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旺角天台街重建戶:爭取安置路崎嶇 堅持團結終成功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油尖旺重建特約記者 利民生

前言:
旺角新填地街,有一條長形的舊樓是由六個街號相連,樓頂有一條天台街,由樓梯的一端走往另一端,隱約能數到大概十間天台屋,而貫通各間天台屋的走廊兩邊均種滿了各種植物,有薑、蔥、菜心、含羞草、碌柚葉等等。與許多居住在迫狹惡劣環境,渴望盡快能上樓改善生活的天台戶有些不同,這裡的長者會說「天台」是自己的養老之地,是他們的家園。

ROOF1.jpg
(圖一:重建關注組過去舉辦天台導賞團時的相片)

去年五月,《草根‧行動‧媒體》曾報導過這條天台街的住戶正面臨著市建局的重建迫遷【詳見:天台安居樂融融,家園被拆路茫茫(上)(下)】,他們說離開是心有不甘,但卻無可奈何,因此只希望市建局因應他們的生活需要,給予合理安置,令晚年生活有所依。然而,市建局卻不願和他們協商,直接出律師信迫遷,令他們大為錯愕和憤概。
為了爭取合理安置,他們留守爭取,離去年訪問已事隔八個月,爭取有沒有進展,市建局又用了什麼技倆迫遷,特此訪問了在天台街留守至今的黃伯和黃婆婆。

直接迫遷拒安置 後經爭取方商討

2012年10月30日,市建局宣佈將新填地街331至367號劃為重建範圍,除了宣佈重建當日和天台戶進行人口凍結登記後,之後數年一直沒有再聯絡過他們商討安置賠償的問題。直至去年一月,市建局成功向政府申請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收重建區土地後,方與天台戶「接觸」,而接觸的方法並不是有職員上門與他們商討,而是向同區所有天台戶寄了一封信件,當中只提及賠償數萬元,隻字不提安置安排,黃伯曾就此向市建局查詢,卻不獲正面回應。
一直去到三月中,天台街上五戶居民均收到市建局委託劉漢銓律師樓發出的律師信,恫嚇居民若不在一個月內遷出,就將會展開法律行動。憶及當時第一次收到律師信,黃伯仍然十分憤慨:『我買返黎住左廿幾年,現在你(市建局)無安排屋,要我一個月搬去邊度呢!』
為此,黃伯一家大小和鄰居們一同去市建局在大角咀的一站通辦事處抗議,亦透過立法會議員安排和市建局社區發展總監等高級職員會面,黃伯猶記得當時在會議上迫到市建局正面回應:『姓江的經理和我講,如果明天再無職員搵你傾,你直接黎搵我』。透過一輪施壓,市建局方一改過去對新填地街天台戶毫不理會的態度。

一年內收六封律師信   市建局稱「行政需要」

與市建局開會後,市建局轉為採取「邊控告、邊商討」的策略,一方面派職員與黃伯和其他天台戶商討安置安排,另一方面卻不時地寄發律師信嚇居民,產生心理壓力。黃婆婆說由收地後至今,前後只不過一年,卻已經收過六次律師信,『最初收第一封果陣真係會覺得好驚慌』,一向讓人感覺「硬淨」的黃伯亦表示,『精神上真係好大壓力,因為都唔知它(市建局)下一步有什麼部署,會點樣對付我地』。黃伯和鄰居亦曾經問及市建局為何又再寄律師信來,職員卻答只是『政府在程序上的需要』,著他們不用擔憂。

ROOF2.jpg
(圖二:其中一封市建局律師樓在天台張貼的律師信件)

事實上,這種「邊控告、邊商討」的策略也確實會嚇怕部份重建戶,令他們要爭取返自身合理安置權益時多了不少顧慮。由去年七月開始,天台街上原先五戶住戶已經遷出兩戶,黃伯看到鄰居被安置至較偏遠及樓齡與現居天台屋相差不多的屋邨,即使不太滿意,但亦被迫無奈接受。
然而,就黃伯和黃婆婆兩老而言,旺角交通方便,日常去廣東道市集也不過是五分鐘的路程,他們最希望是可以做到原區安置,然而看到旺角區缺乏公屋,他們也向市建局提出可以接受去鄰近地區如深水埗及長沙灣的公共屋邨,不過需要鄰近地鐵站,這樣才不致對他們的生活帶來太大破壞,但市建局卻一直說不能確保有適合的公屋單位作安置,因此雙方一直未能達成協議。而市建局為了迫使他們妥協,亦採取進一步的法律行動,進行迫遷……

為權益無懼對薄公堂 上庭前市建突提「和解」

在去年7月,仍然留守新填地天台街的三戶住戶,包括黃伯及黃婆婆、黃伯兒子一家及鄰居李姑娘收到市建局入稟土地審裁處的「傳訊令狀」,要求他們在限期內向法庭回覆是否上庭抗辯及遞交抗辯書,或者直接選擇搬離,否則市建局就可以申請動用執達吏收樓。除此之外,市建局的控告內容更包括要向他們「追討市建局的損失」,說他們在土收後多個月以來仍然居住在「官地」,要求天台戶對此作出賠償。
面對「官非」,很多人或許都會被嚇怕退縮,不過黃伯卻很快就決定向土審遞交抗辨書,無懼和市建局在庭上對質,他表示『我又不是做了什麼壞事,我買左呢度黎住,咁多年唔洗交租,現在係你(市建局)黎拆我間屋無安置,仲要我賠償返俾你,有無搞錯,上庭我都係照直咁講,咁呢啲都係事實嘛』
土地審裁處原本排了去年10月尾進行案件的聆訊,而上庭前數天市建局突然向黃伯、黃伯兒子及其鄰居天台戶李姑娘提出和解,聲稱將會有合理安置安排,其後雙方在律師樓上簽署和解協議。而街坊會有三次編配安置的機會,在獲安置後的六個星期內遷出。

成功爭取靠團結 籲各區天台戶要堅持

雖然在律師樓簽署了安置協議,但黃伯及黃婆婆亦未能可以安心度日,市建局在去年12月初終於安排第一次編配,指定編配石硤尾澤安邨的單位給兩老,並且沒有其他選擇。兩老對此十分不滿,因為澤安邨位處石硤尾山上最高的地方,遠離地鐵站,十分偏僻,兩老步行至地鐵站最少需要20分鐘,而且附近的街市近乎空置,要落山購買生活用品,十分不便。黃伯認為現時市建局不起公屋,只起豪宅賺錢,沒有照顧基層住屋困難的問題,現在更清拆他們在旺角的家園,將他們趕至去遠離市區的地帶居住,亦不能接受,他如是說:『我成日同市建局的人講,你重建局拆完起樓都唔係起公屋,都係勾結地產商,你現在重建呢度,日後咪又係起到好似隔離朗豪坊咁』
最後,在上月尾,農曆新年前,市建局突然通知他們說,已經向房署取得深水埗近地鐵站的公屋單位安置黃伯及他兒子一家人,要求他們接受後儘快遷出,因為市建局需要及早交吉地盤,讓發展商起樓。
歷經一年多的奔波勞碌,在天台街留守到最後的黃伯及家人終於爭取到較合理的安置。不過,農曆新年過後,黃伯亦與各區重建戶一同去立法會申訴部和發展局抗議,黃伯說即使自己的問題解決了,但政策仍然是對天台戶不公平,因此出來撐他們:『現在政策對天台戶係不公平,不合理,要佢改,我過去都有同議員講,要係立法會度動議,要求市區重建局立例,要先做好安置才可以做重建』。黃婆婆亦說:『真係要團結,團結,再團結先得,唔可以驚』。兩老亦表示,將來搬過去深水埗居住後,亦可以繼續支持長沙灣重建街坊。

roof3
(圖三:最左邊為黃伯,與其他區重建戶一同出席立法會申訴部會議)

【活動邀請】

臨別搬離在即,黃伯及黃婆婆心裡仍不忘其他重建區住戶面對的政策不公及壓迫,延續過去舉辦導賞團的精神,新填地街重建關注組在2月26日舉辦【旺角天台街的風光-種植導賞x影像紀錄分享會】,誠邀各位新知舊雨一起來到天台相聚,談談天台街居民的生活與抗爭故事,也說說基層住屋的艱辛,活動詳情請參閱以下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36437763189582/

【重建天台戶相關報導】

天台安居樂融融,家園被拆路茫茫(上) -新填地天台戶李姑娘 (2016.4.29)
http://wp.me/p2HdPx-277
天台安居樂融融,家園被拆路茫茫 (下)- 黃婆婆的理想家園 (2016.5.5)
http://wp.me/p2HdPx-29i
天台戶慘變二等公民-拆解重建安置政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xRIgKymn9g&t=2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