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互助採訪隊(2018) 報導系列之四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前言

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五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同根社、基層發展中心和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在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和港印尼移民工協會派了成員參與採訪隊工作,其訪問內容未定發佈方式,現在先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第四組採訪隊隊員:

Maggie/美琪 (第九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Parkson (草媒行動2018媒體伙伴)

~~~~~~~~~~~~~~~~~~~~~~~~

A.jpg

今天一共訪問了四位受訪者,以下是他們的簡單介紹。

Jade是已退休人士,是今次勞動節參與者之一。

炳叔是已退休人士,關注葵涌邨居民權益和基層住屋權益,多次參與所關注議題的行動,是今次勞動節參與者之一。

呀趙從事貨廠工作,多次參與社民連組織活動,是今次勞動節參與者之一。

謝小姐從事廚餘回收工作,亦是今次勞動節參與者之一。

 

1)你認為家庭照顧者是否勞工/無酬勞工?

有 團體倡議「照顧者津貼」,你聽到覺得如何?合理嗎?贊成嗎?

現行有的「照顧者津貼」是關愛基金的計劃之一,但「照顧者津貼」屬試驗計劃,暫時推行至2018年9月底為止。現時照顧者津貼只適用於照顧殘疾人士、長者的照顧者,申請時亦要合符特定照顧的時數和家庭每月入息限額等要求。

民間團體正討論「照顧者津貼」的覆蓋範圍,不只上述所提及,其他的家庭照顧者,例如照顧兒童、長期病患人士等,照顧者同樣亦會面臨因為照顧家人而未有工作收入,甚至因此有經濟壓力和困難,需要政府在其生活上津貼。

Jade 明白政策難做到完善,她重視政府資源是否用得妥當,認為政策上應優先

照顧到弱勢社群。例如一些有特殊兒童的家庭,這些有特別需要的情況,在「照顧者津貼」上應特別處理。

炳叔、呀趙和謝小姐很同意照顧者津貼的推行,他們都認為照顧者津貼切合到照顧者的需要。呀趙提到照顧者的難處,因為忙於照顧家中病患或老弱等而未能出外工作,沒有工作收入甚至會為照顧者帶來經濟負擔。炳叔亦補充就算照顧者有自己積蓄維持生活,積蓄也可能會被用盡。

謝小姐對照顧者所遭遇的困難表示身同感受,她分享自己的姐姐常常為照顧內地的媽媽而中港兩地走,有時自己也會請假返回內地幫手照顧,但因為請假不易,而且姐姐已經因為照顧母親而沒有工作,負責母親的經濟開支反而轉到自己身上。謝小姐明白雖然自己工作辛苦,但姐姐照顧母親所面對的困難和壓力也不少,她分享照顧老人家本身也不易,例如要面對老人家情緒問題,很多老人家都會向家人亂發脾氣,有時又會有孩子氣的一面。此外,也有些老人家可能身體有傷殘、病患,要額外需要體力照顧他們。之前謝小姐的姐姐的腳曾受傷,而母親又不良於行,她姐姐照顧母親時便更加吃力和辛苦。雖然「照顧者津貼」未覆蓋照顧內地家人,但謝小姐認為照顧者的困難不容忽視,政府應該多注意照顧者的需要而幫助他們。

對於「照顧者津貼」的推行,炳叔、呀趙都認為「照顧者津貼」應繼續長期推行,而且津貼不應受綜援申請所限。呀趙指出對於有照顧需要的人,尤其是老人和傷殘人士等,他們的開支花費都很大,例如需要定期覆疹和藥物等,這些花費往往會轉嫁到照顧者身上,照顧者津貼應同樣適用於有申請綜援的需要人士。

對於其他家庭照顧者,例如家庭主婦,呀趙和謝小姐都認同家庭主婦對社會有貢獻。呀趙認為家庭主婦照顧家中大小,減輕了丈夫的家庭顧慮而放心出外工作。謝小姐亦認為婦女雖然處理家務而且無工資,但她們照顧家庭的需要亦是社會貢獻方式之一,婦女這些付出不只是照顧自己家庭,同時亦幫助社會照顧有需要的人,例如家中有老弱、傷殘等,而且亦為照顧家庭承受了不少壓力,這些付出和貢獻不可被忽視。

 

2)市區重建策略就話要維持地區特色和社區經濟, 但現時市建局重建拆樓, 就只會給予受影響舖戶(不論是業主或租戶)現金賠償的選項, 不會協助小商戶重置, 而重建完樓價暴升,以前的舖戶被迫遷至其他區,甚至結業。各區陸續重建下,傳統行業、小本經營商戶愈來愈少,你認為市建局重建前是否應該在同區其他重建地盤預留舖位,讓小商戶可以做到原區舖換舖? 為甚麼?

呀趙和Jade都認同原區舖換舖。呀趙認為市建局重建後,店舖的發展通常視乎地產商和商户之間的談判,政府很少會介入理會。Jade亦無奈指出,政府常常自行決策,「多數都係政府話事」,市民往往無力參與其中。

呀趙覺得政府有責任在決策前向公眾諮詢,了解公眾意見和看法,而且亦有責任讓商户清楚了解自己的權益,至少在地產商談判前掌握更多資訊,提高議價能力。

 

3)你點睇移工放假坐在街上?

Jade和呀趙都接受移工放假時聚集在街上。以Jade的理解,移工放假可以在香港不同地方相聚,只要保持地方清潔便可以。

呀趙認為這些移工離鄉別井到香港工作,放假時聚集在街上和其他移工聚舊也並無不可。

當提及到移工待遇,以Jade的理解,都是香港政府和移工當地政府為外傭工資等問題商議,移工來港之前亦要和外傭公司先了解和商定好工作合約。

呀趙則認為很多移工的工作待遇問題因為啞忍而未有被揭發。呀趙認識不少移工朋友,了解到很多移工離鄉別井來港工作,都想賺錢寄回自己家鄉來照顧自己家庭,為保住香港的工作,就算遇到問題時,很多時候他們都會選擇啞忍默默承受,例如忍受在細小空間裹休息,有些小朋友遊玩室、有些是儲物室,裹面甚至連床也沒有,移工需要自行用木板等來鋪床睡覺。呀趙亦形容某些移工好像「On Call 24小時」,因為移工居住在僱主家中,就算到晚上休息時間,如果收到僱主照顧嬰兒的吩咐,移工晚上也要隨時起床照顧嬰兒,變相沒有休息時間,做足24小時。呀趙反映出如果移工啞忍隱瞞,這些問題往往很難被揭發,讓他人很難幫助他們。

 

4)政府已就取消強積金對沖定立初步方案,並將落實推行,請問你認為還有必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嗎?當中有何原因?

Jade 認為,即使現行全民退保的方案金額不多,既然政府有資源投放在「大白象工程」上,也應在全民退保上投放資源。

謝小姐、炳叔和呀趙都認為就算政府取消強積金對沖,仍應要繼續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炳叔和呀趙認為雖然強積金和全民退休保障和人們退休後的生活有關,但兩者是不同。

炳叔認為強積金只有那些有工作的人受惠,他明白到未必人人都有工作,全民退休保障好像市民的「保險」,全民退保可以保障到那些沒有工作的市民,例如家庭主婦等。即使政府扶貧,例如有高額長生津,但幫助和受惠人數都有限,而且扶貧不同於退休保障,退休保障能讓人人在退休之後生活都有幫助,過更好的生活。

呀趙認為就算取消強積金對沖,強積金也有天會被花光而未能支持到往後的生活,所以仍需要有全民退保來支持生活。而且強積金只屬於僱主和僱員之間的供款,性質上屬私人,但全民退保是政府對社會的責任,政府理應保障市民的生活。

謝小姐亦同意政府有責任保障人們退休後的基本生活,不應只關注在強積金對沖上,將退休保障責任推卸在老闆和工人身上。她補充未必人人都有穩定工作和收入,例如散工、家務助理等,他們本身賺取的工資不多,最後可能只得很低的強積金金額,未必足夠應付生活。謝小姐認為即使現時全民退保的方案金額不算多,但「有總好過沒有」,她相信很多貧困者亦需要這些補貼。而且不只是政府公務員,其他社會上曾工作的人也對社會有貢獻,不應只得公務員享有退休金,其他人例如草根基層,他們的退休生活理應同樣受到政府保障。

 

5)「你身邊有係 D 親朋戚友係新來港婦女?佢地有無返工?」

如有,就問「咩行業?」「有無呻過工作待遇有咩唔理想嘅地方?」

如沒有,就問「有無問過佢地點解唔返工?」

Jade 表示自己沒有這類親友,所以不清楚她們的狀況。

炳叔認識到有些新來港婦女的朋友有上班,他們大多都有家人幫助照顧小朋友,讓他們放心出外工作,相反,有些因為需要忙於照顧小朋友而沒有上班。他認為新來港婦女可能因為學識不多,只能從事一些低收入的工作,例如超級市場收銀、清潔等工作。

炳叔認識到很多婦女都想工作,但因為要照顧小朋友而未能工作,他建議政府完善托兒服務,讓婦女可以從事兼職工作等工作

據呀趙了解,新來港婦女的工作通常經熟人介紹,她們來港後往往會和同鄉里的其他新來港婦女較相熟,她們之間亦會互相介紹工作,遇到困難時亦會互相支援。相反,如果新來港婦女在香港沒有結識朋友,便難找到工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