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跆拳黑帶做金融基層工 夜半不眠只為「唔想生活只得返工」(青年工海浮沉錄 系列一之下)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文:林紫蘇

系列序:https://wp.me/p6qxH-YD

轉行的思考
問及阿日,決定轉行是否因為發現自己如此資深,待遇都不及新員工,會心淡?他指,其實他也是走了以後才知新同事薪水比他高一截,而且:「我走時,老闆挽留我好多次,在我說辭職前還忽然說加薪千多元,到我說辭職又再加碼。」真正促使他轉行的決定性因素,是另一些觀察和思考:「在香港生活,錢真的好緊要…當時想結婚,萬七萬九慢慢升,在香港做到什麼呢?」
話說阿日以前都覺得,家住居屋,家人生活都還可以。但,有一陣子家中有長輩患癌症,無錢做手術,公立醫院要排一兩年才能做手術,去私院就要二、三十萬,去問人借,只問到阿日父母借,其他親戚無一個借,但又有錢去旅行、衣著光鮮。阿日那一刻回想發現,父母很少娛樂,錢儲起來都不是給自己用。他再仔細思量,父母從無去旅行,衣著也是殘殘舊舊,儲下的錢都是為自己和弟弟打算而已。其實,父親是新界拖車場拆零件的工人,母親身體不大好,長期做各種兼職,也有時在美心做兼職餅師,收入也不是十分高。

「阿爸阿媽都好愛護小朋友,他們人太好了,好肯幫人,搞到我這樣,不適合在香港生存。」問及如何才適合在香港生存,他笑說:「要奸啲囉!不可以太坦白,不可以太遷就人……」除了結婚和父母,他也有另一個想法:「三十歲之前找些東西搏一搏,不行的話,就回頭再做銀行也可以呀。」

孭起頭家搏一搏 銀行工轉保險經紀 
阿日左計右計,如果又要結婚又要供樓,又要令太太和父母都過上相對安逸的生活,大概每個月要有五萬元收入。可是,現在的社會,就算他把這兼職學士學位讀完,都很難忽然找到份月薪五萬的工作。最後,他選擇了做保險經紀。

叫人唏墟的是,當女友知他轉行做保險,曾衝動說要分手。大概是以前家人被保險經紀騙過,出了很大的事,女友認為做這一行都無好人。阿日無奈:「你都認識我這麼久,我是什麼人你不知嗎?」於是,女友險些變了前女友,孭起頭家的計劃則仍要繼續。

「做保險要考五個牌,首先要考兩個關於保險加一個關於強積金的牌,考完這三個牌就可以推銷保險。之後要再考一個關於強積金的,第五個牌就是有關投資。考完之後的兩個牌就可以做強積金的生意。」於是,他一面做銀行,一面上夜學去讀個學士學位,一面又去讀書考保險牌,而且同期,那個學士學位更要求他要做幾個月實習,真的是累透了。

之後他到某大保險公司上班,第一個月,一開始是上培訓,如完成培訓就有七千元津貼,再加第一個月的底薪一萬元,就有$17000。然而第二個月開始,只有底薪每月一萬,就要開始學習跑數。而且,這個底薪也是不必然,如果該月跑不夠數,就會連底薪都沒有,若然這個月跑數夠多,那麼可能下一、兩個月不用做也會有底薪。距離第一次訪問相隔幾個月時間,第二次訪問時,阿日正面臨這個問題,對此,阿日已學習了保險業的說法:「其實我都算自僱,以後都是自己生意來的。」

「現在要每周上五天班,九點前一定要到,因為要開會,還要跟著老闆做好多推銷練習,角色扮演,例如有些很习難的客人如何應付等等。有時開會,則是聽一些市場資訊。然後,每個周六開會,每周都有目標數字要追。我上司是公司七十幾隊裡其中一隊的領隊,他只比我大幾年,已經月入百幾萬!」

「我們這一隊很厲害,在公司的業積,做強積金的是全公司第一!」阿日不無驕傲地說:「不過現在想多練習一下說話技巧,我覺得自己說話不伶俐,成天卡住。現時的工作,是跟前輩見客,扮是路人甲。上司教我們的推銷,都算健康,不是硬銷,若明知個客人無太多錢,不會硬銷要他拎錢出來做高風險的事。」

問及客源,阿日指,其實好多時是「客搭客」。他指,同事是各出奇謀,比如有個同事,好努力每天在同一地點做街站,推銷強積金計劃。他長期固定在某一處,時間長了便有客人自己找上門,做得好的話會介紹另一個客人。

問及現時的工作目標,阿日表示,希望快些有穩定收入,快些有客人自己找上門。短期目標則是,希望自己不用擺街站。不過,作為一個保險初哥,在兩次訪問期間,他還是處於每周要擺一、兩天街站,在街上撈客人,由下午站到晚上。

 

「返工」、「自己」、「時間」
「其實若生活無需要,誰不喜歡做一份懶懶閑的工作呢?」

問及上班與「尊嚴」及「滿足感」的關係,作為一個長期的服務業職工,阿日會把「尊嚴」定義為:老闆和顧客對自己有禮貌;而「滿足感」則是工作能換取的薪金,夠不夠高,是否能讓身邊的人過上好日子。至於,付出了勞力,是能獲得相應令基本生活得以保障的薪水,這是否有尊嚴的工作的定義之一,阿日就顯得有點遲疑,因為一般理解裡,「尊嚴」和「錢」不會被理解為可同等之概念。

在兩次的訪問中,阿日似乎總是對自己沒有好評,總是說自己沒有目標和很隨便。阿日曾在一間非政府機構實習,機構的幹事們對於他對社區工作的理解,對自己設計的活動有沒有真正從小朋友角度去設想的反思和書寫的感人程度,都有高度的評價。然而,對於有人稱讚自己表達好,他有點覺得匪夷所思,因為,自覺在朋友堆中都常搭不上話,而從來學校作文都不高分。至於對於有人稱讚他反省能力高,他卻只是自嘲:「可能只是我自卑吧!」他又想了想,又道:「可能這陣子好累,記性好差!」

談到累,他又自我譴責:「其實也是我安排自己生活沒有安排好,應該早點睡,但不知怎的就是拖,不想睡……」阿日上班,早上七點多便要起床,但晚上三點幾四點還是總是不想睡覺。問及他是否很需要這些自己的時間,他亦覺得若太早睡好像那天什麼都沒有做過。只不過,這自己的時間,用來做什麼呢?他卻說,其實也沒有做什麼,只因「不想生活只有返工」。事實上,以前他會打跆拳,後來因打比賽曾受重傷,女友不喜歡,便沒有打跆拳而轉了打不用對打的泰拳,而到做了保險這幾個月,他基本上沒有什麼下班的興趣活動了。

「人們上班都只是為了爭取到多些自己的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但自己的時間到底要做什麼呢?」記者忍不住問道。

為尋求生活轉變而做的保險工作,阿日特意打造了一套價值超過二千元的西裝。第二次訪問的尾聲,阿日穿著筆直的西裝背心,望著枱面笑道:「其實我也不知道……」
(系列之一 .  完)

 

[系列連結]

跆拳黑帶做金融基層工 夜半不眠只為「唔想生活只得返工」
<青年工海浮沉錄>系列. 一之上:https://wp.me/p6qxH-YO
<青年工海浮沉錄>系列. 一之下:https://wp.me/p6qxH-Zf

廿五歲前打了十分工 嘆「唔想一生都做唔想做的事」
<青年工海浮沉錄>系列. 二之上:https://wp.me/p6qxH-Zk
<青年工海浮沉錄>系列. 二之下:https://wp.me/p6qxH-Zm

廿五歲前打了十分工 嘆「唔想一生都做唔想做的事」
<青年工海浮沉錄>系列. 三之上:https://wp.me/p6qxH-YT
<青年工海浮沉錄>系列. 三之中:https://wp.me/p6qxH-Z5
<青年工海浮沉錄>系列. 三之下:https://wp.me/p6qxH-Z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