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三八婦女節.基層婦女齊發聲 回應政府財政預算案

wwa.jpg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國際婦女節的設立是為了感謝不同婦女在政治、經濟、社會等範疇所付出的貢獻及爭取的成果。

今日香港,財政儲備千億,但在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卻缺乏性別角度,忽略對基層婦女的支援。因此今日,一班來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的基層婦女來到政總向政府表達意見:

強調長遠發展,應照顧家庭照顧者退休保障
財政司強調儲備用作長遠發展,我們認為應對無酬勞動的家庭照顧者作長遠照顧的規劃。全港有超過64萬無酬勞動家庭照顧者,不單撐住家庭照顧,也發揮穩定社會的功能,貢獻良多,應得到社會的肯定和保障,但現實卻是基層照顧者晚年生活不保。
政府曾提出的有經濟審查的退休保障方案,但這只會帶來負面標籤,一直被市民反對。我們認為要保障市民的晚年,是需要一個無審查、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今年的預算案更對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隻字不提,漠視基層婦女退休需要,令人失望。

支援婦女就業.託兒照顧服務不可少
政府一直沿用補救性社會福利模式,當家庭照顧功能出問題時,就在兒童照顧上提供支援。財政預算特別提及早前的虐兒個案,並為此推出「一校一社工」服務,支援幼兒中心及幼稚園等。但政府忽略了照顧者,照顧者缺乏支援也可能釀成慘劇。社區層面的託兒照顧服務不單支援照顧者,也是讓婦女安心工作的一大支柱。
香港的託兒服務,現時靠「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簡稱:社區保姆)為9歲以下兒童提供照顧,但服務主要靠義工承托,家長無法確認保姆家庭的環境安全、家人背景,而象徵式的義工津貼,也影響義工團隊的穩定性。
我們認為義工支援不可取代穩定團隊,也需要符合各區需要的彈性託兒服務,政府應按分區人口分配資源,規劃適切託兒服務。

為照顧者提供津貼,正視其對社會的貢獻
照顧者津貼就是從社會制度上保障家務勞動者的公民權利。津貼原意並非要將無酬勞動以商業利益計算成受薪工作,因為當中對親人的關愛、呵護等情感付出並不能量化。只是婦女為了家庭照顧的需要而被迫辭退工作或從事工時短欠保障的「零散工」,付出的不單是愛心也是生活的保障,而照顧工作亦有額外支出,如接送子女、送飯、照顧長幼或殘障家人陪診等。
照顧者津貼並非新事物,2015年關愛基金就曾推出「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為每月低收入家庭照顧長者超80小時的護老者提供每月2千元的津貼。所以,我們建議政府正視照顧者默默貢獻社會的付出而作出保障,可以運用關愛基金資助家庭照顧者。

增加婦女就業機會,應發展社區經濟
勞工處研究已指出零散就業的趨勢正在增加,樂施會的貧窮研究也指出零散工中從事低工資低技術工種的大部份是婦女。超過八成零散工得不到基本勞工權益保障,也是加劇貧富差距的原因。
勞動市場零散化、基層工種女性化現象的出現,政府責無旁貸。政府一方面呼籲僱主將工作零散化以適合照顧家庭的婦女,但並沒有同時修訂過時的勞工法例,以至零散就業得不到一般勞工應享有的假期津貼、或按年資計算的福利。我們認為政府應盡快修訂勞工法例僱傭條例,以及在社區開拓支援婦女經濟收入的土壤,如社會經濟。
社會經濟項目內容多元,由民間自下而上,包括社區墟市、生產合作社、社區廚房、社區環保回收及分類、互助照顧等。
我們建議,要拆牆鬆綁,為社區經濟活動有發展的土壤,如每區的閒置空間作市集用途、支援工人合作社讓婦女或長者可以組織及策劃業務。

本會在三八婦女節,向政府作出以下綜合建議:
1. 重新制訂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保障所有人,包括無酬勞動照顧者及零散工
2. 正規託兒服務,不單靠社區保姆義工,全面規劃由政府資助的託兒照顧服務,按地區人口分配資源
3. 提供照顧者津貼,紓緩因長期照顧家人而無法外出工作的婦女的經濟壓力,也支援在照顧家人的交通和生活開支
4. 開拓社區經濟空間和條件,提供社區墟市空間、及簡化申請、支持工人合作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