因為作為一個非員 工,我沒有權使用員工使用的網絡。工資的多少已經成了次要,反而是發覺,沒有人當你是團隊的一員,或只是一張紙巾,把尊重抹走後,拋進垃圾筒內。

翻一翻高等院校的薪酬表,有些研究助理,月薪八千七;有些助教或研究員,一年只能領九個月工資,因為他們的老闆覺得,暑假沒事要他們幹。而一切的剝 削,都 繼續一層層制度地合理化。不以盈利為本的高等學府也落下如此田地,更何況是在外邊的工人?他們每日過著怎樣的生活?如何看自己的遭遇?如何理解自身的價 值?

其實我一早便應該寫出來。

~~~~~~~~~~~~~~~~~~~~~~~~~~~~~~~~~~~~
註: inside out 乃一齣跨國企業迪士尼公司旗下的動畫, 作者此處是想借用其角色形容自己百感交集難以言喻。

(圖片轉載自:惟工新聞http://www.wknews.org/)

廣告

東北闖高球場: 權貴有地打波 貧無立錐之地

編按:

上週日,大概五十多名市民往粉嶺高球場示威,要求政府收回這個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該批市民要求政府收回土地,以興趣可負擔房屋,應付香港基層住屋的需求,而無須強制發展東北農 地及破壞東北村民的家園。

以下為該些團體的聲明:
IMG-20150816-WA0017 IMG-20150816-WA0030 IMG-20150816-WA0039

現時香港的住屋問題已達致非常嚴峻的境地。超過28萬戶家庭現正輪候公屋,多達十數萬的市民蝸居於劏房,更加有很多基層市民因為租金飆升,居住環境過份壓縮,搬進工廈又落得被逼遷的命運,加上市區重建,私人收樓等逼遷,草根階層越住越貴,越住越細,已然沒有立錐之地。

然 而,公屋的興建量卻屢不達標,去年的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9900個,比原定目標12700少了兩成;政府托詞因為土地供應不足,然而卻屢屢可以見到,政府 寧可容讓少部分權貴玩樂,卻磨刀霍霍向草根市民的居住地埋手,不拆高場拆東北,背景通通都是官商勾結,不顧基層的利益輸送項目。

村民和市民都唯有以強烈的行動,表達對政府向權貴跪低,卻對弱者抽刃的憤怒。我們將會進入粉嶺香港高爾夫球會場地強烈抗議,反對政府及財團對基層住屋權的剝奪,向不公義發展說不,誓死保護家園和捍衛鄉郊土地的價值。

政府屢向權貴下跪,官商勾結,雙重標準
梁 振英一方面說「土地何來?」,卻將粉嶺高爾夫球場的一公頃農圃,拍賣給恆基建高密度豪宅;年初又放風指粉嶺高爾夫球場內有很多古樹和古墓,可供發展面積有 限。然而,新界東北內同樣有很多古樹和古建築物,為甚麼又可以拆?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於六月宣布,核准古洞北、粉嶺北、粉嶺及上水3個分區計劃大綱草 圖,密鑼緊鼓地進行收地,古洞村民及石仔嶺安老院將面臨受害,馬屎埔更率先遭到恆基「未卜先知」,在可原址換地範圍加緊收地,以惡劣手段逼遷居民。而有份 審批的城規會,當中亦有一委員梁宏正是哥爾夫球會董事,明明在東北計劃上有利益衝突,卻沒有避席。由此可見,政府的收地政策是如何雙重標準,政商合一瓜分 土地的目的可謂昭然若揭。

除了東北以外,政府放風承諾的公屋興建量,可以預見將無法達標。除了今年度的公屋建屋量遠低於預期,政 府的舉措均顯示其並無決心增加公屋供應。例如原本算 元朗橫洲工業村棕地,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因為鄉事豪強的反對而跪低,最終竟決定收回朗屏邨旁 的綠化地帶,興建只有4000戶的公屋。梁振英政府號稱興建香港人的新市鎮,以解決樓價租金和公屋輪候的問題,卻對權貴者屈服,更把失去家園的東北居民, 和居於市區的基層租客放在對立面上,分化抹黑同是處於弱勢的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所謂「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終淪為權貴得益,基層遭害的下場。

寧犧牲萬千基層住屋權  只為保護特權人士享樂
政 府必須找出合適土地興建公屋,全民亦須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有73幅之多,全為政府官地,只以免收地租或象徵性地收取 1000元租用,是小圈子權貴會員才可使用,不少位處市區的私人會所地(紀華利山木球會、九龍塘會、香港木球會、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等等)以公共資源牟取暴 利,包括:炒賣會籍,舉辦婚禮,每年租金收入龐大。同樣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政府偏要強行要毀人家園、農地和小型工業的東北發展計劃,遲遲沒有決 心收回對社會破壞甚低的73幅私人會所用地,亦沒有推動空置土地、短期租約用地和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土地等作興建公屋,明顯是選擇性地向弱勢者開刀,製造 弱勢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的分化,而權貴的私人會所會員和經營會所的既得利益者卻不用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

基層住屋權非空口白話  土地資源亦非權勢玩物
土 地資源理應是屬於所有人民,及其上之生靈。房屋資源亦應是市民基本保障,而非炒賣品。可是,政府縱容四大發展商在新界東北大量囤積土地,供發展商原址換 地,建屋牟利;陳茂、 馬紹祥、吳亮星等力推東北的官員和議員,均涉及與發展商的種種利益關係中。是故,東北發展只會淪為土地利益分贓、官商勾結的行為。 強推新界東北不但沒有解決房問題,反而剝奪了當地居民的住屋和生計。真正的解決之道,就是收回香港哥爾夫球會用地和其他私人會所地,讓權貴、經營會所的得 益者、發展商、以及平民百姓共同承擔興建公屋的社會責任。因此,我們聯合要求:

1.    收回香港高爾夫球會土地,以由下而上的民主規劃原則,興建密度合適的公屋,並即時全面檢討各區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用途

2.    立即停止不公義的東北計劃,停止一切原址換地等利益輸送政策

3.    善用空置土地和短期租約用地興建公屋,並使用市區重建土地興建公營房屋
~~~~~~~~~~~~~~~~~~~~~~~~~~~~~~~~~~~~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土地正義聯盟    深水埗劏房關注組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葵涌劏房住客聯盟   大角咀劏房關注組   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鼓嶺坪輋保衞家園聯盟

照片提供: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延伸閱讀:基層師奶政治學之:長遠房屋策略有幾堅?

文字報導|抗議橫額 竟當失物辦 村民怒斥: 市建局無常識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報導:小草
(2015年7月30日訊)

正面臨市區重建迫遷的衙前圍村,其正向市建局抗爭不合理拆遷的村民,今年頻發現掛在村裡的抗議大橫額不知所踪,後被發現被收在市建局所聘的保安公司辦公室中。村民與市建局多番交涉下,市建局於日前回信給村民,沒收橫額乃為「暫時存放在保安室,等候物主認領」。

市建局在信中指移除橫額是因為讓橫額「未經市建局許可」而懸掛,而要求物主移取未果所以取走。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亦於本月較早前發表公開信,指本年6月24日,市建局所聘之宏信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保安主管陳先生指,市建局不容許在村內掛橫額。可是,若陳先生所言屬實,則村民的抗議橫額不是市建局所稱的「未經許可」,而是「根本不會被許可」。

村民郭先生表示,市建局明知這是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橫額,當成失物待領這種做法簡直是「故意漠視常識」,認為這是「市建局不想讓大家知道市建局在欺壓我們,所以拿走我們的標語」。

 

市建局奇文共賞:
ura

 

相關文章:
邀請聯署: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支持衙前圍信 http://goo.gl/forms/8TdHHZeo7P
[給市建局的公開信]衙前圍村橫額失蹤 市建局手法卑劣 http://wp.me/p2HdPx-1CL

 

unna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