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推介|第五屆馬克思節

13626477_985069548276732_7021099608820747795_n

馬克思節 (Marxism Festival) 源自英國倫敦,每年夏季由激進左翼政黨Socialist Worker Party主辦,廣邀當代左翼理論大師,舉辦多場討論會、文藝活動。從政治形勢到流行文化,從性別議題到革命理論,深入社會政治的方方面面,誓要激活左翼思潮。

由2012年7月開始,香港每年皆有仿傚倫敦舉辦馬克思節,藉此希望在本地既有政治論述注入不同左翼層次的討論。今年亦不例外,包括探討生態環境、代議政制、抗爭手法、性別及自決等一系列的座談會。

暖場的電影放映及討論,拋出一個大問題:世界越來越壞,壞得越來越快,左翼革命能否趕在世界崩塌之前呢?帶著這個問題,馬克思節展開不同層面的討論。

資本主義全球化除了令貧富懸殊愈趨嚴重,還對全球生態環境已作出不可挽回的破壞。究竟在有限資源的情況下,追永無窮無盡利潤的制度是否對大家及地球仍是合適的選項?對暴力抗爭及公民抗命,坊間也有不同面向的論述,由堅持非暴力抗爭至支持暴亂皆有,那麼左翼究竟對於不同抗爭的手法應該採取甚麼立場?一律贊成,還是基於某些原則?

另外適逢今年是本港的立法會選舉年,各區已有很多政黨、新成立組織及素人決定參與選舉,由以前的「泛民─建制」變成「本土─泛民─建制」的三分格局。這對左翼運動帶來甚麼影響?選舉的得失又是否能夠成為社會變革的力量?

左翼講階級,那麼在性別運動裡又如何看待階級呢?自從明星出櫃,香港社會對同性戀的認同似乎大增,品牌推鎖、公司招聘亦紛紛以同志平權招徠,當同志身份如此成為潮流,是離解放越近還是越遠呢?

最後,在過去幾個月,「自決」及「獨立」成為了一個十分時髦的概念。各路新興的反政府新興力量都用上這個字眼。如果過去三十多年來,香港的社會運動以政制的民主化和爭取普選為主流,未來香港社會運動的主流就是「自決」運動。所以希望透過邀請幾位不同光譜的左翼朋友探討左翼對「自決」運動的取態。

馬克思節透過多場講座,讓渴求參與社會改革的市民大眾互相交流,讓左翼追求社會平等和進步的理想,得以在民間流傳和實現!

共有6個活動,詳見下面活動一覧
更多詳情:https://goo.gl/RU8UEJ


活動一覧

1.未來的斜波

左翼革命能否趕在世界終結前(電影播放及討論)
受壓迫的人還未失去鎖鏈,馬克思的預言在全然實現之前已出現很多新的未知。

21世紀新造的人不變的是對神明教條的偏執;資本的衝動;人類與生俱來的保守排外。變的是種種惡念本能在演化成不同面孔,跟隨日益發達的體制和科技進步,更為控制我們生活每一個細節及情緒,變得張狂而千秋萬世。無節制的欲望和消費已使地球生態呈現滅亡的兆象,至少人類將難以生存。好些科幻電影彷彿不約而同地有種共識,埋頭在創造一個又一個富想像力卻絕望的結局。世界壞得越來越快,未來就似一個止不住跌勢的斜坡,左翼革命本身作為消除眾生苦難的載具,又能否趕在世界崩塌之前到達彼岸?

在今年馬克思節幾個關於前景的討論會前,讓我們先跳出歌舞昇平,在電影的創作中感受一下不可抗力的累世共業。

講者:葉文希
日期:7月13日
時間:7:30pm
地點:油麻地碧街18號

2. 資本主義與生態可持續性

全球性的環保運動發起已經超過半個世紀,但全球的生態環境卻是每況愈下:熱帶雨林的消失、北極海冰的融化和全球珊瑚的白化等等,皆只是其中較為明顯的結果。物種的消失、瘟疫的蔓延、土壤的流失、地下水的枯竭等都正在嚴重地威脅著人類的生存。事實上,在資本不斷逐利和膨脹的“衝動”之下,“經濟發展”成為了硬道理,而任何環境保育的努力最終都會徒然。要真正阻止環境不受摧毀和保障人類的未來,我們便必須深切了解“資本衝動”背後的邏輯,從而找出抗拒這種邏輯的辦法。

講者:李偉才
日期:7月20日7:30 – 9:30pm
地點:序言書室 (旺角西洋菜南街 68 號 7 字樓)

3. 九月選舉關我乜事?──代議政制是否社會變革的主力?

在香港,有關代議政制的討論,總是似有還無。一方面,林林總總對於選舉的批評總是依稀存在。例如選舉削弱了民眾的自發性、放大了代議士的權力、鼓勵簡單表態多於思考、偏頗有資金有力量的候選人、無法挑戰根本的不平等等等。但另一方面,這些批評並沒有很大程度改變香港的政治風氣,普選始終是香港最中心的社會訴求,更重要的是,以上的批評並沒有被好好回應。它們始終懸浮在我們的意識裡,卻永遠不知它們指的是甚麼。
問題正正在於此。代議政制的種種缺失,這點我們大家都明白,但what is to be done? 勉強接受它作為一個不完美的過度?迴避它而轉戰其他場域?還是有甚麼其他出路?這正是我們想討論的問題。

講者:覃俊基、區諾軒、劉小麗、阿捷
日期:7月23日 1:00 – 4:00pm
地點:理大Y301

4. 公民抗命.暴力.暴動──香港社會變革的可能

2014年雨傘運動後,社會上早有不同分析,指大規模佔領的無功而還,勢必加劇香港社會的矛盾,進而引向更激進和暴力的反抗運動。到了2016年初,香港終於爆發了魚蛋事件,市民在旺角街頭掘起磚頭與警方對戰,挑戰既有秩序。視乎立場,可以稱之為革命、騷動、暴動、事件。但不可否認,它宣告了一個新的抗爭處境。究竟我們應該回到公民社會的框架作非暴力的公民抗爭?還是發動全面的反抗運動,不惜破壞既有社會秩序和運作去達成目標?在兩者之間有沒有迴轉的空間和其他可能?今次馬克思節請來幾位資深運動者,一起探討香港社會變革的出路。

講者:劉璧嘉、朱江偉、周諾恆
日期:7月23日 4:00 – 7:00
地點:理大Y301

5. 性別與階級,是敵是友是無緣?

自從明星出櫃,香港社會對同性戀的認同似乎大增,品牌推鎖、公司招聘亦紛紛以同志平權招徠,當同志身份如此成為潮流,是離解放越近還是越遠呢?三年前,馬克思節曾有一節名為『階級解放先於性別解放?』的討論,當時人人都說這是個偽命題。這次,我們邀請於性別運動中以不同位置參與的人們再度討論,在性別運動中應該如何思考階級的問題?

講者:Jimmy、Louis Lee、阿偉
日期:7月24日 1:00 – 4:00pm
地點:理大Y301

6. 左翼如何看待自決之路?

「自決」與「獨立」已成為香港近來的常用詞彙,甚至出現了「統獨」之爭議。彷彿「自決派」或「獨派」成了民主運動的「天然」進步代表,卻不探究其主張自決或獨立者背後的政治綱領是否必然進步。例如自決是為了建立排外的,還是對大眾平等的社會?
香港左翼亦大概分成兩派:一派支持自決、一派則對自決有所保留。因此是次講座希望透過邀請幾位不同光譜的左翼朋友探討各自對自決運動的取態,引發大家對自決的一點思考。

講者:區龍宇、蘇耀昌、譚啟賢、梁國雄、曾浩年
日期:7月24日 4:00 – 7:00pm
地點:理大Y30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