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工藝「傷」伴】之三 你的名字——程展緯與工殤工友的相遇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

前言:

一班工傷工友,把身上背著的傷捏成雕塑,錄下。你要怎樣面對那一件件具象的、切身的痛?

一位藝術行動者,從一片草地中找到它們各自的名字,立字如碑。你會否想起一個建造這城市的生命,悄然逝去,卻記不清他/她的面容?

由直白至隱喻,這些作品從不同位置介入同一個不被重視的議題:工傷/工殤。如果藝術關乎超越與想象,我們能否從貧瘠的勞工待遇中,看見工人如何過好一點?第十五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將會放映由台灣工傷工友及家屬製作的記錄短片《工傷轟拍》,邀請大家一起討論。同時,【草根.行動.媒體】走訪了幾位與工傷工友相伴的人,說說她/他們在各自身位看見的、由創作勾起的、與工友的事。

 

《工傷轟拍》放映場次:

日期 時間 地點
11/11/2017 星期六 (Sat.) 15:00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

油街實現的草地,沒有展覽或裝置藝術的時候,寧靜依然。我卻是因著這篇訪問,才第一次認真端詳起草地的樣貌:放眼一片平整,細看草的粗幼、長短不一,尖的圓的葉;綠色也分深淺,偏藍或偏黃。一場大雨之後,標示著不同草名的木牌被收起,我無緣辨認它們的生命。抬頭,一個高大的身軀,背著與他身形不成比例的小書包,與女兒一同出現在草地前。這個人,為什麼執著地要我們記住草的名字?

18034100_10155522120210695_807167784912379678_n

18194041_10155522127535695_763943320480624185_n

(圖片引自程展緯個人臉書:https://tinyurl.com/y9lwysf5

無名、無面孔的人

作品〈唸草名〉是《擬人法的寓言練習》的一部分,程展緯在油街的半年展出計劃——還原被異化之人,說故事回應現實。〈唸草名〉在4月28日國際工殤紀念日前夕完成,回應的是每年因工身故或受傷、卻默默無聞、不被政府承認[1]的工友。「你最多只會見到新聞浮一浮,不會記得他/她(工殤工友)是誰。所以我想找一些平時生活裡常見,但我們不知道名字的東西。」程強調日常,因為現代人太習慣於景觀(spectacle),卻忽視了時刻在身邊發生的災難。訪問當日剛剛發生中電地盤工殤意外,三名工友死亡,報章廣泛報導。「大家看完,不會有什麼衍生出來……其實勞動本身就是一件很日常的事,勞動伴隨損傷,也很日常。」

這次尋找草名的過程,程由油街的農夫和職員相助,認出18種草名——呼應工業傷亡權益會在2017年首3月統計的工殤數字。工權會長年呼籲政府為工殤工友立一塊紀念碑,以表達對工友的尊重和悼念,無奈一直得不到回應。程說紀念碑的意義很實在,與此同時也思考如何讓觀者將凝固於碑上的信息帶回生活:「所以(這個作品)不是直接傳達一個信息,而是透過物件,邀請大家由細微的觀察中找到聯繫。」

第一次萌發起名的構思,是在程參觀科學館的「職業健康安全展覽廊」後。那是一個教育大眾「工業意外是因工人不佩戴安全帶而發生,與承辦商責任、勞工法例無關」的互動區,一有人經過,單向反光玻璃後便掉下一個沒帶安全帶而喪生的公仔。女兒直呼「好恐怖」,程卻對這個死了無數次的人偶難以忘懷。他透過上百次的長時間曝光,終於拍下了這個公仔的面容,並把製作過程和公仔帶到台北作展覽[2],邀請觀眾為他取名。同時,程以3D打印機製作了一個以自己為原型的人偶,替代科學館內的的原身。

20737541114_39fec09e61_b

(圖片引自網絡:〈香港人:沒戴安全帶公仔〉Man Without a Safety Harness https://tinyurl.com/y8hr4aol

如斯世上,需要想象

藝術將我們熟悉的事物陌生化,打斷看似理所當然的想法,令我們停頓、反思——程展緯在長年的倡議運動中找到相似的實踐。

與他相關的詞彙,藝術以外,可能就是保安員。做過博物館,做過大學,他發起的第一個運動是「給保安員椅子」。在親身經驗與觀察、同行間的閒談中,程著眼的工傷不只是工業意外,還有每日在工作場所內累積的勞損。卑微如一張椅子,已緩和了工友不少重擔。於是程發起簽名運動,引起了輿論向一些公司高層施壓,為員工提供坐椅。「叫得停,就要快。」博物館、立法會、連鎖超市、便利店,延續至最近的機場詢問處,都是工友與程的戰場。但對他而言,多年來的堅持不過是「放工之後,做多一步。」

無論是「爭凳仔」,還是「全港反思便利店做乜鬼要店員戴帽工作」標語創作比賽[3],程展緯想挑戰的,是大家習以為常的消費心態。「員工的角色被預設為服務顧客,當你這樣走出來,大家會開始想,顧客是否也可以為服務員說話?」突兀,雖顯諷刺,卻是反思和想象力的開始:「我們能否想象,在真實的工作空間裡容納一張凳?消費者與服務員的關係不只是關注錢?」

後記

訪問時,程展緯總不忘與工友的點滴。他指著油街後方的建築工地,圍板將工地與外界隔絕,想起一位工人對他說的話:「磚頭砸落嗰頭係工殤,砸落呢頭就係謀殺啊。」前者無人問津,後者全城轟動。至少我們還記得你的名字。

 

[1] 當外地多個國家已將4月28日定為「工殤紀念日」,香港政府不顧民間團體的請求至今未有訂立;更以科學館地下「職業安全展覽區」不顯眼之處的無名碑作敷衍,不願在戶外當眼處樹立一塊悼念工殤工友的紀念碑。

[2] 台北當代藝術館於2015年舉辦的「以藝術之名─香港當代藝術展」

[3] 詳見立場新聞報導:https://tinyurl.com/y9ccl2nx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