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炒散都係工人: 零散工及推廣員工會

Screen-Shot-2016-04-18-2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記者:水寶怡

零散工通常是指一些工時較短、不穩定或零碎的工種,或因此未能符合「連續性合約」而得不到部分保障,例如派傳單員、超市食品推廣員和派報紙員等等。一位學生於暑期兼職侍應,他或她也可能屬於零散工。在這些工種裡,不乏有一群需照顧家人起居飲食的婦女。在「女主內」的觀念底下,婦女為了配合家人的生活時間以便照顧,導致能上班的時間不符合「全職工」的想像,往往只能尋找零散的工種。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下稱「女工會」)的幹事胡美蓮表示,現時勞動市場提供的「工」已走向兩極,基層男性若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那份工就傾向是工時過長;基層女性若找到工作通常是零散化,無保障,甚至想組織亦很困難。女工會在2007年開始, 嘗試挑戰零散工的組織工作。胡美蓮表示, 當時其中一個以女工為主的行業(即家務工)已有其他團體正在組織,由於希望不同團體的資源不會重疊,於是就想嘗試組織另一個以婦女為主的零散工行業( 即推廣員)。 她指:「這個工種用傳統的方法無法組織, 因為實在是 太零散。 她們很難有集體行動, 比如說, 同一超市有50人, 但50人可能都來自不同中介公司;又或同一公司僱用了超過50個推廣員,但她們在50個地方上班。」

2007年開始時,女工會到不同的超級廣場如一田、吉之島等地探望工友,了解工友的工作狀況和看看有沒有需要協助的個案。結果,發現許多欠薪、欠假期、不合理解僱的問題。

在做了一連串的個案後, 終於在2011年, 協助工友正式成立了[零散工及推廣員工會](下稱「工會」)。

4118–番工等於無番工?
什麼是零散工呢? 在香港的僱傭法例裡 ,其實沒有兼職與全職之份,至於是否受勞工法例保障,是視乎你為同一僱主連續工作的時間, 亦即所謂4118的連續性契約的規定。 4118的意思,就是連續四周每周為同一僱主工作不少於18小時(即一周共72小時)。一個僱員要符合這個規定, 才能獲得勞工保障,包括年假、勞工假、產假等。同時,就算你工時符合4118規定,你亦要連續受僱三個月或以上,有部份的勞工保障如有薪年假,才有實踐的機會。

於是, 就有許多僱主為逃避為僱員提供保障,而透過編更的方法,令到一些事實上是一個月工作時數超過72小時的打工仔女無法符合4118的規定。例如說,透過編更的方法, 令你在每月的首三周每周上班超過20小時或更多,卻在第四周上班17.5小時, 如此已可規避勞工法例的規定。換言之, 在整體的勞動市場,有許多被認為是非技術工的工種,都被僱主視為隨時可找不同人取代的位置, 讓基層勞工, 尤其是婦女勞工, 處於更易被剝削的位置。

面對這種狀況,工會、女工會與其他關注的民間團體組成了關注零散工權益聯席(下稱「聯席」),爭取零散工的權益。這個聯席在2013年年底進行一次調查,受訪者主要是以兼職、臨時工或合約方式受聘的女性。聯席發現超過70%人受聘於三至六名僱主;15%人更有七至十名僱主,工種包括家務助理或在超市受僱於不同產品公司作推廣員。在受訪的推廣員中,又有40%被要求以「假自僱」方式受聘。當中,有70%人的為同一僱主打工超過兩年,35%人超過五年。而且,更有55%人表示,雖連續為同一僱主工作四周,但其中一星期被僱主刻意安排少於十八小時,以規避對僱員的保障,可見問題之嚴重性。

其實, 勞工顧問委員會(簡稱「勞顧會」)一直為修改連續性合約而拉鋸多時,而在2014年12月的勞顧會中,因勞資雙方無法就修改達成共識,因此擱置有關討論,當時聯席曾動員抗議,可惜社會都在佔中與反佔中的爭議中,其他議題完全無法獲得社會關注,使問題延至2017年的今天,仍然使全港十多萬零散工在毫無保障的情況下工作。

超市七宗罪: 零散時代的策略

成立工會後,在大約2012-13年, 工會在不同的超市做了一個有關推廣員工作環境的調查, 發現推廣員面對的問題不單是無法符合4118而失卻一切勞工保障, 而是在實質的工作地點中被視為次等勞工的問題。 問題在於, 推廣員的真實僱主並不存在於她真實的工作環境中,而她們每天面對的工作問題, 又不是來自其僱主,而是各超市的管理人員和措施。 可是, 其僱主又需要超市肯接受其僱員去推廣才有生意, 於是, 即使超市有針對推廣員的不合理措施,推廣員也投訴無門。

2013年, 工會公佈調查結果, 公佈超市「七宗罪」:包括:
1) 推廣員須自行去為公司貨品落貨搬去存倉,但部份超市以其並非超市職員,拒絕借車仔給推廣員, 導致她們要徒手搬重貨, 容易導致工傷;

2) 超市以其非僱員,拒絕提供儲物櫃,導致推廣員的隨身物品必須在工作時跟身,非常不方便;

3) 超市需要推廣員推廣某些類型的熟食時, 拒絕提供煮食用具,故推廣員們只好從家中自備各種煮食用品上班,連生財工具都要為超市提供;.

4) 超市雖拒認推廣員是僱員, 但亦會要求她們配戴超市工作人員證件,而且還須付昂貴的按金;
5) 許多推廣員在下班時,都遭到超市管理人員搜查手袋,看有沒有取走超市物品,經常被當成疑犯,毫無尊嚴;

6) 超市雖拒認推廣員為正式員工, 但卻時常會要求推廣員「幫手」做一些並非份內的工作, 如搬動其他品牌的貨品等等;
7)曾有推廣員在成功售出推廣品牌的貨品時,使用了超市提供給客人的(通常裝生果用的)透明膠袋, 遭到超市指斥偷竊。

面對種種不合理, 推廣員往往都啞女吃黃蓮,因為稍有投訴,可能那間超市全線都不會再容許你去上班,甚至超市管理層可能會叫你僱主將你解僱。面對這些如此不利的景況, 女工會的組織策略也須靈活應對。女工會決定不會再如以往的勞工運動般,將運動的目標鎖定在僱主身上, 而將策略定在針對超市這些大財團的不合理對待上,期望能聚合更多關注財團不合理行徑的市民的關注。

性騷擾還要「被啞忍」?

除了「七宗罪」以外,推廣員還面對性騷擾的問題。推廣員的工作地點在超市,但其僱主卻是產品公司或中介公司,使保障推廣員的責任被互相推卸。推廣員及零散工工會一份於2014年曾就性騷擾議題,對四百八十二名產品推廣員作出調查,顧客於言語上,更甚肢體上的騷擾也屢見不鮮。推廣員若向直屬公司或超市反映問題,大都只得到冷淡對待,或反被揶揄,「妳以為自己好靚咩?」調查結果亦顯示,有兩成受訪推廣員也擔心投訴或只會自斷生計。有不少受訪者也表示,為避免搞大件事而被超市列入黑名單會「避開」處理。這或源於超市顧客至上的心態。從受訪者的話說當中我們不難一窺超市對於推廣員的態度:「如果你同個客有爭拗,超市唔理三七廿一就叫妳離場,妳點解釋都無用,唔俾你返果個場就唔俾,同公司講都無用。」另外,在調查當中,亦只有0.1%的受訪者在遇到職場上的性騷擾時會向公司求助。但事實上,受訪者的直屬公司也沒有任何指引或政策以處理性騷擾。從推廣員「被啞忍」的狀況可見,無論工作地點的超市,抑或直屬公司,兩者俱漠視對推廣員的保障,而這或多或少源自於缺乏保障以及零散工的工作性質。

另外,若推廣員的直屬公司並非超市,而超市的員工對推廣員性騷擾的話,單靠現行的《性別歧視條例》並未能保障推廣員。這是因為超市員工與推廣員並非同一老闆,即他們並非同事關系。換句話來說,要是其直屬上司親自來到超市對推廣員性騷擾,這便會觸犯現有的《性別歧視條例》,因為他們才是同事關系。然而這種情況發生的機會非常之低。在女工會發佈調查的記招上,平等機會委員會(下稱平機會)時任政策及研究主管表示朱博士表示,現行的《性別歧視條例》已將顧客納入範圍之內,亦即推廣員可投訴顧客性騷擾,而平機會將受理。但按超市顧客至上的道理,投訴比例和投訴是否成功仍然無可肯定。女工會和朱博士指,若推廣員被性騷擾,超市暫無需負上責任,但建議超市主動提供一友善的工作環境,保障僱員免受性騷擾。

「商品說明條列」對弱勢員工不利

在現行的「商品說明條列」底下,推廣員也有著潛在的不公平。一方面,推廣員在受到公司施壓,固之然需要推廣其產品,另一邊廂,推廣的內容稍有不慎便可能構成刑責。對於推廣當中失實的內容,需要面臨法律責任的可能只是推廣員自身,除非直屬公司有明文規定員工需要運用失實的內容,但這當然是無可能。

可是,如何為之「失實內容」呢?例如推銷保健食品時,多講了一句:「食多啲包你靚」已經可能構成失實內容,故在推銷過程中,很易誤墮法網。

雖然工會暫未接有相關的個案,但在推廣員的情況下,現有的法列確實只懂將矛頭指向前線推廣員,而未有考慮到推廣員受處於僱主壓力和自身生計考量底下的尷尬位置。

被迫假自僱 苦思暫無良策

現時, 胡美蓮指工會發現2016年開始假自僱越來越多。 以前, 還可以拎著糧單及其他證據與公司爭拗自己其實是僱員。

胡美蓮指,曾有個案是,一位已服務某公司十多年的推廣員,有一天發現,公司幫自己報稅時,早已將工作形式定為自僱接近一年,但該推廣員並未事先得到任何通知,是一「假自僱」。在工時、工作內容和工作地點上,推廣員明顯不能自行決定,只能被派遣,這其實是受僱的證據。推廣員不單沒有自僱的自由度,公司更能繼續避開其保障員工的責任。工會指,現時, 越來越多公司在向稅局報稅時聲稱某員工乃自僱勞工, 工友一時無留意, 上到庭就會被法官質疑:「點解你咁遲先告」? 又或者,工友有時為保飯碗,亦不知該如何爭取,也只能啞忍, 到決定離職時想一次過向公司追討的話,便會惹來法官質疑。

甚至, 現時有好多公司會直接給員工一張合約, 叫她簽自僱,但所有工作形式都與之前受僱員無分別。可是,在勞資之間談判條件不平等的狀況下,在「反對?咁你咪即時唔好做囉」 的生活壓力壓倒一切之下, 許多僱員都無耐簽約。 既已簽約,便是「售賣服務」而非「僱傭關係」, 若發生欠薪等問題, 在追討程序上便發生大量難題。面對這個狀況,工會暫時仍在苦思對策中。

訪問後小記
零散工這一個稱呼或屬於不少數的人,零散的性質彈性地配合時間更吸引了一班年青人。更甚,一群肩有零散工的學生或不會在意自身應有的勞工保障。但當零散套用於一群基層的婦女身上時,這卻是她們日常所會面對的工作環境問題,以及所關注的勞工權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