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棚仔就「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建議之回應聲明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e6a39ae4bb94e5b0b1e3808ce6b7b1e6b0b4e59f97e8a8ade8a888e58f8ae69982e8a39de59fbae59cb0e3808de5bbbae8adb0e4b98be59b9ee68789e881b2e6988e

2018年1月27日

商務及經濟發局局長邱騰華日前宣佈跟進施政報告建議,於2023-2024年成立「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下稱基地)。同處深水埗一隅,棚仔布販及義工共同倡議的「棚仔社區布藝時裝中心」(下稱中心)民間方案,未受政府正視納入深水埗的整體文創時裝基地發展,亦未有促進參與和共創,聆聽地區文創團體的看法。我們對於政府不重視由下而上自我生成的社區營造動力,感到失望。就基地現時公開的建議,我們有以下之回應:

1) 棚仔布販及義工於2016年1月開始,積極進行社區規劃參與,主動邀請食環署官員、區議會議員、地區團體、時裝創意業界、勞工團體等不同界別持份者進行了兩次規劃工作坊及多次跨界別持份者的聚集小組,訂出了「中心」建議的初稿。可惜,政府仍未有跟進回應中心的建議,原因可能是政策局之間的不協調,商經局與食衛局之間缺乏跨局商議機制,未有考慮深水埗作為一個創意產業和時裝產業鏈的整體生態系統去促進多贏發展,無視創意產業變化多端的未來及其與在地社區生態連結的重要性。

2) 棚仔在過往兩年多,在毫無資助下,不斷積極嘗試將棚仔民間方案在現址實踐,包括與手作人合作的品牌創立計劃、時裝設計比賽、布藝技術工作坊 、布藝手作市集、棚仔故事館、布藝歷史文化導賞等不同活動,在地實踐「時裝社區布藝中心」,而棚仔本身的顧客亦廣及時裝創意業界及社區人士 (e.g. 南亞、長者、婦女); 同樣區內不同類型的文創團體亦在自負盈虧下營運,亦有社區縫紉空間。這證明深水埗區內已自行生成「創意及社區群聚」,而棚仔民間方案正是希望進一步將社區經濟與創意產業連合,同時承傳產業和傳統技藝。

3) 我們了解基地的營運者「香港設計中心」也是元創方(PMQ)的發起機構之一,PMQ這幾年發展強差人意,未見真正落地善用社區資源,研究文創行內的真正需要,且租金昂貴,未有真正帶來社會創新、社區共融及改變。世界多個城市的例子說明,文創群聚 (creative cluster)是個跨越上下游的生態系統,以時裝設計業為例,從布料的創新,布藝縫紉的發展,至下游的品牌塑造、零售和推廣,都同樣重要。政府必須從這個前瞻視野出發,不能再分化「專業設計者」和「社區生產和設計者」,應把兩者融合,發揮協同效應。
4) 文化產業的發展是應先有文化,才有產業,絕不能夠本末倒置。即使在缺乏政府扶持下,深水埗地區向來匯聚布藝行業與文化小店,文創發展早已蔚然成風。政府在社區推動文創產業時需要的其實是了解、諮詢、扶持及結合原生地區點滴打造的民間文化力量,而非空降硬件建築。

5) 我們亦擔憂,政府「深水埗時裝及設計基地」計劃不單只未能在地連繫深水埗社區 (包括文創團體、基層社區),更會進一步加劇區內士紳化情況,變相推高區內租金,握殺現存文創及基層小店的生存空間。事實上,區內租金近年已開始不斷上升。總的來說,我們具體要求政府作出跨局跨部門平台,探討上述要點,要求政府與區議會支持成立「棚仔社區布藝時裝中心」。我們希望在妥善搬遷安置棚仔布販的前提下,進行區內參與規劃過程,作出布業發展、社區網絡聯繫、產業結構及文創潛能的相關研究,並支援資助現存絷根深水埗社區的文創活動,以建立未來的深水埗作為一個整體的文創基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