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 - 互助採訪隊(2018)系列之一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前言

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五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同根社、基層發展中心和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派了街坊參與採訪隊工作。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第一組採訪隊隊員:

Cavy (第九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Lincoln (第九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善怡 (草媒行動2018媒體伙伴)

~~~~~~~~~~~~~~~~~~~~~~~~

今天訪問了兩位參與五一勞動節遊行的人士,在此先稍作簡介:

1) 楊女士曾擔任家務助理十多年,近幾年因勞損轉任文職,她這次身穿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的T恤,和其他工會成員一同參與五一遊行。

2) 嘉穎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的學生,她這次和中大基層關注組一同參與五一遊行。

=============================

1)你認為家庭照顧者是否勞工/無酬勞工?

有 團體倡議「照顧者津貼」,你聽到覺得如何?合理嗎?贊成嗎?

嘉穎表示,家庭照顧者也是勞工。她表示一般人會覺得家務勞動不計錢,所以不是勞工,但其實家務都要付出時間和精力,故照顧者有照顧者津貼是合理的。

很多人視家務勞工被為次一等的、「女人做的東西」,這和「女主內男主外」的傳統家庭的觀念有關,所以一直以來社會覺得她們做家務工作是理所當然。

嘉穎認為,有照顧者津貼是很合理,一來需要被照顧者可得到照顧,二來照顧者亦得到合理的回報。政府只把照顧責任拋左個波給家庭,但其實這是社會的事

 

我們雖然沒有很明確問清楚楊女士對照顧者津貼的意見。

不過楊女士也分享,很多婦女工作之餘,也需要照顧家中事務,尤其是小朋友。就像她之前要照顧家中兩個小朋友,也只可以選擇彈性時間的工作,例如家務助理,工作的選擇很有限。唯有擔任家務助理,可具彈性時間,才能方便照顧小孩。

2)市區重建策略就話要維持地區特色和社區經濟, 但現時市建局重建拆樓, 就只會給予受影響舖戶(不論是業主或租戶)現金賠償的選項, 不會協助小商戶重置, 而重建完樓價暴升,以前的舖戶被迫遷至其他區,甚至結業。各區陸續重建下,傳統行業、小本經營商戶愈來愈少,你認為市建局重建前是否應該在同區其他重建地盤預留舖位,讓小商戶可以做到原區舖換舖? 為甚麼?

楊女士認為傳統行業、小本經營,如街市、小商店貨品的價格較便宜,因此政府應預留鋪位讓傳統行業得以承傳。

首先從價格方面,楊小姐認為相比大企業與超級市場,小本經營貨品較便宜,、"做街坊生意"。她舉例,例如"同一個貨品街市買十蚊,超市買十蚊九毫,足足貴左九亳。" 她認為現在經濟差,需要節省,"好似我呢啲師奶,慳到一蚊就好開心,慳下慳下就好多喇。"

不過,她亦贊同重建能有助改善衛生環境。以楊小姐住元朗為例,她經常去鄰近的天水圍,也發現天水圍天耀街市經重建後,衛生狀況有所改善。雖然他認為衛生相對食物格價更重要,不過倘若價格太離譜,也是不合適的。例如早前她有一位在同益街市工作的朋友,曾經打算在街市安裝冷氣,但礙於所需的裝修成本高,可能需要提高食物的格價填補成本,導致顧客有機會因價格昂貴而減少光顧、利潤下降,最後還是擱置計劃。

就「市建局是否應該讓小商戶可以做到原區舖換舖」此問題,嘉穎認為,在提供賠償的選項之餘政府都需要預留一些舖位作原區安置。例如當年利東街都有爭取原區舖換舖。這個訴求是合理的,因為舖頭做生意需要社區網絡,去到一個新的地方需要重新連繫該區的顧客網絡,會「好難做」。而且,重建的過程先前沒有諮詢原本受重建影響的居民或舖戶,重建根本未能真正清楚或照顧當區居民的需要。

3)政府已就取消強積金對沖定立初步方案,並將落實推行,請問你認為還有必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嗎?當中有何原因?

楊女士支持政府還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尤其是兼職及家務助理,很多時被視作自僱人士,沒有強積金,所以更需要有全民退休保障。

就「你認為還有必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嗎?」,嘉穎認為,當然要推行全民退保。她說取消強積金對沖和訂立退休保障根本是兩回事,取消強積金對沖也不代表有足夠的退休保障。

她分享曾經和五、六十歲的長者傾計,佢地談及「以前公積金好好多,反而強積金係基金,同拎去賭冇乜分別,根本唔係一個真正的保障。」

 

4)「你身邊有係D親朋戚友係新來港婦女?佢地有無返工?」>有,就問「咩行業?」「有無呻過工作待遇有咩唔理想嘅地方?」;無,就問「有無問過佢地點解唔返工?」

楊女士認為新來港或本地婦女普遍受到僱主不良的對待,例如僱主拖欠人工,工資受到剝削等。尤其是新來港婦女的情況更嚴竣。但婦女因為怕被僱主解僱,所以不敢透過政府或法律途徑投訴僱主,唯有盼望幸運能遇到好僱主。

其次,她談及由於一些內地婦女對人工要不高,而且十分勤奮, 所以僱主可能偏向僱用內地婦女。

另外,婦女工作沒有醫療保障。她分享了過往的經歷,因為長期擔任家務助理、過度辛勞,最後導致右邊肩頭疼痛、需要治療,而所需的醫療費用比工資還要多,但可惜政府沒有婦女勞損的醫療津貼。

再者,楊女士談及,雖然她每年也參加五一遊行,不過部份僱主對婦女爭取權益還是愛理不理,甚至一些僱主對婦女爭取權益的態度刻薄,有婦女因為具職工盟的背景曾被雇主拒絕聘用或解僱,直接「返去等通知」、「聽日唔駛返」,可能和職工盟較注重工人權益有關。

就「新來港婦女有無呻過工作待遇有咩唔理想嘅地方?」問題,嘉穎曾接觸一位新移民婦女被丈夫禁足,不准外出工作,只能在家照顧幼兒,因為丈夫怕她出去工作會學壞。另外,亦知道有新來港婦女做清潔工和服務員之類的零散工 。

至於工作上遇到的困難,例如推廣員在工作期間不能坐,長期站立一整天,對健康有影響。

還有一些老闆鑽牛角尖或利用新移民不熟悉如假期等勞工保障,制度上被佔便宜,可能新移民不知有薪假期而失去保障。

雖然嘉穎對新移民找工作狀況也不太清楚,但她推測新移民找工作可能會因為廣東話不流利,而較難找工作。

另外,她補充不論本地或是新移民婦女,要兼顧家庭,找工作的限制更大。所以嘉穎覺得有些新移民婦女可以兼顧家庭和工作,有些新來港婦女更會走在一起互相支持,如參與同根社,她也覺得這些婦女十分厲害。

5)你點睇移工放假坐在街上?

對於本港移工放假坐在街上,楊女士感到「無所謂」、「幾可憐」,表示理解。

首先楊女士認為,空間與私隱對於移工和僱主也同樣重要。她分享曾擔任家務助理時,她的僱主談及聘用家務助理相對移工會更好,因為「請工人唔方便,唔通工人瞓梳化咩。」

楊女士認為僱主與移工的私隱也十分重要, 除非有小孩需要24小時照顧,否則也不太願意招聘移工。不過,楊女士分享如果政府批准移工放工後能出外居住,相信會有更多人願意招聘移工。

另外,楊女士對於移工假日使用公共土地、坐在街上,表示「無所謂」。她認為「一星期一次」能接受,而且公園普遍是移工與她朋友之間的集中地,所以聚集於公園也是情有可願。再者她們在香港沒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假日需要外面渡過、才能與同鄉相聚,都「幾可憐」,因此能體會移工的行為。

她分享曾經有位朋友對移工坐在街上的行為不滿,反問「為何移工假日不在室內或僱主家中度過?」,楊女士解釋: 「唔去出面過,唔通留返屋企同僱主傾心咩?」,認為不可行,他的朋友聽後也覺得有道理。

雖然楊女士普遍同情移工坐在街上的狀況,但對於不守規矩的移工,也有表示不滿。她分享元朗同益街市,見過有些移工「亂扔垃圾」、「坐在路中間」,影響公共衛生及秩序,她對於這些不守規矩的移工表示不滿。但只要移工能遵守秩序、整潔衛生,則示移工坐在街上是情有可願、沒有問題的。

嘉穎覺得普遍人認為家務勞動無價值的態度,亦導致從事家務勞動的外傭待遇差,地位低下好似「妹仔」。

而對於移工在街上聚集,嘉穎認為是香港的公共空間缺乏所致。她們一個月約四千五的人工難以負擔大多數付費空間。嘉穎也曾經去維園和印尼家務移民工上廣東話班,於節假日在某些公共空間聚集,亦方便組織者(如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 atki)接觸到她們。嘉穎對這一現象的態度較積極,因移工自發運用身邊的空間令群體得以聚集,展現了她們的有能動性。她亦指出許多香港人明明憧憬上世紀的街頭路邊的生活,那時人們可以落街吃飯吹水。而現在,移工也是為我們展示了另一種生活的可能,不應對她們過分譴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