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不適切居所及租金壓力下,對基層租戶構成情緒危機調查」 發佈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明愛社區發展服務
「不適切居所及租金壓力下,對基層租戶構成情緒危機調查」
發佈會新聞稿
2017年10月9日

IMG_7741.jpg

明愛社區發展服務於2017年5月至8月期間進行了一項調查,訪問了429位租住於
服務範圍內的寮屋、村屋及私人樓宇的基層人士,了解居住於不適切居所及租
金壓力對基層租戶造成的情緒壓力,並探討改善方法。

是次調查中發現基層人士在未獲編配公屋前,需要長時間居住在「不適切」的
居住環境。發言人劉升平表示超過七成受訪者人均居住面積不足76呎,遠低於
現時公屋「擠迫戶」的規定,同時租金佔入息比例(簡稱:租收比) 中位數高達
34.5%,六成受訪者租收比超過三成,高於國際對租金可負擔能力水平。發言人
劉升平指出與上年同類型調查比較,居住於港島區的基層繳交的租金仍屬最高
水平,租收比逾四成。值得注意的是新界區的租金及呎租雖然較低,基層本來
搬到鄉郊區域以減少租金負擔,但是過去一年平均加幅逾兩成,升幅比市區更
高,反映基層的房屋問題已經蔓延至鄉郊區的租務市場。

另一方面,發言人李紹勤發現不適切的居住環境和租金壓力對基層租戶的情緒
健康構成危機,分別有45.5%及44.1% 受訪租戶在測試中顯示有抑鬱症及焦慮症
傾向,租收比高的租戶較多出現焦慮情緒,擔心遇到突發情況時未能交租,過
去曾經試過因業主加租或收樓而遭逼遷,未有安定居所感覺亦容易令租戶出現
焦慮情緒。再者,惡劣的居住環境加劇了租戶的抑鬱情緒,受訪者長時間在狹
小、潮濕炎熱、蚊蟲鼠患的環境下生活,容易產生負面情緒。不適切的居所令
租戶精神健康風險增加,長期居住更容易產生家庭及鄰里問題,是社區隱藏的
危機。

一家三口的阿章是家庭經濟支柱,女兒正值小學階段,一家租住於元朗的貨櫃
屋,每月租金及水電合共$6000,租金已佔去家庭入息四成。高昂的租收比令阿
章感到沉重壓力,情緒及家庭關係亦受到影響。為了縮減開支,阿章盡量減少
女兒參加課外活動或興趣班,但他表示已經「慳無可慳」。他期望早日搬上公
屋,月租約二千多元,他深信家庭經濟會變得鬆動,因金錢的不必要爭吵也自
然會消失。

Yoyo一家四口曾居住於市區劏房,由於空間狹小及出現蛇蟲鼠蟻,承受很大的
生活壓力,影響親子及夫妻關係。當她收到業主通知要收回單位,隨即四處找
尋居所,發現市區劏房租金貴而且環境更差。後來她發現「光屋」不用與其他
住戶共住,而且租金較低而搬到深井。雖然居住環境改善,高昂的交通費卻加
重了家庭經濟壓力,長交通時間亦令她和家人休息時間減少,而且她遠離原來
的人際網絡,當生活有困難時亦不能得到即時支援。

居住於深水埗的單親媽媽阿雪曾試過居住在需要和其他住戶共用廚房和廁所的
劏房,她稱「共住」十分不方便,因為經常與鄰居產生摩擦,阿雪指因共住家
庭都有小朋友,每朝都會因為使用廁所而發生爭執,久而久之造成很大壓力,
經常感到情緒低落。最終她不能忍受,即使租金較貴,亦要搬到獨立劏房居住

蘇伯租住深水埗單位近十年,他之前因業主賣樓遭逼遷,搬到現時的劏房單位
,五年間單位卻由$2,200大幅加至$4,800,加幅超過一倍,上月又收到業主通知
租約期滿後加租$400。現時租金已佔他收入超過一半,加租實在令他生活更艱
難。面對加租,蘇伯曾經試過在區內找單位,但他發現價錢合適的單位沒有獨
立廚廁,或是在高層單位。他曾做手術不能上樓梯,故此即使業主大幅加租,他
只可默默承受,繼續居住在現時的劏房。

發言人李紹勤呼籲政府為輪候公屋的基層人士提供恆常式租金津貼,紓緩他們
生活上所面對壓力。同時政府重新訂立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為基層租戶提
供一個穩定的居住環境,對基層家庭及兒童發展有著正面的影響,同時能夠減
低他們承受情緒壓力的風險。發言人李紹勤呼籲政府有責任定立「適切」的住
屋標準,訂立適切、安全且體面的居住標準,長遠應訂立政策達至相關標準。
同時為居住於舊區及鄉郊的基層租戶提供支援服務,及早介入社區精神健康及
加強社區鄰里互助精神,以減低基層租戶精神健康的風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