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6 年 05 月

【我們的悅事】展覽及工作坊

為迎接5.28 ‪世界月事日‬( Menstrual Hygiene Day – Global),「女事續群」策劃了一系列推廣正向月事、女性自主、性別平等的活動。
20165月20至2016年613日將進行【我們的悅事】展覽和一系列正向月事工作坊,以下是有關展覽的內容,誠邀各位帶同親友參觀及出席。
 

【我們的悅事】展品介紹

-《我的子宮,我的大地母親》國際藝術創作計劃
My womb, My Mother Earth- Uterus painting art project
香港作品展

– 月光戰車
習慣X自然: 清洗月事用品示範木頭車

– 秘密花園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 草藥盆栽、月事食療介紹

– 月事用品展覽
小刺蝟happeriod: 各式月事用品展

– 月事說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分享月經故事

– 月事心事
糖不甩: 月事產品用後感

最新活動資訊,可瀏覽「女事續群」facebook專頁

展覽日期: 20/5/2016~12/6/2016 上午十時至晚上十時
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
L7 綠色空間

查詢: 3482 0654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

 

廣告

第五屆「無枷鎖」No-chains圖案設計比賽

無枷鎖(No-Chains)是一個無血汗品牌,也是由全球五個不同地方( 泰國、阿根廷、印尼、菲律賓及香港) 的工人合作社組成的聯盟,共同為製衣業的無枷鎖生產鏈(No-chains)而奮鬥! 無枷鎖No-Chains的工人合作社是根據民主、平等及自主管理原則而運作生產。

第五屆「無枷鎖」No-chains圖案設計比賽開始接受報名。如果你支持合作社理念,想自己的設計在國際合作社作生產,給不同國家人士看到,機會來了,快寄來你的獨到設計參賽啦!

IMG-20160519-WA0000.jpg

報名及詳情,請參考以下網址:
http://www.hkwwa.org.hk/no-chains-t-shirt-competition/

《觀塘裕民坊行動報導》【基層住屋要自主 各區街坊大連結】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16年5月8日,關住基層住屋聯席聯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過去及現正受市建局重建項目影響的街坊和義工組成)、各關注基層住屋團體及來自葵 涌、大角咀、觀塘及深水埗等各區劏房居民,於觀塘裕民坊市建局重建地盤遊行示威, 要求市建局及發展局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反對舊區豪宅化(是次行動立場書,請按連結

抗議行動完結後, 各區的基層街坊亦一同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 福榮街和青山道/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 認識市建局欺壓重建街坊的惡行, 亦相互分享交流在基層住屋問題上的抗爭經驗, 體現基層街坊互相結連的可貴精神。

公營機構起「豪宅」 社會責任已忘本

觀塘市中心項目是市建局歷來最大型的重建項目,分為5期發展, 第1期已完成發展,與地產商信和置業合作,興建成豪宅「觀月· 樺峯」。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為商住發展項目,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地盤佔地約23.4萬方呎,面積龐大(現時舊樓已全部拆卸,見下圖),亦是與信和置業及 華人置業合作打造成另一豪宅項目。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參與團體不滿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獲政府注資100億元,又享有免補地價優惠,更能利用公權力收地,好應該盡其社會責任,但過去十多年所有重建後的 地皮均起豪宅,以賺錢為本,而觀塘重建項目正正是消滅基層社區的代表作,令重建區內住戶無法留在原址居住,區內特色小店及檔販亦被逼走,斴近的住戶及小商 店亦因租金上升帶來沈重負擔。各團體參與者一邊圍繞重建地盤遊行,一邊在地盤周圍貼上「我要建公屋」、「不要豪宅」等標語,亦將巨型橫額懸掛於重建地盤, 並放出掛有爭取訴求的氣球,寓意市建局應「釋放」土地舒緩住屋問題,並「由下而上」進行規劃。

unnamed(2)unnamed(3)unnamed(4)

 

斥市建局「屢騙公眾」 興建公屋實可行

前深水埗重建項目K20-23街坊岑太斥市建局和房協當年在合作發展項目時,對公眾說興建一些讓青年人可以負擔,實而不華的樓宇,結果現在變曬做「大四喜」(喜盈、喜韻、喜漾及喜薈)既天價豪宅,一般市民根本難以負擔,是「講一套、做一套」。

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亦認為在重建地皮興建公屋絕對可行,只是現時政府和市建局均缺乏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承擔,例如政府可以向市建局回購部份重 建地皮,撥地給房委會興建公屋。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代表阿聰亦補充市建局成立以來,現時儲備已由最初政府注資的100億累積盈餘至250億,即使政府不回購重建地皮,市建局亦有能力興建公屋,履行社會責任。

unnamed(5)

基層街坊互連結 齊訪長沙灣重建區

抗議行動完結後,各區的基層街坊及組織者亦一同前往長沙灣, 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福榮街和青山道/ 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交流爭取基層住屋權上的經驗, 並開啟更多連結合作的可能。

unnamed(6)

自從2004年政府廢除租務管制後,基層的住屋權往往不受保障,面對業主不合理加租和迫遷,變得十分弱勢。旺角街坊張生分享自身爭取合理權益的經驗,近日入稟法庭,向業主追收多年來濫收的水、電費,並鼓勵重建街坊若面對同類情況,即使業主是市建局,亦要向其追討濫收費用。深水埗街坊權哥及太子街坊 成哥認為長遠來說,重新推行租務管制,方能夠平衡業主與租客的權益,並談及過去多年的爭取經驗,例如在區議會和立法會方面的推動。

現時重建區租戶亦面對租務不受保障的問題,青山道/元州街街坊愛姐表示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她就被業主加租1800元,市建局推塘這是租務問題,不能介入,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分享當年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就有10多戶租戶被地產業主迫遷,因此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過去就曾在市建局總部地下舉辦租務管制論壇,既向市建局抗議,亦是向政府爭取重啟租管。

重建區街坊亦分享現時市建局的安置問題,東京街/福榮街街坊陳生認為市建局拆樓但無足夠單位做安置,應該要先建後拆,而唔係將安置責任推卸給房委會,青山道/元州街街坊鄭生亦表示近日獲得市建局的安置名單,全部是舊公屋單位,當中部份單位的樓齡比重建區樓宇更舊,做法十分離譜。最後,在場分享交流的各區街坊一致認為,長遠來說要一同迫使市建局將重建地盤釋放作公營房屋的用途,而非繼續興建豪宅,方能夠應付日後更多重建項目的安置需要,及舒緩基層的住屋問題。

unnamed(7)

今次的連結分享會,讓來自各區的基層街坊有深入認識的機會,互相交流彼此抗爭的經驗,體現無權無勢者團結爭取住屋權的可貴。

 

廚盟連戰兩月小勝兩仗  美心限制工時、加薪兼清付加班費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美心集團是香港數一數二的飲食集團,但香港廚師聯盟(下稱[廚盟])認為集團的發展與利潤皆有賴於剝削其廚房員工,今年三月起發動爭取行動,揭露美心薪酬偏低、同工不同酬、工時超長及賣休息日等問題。連串行動近兩月,四月初小見成果,美心承諾將限制最高工時至13小時和月清加班費,不再拖糧。

今月初再下一城,根據員工所講,過往美心人工通常加二百至五百,按職級和表現調整,但今年就從四百到一千元。有洗碗阿姐去年加二百元,今年加了四百元。有不同職級的廚師分別加了五百元及八百元,也有一位年資較長但低薪的員工加了一千元。美心快餐的招聘廣告上,時薪工亦從四十元上調到四十五元。

工時長到賣休息日 同工不同酬氣難平
化名「風雷」的燒味部師傅透露,水吧同事不時一日十六至十七小時,由凌晨五時做到晚上十時,加班補水只是一倍工資。人手不足,公司「買假」,員工連僅餘的每周休息日,也賣出去,以風雷為例,他每個月平均賣兩天,有的同事則四天都賣掉。工時長,還要賣休息日,這個珍貴的休息日也沒有甚麼工半或雙工,與平日一樣工資,生命又少一天,一周工時長遠六十至七十小時。風雷指出長工時連同美心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制度,導致即使超長工時,總工資仍然低於同行。

他入職時月薪只有約一萬元,至今月薪約為一萬三千元,「喺呢度,年資係冇價值!」同等職位,相同工作要求,新入職同事的薪酬也與他相若。「咁多年,無功都有勞呀?如果同公司做得長時間係唔重要嘅,點解又要有長期服務金?」

網上有美心非廚房部的前員工見到新聞後回應,指出相似的「補鐘」問題:「咩叫補鐘?就係今日唔夠人,叫你OT,第2日人手充足,叫你早退補鐘,至於早退少做了的工時,就用OT去填數,今個月補唔曬,帶落下個月,咁就成年都冇出過OT!」可見不只廚房部,全個美心員工都在工時超長的壓力下生活。
maxim
加班鐘月月清 點解咁重要?

一位前美心員工指出:「美心一個在香港大型飲食集團,但經常性聽到員工之怨聲,美心員工的工資本來以比市面實際工資為低,加上有些分區經理為了交數,做了很多欺下瞞上的行為, 而員工亦投數無門,所以怨聲是必然現像,曾有經理强行要員工加班,更剋扣員工加班飯鐘,及更因為想營業額做得好,竟將員工加班費分階段出,喜歡就出十個鐘 给你,不喜歡就出兩個鐘甚至暫援不出,曾遇過一位美心員工居然積壓了二百多個加班鐘數!作為一個大型集團,實應好好檢討管理層問題,及應設立一個給前線員 工投訴的渠道,免得一些欺下瞞上的人作惡。而且更應從新檢討薪酬基制,不要和實際市況差距越走越遠,不然只會步向没落!」

美心以勞資協議來回應工時 足見「合約工時」無法保障員工
爭取期間,美心集團就工時部份的回應:「所有員工工作時數,均由勞資雙方協商及同意而落實。」
一直與香港廚師聯盟共同爭取的街坊工友服務處(下稱[街工])表示,這正展示了現時政府與商家為逃避「標準工時」而提倡的所謂「合約工時」(即由僱主及僱員自行在合約內訂明工作時間)根本無法保障勞工。

「工友缺乏議價能力,就算你期望工時不要太長、加班要有補水,結果往往是僱主大石壓死蟹。立法標準工時,則是由政府規管工時,保障員工加班有補水,若僱員拒絕支付,僱員可以追討,正如現時僱員可以按照勞工法例追討欠薪、代通知金等。」

工會與社區齊爭取 [社區勞工化]為工運路向
這連串的爭取行動,包括四月初的一次在總部大堂坐下請願,該次行動看似一個普通的請願,實質並不簡單。一般工業行動通常是一群苦主到僱主或勞工處示威,但該次行動的策略卻有所不同。當日有參與行動的,也有一批非美心僱員的基層市民,包括了葵芳工友組的代表賢珍。賢珍從食客角度出發,她認為員工待遇得到改善,食物水準亦能提昇,同時關注工友的長工時問題,影響家人生活。

街工代表黃潤達提出「社區勞工化」的主張,指出四月初的美心行動由工會與地區街坊聯合籌備,共同開會了解廚師現況和困難,討論時間表及爭取策略。他指出巿場越自由和彈性導致工人分散,大家越要團結起來,靈活發展基層勞工運動,讓這股力量延續下去。

同志仍須努力
廚盟指出,美心整體的勞工待遇仍在同行中偏低,必須改善。同時,廚盟亦指出:「有廚師日做15、16小時,如今定下最高工時,雖然有助紓緩長工時問題,然而我們亦須指出,13小時加上交通時間,其實一個廚師的生活都付諸美心了,比較理想的做法,實為同時再減工時以及調高加班費至1.5倍,方可維持收入又有助健康。」廚盟表示將「繼續組織員工爭取改善待遇,還員工應得的勞動成果!」

c4d742_image1 f41a4a_image2

圖片提供: 香港廚師聯盟
資料來源:香港廚師聯盟
https://www.facebook.com/hkchefunion/?fref=nf
街坊工友服務處
http://www.nwsc.org.hk/desktop/

活動推介|15/5 退休保障民間諮詢會 歡迎關心退保的教友及市民報名

13147382_273770239633237_4922295728621257009_o

 

持續關注民間對退休保障的意見:

活動推介|15/5 還我公營街市大遊行

13131044_596301687215209_6484724921566653925_o

 

主辦:社區發展陣線

我們是一群關注公營街市發展的團體及居民關注組。鑑於天水圍街市被領展壟斷,物價騰貴,自2013年開始一班居民積極向政府要求於天水圍區內興建食環署街市,但政府至今仍未有正面回應。因此,我們計劃在15/5/2016(日)於天水圍區內舉辦「還我公營街市大遊行」希望各團體、政黨、街坊都能夠「無分界限、萬眾一心」為天水圍居民爭取興建食環署街市。

遊行路線:
天悅廣場--> 經頌富商場前往頌富輕鐵站-->由頌富輕鐵站至天華邨-->由天華邨正門沿行人路至天瑞邨商場外廣場

 

簽名運動及持續資訊更新,請往: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40285332998183/?active_tab=highlights

 

五一勞動節2016-互助採訪隊報導系列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前言

今年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五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同根社、古洞支援組、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兩個團體趕得及討論並派了工友/街坊參與採訪隊工作。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
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
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
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
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系列一
//對於很多人覺得上班就是「老細大晒」,工人只能出賣個人時間和尊嚴,白頭楊一開始認為只要政治權利歸還給人民,香港有普選權,使社會和諧,政制會自我完善,就可以解決這種不平等的關係。當我們問到,然而有些地方,如希臘或台灣,雖然有普選,但勞資關係依然不平等,經常出現勞工被剝削或保障被削減的情況,白頭楊就認為要靠工人醒覺及團結,以保障自身利益。//

系列二
//人大半生的時間,都在工作中度過。為勞工爭取合理待遇,實質也是捍衛我們作為人的尊嚴與自主。是次遊行,我們接觸了三位不同背景的人士, 包括:擁有租客的業主陳先生,家務助理娟姨,以及有兼職工作的全職大專生阿拔。來自不同的背景,卻站在同一條的遊行隊伍上,我們就不同的基層議題,收集了他們的看法。//

系列三
//互助訪問隊訪問參與遊行的人士,了解他們對不同議題的看法。三位受訪者為阿賢(遊行人士)、司徒先生(天主教勞工組)和游叔(清潔工)。//

系列四
//Winnie:病房助理的尊嚴
Irene:每一位勞工都有爭取權益的權力
李小姐:最基本的生存條件
阿成:政策忽略了感情//

系列五
//互助採訪隊在維園訪問了一名曾經僱用菲律賓籍家務工﹑現時也在打工的麥小姐,以及參與遊行團體之一的印尼籍家務工團體PILAR(United Indonesias Against Overcharging)的家務工Fafa,了解她們對不同勞工議題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