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8 年 03 月

轉載|民間扶貧高峰會

主辦單位:社福抗貧聯盟-於2017年初由一眾從事扶貧服務及倡議工作的機構及單位組成,聯盟關注本地貧窮問題及弱勢人士權益,促進香港扶貧、抗貧及防貧服務及政策的發展。

日期:2018年3月25日 (日)
時間: 中午12時至下午5時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九龍聯合道135 號)

🔺扶貧政策共議環節🔺
就「青年貧窮」、「照顧者及兒童」、「基層住屋問題」三個課題,邀請公眾共同商討對策,嘉賓將於各專題環節協助分析及討論。
名額:每節40人
優先報名:goo.gl/Y4ZV2e

🔺實體投票:政府最應急切推行的扶貧政策🔺
過去兩個月,主辦單位在各地區中心,收集了27項市民認為在香港應該推行的扶貧政策,扶貧高峰會當日將設實體票站供在場人士投票,於27項政策中選出「政府最應急切推行的扶貧政策」,有關結果將於當日活動完結前發佈。

🔺網上投票🔺
公眾人士除可於活動當日的實體票站投票外,亦可循以下途徑於網上投票:goo.gl/1YUXe1
2018年3月1日至3月24日

活動當日亦設有真人圖書館、劏房體驗、電影放映會、攤位、展覽等活動。
查詢:2864 2906 (嚴小姐)/ 2342 2431 (鄧先生)

臉書活動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120728738171744/permalink/2124613124449972/

 

廣告

聯署:「寢室空間8平方 基本需要勿推搪」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請廣傳及聯署支持!
「寢室空間8平方 基本需要勿推搪」

自2015年劍橋護老院虐老慘劇及2016年康橋之家性侵事件發生後,多個議員辦事處、民間團體及專業人士組成「永別劍橋康橋工作小組」,要求政府重視長者及殘疾人士的人權,提升安老及殘疾院舍的質素。

社署的修例工作小組將於3月16日的會議上,再次討論修訂院舍人均面積的建議及決定最終方案,希望大家把握最後兩星期時間,請叫身邊的朋友聯署支持方案。

民間方案網上聯署: https://goo.gl/16GYdn

8+8方案內容可見於: https://goo.gl/N3YKmY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三八婦女節.基層婦女齊發聲 回應政府財政預算案

wwa.jpg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國際婦女節的設立是為了感謝不同婦女在政治、經濟、社會等範疇所付出的貢獻及爭取的成果。

今日香港,財政儲備千億,但在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卻缺乏性別角度,忽略對基層婦女的支援。因此今日,一班來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的基層婦女來到政總向政府表達意見:

強調長遠發展,應照顧家庭照顧者退休保障
財政司強調儲備用作長遠發展,我們認為應對無酬勞動的家庭照顧者作長遠照顧的規劃。全港有超過64萬無酬勞動家庭照顧者,不單撐住家庭照顧,也發揮穩定社會的功能,貢獻良多,應得到社會的肯定和保障,但現實卻是基層照顧者晚年生活不保。
政府曾提出的有經濟審查的退休保障方案,但這只會帶來負面標籤,一直被市民反對。我們認為要保障市民的晚年,是需要一個無審查、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今年的預算案更對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隻字不提,漠視基層婦女退休需要,令人失望。

支援婦女就業.託兒照顧服務不可少
政府一直沿用補救性社會福利模式,當家庭照顧功能出問題時,就在兒童照顧上提供支援。財政預算特別提及早前的虐兒個案,並為此推出「一校一社工」服務,支援幼兒中心及幼稚園等。但政府忽略了照顧者,照顧者缺乏支援也可能釀成慘劇。社區層面的託兒照顧服務不單支援照顧者,也是讓婦女安心工作的一大支柱。
香港的託兒服務,現時靠「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簡稱:社區保姆)為9歲以下兒童提供照顧,但服務主要靠義工承托,家長無法確認保姆家庭的環境安全、家人背景,而象徵式的義工津貼,也影響義工團隊的穩定性。
我們認為義工支援不可取代穩定團隊,也需要符合各區需要的彈性託兒服務,政府應按分區人口分配資源,規劃適切託兒服務。

為照顧者提供津貼,正視其對社會的貢獻
照顧者津貼就是從社會制度上保障家務勞動者的公民權利。津貼原意並非要將無酬勞動以商業利益計算成受薪工作,因為當中對親人的關愛、呵護等情感付出並不能量化。只是婦女為了家庭照顧的需要而被迫辭退工作或從事工時短欠保障的「零散工」,付出的不單是愛心也是生活的保障,而照顧工作亦有額外支出,如接送子女、送飯、照顧長幼或殘障家人陪診等。
照顧者津貼並非新事物,2015年關愛基金就曾推出「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為每月低收入家庭照顧長者超80小時的護老者提供每月2千元的津貼。所以,我們建議政府正視照顧者默默貢獻社會的付出而作出保障,可以運用關愛基金資助家庭照顧者。

增加婦女就業機會,應發展社區經濟
勞工處研究已指出零散就業的趨勢正在增加,樂施會的貧窮研究也指出零散工中從事低工資低技術工種的大部份是婦女。超過八成零散工得不到基本勞工權益保障,也是加劇貧富差距的原因。
勞動市場零散化、基層工種女性化現象的出現,政府責無旁貸。政府一方面呼籲僱主將工作零散化以適合照顧家庭的婦女,但並沒有同時修訂過時的勞工法例,以至零散就業得不到一般勞工應享有的假期津貼、或按年資計算的福利。我們認為政府應盡快修訂勞工法例僱傭條例,以及在社區開拓支援婦女經濟收入的土壤,如社會經濟。
社會經濟項目內容多元,由民間自下而上,包括社區墟市、生產合作社、社區廚房、社區環保回收及分類、互助照顧等。
我們建議,要拆牆鬆綁,為社區經濟活動有發展的土壤,如每區的閒置空間作市集用途、支援工人合作社讓婦女或長者可以組織及策劃業務。

本會在三八婦女節,向政府作出以下綜合建議:
1. 重新制訂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保障所有人,包括無酬勞動照顧者及零散工
2. 正規託兒服務,不單靠社區保姆義工,全面規劃由政府資助的託兒照顧服務,按地區人口分配資源
3. 提供照顧者津貼,紓緩因長期照顧家人而無法外出工作的婦女的經濟壓力,也支援在照顧家人的交通和生活開支
4. 開拓社區經濟空間和條件,提供社區墟市空間、及簡化申請、支持工人合作社

在港印尼移工網絡於國際勞動婦女節第107週年之聲明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承認移民家務工的地位、提供法律保障
停止所有形式的剝削、改善工作條件
成立投訴機制、合理補償超收中介費的受害者
停止現代奴隸制
28515108_1771540819570269_7329731785200256982_o.jpg
在港印尼移工網絡——一個由移民工人組織及成員家庭組成的聯盟——希望和各地婦女移民工慶祝(三月八日)國際婦女節。移民家務工是移民工當中最多的一群,是家庭、社區和國家的英雄。但只因為我們是女人、是家務工,我們一直被貶低、歧視和拋棄。在這個歷史性的日子,我們再一次呼籲印尼政府立即承認移民家務工的工人地位,並提供法律保障以維護移民工的人權。
工作條件損害健康
由於在外工作,我們受困於勞工輸入國的條例,必須與僱主同住。這裡也沒有任何條例規管工時、訂立合理住宿和食物營養的標準。於是,移民家務工往往成為苛刻工作條件、強制勞動、言語/身體/性暴力的受害者。移民家務工每天大致工作12-16小時並且24小時聽命。雖然香港規定家務工有每星期一天連續24小時的假日,我們當中很多都被逼在假日工作甚至不被允許放假。
大多數移民家務工都生活在沒有隱私的環境裡,許多人睡在客廳、廚房、浴室、天台或房子以外的房間,沒有足夠的床墊或被子。冬天沒有暖氣,夏天也沒有風扇或空調。
沒有食物規管,僱主可以任意給予我們任何食物。一兩塊麵包作早餐、午餐和晚餐吃即食麵和剩飯剩菜都是很平常的事。被迫花費薪水去買食物的移民家務工不是少數,儘管我們的薪水並不足以追上飆升的物價,無論是在世界各地或是印尼。缺乏休息、劣質睡眠、沒有營養的食物、工作及家庭壓力令我們的健康持續受損。移民家務工很容易生病,患上嚴重的疾病(高血壓、中風、腎或其他器官的功能衰退、癌症、爆血管、抑鬱症),甚至死亡。
現代奴隸制之鏈
印尼政府在2017年尾通過了保障印尼移民工草案,但移民家務工仍然不能自由簽訂工作合約,繼續被迫找印尼的私人人力資源公司。正是這個捆綁,將移民家務工困在債務和強制勞動之中。
移民家務工被收取比勞工條例規定高2-3倍的職業介紹費;若沒有結束兩年合約,則被禁止轉換私人公司和中介。即便有生物特徵辨識系統,移工的護照資料仍被(公司)篡改,重要的文件被扣押,也沒有提供工作國家的資訊(如氣候、習俗、語言和法律)。移工被關押、暴力對待,情況甚至更差。以上種種奴隸制度的結果,都是由印尼政府自己導致的。
施暴和販賣人口的案例不斷增加,影響著像Adelina, Yulfrida, Erwiana和其他受害者。這正是因為印尼政府不肯承認家務工是工人,不為我們提供法律保障以符合聯合國保障所有移民工及其家庭權益的國際條約。在港印尼移工網絡作此總結:實際上,在移工議題上,「國家仍舊缺席。」
因此,我們重申以下訴求:
一、根除現代奴隸制度,令移民家務工自由選擇工作合約,無需通過私人公司和中介。
二、消除債務負擔,為超收中介費的受害者成立申訴和補償機制(依照法例減去超收的部分)。
三、透過以下措施提高海外就業服務:
a) 為個人資料遭篡改的移工派發護照,讓她們能夠返回家鄉,不必以通行證/臨時護照來遣返;
b) 成立24小時投訴機制;
c) 停止將申訴的移工轉介回中介公司或僱主。
四、與移工接收國簽訂有約束力的協定,規管移民家務工的權益,包括假日及休息權。
五、停止販賣人口,打擊販賣者,並保障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權益。
六、向香港政府爭取改善移民家務工的工作條件,以確保工作安全:
a) 加薪至每月5500港幣;
b) 訂立標準工時或休息時間
c) 制定合理住宿標準的政策,禁止非人道的居住環境(如浴室、櫥櫃、廚房、沙發等)
d) 協商規管食物質素的政策
在國家無法保障合理就業來緩解貧窮問題之時,政府應該主動保障移民工的福利。同時,我們也應提高移工群體的意識,團結一致以確保我們的訴求得以實現。
在貪婪的資本家於全球自由市場中謀取暴利、而人們的生活卻持續劣化之時,我們工人的權益只會繼續被侵害。作為女性工人群體的一部分,我們唯有繼續爭取下去。
Statement of The Network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Jaringan Buruh Migran Indonesia, JBMI)
On the 107th Anniversary of International Women Workers’ Day
MAKE RECOGNITION & LEGAL PROTECTION FOR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STOP ALL FORMS OF EXPLOITATION & IMPROVED WORKING CONDITIONS
CREATE A COMPLAINT MECHANISM & COMPENSENTAE (OVERCHARING) DAMAGES FAIRLY
END MODERN SLAVERY SYSTEM
JBMI, a network of oversees migrant worker organizations and members of their families, wishes to commemorate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March 8) to all women migrant workers in any places.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are the largest sector of migrant workers, heroes for families, countries and communities. But we continue to be degraded, discriminated against and abandoned only because we are women and domestic workers. On the anniversary of this historic day, we would like to again call upon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to immediately realize the recognition and legal protection for the human rights of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as workers.
Working Conditions and Impaired Health Status
Chelsea Cheung, [06.03.18 17:42]
Working aboard, we are all bound by the regulations of placement countries that require us to live in the same house with the employer (live-in). In addition, there are no rules that limit working hours, set the standards of decent beds and nutritious food. As a result,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are often victims of poor working conditions, forced labor and verbal, physical and sexual abuse.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generally work for 12-16 hours a day and stand by for 24 hours. Although Hong Kong guarantees a 24-hour holiday once a week, many are forced to work even forbidden to have holidays.
The majority have no privacy and many are put to sleep in the living room, kitchen, bathroom, terrace or room outside the house, without adequate mattresses and blankets. No heating machine during winter and fan or air conditioner during summer.
The absence of rules on food often makes employers arbitrary in granting food. Breakfast with 1 to 2 pieces of bread, lunch and dinner with instant noodles or leftover food is common.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being forced to spend their salary to buy their own food are not just a few, even though the salary is actually insufficient to meet the prices of needs that continue to soar overseas and in Indonesia.
Lack of rest, unqualified sleep, less nutritious food, high stress levels due to work pressures and family needs lead to continuing decline of health conditions.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are easily ill, exposed to severe illness (high blood pressure, stroke, kidney failure or other organs, cancer, broken blood vessels, major depression) and died of diseases.
The Chain of Modern Slavery System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has just passed the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Protection Act (UU-PPMI) by the end of 2017. However,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are still not allowed to choose independent contracts and are still being forced into Private Indonesian Manpower Supplier Company (PPTKIS). It is this chain that traps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in a system of debt enslavement and forced labor.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are charged 2-3 times more expensive placement fees than that specified in Regulation of the Minister of Labor, banned from changing PPTKIS and agents if they have not finished 2-year contracts, the passport data is falsified despite the presence of biometric systems, important documents retained, no information (season, customs, language, law) about the country of placement provided, subject to captivity, violence and more. All the effects of the modern system of slavery are implemented by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itself.
The rise of cases of violence and human trafficking affecting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such as Adelina, Yulfrida, Erwiana and other victims is precisely because of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s refusal to recognize domestic workers as workers and create legal protections that guarantee right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UN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of Migrant Workers and Members of His Family. JBMI concludes that in fact “the state is not yet present" for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Therefore, we restate our demands as follows:
1. Eradicate modern slavery systems by freeing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from private sector company (PJTKI) and Agencies and enforce independent contracts without discrimination
2. Eliminate debt enslavement by creating a fair grievance and redress mechanism for overcharging victims (deduct the amount which exceeds that specified in legal provisions)
3. Improve employment services abroad by:
a) granting authorization of passports to the victims of data forgery so that they could return to home country and not to depot the victims by “Travel Document in Lieu of a Passport” (SPIP)
b) creating a 24-hour complaint system
c) not directing migrant workers who complain to return to the agent / employer
4. Create binding agreements with placement countries that regulate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rights including holiday and rest rights.
5. Stop the practice of Human Trafficking, crack down on abusers and guarantee the rights of victims and their families.
6. To fight for improvement of working conditions of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with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ensure the safety and security of work:
a) Increase in salary to HK $ 5500 per month
b) Determination of standard work hours or rests
c) Establishment of policies governing acceptable accommodation standards and prohibiting inhuman accommodation (bathrooms, cabinets, kitchens, sofas, etc.)
d) Preparation of policies that regulate food standards
In the midst of the failure of the state to guarantee decent employment in the country and to alleviate people from poverty, the state should play an active role in ensuring the welfare of migrant workers. Still, we recognize the need for awareness, unity and solidarity of the migrant workers themselves to ensure that demands are met.
In the midst of people’s lives that continue to deteriorate as a result of the greed of global capitalists pursuing profits through a system of free market globalization, our rights as workers will continue to be coped. As a part of the community of working women, we have no choice but to keep fighting.

綠色薔薇| 我們要辦一個這樣的女工藝術節!(附最新延期聲明)

編按:

原訂今周末於深圳的首屆女工藝術節,籌備多時,經歷小額資金不能資助再成功緊急募款後,最後還是需要把活動延期。
特此轉載這次女工藝術節主角之一丁麗的故事,當中也有談及女工藝術節的一些緣起。

photo6125362588553422974.jpg
(女工藝術節延期聲明原文)

WOMAN.jpg

========================

轉載: https://mp.weixin.qq.com/s/At-LYlMvf_2C8nrXHY5kCw

首屆女工藝術節(3月10日至11日)

「讓對話發聲」

從今天起,倒計時還有八天●♡●

2

嗨,親愛的,臨時藝術社區的活動即將在3月畫上句號,在結束前,我們將迎來綠色薔薇帶來的「首屆女工藝術節」!◑▂◐
3月10日,11日這兩天的臨時藝術社區將成為對話的空間,發聲的舞台,這是女工的節日,同時也是一場看見與被看見,聆聽與被聆聽的節日,歡迎你也帶著自己的聲音和故事來參與!

所有勞動者的聲音都值得被尊重和聆聽!

聽說夥伴們都準備好啦◎⊙◎


1.jpg
一直以來,我們都想舉辦一個具有性別視角的,真正屬於女工們的藝術節。我們是誰?與你有什麼關係?可能我們的故事裡也有你的身影,因為我們同是一群離鄉背井在外打工的勞動者。接下來我們會連續幾天分享女工的故事,今天先聽聽這次女工藝術節主角之一丁麗的故事。

我叫丁麗,工友們常叫我丁當,2004年來到深圳進廠工作,當時我16歲。

3.jpg

你可能不知道我們的這些故事

你可能不會知道,我身邊的好些女工姐妹在2005年那年月工資只有700元的時候(不加班可能只有五六百塊)會拿了一半的薪水320元來報名電腦培訓班,每天風雨無阻地學習,只是為了再次感受當學生的滋味,獲得接受新知識的喜悅;

你可能不會知道,在工廠被查廠的時候,我們因為沒有地方去,只能大白天的去到工業區電影院躲避審查,不料裡面放的全是色情片,而且旁邊還有不少的男生,那時我們還是容易尷尬害羞的年紀,全程閉著眼睛裝睡覺才得以過了一下午;

你可能不會知道,在那個以女工為主的流水線群體中,我們找男朋友是很不容易的。那時QQ盛行,雖然那時候的網戀也成全了不少情侶,但是失敗被騙的例子更多;

當然你可能更不會知道,我們當中一些受過工傷的女孩,因為被男主管羞辱而精神失常,多次想跳樓自殺;

你可能更不會知道1993年深圳致麗大火燒死87個女工的故事;

……

因為貧窮,我們離家打工

還記得2002年那年夏天,我14歲,家裡忙著麥收,那時媽媽就輕聲跟我說:“如果你哥哥考上高中,家裡可能沒有另外的錢供你上學了”我含著淚水默默地點頭。

2004年年,未成年的我來到深圳,用姐姐的名字進了工廠。

工廠半軍式化管理,每天工作長達11小時,每月只有2〜4天休息日,統一的工裝,統一的床鋪。每天下班,姐妹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排隊打熱水洗澡,然後脫掉廠服,換上自己喜歡的衣服。就連洗澡都有人盯著,沒關好水要罰錢,拖鞋沒放好也要罰錢……

我第一個月的工資是720元,但我只花了20元有一次下班很晚,我和姐妹們去逛商場,因為看了店裡的衣服沒有買,服務員就說:一看就是打工的,沒錢買就別亂碰。

那是一種深刻的歧視,我至今也還記得。

4.jpg
當年工廠宿舍中的丁麗

因為是女孩,我們壓抑自我

那時公共娛樂設施似乎離我們很遙遠。女孩出去溜冰,蹦迪,會被認為行為不檢點,台球,籃球這些體育運動也都和我們無緣,膽子大的女孩玩的時候也總會招來異樣的眼神……我們唯一喜歡的就是聽收音機,聽打工姐妹們的愛情故事。

工業區街頭隨處派發的婦科小廣告讓我們知道了什麼是性,也讓我們不斷鞏固加深“沒有處女膜會嫁不出去”的錯誤觀念,讓當時同宿舍的姐妹因為小時候被性侵而擔心沒有處女膜會對不起未來的老公。

慢慢地,和我同年代的姐妹們都結婚生娃了,從一個少女到流水線女工,再到妻子,母親,很多女工在外工作之餘,在家裡還要承擔所有的家務勞動,做飯,洗衣,照顧孩子,慢慢失去了自己的生活。

之後,當我進入了公益機構工作,組織女工姐妹小組的時候,發現10個姐妹中居然有6個從小就被送人了 – 只因為她們是女孩。

因為是女孩而被送人;因為是女孩所以要把機會讓給哥哥弟弟,掙錢給哥哥弟弟上學,給家裡修房子,因為是女孩,所以就從小被教育不能大聲說話,要學會做家務…………她們普遍都很自卑,在男女一起參與的活動中,這些女孩們也很少有勇氣發言講述自己的想法。

 

5.jpg
當年一起在蘭州打工的姐們

女工藝術節,我們勇敢發聲

社會對於女工群體還有著很多的刻板印象和誤解,大多媒體評價女工素質差,標籤女工為“廠妹”,對女工真實的生存處境和感受毫無體察。

人們讚頌一個邊陲小鎮蛻變成如今的現代化大都市,卻絲毫沒有提及上億的工人們為這個城市付出的貢獻,更是遺忘了默默承受多重壓迫,掙扎生存的底層女工。

其實每一位女工姐妹身上都有閃光點,只是很少得到社會的關注。

6
早期的女工小組

在女工小組,我們會聚集義工姐妹們,大家一起排演性別平等戲劇,一起創作女工原創歌曲,一起跳反對暴力的舞蹈。姐妹們真的非常熱愛文藝活動,喜歡站在舞台上的感覺。

過程中,我們發現姐妹們越來越敢於表達自己的觀點,也看到大家互相支持互相成長,看到她們生命中最堅韌的一面。這些活動讓不同年代,不同地方的女工相聚在了一起,面向公眾分享自己故事,不僅增進了互相理解,也給予了姐妹們很大的鼓舞。

我們還有一個野心:一直以來,我們都想舉辦一個具有性別視角的,真正屬於女工們的藝術節我們特別希望能夠通過女工藝術節,由女工演繹她們和城市的關係,展現自己,綻放自己,讓更多人看到真實的她們。

7
第三屆女工最牛“分一半責任給社會,還一半權利給女性”主題活動現場

 

8.jpg

丁麗搭檔崔永元主持“打工春晚”

在此次活動籌備中,丁麗與她的夥伴林琳花了三十天的時間騎行五省,與上海,紹興,武漢,懷化,廣州,東莞的人們對話,交流,她說:騎行的意義不是在終點,而是在路上。從城市出發,穿越工業區,城中村,讓對話發生,讓更多的人看到沿途集結起來的點點力量。

她們希望人們看到:女工的形象多元又豐富穿上工服,她們是頂天立地的勞動婦女,脫下工服,她們唱歌,跳舞,寫詩,排戲。

女工不是一個標籤,一串符號,一組數據,她們是有能力,想法和行動力的,活生生的人。她們有自己的主張,並從未停止發聲,但她們的聲音,卻常常因為處在最低層被埋沒。

9.jpg在上海騎行的丁麗和林琳

10
12月2號武漢分享女工經驗和社會性別的討論

12.jpg
臨時藝術社區中的女工攝影展

==========
3月10日,11日週六日

約你一起來對話我們的故事

2017年12月18日〜2018年3月15日  女工攝影展

  2018年3月10日  週六下午   女工藝術節開幕式

2018年3月10日  週六下午  女工文化論壇
2018年3月10日  週六晚間  女工音樂會

2018年3月11日  週日下午  女工劇場演出

 2018年3月11日   週日下午  女工藝術節閉幕

 

報名請往(微信):

长按识别二维码

点击“立即报名”

同时

添加尖小椒为好友

(微信号jianxiaojiao45)

并注明“女工艺术节”

可加入艺术节交流群

获取更多信息!

到不了现场的小伙伴

也可加入交流群

届时将有线上直播

转发本文至朋友圈

(请不要分组哦)

并截图发给尖小椒

将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一份

3月10日、11日,我们不见不散!

 

轉載|不食嗟來食街站-醫院員工淑儀不獲重聘跟進(附影像報導)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0307

轉自: 街坊工友服務處

我們在瑪嘉烈醫院宿舍門口擺站,呼籲更多人關注員工被打壓的處境,高層借退休重聘計劃排除異己。

醫院階級深重 淑儀敢言維權:
2013年 為改善基層員工待遇,淑儀毋懼上層阻撓,向前食衛局局長高永文醫生遞交意見書。
2014年 淑儀向行政總經理表達讓基層員工更有前景的訴求。
2016年 有員工常出言侮辱女性,淑儀挺身而出要求管理層認真處理。

一般員工退休可獲重聘,然而淑儀年資達廿五年,每年SDR評核達優良評分,卻罕有地不獲重聘,從去年七月退休開始,一直被拖拖拖……

早前我們到醫管局總部抗議後,終獲管理層約見,但事後他們竟提出以臨時OPA3職位重聘的提議,這根本是對淑儀的羞辱,職位降三級,工資減少萬多元。

淑儀回應: 不食嗟來食 ……

影像報導 : https://goo.gl/AQYpuu

【基層住屋大巡遊 暨 居住難關障礙賽:共同捍衛港人的基本住屋保障】

28168613_1615960231827319_6996141685510728393_n.jpg

政府換了一屆又一屆,每屆政府都說會全力為我們的住屋問題帶來改善;市民等了五年又五年,可是住屋狀況反而愈來愈惡劣,租金升幅令人窒息、居住環境越來越惡劣。住客彷如置身斯巴達障礙賽,每天在加租迫遷的陰霾下,越住越細、左閃右避,仍無法覓得安居。

要保障租戶的權益,除了增撥土地興建公屋外,我們也要爭取,提升租戶的議價力,更能抵抗無日無止的加租和迫遷。我們要求政府修訂現時「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包括保障租戶的續租權、限制租金升幅等,保障基層市民的住屋權益。

誠邀大家一齊來 ,共同悍衛自己的基本住屋權!

🗓 日期︰2018年3月4日(星期日)
⏰ 時間︰上午9:30集合,10:30開始巡遊,大約下午 12:30完成
🛤 路線︰修頓球場至禮賓府

主辦團體: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全港關注劏房平台、全港基層住屋大聯盟、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屯門住屋關注團隊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3748178642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