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1st, 2017

轉載|【新聞稿】領展商場好刻薄 外判清潔時薪只及最低工資 倡設生活工資9837元 保障基層外判工友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於去年底至今年初到訪全港36個主要大型商場,訪問177位清潔工友,了解商場清潔工人的工資、休息日及飯鐘情況,並按不同地產商作出比較。聯盟比較了同為恆生成份的新鴻基地產﹙#16﹚、長實地產﹙#1113﹚、領展房產基金﹙#823﹚、九龍倉集團﹙#4﹚、恆基地產﹙#12﹚、新世界發展﹙#17﹚、信和置業﹙#83﹚及港鐵公司﹙#66﹚旗下商場清潔工人的工資情況,發現領展的商場待遇包尾,一般長工只有最低工資節水平,平均時薪比整體平均數低近4元。

 

表一:各商場清潔工人工資情況﹙按地產商劃分﹚

地產商 平均時薪* 較平均數 較生活工資 承判清潔公司 地區
領展 34.3元 – 3.8 – 13 惠康 黃大仙、樂富
港鐵 34.5元 – 3.6 – 12.8 雅潔、永順 荃灣、九龍灣、將軍澳
新世界 35.6元 – 2.5 – 11.7 惠康、力生 荃灣、九龍灣
長實 35.7元 – 2.4 – 11.6 莊臣 調景嶺
新鴻基 37.2元 – 0.9 – 10.1 增力、永順、力新、惠康 觀塘、將軍澳、屯門、元朗、銅鑼灣、將軍澳、荃灣、旺角、沙田、葵芳
恆地 38.0元 – 0.1 – 9.3 寶豐、永亮 將軍澳、荃灣
信和 40.3元 + 2.2 -7 恆毅 屯門、荃灣、旺角
九倉 40.5元 + 2.4 -6.8 力新、時運 尖沙咀、鑽石山
平均 38.1   -9.2

*不論受訪月薪工友休息日是否有薪,均採用「月薪÷26天÷工時」的計算方法,以達到一致的比較方式。

 

盈利能力佳卻工資最低  領展刻薄商場清潔工人

其中,領展是以租務為主的企業,在各財團中盈利能力最強的,經營利潤率高達191.37%,去年收益達92.6億,顯示領展絕對有能力在保持盈利同時投放資源改善基層外判工人的待遇。但事實卻是領展在2015至16年度,曾六度回購市場上的股份,斥資合共500億以減少股份流通量去托市,卻未有關顧清潔工人工資過低的問題,令工人承受僅高於最低工資水平的時薪,更大幅低於同類型崗位,間接由政府製造在職貧窮。

 

表二:各商場清潔工人工資情況對比地產商盈利能力

地產商 平均時薪* 較平均數 較生活工資 市值#(億元) 盈利 (億元) 經營利潤率@
領展 34.3元 – 3.8 – 13 1237.07 163(2016/03) 199.18%
港鐵 34.5元 – 3.6 – 12.8 2622.58 103(2016/12) 25.91%
新世界 35.6元 – 2.5 – 11.7 926.20 87(2016/06) 27.84%
長實 35.7元 – 2.4 – 11.6 2046.49 194(2016/12) 39.15%
新鴻基 37.2元 – 0.9 – 10.1 3329.93 327(2016/06) 41.26%
恆地 38.0元 – 0.1 – 9.3 1776.87 220(2016/12) 68.61%
信和 40.3元 + 2.2 -7 817.24 71(2016/06) 54.32%
九倉 40.5元 + 2.4 -6.8 2006.48 214(2016/12) 36.6%
平均 38.1   -9.2      

#根據2017年4月25日16:08資料

@經營利潤率未有計算特殊項目及聯營公司之盈利貢獻,指標反映股份本身之盈利能力。

 

工資過低「唔夠食」  領展商場工人日做15小時

調查同時發現,全職商場清潔工友的工時頗長,一般為10小時﹙約54%﹚,普遍商場清潔工人的工時模式為全更10小時,加半更5或6小時,而非更合理的兩更制8小時加8小時,當中受到現時工資過低的因素影響,令工人需要較長工時以賺取足可糊口的總收入。有於領展轄下商場的工友工時長達15小時,即全更+半更;她向訪談人員表示因為工資太低,需要增加收入而「踩多半更」。而晚上半更的工時,更是不設飯鐘,難度要工友餓住肚皮加班?

 

表三:商場清潔工人工時統計

每日工時 人數 每日工時 人數 每日工時 人數
5 8 8 4 11 5
5.5 6 8.5 2 12 14
6 5 9 21 13 1
7 4 9.5 1 14 4
10 95 15 4
16 1

 

基層生活開支迫人   具能力企業應提供生活工資

自法定最低工資於2011年5月1日實施以來,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已由85.2上升至104.5,累積升幅高達22.7%,唯最低工資卻只由28元(此訂立水平本身已較實施時滯後兩年)升至32.5元,僅16.0%;即使於5月1日調整至34.5元,估計仍未能追上物價。針對影響基層更深的劏房租金,情況更是令人憂慮。今年關注基層住屋權利之團體[1]調查發現劏房戶的總住屋開支中位數是4,500元,較2013年勁升高達36.4%,反映基層的住屋開支壓力愈來愈大。

領展,以及各大地產發展商皆屬資產龐大,具盈利能力的大企業,理應履行企業社會責任,保障為其提供服務的工人能應付最起碼的生活所需,不致於承受不足糊口的工資,或被迫要以過長的工時方可換取生計。參考樂施會2016年3月數據,以每人每月基本均衡營養膳食開支,平均佔家庭每月整體生活開支約27.5%為本,得出一個二人家庭最少需要$9,828作為基本生活開支。2016年3月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為104.4,而2017年3月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為104.5,因此基本生活開支線按通賬計算後應為$9,837.4,按8小時工作計算,基本生活工資應為:月薪 $9837.4,換算後,若8小時工作加1小時有薪飯鐘應為時薪$42﹐或;若8小時工作另無薪飯鐘則為時薪$47元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呼籲領展:

  • 履行企業社會責任,保障為其提供服務的工人能應付最起碼的生活所需, 實行生活工資,月薪 $9837.4,換算後,若8小時工作加1小時有薪飯鐘應為時薪$42﹐或;若8小時工作另無薪飯鐘則為時薪$47元。;
  • 改善工友的待遇,為非全職工人按比例提供有薪膳食或休息時間。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

2017年7月26日

 

[1]關注基層住屋聯席﹙2017﹚,《基層租戶租金壓力測試調查報告》,立法會CB(2)1024/16-17(03)號文件,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panels/ws/papers/ws20170304cb2-1024-3-c.pdf

 

 

轉載|影像報導:租戶住屋大遊行 (附中英字幕with eng subtitle)

自從租金管制和租住權保障分別在1998和2004年被取消後,基層居民住屋環境每況越下,租金負擔沉重。連續第13年,在2017年7月9日,不少基層街坊和支持基層住屋權的團體齊集,遊行要求政府修改《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重新加入不同形式的租戶保障。這段片,紀錄這些來自不同區,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族裔,不同公民身份的街坊,為什麼會在這一天出來?他們面臨的生活住屋環境是怎樣?

Since rent control and tenancy protection were cancelled in 1998 and 2004 respectively, housing environment has been deteriorating for the majority of lower class city dwellers. Rent has skyrocketed. For the 13th years, on 9th July 2017, groups of lower class residents and organisations that support right for housing gathered and marched towards government headquarter and demand the restoration of tenancy protection and rent control. Marchers are of different ages, genders, sex, ethnicities and citizenship status. What do they want to 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