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6 年 07 月

轉傳|夢中的家庭團聚 [靜坐行動跟進]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特約記者: Mand Fung]
在香港,與家人一起生活是似乎是理所當然,大概無人想像過與至親分隔是什麼感覺。

鄺婆婆為了爭取子女來港一起生活堅持了十多年的抗爭,走訪過很多不同機構和政府部門,只為一家人能夠完完整整地生活。

鄺婆婆在內地與前夫誕下了兩名子女。1972年,前夫遇事患上嚴重精神病,更曾有暴力傾向,當時鄺婆婆唯有帶同年紀尚小的孩子離開。離婚後,鄺婆婆認識了現任港人丈夫,二人結婚後因國內生育政策所限,並未再生育。鄺婆婆的親生子女也改隨父姓,港人丈夫亦視兩個孩子如己出。

回歸後,鄺婆婆申請來港與丈夫團聚,並打算申請子女來港團圓。但事與願違,申請過程卻歷盡艱辛。自2001年起,鄺婆婆一直為此四處奔走,由於對政策一無所知,四處求助無門,故一直未能圓夢。更曾一度被某親中政黨教她申請[領養證明],結果令她的申請難上加難。至今,一直到她60歲,兒子才能通過規定中[照顧長者]這一條關卡,得以來港,但女兒仍然申訴無門。
photo540374068171483066

為此,鄺婆婆因爭取法律援助提請司法覆核被拒而上訴至高等法院。本月29日(即本星期五)高院宣判上訴結果。宣判前夕,她携同親自填詞與獻唱的歌曲《領養子女應享有居港權》,獨自來到政府總部與高等法院門外靜坐,表達訴求。期間保安人員以聲浪問題干涉、並拍照紀錄。間中亦有不少人駐足觀看橫額和文章,但並未進一步了解。

photo540374068171483062

鄺婆婆的處境,或未盡是大部分港人經歷或想像過的問題。身處於一個各處鄉村各處例的情況,作為小市民,能夠於有限的資訊和複雜的制度之間,尋找到解決問題的出路和應對方法,又談何容易?或許現實的情況未如所願,但一直堅持下去,為了讓體制下努力拼搏的小市民,得以擁有基本家庭團聚的生活,是每個人都應享有的權利。儘管勢孤力弱,鄺婆婆希望透過她的行動與經歷,喚起人們關注。

即使最後上訴失敗,鄺婆婆仍然會繼續爭取下去。判決當日(星期五)早上她仍然會在高院門外靜坐,直至宣佈結果。
~~~~~~~~~~~~~~~~~~

鄺婆婆所寫的歌:
《領養子女應享有居港權》

領養子女應享有居港權 領養子女等於親生
享有親生子女同等權利 是內地收養法
和本港領養條例 的共同規定
基本法沒有明言規定 不准繼子女 領養子女
享有居港權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規定香港居民在 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輸打贏要香港特區政府 不准繼子女領養子女
來港定居 家庭團聚 是違反
內地收養法 和本港領養條例 以及基本法
香港特區政府 要馬上放下歧視
放下維血緣論的魔鬼政策
還我家領養子女 來港定居家庭團聚
家庭團聚

photo540374068171483065

 

廣告

活動推介|社會經濟政策論壇 31/7(日)

13698013_10154400943207140_8645424846466305024_o

 

當主流經濟尋求資本無限大,令社會付上了代價,如工人被剝削、環境被破壞、社會關係被分化等。社會經濟則是一條出路,旨在滿足社群需要、公眾利益及生態永續,也重視全民參與及民主合作,其表表者包括合作社、社區貨幣、社區農業、社會企業、公平貿易、墟市小販、小店等。

立法會選舉將到,我們邀請參選超級區議會的候選人,討論如何發展社會經濟政策,推動社會經濟運動,邀請您同來參與及討論!

日期:2016年7月31日(日)
時間:下午2時至5時
地點:香港浸會大學逸夫校園永隆銀行商學大樓103室 (WLB103)

香港社會經濟聯盟成員團體︰
香港公平貿易動力、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聖雅各福群會社區經濟互助計劃及土作坊、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天姿作圍、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經濟師生行動組、社區發展動力培育

合作社聯會成員團體︰
女工同心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綠慧公社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互惠人才市場聯席、群芳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團結‧升級再造車衣合作社、環保姨姨發展網絡、聖雅各福群會天衣無縫車衣隊

 

更多有關合作社的資訊,去片:http://wp.me/p6qxH-wY

​活動推介|斗室生輝 - 基層學童影像展

轉自: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21244778263309/
主辦: 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關學聯)

13735595_278863845823629_1156849576420166237_o

想親身接觸劏房住戶,與他們暢談基層市民在住屋﹑兒童學習甚至生活上的困難嗎? 想了解拍攝者第一次見到劏房環境時的感受嗎? 想聽資深社工分析現今社會的劏房以及學童問題嗎?

那就要到紀錄片放映及分享會。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以下網址報名,名額只有20個,先到先得。

現場設有免費飲品招待且費用全免

如有興趣參加可填寫以下報名表:
http://goo.gl/forms/1j2xIDRSh53SlLt13

其他活動介紹請往:

嚴打工廈實為轉移視線 高昂租金方是問題根源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葵涌工廈劏房戶關注組   大角咀工廈居民關注組   屯門工廈權益關注組
土地正義聯盟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影子長策會
砵蘭街天台關注組   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   全港關注劏房平台

嚴打工廈實為轉移視線
高昂租金方是問題根源
反對政府一味取締   緊急記者招待會  新聞稿

13718579_1035063286583686_7852211632715454196_n.jpg
繼早前兩宗工業大廈大火造成人員死傷,特首,保安局局長及發展局局長於昨天(15/7)宣布,針對有危險品牌照及有公眾人士出入的工廈,限業主於14天內糾正,否則收樓;更高調列舉六棟重點工廈作嚴打對象。並聲言會加強其他違例工廈的檢控及取締工作。

政府此一舉動,無法不令人聯想到,於前年特首高調宣布取締工廈劏房之後,發生榮豐、永華等工廈遭屋宇署強硬封閉,致使住戶無家可歸的慘況。 政府今日再一次宣佈高調針對工廠大廈的執法工作,目的其實和此前的取締行動一樣,將責任轉嫁租戶,然後盡卸政府要肩負的安置和善後責任。

事實上,工廠大廈大火問題的根源,是政府針對工廠大廈消防設施之監管不足,法例落後;就例如2010年的花園街大火燒死多名住戶,就表示了住宅劏房和工廈劏房一樣,面臨嚴重危險。造成今日工廈違例改建蔚然成風的原因,是現時的住宅、商廈、店舖等,租金過於昂貴,造成使用者有此需求。例如,基層市民因為住宅劏房的租金也負擔不起,又未能輪候公屋或苦苦等候,唯有轉移去其他不適切的住房,例如天台屋、工廈劏房等。工業式微,沒有人願意租用大單位進行工業用途,而商用或居住需求龐大,自然造成誘因,讓業主改建違規改建成劏房及非工業場所等。

政府加強檢控違例業主,本身無可厚非;亂劏亂改沒有監管,亦是嚴重問題。然而政府平日疏於巡查,未有將問題先行杜絕;現在卻高調表明取締和檢控,卻沒有有整全的安置及配套政策。現時政府的做法,根本是借業主之手逼遷,趕絕租戶。要知道業主只需要一個月的書面通知,就可以要求租客遷出單位,沒有賠償也沒有安置,是變相懲罰使用者及租戶,政府又迴避了自行進行迫遷的安置及善後責任。政府應該制定措施防患未然,將問題扼殺於萌芽,例如公開工廈危險品名單,讓租戶有知情權等;而不是在問題發生後,高調打壓,卻草草張單位封閉或借威脅業主趕絕租戶,然後面對外聲稱解決問題。

在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及一眾關心住屋的民間團體,均在此強烈要求政府作出以下措施:

1. 制訂完善的安置政策,善用現存房屋資源,保障基層住屋權

作出取締工廈的行動之前,政府當局必須確保已通知處所內租戶,讓其清楚知悉自身權益,以免因缺乏知情權而遭剝削;並必須確保該處所內的居民及租戶,先有合理的安置或善後措施。就以工廈劏房為例,現時政府針對工廈住戶遭到取締後的安置政策,只有寶田臨時收容所作為唯一的選項。當居民在臨時收容所住滿三個月,並須通過「無家可歸者測試」及「公屋申請資格審批」,才可住進中轉屋,等候上樓;否則就要遷離。然而,寶田收容所環境惡劣,需多人共用一個空間,而且位置偏遠,加上三個月後又隨時面臨遷離的命運,缺乏穩定性,因此並不是合理的安置政策。

在現時的社會資源下,有若干的選擇可用作安置方案。首先,石籬中轉屋是一個可行的方案,因為現時其空置率比寶田臨時收容中心高出很多,而且居住環境較為合理。政府應容許除寶田以外有其他的選擇。

此外,現時政府有相當數量的空置公務員宿舍,如觀塘、黃大仙等,以至一些空置校舍等,應該加以改裝成過渡性房屋,既是可行的安置方案,又能避免空置而造成浪費,善用社會資源。總而言之,如其他不適切住房也有相應的安置政策,工廈劏房戶也應該得到較合理的安置措施,避免流離失所。

2. 要求政府檢討活化工廈政策,考慮改變整座工廈用作做住宅或安置用途;以及就某些工業用地使用權限,作出改劃,以釋放空間作居住或其他用途

事實上,除了工廠大廈外,其他唐樓劏房一樣面對嚴重火險,2010年花園街大火就是一例,當年更造成住戶傷亡。冒險選擇居於工廈劏房的原因,就是由於工廈相對其他私樓劏房或商舖商廈的租金較可負擔,但環境並不一定比唐樓或私樓劏房惡劣,因此一味妖魔化違例工廈,而無視同樣嚴重的劏房問題,實是以偏概全。

政府實應積極考慮因時制宜,研究改變整座工廈用作住宅用途的可行性,柴灣工廈改建公屋已是鮮明可行的例子。政府應諮詢公眾規管及改裝整座工廈用作非工業用途,包括做住宅或安置等,並與民間討論規管及改裝的方式,促進真正的活化工廈,而不是一味取締,或是好像現時活化九龍東的項目一樣,淪為大財團進佔及的逼遷租戶的手段。.

3. 真正保障使用者安全,公開工廈危險品名單;不應強行取締工廈租戶,而應將將焦點對準違例業主

針對用戶強行取締工廈劏房或規例改建,只能掩蓋問題,卻無法真正解決問題。被逼遷的工廈租戶基於經濟理由,最終大都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回遷工廈,或其他更隱蔽更危險的場所。如果政府真的是為租戶或使用者的安全着想,應針對「物」而非針對「人」,列出有危險品牌照、或儲存有危險品的工廈清單,讓租戶有選擇。並應制定政策,規劃有危險品和沒有危險品的工廠區域,收緊有危險品牌照的工廈使用(相應地要補償該工廈的業主),放寬沒有危險品的工廈以達致活化效果。此外,制定新的消防條例,改善工廈的消防設施更是刻不容緩。

總而言之,在未有妥善安置或善後方案時,政府應以人為本,暫緩執行工廈取締行動,更不應以條例脅逼業主趕走仍在居住或使用的工廈租戶,保障其基本的權利。

4. 檢視私人樓宇市場租金情況,推動租務穩定機制

基層租戶成功上樓之前,無力負擔現時私人樓宇的租金,因而在缺乏選擇的情況之下,以工廈劏房作為輪候公屋時期的穩定過渡居所。政府要真正解決基層住屋問題,就必須訂立長遠、明確目標,並切實興建執行,增加每年公屋實際供應量,避免延長基層市民輪候公屋時間,同時減少更多基層市民因無法負擔私樓市場的租金而住進工廈。

私樓劏房的租金飆升,基層負擔租金也面對很大的困難,因此部分人在輪候公屋期間,只能搬進租金較便宜的工廈劏房作為上公屋前的穩定過渡居所。在未能短期增加公屋供應下,政府應重新就住宅租金作出規管和推動適度的租金管制,制定租務穩定機制,避免基層市民在私人樓宇市場中承擔龐大租金壓力,保障租戶的租用權及合理租金,遏止瘋狂加租及逼遷,減少市民挺而走險租用不適切處所的風險,也杜絕業主
違例改建工廈作其他用途的誘因。

5. 善用土地資源,加快興建公屋,真正改善基層住戶的居住情況

香港土地資源其實仍有很多可以善用的地方。比如市區重建土地、市區閒置地、短租地、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但使用率低的土地、新界無法耕作的棕地等,都是可以善加利用的建屋土地。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善加利用土地資源,實際建屋量需要真正達標,才是治本之道。

最後聯席在此呼籲,政府切勿倒果為因,應正視問題根源。 再次強調,嚴厲打壓工廈,只是轉移視線的舉動,並不會因此真正解決租住或違例改建工廈的問題。

活動推介|第五屆馬克思節

13626477_985069548276732_7021099608820747795_n

馬克思節 (Marxism Festival) 源自英國倫敦,每年夏季由激進左翼政黨Socialist Worker Party主辦,廣邀當代左翼理論大師,舉辦多場討論會、文藝活動。從政治形勢到流行文化,從性別議題到革命理論,深入社會政治的方方面面,誓要激活左翼思潮。

由2012年7月開始,香港每年皆有仿傚倫敦舉辦馬克思節,藉此希望在本地既有政治論述注入不同左翼層次的討論。今年亦不例外,包括探討生態環境、代議政制、抗爭手法、性別及自決等一系列的座談會。

暖場的電影放映及討論,拋出一個大問題:世界越來越壞,壞得越來越快,左翼革命能否趕在世界崩塌之前呢?帶著這個問題,馬克思節展開不同層面的討論。

資本主義全球化除了令貧富懸殊愈趨嚴重,還對全球生態環境已作出不可挽回的破壞。究竟在有限資源的情況下,追永無窮無盡利潤的制度是否對大家及地球仍是合適的選項?對暴力抗爭及公民抗命,坊間也有不同面向的論述,由堅持非暴力抗爭至支持暴亂皆有,那麼左翼究竟對於不同抗爭的手法應該採取甚麼立場?一律贊成,還是基於某些原則?

另外適逢今年是本港的立法會選舉年,各區已有很多政黨、新成立組織及素人決定參與選舉,由以前的「泛民─建制」變成「本土─泛民─建制」的三分格局。這對左翼運動帶來甚麼影響?選舉的得失又是否能夠成為社會變革的力量?

左翼講階級,那麼在性別運動裡又如何看待階級呢?自從明星出櫃,香港社會對同性戀的認同似乎大增,品牌推鎖、公司招聘亦紛紛以同志平權招徠,當同志身份如此成為潮流,是離解放越近還是越遠呢?

最後,在過去幾個月,「自決」及「獨立」成為了一個十分時髦的概念。各路新興的反政府新興力量都用上這個字眼。如果過去三十多年來,香港的社會運動以政制的民主化和爭取普選為主流,未來香港社會運動的主流就是「自決」運動。所以希望透過邀請幾位不同光譜的左翼朋友探討左翼對「自決」運動的取態。

馬克思節透過多場講座,讓渴求參與社會改革的市民大眾互相交流,讓左翼追求社會平等和進步的理想,得以在民間流傳和實現!

共有6個活動,詳見下面活動一覧
更多詳情:https://goo.gl/RU8UEJ


活動一覧

1.未來的斜波

左翼革命能否趕在世界終結前(電影播放及討論)
受壓迫的人還未失去鎖鏈,馬克思的預言在全然實現之前已出現很多新的未知。

21世紀新造的人不變的是對神明教條的偏執;資本的衝動;人類與生俱來的保守排外。變的是種種惡念本能在演化成不同面孔,跟隨日益發達的體制和科技進步,更為控制我們生活每一個細節及情緒,變得張狂而千秋萬世。無節制的欲望和消費已使地球生態呈現滅亡的兆象,至少人類將難以生存。好些科幻電影彷彿不約而同地有種共識,埋頭在創造一個又一個富想像力卻絕望的結局。世界壞得越來越快,未來就似一個止不住跌勢的斜坡,左翼革命本身作為消除眾生苦難的載具,又能否趕在世界崩塌之前到達彼岸?

在今年馬克思節幾個關於前景的討論會前,讓我們先跳出歌舞昇平,在電影的創作中感受一下不可抗力的累世共業。

講者:葉文希
日期:7月13日
時間:7:30pm
地點:油麻地碧街18號

2. 資本主義與生態可持續性

全球性的環保運動發起已經超過半個世紀,但全球的生態環境卻是每況愈下:熱帶雨林的消失、北極海冰的融化和全球珊瑚的白化等等,皆只是其中較為明顯的結果。物種的消失、瘟疫的蔓延、土壤的流失、地下水的枯竭等都正在嚴重地威脅著人類的生存。事實上,在資本不斷逐利和膨脹的“衝動”之下,“經濟發展”成為了硬道理,而任何環境保育的努力最終都會徒然。要真正阻止環境不受摧毀和保障人類的未來,我們便必須深切了解“資本衝動”背後的邏輯,從而找出抗拒這種邏輯的辦法。

講者:李偉才
日期:7月20日7:30 – 9:30pm
地點:序言書室 (旺角西洋菜南街 68 號 7 字樓)

3. 九月選舉關我乜事?──代議政制是否社會變革的主力?

在香港,有關代議政制的討論,總是似有還無。一方面,林林總總對於選舉的批評總是依稀存在。例如選舉削弱了民眾的自發性、放大了代議士的權力、鼓勵簡單表態多於思考、偏頗有資金有力量的候選人、無法挑戰根本的不平等等等。但另一方面,這些批評並沒有很大程度改變香港的政治風氣,普選始終是香港最中心的社會訴求,更重要的是,以上的批評並沒有被好好回應。它們始終懸浮在我們的意識裡,卻永遠不知它們指的是甚麼。
問題正正在於此。代議政制的種種缺失,這點我們大家都明白,但what is to be done? 勉強接受它作為一個不完美的過度?迴避它而轉戰其他場域?還是有甚麼其他出路?這正是我們想討論的問題。

講者:覃俊基、區諾軒、劉小麗、阿捷
日期:7月23日 1:00 – 4:00pm
地點:理大Y301

4. 公民抗命.暴力.暴動──香港社會變革的可能

2014年雨傘運動後,社會上早有不同分析,指大規模佔領的無功而還,勢必加劇香港社會的矛盾,進而引向更激進和暴力的反抗運動。到了2016年初,香港終於爆發了魚蛋事件,市民在旺角街頭掘起磚頭與警方對戰,挑戰既有秩序。視乎立場,可以稱之為革命、騷動、暴動、事件。但不可否認,它宣告了一個新的抗爭處境。究竟我們應該回到公民社會的框架作非暴力的公民抗爭?還是發動全面的反抗運動,不惜破壞既有社會秩序和運作去達成目標?在兩者之間有沒有迴轉的空間和其他可能?今次馬克思節請來幾位資深運動者,一起探討香港社會變革的出路。

講者:劉璧嘉、朱江偉、周諾恆
日期:7月23日 4:00 – 7:00
地點:理大Y301

5. 性別與階級,是敵是友是無緣?

自從明星出櫃,香港社會對同性戀的認同似乎大增,品牌推鎖、公司招聘亦紛紛以同志平權招徠,當同志身份如此成為潮流,是離解放越近還是越遠呢?三年前,馬克思節曾有一節名為『階級解放先於性別解放?』的討論,當時人人都說這是個偽命題。這次,我們邀請於性別運動中以不同位置參與的人們再度討論,在性別運動中應該如何思考階級的問題?

講者:Jimmy、Louis Lee、阿偉
日期:7月24日 1:00 – 4:00pm
地點:理大Y301

6. 左翼如何看待自決之路?

「自決」與「獨立」已成為香港近來的常用詞彙,甚至出現了「統獨」之爭議。彷彿「自決派」或「獨派」成了民主運動的「天然」進步代表,卻不探究其主張自決或獨立者背後的政治綱領是否必然進步。例如自決是為了建立排外的,還是對大眾平等的社會?
香港左翼亦大概分成兩派:一派支持自決、一派則對自決有所保留。因此是次講座希望透過邀請幾位不同光譜的左翼朋友探討各自對自決運動的取態,引發大家對自決的一點思考。

講者:區龍宇、蘇耀昌、譚啟賢、梁國雄、曾浩年
日期:7月24日 4:00 – 7:00pm
地點:理大Y301

「越租越貴 越住越細 還我租住權 還我租務穩定機制 」全港基層住屋大遊行

photo_2016-07-07_16-52-13

全港租客大聯盟 全港基層住屋大聯盟
西區被逼遷租客大會 西營盤住屋權益關注組
觀塘無奈苦等公屋街坊會 土瓜灣基層租客關注組 土瓜灣社區家長關注組 關愛租客互助會 十三街五街社區關注組 蝸居姊妹淘 南區舊樓租客
深水埗N無人士房屋關注組 全港劏房居民大聯盟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今年,已經是修訂「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後的第十二年。我們亦已苦了十二年。當年政府為了重新活化整個樓市,不惜犧牲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廢除了租客的租住權保障,對租金完全沒有管制,嚴重侵害租客權益,尤其我們一群基層租客。

在過去的日子,我們只見香港基層的住屋條件已到了一個完全扭曲的地步。基層租客已經完全地失去議價能力。加租迫遷更加肆無忌憚地進行,高昂的租金早已與基層家庭收入毫不相稱;水電濫收情況嚴重,劏房租客要付上比本來應付的多兩三倍的電費水費;更多的街坊為了一個可負擔的租金而冒險租住工廠大廈,最終竟被政府舉家迫走;年年、甚至數月搬家一次已成為日常生活。

為何「2004年業主與租客(綜合)(修訂)條例」12年來從未檢討?為何我們越租越貴卻越住越細?為何我們盡了租客責任,只想有個比較安定的家也沒有保障?

我們將於7月10日發動,希望特首及政府既然(只能)想搞好民生,先要還我租管,還我們基層住屋權。大遊行詳情如下:

日期:2016年7月10日(星期日)
時間:早上9時
集合:灣仔修頓球場看台
遊行路線:灣仔修頓球場政府總部
暫時出席政團代表:何秀蘭、馮檢基、公民黨代表

基層住屋論壇:
時間:下午2時
地點:明愛莫張瑞勤社區中心(堅尼地城蒲飛路27號)
暫時出席政團代表:鄭錦滿、張國柱、何秀蘭、黃梓謙、麥嘉晉

大會將邀請各位到時以「撐傘」喻「撐租管」,希望政府以租管保障租客,免於受熾烈租金加幅所害。到達政府總部後,我們一起會把象徵租例的金鋼圈拆除,還我基本住屋權。

「全港租客大聯盟」聯絡人:鍾貞霞女士 (93374990) 謝子英女士 (98356930)
傳真:2816 8022 E-mail:oppressedtenantshk@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enants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