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8 年 06 月

轉載|6月26日,香港何許大日子?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文:若
(圖片提供: 請願及集會參與者)

三個19週年

2018年6月26日,乃香港近代史上三件重要事情的19週年紀念日:首次人大釋法、港人子女居港權案、近廿年歷時最久的大型佔領抗爭運動。

許多香港人以為人大釋法始於失去普選權,不過,香港首次人大釋法,其實是在1999年6月26日,在大多數港人民意下要求北京釋法。肇因基本法廿四條列明港人身份其中一定義,為香港永久居民在外地所生之中國藉子女,故1997年7月1日後,自從逃港潮時間開始逃來香港的香港人,開始爭取與未能帶走的子女家庭團聚的權利,亦即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事件。這批子女可謂最早的一批「雙非」子女,不過不是在港雙非,而是子女留在中國大陸,父母卻全是港人。1999年1月29日,香港終審法院按基本法判決,這批港人父母訴求得直。然而,特首董建華連同時任保安局局長(現為民選立法會議員)的葉劉淑儀,根據一個非常具爭議性的「抽菲林筒」統計方式,推斷若依據終審法院判決,將有167萬人短期內到港。此言一出,全港所有中文報紙,包括親中報紙,都不遺餘力打出反內地移民報導,挑起排外情緒,導致大量港人反對終審法院判決。最後,在充份民意支持下,香港政府順利打開人大釋法先例。同年6月26日,人大釋法,推翻香港終審法院判決,大量基層家庭失去家庭團聚權利,所有港人開始失去法治的依據。

此期間,一直有千多名爭取居港權的父母及子女,佔領當時政府總部附近的遮打花園,露宿抗議,直至2002年4月26日被警察暴力清場。這次佔領露宿,在近廿年來時最久的大型佔領抗爭。而且,需要爭取末能獲得子居港權的家長,多是多年做勞動階層,部份雖有五、六十的年紀,卻仍有氣有力,且為子女權利,抗爭起來,雖不致打架,但亦勇武非常。當時牽涉千多人運動,雖所有人為自發參與,但毫不鬆散,組織緊密,行動組織迅速,溝通清晰。一但遊行,動輒千多人,更時不時在大型遊行中,有個人突發行動,其他人於事發時仍大都保持有條不紊,當時令不少香港社運界人士嘖嘖稱奇。

如今,此事已被大多數港人遺忘,九十後當時年紀少往往無印象,至於千禧後本土浪潮高漲,這事件的記憶價值更是跌至負數,如同無發生過一般。

千多人變十多人 堅持十九年頑強度不減

事件延綿多年,許多家長已不在人世。好幾位子女在爭取期間,於終審庭判決的希望與人大釋法的絕望之間徘徊,面對被破門入屋在父母面前被強抓遣返,並焦慮以後無法來港見父母的恐懼和壓力,受不住而自殺輕生。更曾有人於入境處企圖自焚抗議,卻意外帶同另一位入境處職員一同離世,因而令許多香港人更支持反對香港終審庭判決。

近年,他們終於爭取到一定成果。在中港之間,有一個每天150個家庭團聚的名額,而過往十多年,每天都有大量用剩的名額。政策爭取的成果,是部份子女可用這些剩餘名額來港照顧父母。然而,港府又在這政策上加上年齡限制,致使出現了「超齡子女」不能來港團聚。此政策一出,爭取的人數當然是驟減。然而,對一批父母而言,子女就是子女,多少歲都是子女,於是拖住年邁身軀,每年1月29日終審庭判決日,與6月26日人大釋法日,還有其他日子,見官、遊行。

前日,十數名頭髮花白的父母,連同幾名支持者,到特首辦和保安局請願。由於特首不在港,只能見署理特首張建宗。然而,現場本來只准每個團體(當時也有其他團體有其他請願行動)派兩名代表,又不准帶示威物件進入。家長及聲援者經過長時間與保安理論,最後一個都沒有少,連示威牌都一起帶了入去見張建宗。雖然人少,頑強度不減。

晚上在遮打花園集會,子女被介定為「超齡子女」的楊伯沉痛地指出,自己年歲已大,子女不能在港照顧自己是很難過。他已74歲,為想念子女還得經常兩地奔波。楊先生很強烈地表示,無論什麼歲數,那都是他的子女,到底歲數有何關係?

65歲的廖伯,在香港打工多年,曾受工傷差點以為不能再走路。廖伯慨嘆,團聚是權利,然而,向這些政府爭取,就只有透過鬥爭,而不是透過講道理,因為這政府根本不會跟你講道理。

堅持十九年 仍能找到同路人

在人大釋法後,爭取居港權人士和支援者成立了居權大學。居權大學的理念為甘浩望神父提出,師法意大利一所提倡草根自主的流動共學式學校,到處借團體場地上課,以彌補年青人在爭取居港期間不能上學又不能上班時的失落。除爭取居港權人士外,這間學校更邀請不同的香港草根人士,包括本地及各種外來人士,互相提供自己所長互相學習,尤是互相學習語言,望能打破語言障礙去協助團結。多年來居大一直在運作,也認識了不少來自外地的友人,開授不同語言的課程。故,每次集會,總會有一兩位來自動蕩地區的人民,參與及打氣。

今年6月26日有份主力與特首辦外保安理論的,就是完全不是當事人的居權大學武術老師——朱老師。朱老師當初只是應友人所邀來教太極,但慢慢認識之後,覺得此事甚不公義,現時已成為爭取運動的重要參與者之一。朱老師近期更不斷查找數字,不諳電腦技術的他,手畫了一個關於「超齡子女」所有相關數據的圖表,刊登在今期的《居大校報》中間大頁(見圖)。同時,只要有新朋友向他查詢,他都樂意分享大量他所知的資訊。

在晚上的遮打花園集會上,一開始,就有一直支持他們十九年的甘浩望神父,在現場剃髮寓意政府「無法無天」。又有來自巴勒斯坦,已核實難民身份但因未有國家接受所以濟留香港超過十年的Asmail。通過現場翻譯,Asmail以英語發言,他指香港政府應該重視人權,並且認為弱勢要靠團結才可以爭取到自己的權利。依照法律,Asmail在港不能工作又不能上學,生活十分緊絀,於是便用時間在居權大學義務開授免費阿拉伯語課程,與人分享知識。

集會上也來了幾位居權訪研工作坊的人士,兩位較年輕的女士,希和爽,表示最近兩年才知道這個事件,並希望透過訪研計劃,與不同年代的爭取居權和聲援居權的人士做訪談,以了解和紀錄這個影響香港社會深遠的社會事件。

最後亦有藝術工作者到場打氣,並展示最近不同藝術工作者與來自不同地方的移民朋友,共同創作的一個展覽。《火花!數日子》由「唔同鄉會」及湯映彤策展,以多媒體藝術展演的方式,呈現各種中港家庭、外藉家務工的故事,探問共存的當下。這個展覽將在油街展出直至本年9月16日。

後記:遲到也是到  上岸不忘舊事
在場當事人年事已高,集會約九點多便完結,支援者收拾完畢,運送物資的運送物資,留下討論的留下討論,接近解散時,忽然來了一個久未見面的子女阿平,還帶著一大包飽點,打算跟大家分享。阿平是當年爭取居港權的內地子女,已成功爭取,平日都要上班至晚上。這天便是下班特意從九龍趕來,事實也不知大家是否已散去。幸好趕到還見到當年認識的其他聲援者,談話中知她來一來,又要返回九龍,到弟弟的食肆幫亡,到挨到半夜三點,回家睡一睡又要上班。雖然成功落戶,勞動打拼,時間緊缺,但仍心繫故人,帶著物輕情意重的飽點趕來。十九年了,又有多少人能做得到?

廣告

轉載|外勞勇搞工業行動 揭輸入外勞政策剝削 揭安老政策無良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九名根據港府補充勞工計劃來港工作的外勞照顧員,於本月十四日,終難耐僱主剝削壓迫,集體停止工作。她們於政府總部露宿抗議,於本月十六日,多個團體代表到場參與集氣大會,為工友打氣。參與團體包括職工盟、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社會民主連線、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工黨、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葵涌工友組、街工勞工組、社區前進、社會主義行動、立法會議員張超雄、邵家臻、尹兆堅、及前立法會議員劉小麗。另外,亦有許多以個人身份來到的市民,包括曾參與碼頭工潮的碼頭工友陳先生等等。多名人士及團體代表,均對這九名站出來的工友表示敬意, 因她們協助港人照顧長者,而工業行動也揭露了外勞在香港面對的處境,以及安老政策的無良。

photo6136341194976897013

一度啞忍做到崩潰  在外受剝削不敢告家人

九名外勞照顧員受聘於宏光護老院,年資由九個月至九年不等。工友不約而同指出,雖合同寫明每天工作九小時,但多來年每天都是工作十二小時,更表由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同時,雖然出糧紀錄上,是出了九千七百多元的薪金,但僱主威迫她們,每個月都要自己去銀行提款,回水三千元給僱主。至於 《僱傭條例》所講的法定假日及有薪年假,更加沒有,甚至每周一天的休息日都沒有。

在宏光工作八年的黎姑娘指,本來想著家裡窮,要外出打工,但可以打一份照顧長者的工,也是不錯的。可是沒有想到,會是這種工作環境,遇到這樣無良的僱主。她指,今年五月廿八日,就有同事無端被抄,但同事連為何被炒也不知道,很有壓力。她指以往有薪金爭抝,護老院便派出幾個人押送那同事回大陸,令到該名同事連追討的機會都沒有。

另一名黃姑娘指,僱主提供所謂宿舍,根本只有七張碌架床,十四個人就睡,而且相關費用已在薪金中扣了一成。僱主後來向她指要再扣水電費,她反對說薪金中已扣一成,卻遭僱主反唇相譏,問她:咁係咪要包生仔?

工作七年的李姑娘指,其實來港之前已付中介公司一筆兩萬一千元的勞務費,來港後首四個月,僱主還每個月另外從她們薪金中扣五千元,說是還勞務費,結果合共是四萬二千一百元。在工作時間方面,她指出,僱主曾迫她們簽一份聲明,指自己有足夠休息時間,在不平等關係下,大家受到威迫也只好簽了。實際上,所謂三更合共有三小時的休息時間根本是假。同時雖然有食飯時間:「但吃著飯,忽然有老人家按鐘叫人,你真的不去幫他嗎?」

幾位照顧員都指,本來離鄉別井扛工,就是為的家裡太窮,只好放下家人。故此,對於那些剋扣薪金,強迫回水,全不容許休息,她們本都打算啞忍。然而,由於今年有兩名照顧員曾到勞工處投訴,引起了僱主的注意。黎姑娘指,有一天吃飯時,僱主的弟弟來到,一直拍她們照片,並罵她們,說她們去投訴,罵她們「食飯食入屎忽窿」。然後因人手不夠,要再加班,加了一個早四晚四的更,外勞們要一晚一個人地輪流做。加上政府的安老院制度,設定晚上十時至早上七時間,只有一名護理員對六十名長者的比例。所有這些心理和工作上的壓力,令到所有人都開始受不住。幾位工友都不約而同以「做到崩潰」、「做到痴哂線」來形容工作情況。黃姑娘認為,僱主這樣做,根本是想迫她們自己離職,因為之前兩名員工的投訴,僱主害怕所有外勞都向自己追討多年來每天加班三小時的薪金。

imag6310

幾位工友發言都指,若非家貧,實在不願意離鄉別井。幾位受訪工友,家中都是上有高堂下有子女。黃姑娘就指,自己家中有父母和家公家婆要照顧,自己出外打工,也是請人照顧他們。她來港工作七年,受到所有剝削,也不敢告訴家人,以免他們擔憂:「家人從不知我這八年是怎樣過的…」話說到這裡,便忍不住哽咽,另外兩位受訪姐妹亦感同身受,不約而同,都背過臉去飲泣。

即便如此,在忍無可忍之際,在開始工業行動當天,她們早上都完成了所有換片和餵食等工作,把老人家照顧好,才一起走到樓下脫去工衣開始行動。

 

安老政策無規劃 長者與照顧員皆辛苦

外勞照顧員陳姑娘指,照顧長者其實不易,餵粥換片倒桶都不是容易的工作。且有些老人家已腦退化或有其他病痛,時時發脾氣,也試過不肯食飯。她曾試過正幫一位老人家做事,另一人又按鐘,她做不及遲了些去,便被狠狠罵了一頓。她更指,曾被發脾氣的老人家踢。她無奈指,即使這樣亦無辦法,照顧他們是自己的責任,只能做好工作。

集氣大會上多名支持人士,都指出是次事件,因工友勇敢站出來,同時揭示了安老政策的問題。社會福利署所定立之照顧員與受照顧長者的比例,在晚上十時至早上七時間,竟是1對60,且二十年不變。有關注院舍問題的劉小麗和張超雄指,現時院舍不足,服務質素在老闆剝削下亦很難有保證,一個人怎樣同時應付六十名長者可能發生的需求?同時,長者照顧往往都牽涉需時及體力的工作,例如換片,協助如廁,扶抱等等,有些工作,一不小心便隨時牽涉長者受傷或性命,即使現場只有幾個長者同時按鐘叫人,就如陳姑娘指出的實況,也無法及時照顧。

photo6136694799634376782

制度性消音 系統性剝削

職工盟蒙兆達表示,工友收到來自宏光的律師信,誣蔑工友擅離職守,違反合約,並要求九名工友自行回到工作崗位。他憤慨地表示,這是睜眼說謊,因為工作的工卡上正正寫明每天工作十二小時,這樣僱主已是明顯地違反了每天工作九小時,加班須付加班費的工作合同。

職工盟蒙兆達指,勞工處在整個外勞問題上都未盡其責保障勞工權益,因為宏光並非第一次有出現剝削外勞的情況,然而勞工處視若無睹。以今次工業行動為例,由於所有員工皆為外勞,平時住於僱主提供的宿舍,一旦離開,馬上無家可歸,只能露宿街頭。今次職工盟要求勞工處處理有勞資糾紛的工友之住宿問題,處方花了些時日,給出的竟是一張露宿者之家的清單。蒙認為,這顯示了香港政府對於外勞的勞工保障一點都不重視,令致外勞若敢反抗無良僱主,便得馬上背負上露宿街頭的沉重代價。

同時,他亦指出,入境處有派人巡查有聘請外勞的護老院,曾嘗有工友向巡查員指,僱主要求她們做合約以外的工作。可是,入境處人員竟向工友說,若有此狀況,僱主僱員皆違規,會遭懲罰,如此工友馬上噤聲不敢投訴。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的組織幹事曾紀南進一步指出,根據補充勞工的法例及合同,這些護老院的外勞照顧員,只能從事照顧老人的工作,僱主若要求她們洗衣和煮飯,其實乃違反逗留條件,就如外藉家務工不可以去僱主所經營的店舖工作一樣。

他無奈笑道:「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上,大家都明白,僱主要你做,你真的可以不做嗎?」

有鑑於以上情況,蒙兆達指,香港政府根本是有系統地令這些外勞滅聲,讓勞工法例形同虛設,令到外勞可以在無盡剝削情況下效力於香港經濟發展。

問及對於如何改善外勞制度的看法,曾紀南指,相關政策建議研究中,有不同的方案,例如:第一,政府應該為所有外勞設立庇護中心,以防孤身在異地的外勞遇上無良僱主時,一但逃離無處可逃;第二,他認為政府應向所有聘請外勞的僱主,收取四個月薪金的保證金,如此, 若僱主拖欠薪金或無良剋扣的話,外勞可向政府投訴,而政府有權充公該僱主的保證金以作補償;第三,由於外勞人生路不熟易受剝削,他認為可以參考台灣做法,由政府取代中介公司,向所有欲聘外勞的僱主收取薪金,由政府發放,以防像宏光這樣的事件再發生。

被宏光和港府政策剝削足七年的黃姑娘道:「希望香港能夠改善外勞的政策,不再剝削外勞」。

 

轉載|家有急事!喫飯撐移民家務工庇護中心白逢恩之家

轉自: 蘇波榮

問︰白逢恩之家(The Bethune House)係咩黎?同我有咩關係?點解要籌款?

答︰
香港地工時長、生活指數高係人人要面對的情況,而要出外工作同時兼顧家務、家人生活的話,聘請家務工人係越趨普遍嘅選擇。然而,離鄉打工的姐姐們要面困難、危機我地又想像得到嗎?家務移工中介公司濫收中介費用、對家務工在僱主家中受到的不合理對待就手旁觀;本地以至移工家鄉嘅政府,對佢地嘅政策支援乏善足陳,讓家務移工常常受扣糧、工時過長、強制同住以至日常生活中僱主對姐姐們或多或少的監管甚至虐待,早前轟動全城嘅印尼移工Erwiana受虐案更係嚴重例子。

隻身來港嘅家務移工,要轉工或者留港尋求司法制度協助亦非易事。喺政府規定下,移工喺終止合約後兩星期搵唔到新僱主,就要離開香港;要留港處理勞資糾紛案件的話,證件限制底下令移工無法合法打工謀生。白逢恩之家呢間30年嘅民營庇護所,正係為受虐/有勞資糾紛案件在身的家務移工姊妹而設,提供容身之所、物資及精神上的支援,亦提供空間俾移工社群去學習自發互助,活得有尊嚴,促成移工自助組織嘅產生。

可惜佢地今年失去咗一個主要損助者,面臨財政危機。作為一個同樣希望提供空間去促進自主互助嘅場域,素食合作社希望借呢兩晚大家夾的錢略盡綿力協助佢地渡過難關,等受壓逼嘅移工姊妹繼續得到支援。有好野食呢就梗架喇,合作社同白逢恩之家的姊妹將會炮製東南亞菜色以饗各路義氣仔女!約埋朋友來吧!

大紙有雷,神沙無拘。到時見!

有關白逢恩之家嘅報導:
https://wknews.org/node/1688

*兩晚收入扣除成本後捐俾白逢恩之家
**毋須訂座,好似平時咁直接來開檯。如果人多,搭下檯識多個friend都唔錯~

日期: 9/6及30/6晚上

除咗嚟食飯捐錢外,重有以下捐款方法︰
(1)支票抬頭 The Bethune House Migrant Women’s Refuge, Ltd.
,並郵寄至香港中環花園道4-8號聖約翰座堂 ,MFMW Limited。
(2)直接存入恆生銀行帳戶#284-8-241309,The Bethune House Migrant Women’s Refuge, Ltd
(3)親自前往香港中環花園道4-8號聖約翰大教堂MFMW有限公司捐款

如有關於白逄恩之家的疑問,請聯繫:
(1)Edwina(英文)-9488 9044
(2)Johannie/唐小姐(中文)-6306 9599

所有100港元及以上的現金捐贈都可以申請免稅!

[$ 130將支持1位居民一天]
[$1,000可以支持1個受助人一周]
[$3,900能支持1個受助人一個月的開支]
[$500元將為兩所庇護所的所有居民提供一天的住宿]

相關連結:https://m.facebook.com/events/233771730720492/?notif_t=plan_user_invited&notif_id=1528017516179305

轉載|【土地大辯論-重建街坊有野講】 《收回土地條例》篇:地產商就唔敢郁 小市民就任意踩!

轉載自[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 前言

近日外界質疑政府為何不動用《收回土地條例》(下稱土收條例)收回地產商囤積的農地作公共用途發展,而要採用「公私營合作方式」,是否變相向發展商輸送利益。特首林鄭月娥在5月3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就話不能隨意引用土收條例,因為會侵犯私有產權喎!不過,據媒體香港01統計,原來在過去20年間,政府就合共引用土收條例169次,其中接近一半(78次)是配合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或其前身土地發展公司強收民產作重建發展用途。

我地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過去多個重建區的街坊及義工共同組成,見證住市建局和房協作為公營機構,過去十多年肆意引用土收條例踐踏弱勢重建戶的權益,而林鄭當年作為發展局局長,更加是幫兇,現時林鄭晉升特首,為了奉承財雄勢大的發展商,居然咁樣「搬龍門」,實在要出黎以正視聽,數數歷年來市建局和房協暴力收地清場事件:

❏ 2004.3 市建局首批重建項目即抬人 車胎店東伯伯哭訴不公

市建局於2001年成立,並於2002年1月宣佈首批重建項目,包括深水埗福榮街/福華街重建項目,在三年後即以《收回土地條例》對該項目小商戶進行清場,出動執達吏抬走車胎店及中藥行的兩位老東主,被抬走的75歲車胎店店東馮伯向記者哭訴:「我不是偷,不是搶,用真金白銀買個舖位,為何要咁,我無飯開都未流過一滴眼淚……」

❏ 2006.12 手執亡母遺照被抬 事隔七年仍憤慨

房協與市建局於2003年合作開展筲箕灣道 / 南安街項目,並於2006年12月對項目裡的住宅業主強硬清場,業主曾氏兄弟二人被抬走時手執母親遺照,斥市建局以賤價收購祖屋。

事隔七年,房協建成「樂融軒」出售,單位出售呎價由當年收購時僅3,000元暴升至兩萬元,當年被抬走的業主曾生回應記者訪問時,指自己至今仍拒收賠款,斥房協做法與地產商無異,「究竟佢要將盈利放先,定係將社會責任放先?𠵱家佢只係起幾十伙長者屋(以市價出租),其他用萬八蚊呎嚟賣,咁同地產商有乜嘢分別?」

❏ 2007.12 市建局拒納民間方案 利東街居民絕食抗議偷步清拆 
(見另稿:重溫林鄭任發展局局長三件事)

❏ 2009.7 深水埗K20-23項目清場 房協動用百人 花牌店東主店外靜坐抗議
(見另稿:重溫林鄭任發展局局長三件事)

❏ 2013.10-11 凌晨夜襲仁信里清場 觀塘商戶斥市建局「三更半夜做賊」

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為市建局成立以來最大的重建項目,第一期重建計劃涉及1085個私人業權,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市建局於2012年3月以土收條例強收土地,隨後在2013年11月檢控多戶範圍內的原有小商戶及住宅業主「霸佔官地」,包括凌記書店、偉利模型、星星遊戲機中心等,迫遷受影響重建戶。

在2013年10月24日,市建局被指違諾清場,於凌晨4時聯同食環署人員,出動逾百名職員及保安用鐵馬、圍板將仁信里重重包圍,趁商戶不在現場,將全港碩果僅存售賣賽鴿的「國際鴿舍」破門,將大約20多隻白鴿、貨物全數扣留。商戶斥市建局無法無天,「市建局承諾唔會三更半夜清場,咁大間機構竟然做賊」。

❏ 2014.6-9 市建局聘外判保安 兩度對海壇街重建項目暴力清場

2014年6月13日,市建局派來近半百保安及執達吏強行收回深水埗海壇街/桂林街重建項目業主單位,過程中外判保安更使用暴力,強行將黎生一家3口抬出單位,期間他們被弄得遍體鱗傷,事後市建局保安更聲稱受傷,被迫遷街坊竟反被警方以普通襲擊罪拘捕。

同年9月23日,市建局再度對海壇街重建項目進行清場,以執達吏要脅項目最後一戶重建居民劉女士離場,同時對重建區內外進行封鎖,運來兩大車旅遊巴的保安人員, 把劉女士家樓下大門以外約十呎半徑的空間全用鐵馬圍起, 並內駐數十名穿制服的保安人員,而旅遊巴上竟有盾牌。劉女士被迫離場後,亦向到場支援者揭露市建局惡行,指過往數月,市建局保安人員不讓別人上去她家, 她病了無法下樓時,無人能上去探望,形同軟禁。

❏ 2016.1 衙前圍村逾六百年歷史被拆 市建局以鉅額罰款與監禁後果威迫村民離場

衙前圍村為市區內最後一條圍邨,有著逾六百年歷史,村內除了有居住多年的村民外,亦有中醫、理髮、士多等小生意以廉價服務附近基層社區,但圍村卻逃不過市建局的推土機重建,市建局計劃將衙前圍村地面重建成保育公園,在十五米以上興建四幢共750個私人住宅單位,而保育公園內的市值商舖,以及樓上的私人住宅單位,也自然將會像其他重建項目以天價發售,及只容得下大財團的商戶。

由居民及小商戶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多年來一直向市建局提出「保育」並不止是單單保存建築物,同時應保存原有村民生活方式,亦向市建局提出重建後的復業方案,希望透過談判商討。但市建局卻恃著公權力,以強硬態度迫村民就範,除了在動用土收條例強制收地後,控告村民「霸佔官地」,更動用〈土地雜項條例〉,以2016年1月25日為清拆期限,脅迫村民若不遷離的話,一旦被定罪,隨時可被監禁半年及罰款高達一百萬,村民被迫無奈搬離。

❏ 小結

過去十多年以來,市建局和房協動輒以《收回土地條例》強制收回重建項目土地,然後就以法律行動恫嚇項目內仍在居住或營商的居民,控告他們「霸佔官地」,甚至最終以暴力清場,這已經不僅是踐踏林鄭特首口中香港珍貴的「私有產權」,更加是摧毀舊區小市民的「居住權」及「營生權」。政府及市建局過去更經常向傳媒放風,聲稱捍衛自身權益的舊區居民為「阻住地球轉」,話佢地阻礙香港社會發展。但到了今天,特區政府一邊話要開闢更多土地作社會發展,另一邊就話要尊重﹝長期囤積農地作投機用途﹞的地產商的私有產權,話唔可以隨便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喎!究竟特首林鄭月娥是尊重「私有產權」的價值,定係尊重「地產商」呢,答案都顯然而見!

──────────

❏ 冷知識:《收回土地條例》小簡介

-《收回土地條例》,即現行香港法例的第124章。該條例訂明了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有權以「公共用途」為由,收回任何土地,土地擁有人可以就補償金額與政府協商,甚至請求土地審裁處裁定補償額,但不可以拒絕政府的收地命令

-在政府張貼[收地公告]於該處要被收回的土地後,會給予1個月通知期後(收回市區土地的通知期,一般為3個月),通知期屆滿後,土地擁有權會自動復歸政府,若仍然使用土地,如居住或營商,則會被控「霸佔官地」
──────────

參考資料:

成報 (2004.3.17) 市建局聯同執達吏 收回兩商舖

香港經濟日報 (2006.12.15) 南安街收樓 抬走拒遷兄弟

香港獨立媒體(2007.12.23) 市建局清拆利東街 街坊May姐無限期絕食,連結: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79186

蘋果日報 (2009.7.13) 最後一夜 大批市民到深水埗聲援 孤身挑戰重建機制 花店東主等抬走: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090713/12981597

蘋果日報 (2013.3.24) 南安里釘子戶斥房協霸權,連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30324/18205705

蘋果日報 (2013.10.25) 違諾清場 破門扣留白鴿 市建局夜襲仁信里,連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31025/18479071

壹週刊 (2014.6.13) 市建局暴力清場 海壇街企跳住戶被捕,連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40613/49090

草根行動媒體 (2014.9.23) 街坊學生聲援重建戶 市建局以執達吏要脅離場 海壇街最後一戶終被清場(內含短片),連結: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26398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5.10.6) 不滿市建局復業安排聲明,連結:
https://wp.me/p34c1i-8B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2016.1.25) 無奈退場聲明,連結:
https://wp.me/p34c1i-af

香港01 (2018.5.4)【收回土地條例】回歸20年引例收地169次,連結:
https://bit.ly/2IDdQ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