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7 年 07 月

轉載|在齋戒月的一個黃昏——祈禱篇 Ramadan at Dusk: Prayers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我不怎麼認識伊斯蘭教,姊妹可以跟我溝通的詞彙也有限(「拜神」這個詞是否從公公婆婆口中學來的?),我也只好在一旁好奇地拍著,所幸她們也不介意。有些僱主對此特別介懷,我著實覺得沒有必要,若願意花時間了解,說不定還能有所交流呢——姊妹總說,很多習俗與香港的相似。不過默默地尊重,也算不上什麼難事啊。
I know little about Islam, and there is a language barrier between sisters and me to talk about religion. (maybe the term, ‘Baai san’, was learned from grandpas and grandmas?) I could only record the process with curiosity, and luckily, they didn’t mind at all. Some employers have many concerns about that, which I think it’s unnecessary. If you are willing to spend time knowing more, perhaps a better communication can be reached. Sisters always say, many customs are similar in Hong Kong. Even not, showing respect is not a difficult task.

有關Ramadan的更多介紹 More information about Ramadan: http://wknews.org/node/1479

有關Nurul Hidayah
About Nurul Hidayah

Nurul Hidayah是一個印尼穆斯林姊妹組織,印尼穆斯林移工聯盟(Gabungan Migran Muslim Indonesia, GAMMI)的屬會之一。姊妹假日主要在樂富相聚,一起讀古蘭經;亦會以小組形式,諮詢有關僱傭合約、簽證等問題。詳細介紹請看:http://wp.me/p2HdPx-2fV
Nurul Hidayah is an organization of Indonesian Muslim sisters, one of the affiliates of Gabungan Migran Muslim Indonesia (GAMMI). Sisters always get along with each other in Lok Fu during holidays, chanting prayers together. They will also hold consultation in groups about employment contracts, visas and so on. Click here for detailed introduction: http://wp.me/p2HdPx-2fV

廣告

轉載|工權會新聞稿:全面禁止人手挖掘地下管道工程

a5ff14fa-1a3d-49fe-a7eb-b229a44e9d6a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紅磡三工人地底工作殉職意外啟示

「全面禁止人手挖掘地下管道工程」記者會

7月10日,紅磡一中電地盤發生嚴重工業意外,三名工人進行地下管道挖掘工程 (俗稱手挖龍,下同) 時,遭污水淹沒殉職,本會對意外深表難過,連日來陪伴家屬、提供協助,工友的後事總算暫時安頓。

現時,香港建築業界進行管道挖掘工程的技術,實已足夠成熟至可以機器取代手挖龍。為杜絕再有工友命喪地底,本會嚴正要求,全面禁止人手挖掘地下管道工程。

手挖龍風險高,環境惡劣施工難,無規管
據業內經驗師傅稱,地底環境變化難以預計,手挖龍施工方法及流程 (詳見附見一及二) 須工人長時間留在地底,必須用足安全管理。

手挖龍管道環境狹窄,一般不足以讓工友站立工作;加上地底的高温潮濕,工友於密閉焗促及滲水的環境內進行工序,如以「翻啄」或「炮仔」等手動或電動工具進行開鑿和挖掘時,並沒有足夠空間申手發力;灌英泥漿加固前,泥土缺乏承扥管道隨時倒塌;分段挖掘,每掘一段後再加工字鐵架支撐管道內部、並釘上槽鐵圍封三內璧及燒焊;用閘板封好未挖掘的管段,防止鬆散的泥土倒塌,由此可見工作內容的多樣和繁雜,直接增加難度和風險。經驗師傅稱,依足安全工序,一般每日最多只可完成兩段,一至兩天就要灌漿加固,等待第二日英泥漿乾固,才開展下一段挖掘,否則因泥土失去承托力,加上其他設施的壓力,就有倒塌危險。可惜這些對工友性命尤關的工序安全問題,無法例規管、無實務守則背書,工友即使眼見有危機,或被要求省略某些工序以加快工程進度,亦無從說起。在冒險開工「保住飯碗」與另謀他就之間,實質沒有選擇,任由自己的性命放於刀口之上。

可由機器承擔風險,為何讓人去摃?
水管推頂法(Pipe Jacking)面世至今超過60年,利用機械挖掘的方式及機械動動減少工人在管道中的危險,中港兩地近廿年的大型工程,如武漢長江隧道、地鐵二線、三峽工程屏水電站引水隧洞、本港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等,均有使用以上方式進行地底挖掘。業內師傅至雜工對TBM一詞亦不陌生,述說應用全斷面隧道鑽掘機 ( Tunnel Boring Machine, TBM),可挖掘管道之直徑由10cm至40m不等,然後則以唧機將石屎管推入挖空的管道內。管道挖掘既有高效安全的機器代勞,為何讓人去承受風險?另外,傳統的明坑挖掘法(open cut excavation method)也可避免工人在地底面對的風險,排除塌管及密閉空間造成的危險,一台TBM的成本、或因應管道轉彎位置而需圍封地面和多開井口的成本,路面的阻礙,再貴也不及一個人的生命、一個家庭的幸福吧﹗

全面禁止人手挖掘地下管道工程!杜絕人命傷亡,保工友健康
手挖龍工程如同一個橫置的沉箱。手挖沉箱是九十年代前常見的建築方法,其工作環境之惡劣、高危,多年來造成數以萬計工友患上矽肺病、職業性失聰、受傷、勞捐、甚至死亡。及至1995年兩名工人於士美菲路地盤工作時,發生沉箱倒塌意外殉職,政府方於翌年立法通過禁止手挖沉箱工序。這種立法經驗,勞工界往往自嘲為「死人法例」– 以人命換來的安全保障。

至於現時仍常見於建造業的手挖龍工序,其危險性及環境之惡劣程度,較沉箱有過之而無不及。窄長、狹小且密閉的地下管道內一但發生意外,工友逃生及外間營救均困難重重。日常工作中,塵土和噪音與工人同被困管道內,使工人患上矽肺病和職業性失聰的風險大增;常見的健康危害還有滲水、沼氣等有毒氣體問題;加上地底溫度極高,令工人容易暈倒。透過業界及工人的揭露,加上是次中電地盤意外中家屬指控,長期趕工、地底熱、工人大小便都在管道裡面解決,基本上只有吃飯和下班的時間才會返回地面,如此不人道的工作安排,更令人髮指。是故全面禁止人手挖掘地下管道工程,方為長遠保障工人安全健康良策。

 

本會強烈要求當局立法全面禁止手挖地下管道
以機器代替人手,保障工人的安全和性命。
回憶當年手挖沉箱的討論,曾有一方表示使用機器成本高,人手較靈活等等。現實數據已說明,自1996年正式禁止手挖沉箱至今,基本上絕大部份沉箱挖掘工程已由機器進行無礙;沉箱工作令工人患病或傷亡、及至摧毀一個家庭後,用於援助、補救的社會成本,及長達投資機器的成本相比較,數字上並無研究支持,人性上好壞立分。

工人生命和健康無價,生產成本和效益無可比擬﹗這是我們必須一同守護的核心價值。

轉載|昨日工殤家屬致中電公開信: 要求中電收回言論及公開道歉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昨日工殤家屬致中電公開信:

要求中電收回言論及公開道歉

昨日,貴公司位於紅磡基利士南路的地盤發生極為嚴重工業意外,三名工人被活活淹死!三個美好家庭瞬間被破壞,家屬陷入無限悲慟。以下是家屬及本會對中電的聯合訴求。

貴公司發言人何耀基先生表示「在安全方面已做到最好」。而當記者進而問及工人被救出時未有安全帶,是否有違規的情況。何表示「當時的情況如何我們都未掌握到第一手資料」。家屬及本會對此言論表示相當憤怒及遺憾!既然未掌握資料,為何可以言之鑿鑿表示「在安全方面已做得最好」?如安全方面做到最好,那麼是次意外發生就純屬意外嗎?貴公司就不需要負上任何責任嗎?

中電的言論不僅在推卸責任,而且在未有展開詳細調查前,口出莽言,實在罔顧家屬感受,也對逝去親人相當不敬。家屬及本會均認為言論已對家屬造成二次傷害,要求中電收回言論,並立即向家屬公開道歉!

此致

中華電力有限公司

首席執行官

藍凌志先生

遺孀馬文真、翁明、譚海茵

及工業傷亡權益會 謹啟
7月12日

詳閱相關報導

轉載|在齋戒月的一個黃昏——食物篇 Ramadan at Dusk: Food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食物是記憶、情感的載體,當背井離鄉的移工姊妹心急地向我介紹印尼傳統美食,期間不住地提到家鄉的情景時,我感受尤深。齋戒月後是新年,大家慶祝一番後也紛紛與家人視頻。影片中歡快的背景音樂,當然是為了迎合大眾口味,但也的確配合當時輕鬆的氛圍。不過嬉笑背後的沉重,你我又能否知曉?

Food carry memories and emotions. I deeply feel so when migrant sisters introduced me traditional Indonesian food, and when they couldn’t help talking about their hometowns. New year came after Ramadan, sisters immediately made video calls to families after celebration. The cheerful background music of the video is to entertain the public, but it indeed coincides with the relaxing atmosphere there. However, who can understand the bitterness behind their laughter?

有關Ramadan的更多報導 More information about Ramadan: http://wknews.org/node/1479 //

閱讀全文

行動推介|齊來發聲,要求檢討租例,住屋大遊行

齊來發聲,要求檢討租例,住屋大遊行

公屋供應少,私樓越租越貴,越住越細

日期:2017年7月9日(日)
時間:上午9時
集合:灣仔修頓球場側 (盧押道軒尼詩道交界)

發起團體:全港租客大聯盟
聯絡人:小英 98356930 / May 61786184

WhatsApp Image 2017-07-05 at 19.28.30

短片|有一早晨—李太李生的一朝

九時許,是棚仔小販開檔的時間。

李太話,平時好像很閒,但一有貨回來,就有很多功夫要做。
從工廠和洋行收一些淨餘的布匹,每匹布都必定會經過小販的手,檢查有沒有次貨、把有損壞或弄髒了的布剪去、量碼數、摺或捲好、換膠袋…才會賣給客人。全部都花很多功年和時間的。

讓我們從李太李生的一朝,初瞥棚仔小販的日常。

記2016年10月13日 朝早

新聞稿|房屋事務委員會 「紓緩分間單位居民住屋困難短中期措施」公聽會前行動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土瓜灣基層住屋組、大角咀劏房關注組、灣仔基層住屋組、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屯門住屋關注團隊、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公屋興建不達標 中短措施又冇影」
「劏房逼遷捱貴租 檢討租例不容緩」

回歸廿年,經濟有所增長,但房屋問題卻越趨嚴重,住屋開支為全球最難負擔的城市,最為受害的就是基層市民,只能夠擠住環境惡劣的劏房。據統計處2016年數據顯示,全港有接近20萬人居住在8萬8千間劏房之中,相比2013年的數據,劏房數目增加了三分之一。此外,更有逾14,000人住在非住宅地方,當中包括工廠大廈、由養畜場改裝而成的劏房等。

梁特政權,於過去五年稱房屋政策為「重中之重」,制定《長遠房屋策略》,一味強調增加供應;然而,住屋問題未有解決,反而惡化,私人房屋供應大幅增加,但樓價仍然急升;公屋興建更是嚴重不達標,一般申請的平均公屋輪候時間已長達4.7年。基層租戶被逼長期忍受狹窄的居住環境、業主或地產仲介濫收水電費、加租逼遷等問題。問題絲毫未見解決。

一直以來,基層市民及政策倡議者致力爭取各項短中期紓緩措施,包括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重設租務穩定機制、制訂適切安置政策、善用閒置建築作過渡性房屋、立法監管濫收水電費,以及重建地皮興建公屋等。但是,政府卻置若罔聞,以「功效成疑」為由,非但沒有制定適切措施幫助居民,任由劏房問題惡化,更主動採取取締行動,牽頭迫走租戶,把責任歸咎於基層街坊上。連最卑微的關愛基金「N無人士」津貼都無理終止,基層市民的住屋處境已經是危急關頭。

為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及 全港劏房關注平台 於去年立法會新上任始,已要求房屋事務委員會設立是次公聽會,讓居住於不適切住房的基層租戶發表意見。聯席將聯同一眾基層街坊、全港劏房關注平台和爭取低收入家庭保障聯席,於7月3日(一)下午二時正,於立法會公民廣場外進行請願行動,抗議政府漠視劏房居民的需要。與此同時,聯席將會透過把象徵着三項改革,分別是「監管濫收水電、租務管制、過渡性房屋」的三輛炭車,送給基層街坊,喻意政府須儘快實施協助劏房戶的中短期支援措施,「雪中送炭」。以下是聯席針對「中短期基層住屋舒緩措施」的立場與訴求:

A) 政府應就《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進行全面檢討,並就檢討結果作公開諮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於2003年5月28日說:「在目前租賃單位供應充裕的情況下,條例草案更能平衡業主與租客雙方的利益。」所以政府建議撤銷對住宅租賃的租住權管制,以及撤銷終止非住宅租賃的最短通知期的規定。但是今非昔比,現時租賃市場供不應求,租金指數已上升至不可負擔的水平。

聯席促請當局,就《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應該於今年內落實時間表,以進行全面檢討《條例》及公眾諮詢。以下是聯席的《租務穩定機制民間方案》中的幾個要點:

a.立即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廣泛諮詢民間租務穩定機制方案。
b.嚴格執行簽署書面租約和打釐印,以保障業主和租客雙方的權益;
c.規定租金雜費清楚列明於租單上,並立法禁止業主收取高於水電煤費用的實際開支;
d.每份租約有設置固定租期最少一年,期間不得加租或要求遷離;如果一年後組客有意續租,仍有主動權再續一年。
e.中止租約通知期,由一個月延長至最少三個月,並且要嚴格執行書面通知的步驟;
f.成立高度透明化的租務仲裁機制,訂定何謂「合理」租金水平和處理租務糾紛;
g.在現時租金高企而且輪候時間極長的情況下,政府應該推出恆常津助措施舒緩基層租戶的住屋開支壓力,或推出針對租金或住屋開支的其他津助方案。

B) 在研究工廈劏房刑事化或加強取締寮屋的同時,應修訂完善的安置政策,以及開設過渡性房屋

政府以安全為由,自2012年起着力取締工廈劏房,卻沒有提供適切的安置方案,劏房戶因此陷入隨時失去居所的窘境中。而早前發展局更建議修訂《建築物條例》,對使用工廈作非法居住用途的處所擁有人、租客或負責人等,施加刑事制裁。雖然沒有能力將單位分租出去的租戶可能獲得豁免,可是工廈劏房刑事化將會造成更多迫遷和取締情況,故此制訂安置政策刻不容緩。此外,香港亦缺乏過渡性房屋,讓受取締行動或迫遷影響、無法另覓居所的租戶暫住。聯席認為,政府應為上述受影響租戶制訂安置政策,並善用已空置的政府設施(如:空置校舍、公務員宿舍等),改建成過渡性房屋。詳細建議包括:

1. 從速檢討不適切住房安置條例,妥善安置受政府執法取締行動或其他原因流離失所的居民,重新開放石籬中轉屋作安置,並應進一步改善中轉屋或收容中心的居住環境。
2. 善用已空置的政府設施,如:空置校舍、公務員宿舍等,改建作過渡性房屋;開放民間團體申請空置土地及建築物資源,連結專業規劃人士,與當區持份者及民間團體一起商討規劃方案;
3. 在短期空置或不適宜興建公屋的地皮,設置過渡性房屋,連結專業規劃人士,與當區持份者及民間團體一起商討規劃方案;
4. 在未有適切過多房屋及沒有即時危險之下,暫緩取締不適切居民的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