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三位印尼移工的性別角色期待

文:lidy chen (第十屆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學員)

作為中國內地農村家庭五個孩子中的大女兒,從小我就被叮囑要做家務,晚上不要出去,要聽話。離開家去另一個城市讀大學的時候,父親暗示我女性的貞潔很重要。大學畢業後三年後的我已25歲,身邊同齡的女性陸陸續續都結婚了,父母也催我結婚。一直以來,對於這些期待,我一方面想做一個好女兒,另一方面又想掙脫。

在草根媒體實習過程中,每週日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接觸到幾乎是女性的印尼移工1。在前兩個月的相處交談過程中,大多數印尼移工對於32歲的我還未結婚生子感到驚訝,移工們大多數二十幾歲就已經結婚生子。我也發現印尼移工被期待的女性角色跟我有相似之處,比如要幫忙家務,晚上不能出去,要保護貞潔,到了一定的年齡要結婚生子。我於是想進一步瞭解印尼社會對印尼女性的角色期待,受訪的印尼移工怎樣以他們的方式去擔任這個角色以及出國打工的遷徙的過程中移工對於性別角色的觀察。

Adima:家務是女人做

每週日聚集在維園的印尼移工,大多都穿著各種顏色和款式的頭巾2,身著長袖長裙,也有些和我沒什麼差別,著褲裝恤衫。Adima也是著褲裝恤衫,只是他一直戴著頭巾。在Lipmi(印尼移工聯盟)的九週年慶典上,Adima是移工團體BTM&B3的主唱之一,他歌聲嘹亮,歌唱著移工在香港工作受到的不公平待遇。32Adima,女兒已經10歲了。

Adima來自東爪哇Tulungagung的一個村莊TawingTulungagung是一個鄉鎮,從Tawing要半個小時的電單車車程到TulungagungAdima的爸爸在自己的土地上種米和煙草。媽媽負責打理家務,在家裡做完飯就帶飯到田裡給爸爸吃後一起工作。Adima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小時候Adima要幫媽媽做家務,哥哥就照顧牛。Adima笑笑說,有女人在家裡,就女人做。如果沒有女人,就男人做。有一個女人在家裡就一定是女人做。

有一次,煙葉收購商欠款不還,因此爸爸沒有錢給Adima交學費,Adima初中畢業就輟學了。在鄰居的介紹下,他去鄰居在蘇門答臘島開的舖頭做收銀員。後來他媽媽有叫他回去讀書,但Adima覺得自己已經有能力賺錢了,就沒回去繼續讀書。兩年後,Adima去巴厘島的工廠縫外國遊客穿的沙灘裙。第二年就沒有去了,因為沒有朋友陪同,爸爸不同意。Adima之後就在家鄉車衣。

Adima21歲時打算和表姐去台灣打工,但他媽媽擔心他如果先出國打工可能會三十多歲才結婚,希望他先結婚再考慮出國打工的事。當時有一28歲的男人向Adima表明愛意,想和他拍拖,Adima覺得如果喜歡他就要結婚,因為伊斯蘭教要求是結婚後才可以發生性行為。

Adima 21歲就嫁到了離Tawing約半個小時電單車距離的靠海的村莊Pantai。一年後女兒誕生,出國打工的事就暫時擱置了。Adima說,在他的村里,男人主要負責賺錢,女人負責做家務。丈夫出海捕魚供應給街市舖頭,Adima在家照顧女兒,做家務。丈夫捕魚回家或者放假時會幫忙照顧女兒和做家務,但不是那麼多。有一次Adima要去河邊洗衣,就讓丈夫幫忙看看鍋裡正在煎的魚,結果他丈夫忘記了,魚也焦了。

在女兒出生到三歲的期間,Adima也在家車衣。三年間他自己很少賺錢,因為很少時間車衣。他和丈夫商量,考慮到女兒以後讀書需要錢,也打算再蓋房子,夫妻倆就出國打工賺錢了。丈夫去了台灣打工,他就來香港。女兒就給Adima的父母照顧。

來香港工作已經7年的Adima發現,香港男人會進廚房。之前有兩個僱主都是先生教他怎麼煮飯。他的印尼朋友也有遇到這樣的情況,大多數時候是男僱主下廚煮飯。有一次他照顧的是一位婆婆,當婆婆的兒子和兒媳婦放假來探望婆婆的時候,兒子讓Adima不要做飯,照顧婆婆就好,兒子就進廚房煲湯了,兒媳婦就做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和Adima聊天。他覺得和印尼很不一樣,在印尼幾乎都是女人做飯。

Adima認為可能是香港的太太不喜歡做家務。Adima的僱主太太有上班賺錢。我問Adima現在你也賺錢了,以後你回印尼,是否也會讓丈夫多做家務。Adima說不會,他自己做。Adima表示以後回印尼,想賺錢開商店賣東西,車衣或者幫家人種田。假如丈夫出海捕魚,他自已也都賺錢,家務就還是自己做的。在印尼,就是女人做家務。相對女人在家做家務,他覺得男人在外面賺錢辛苦一點。現在丈夫在家,也是丈夫妹妹過來做打掃衛生。

Adima覺得是香港和印尼兩個地方文化不同。他沒結婚前在自己家,哥哥會做飯,但是是做給自己吃。他哥哥和朋友晚上出去玩回來,媽媽睡覺了,他就在廚房炒飯給自己吃。三餐家人吃的飯就一定是女人煮飯,他媽媽或者是他。他表示女兒大一些也會幫忙做家務,如果是兒子就很少。『如果我有兒子,就幫丈夫耕田,捕魚。』

Adima說,在印尼丈夫一定要給妻子錢。丈夫的錢就是妻子的錢,妻子的錢就不是丈夫的錢。Adima現在在自己父母的家旁邊建自己的屋。如果在他自己家鄉他更容易找到車衣的工作。Adima喜歡自己賺錢,不喜歡丈夫給他錢。丈夫的錢給女兒就好。在她看來,其實女人不可以賺錢,應該要在家裡照顧孩子和丈夫,但現在女人也賺錢。

Anna:受宗教影響的婚姻家庭觀

Anna來自東爪哇Tulungagung靠海的村莊Pantai。父母幫別人耕田維生。家裡一個妹妹,兩個弟弟。小學畢業後Anna就沒有繼續讀書。『我很想讀書,但家裡沒有錢給我讀書。』13歲開始他就很少在家,先是在首都雅加達做過家務工,進過鞋廠,也在泗水做過餐廳服務員。

Anna 18歲來到香港打工。到香港後覺得在外一個人很開心,Anna回憶那時來香港打工,一星期放假兩天,放假經常去灣仔的迪斯科舞廳玩。雖然父母都信仰伊斯蘭教,但在Anna小時候忙於生計,沒有時間教他伊斯蘭教戴頭巾等規訓。來香港後Anna沒有跟伊斯蘭教的規定著衣,也沒有包頭巾。

2004年,Anna在大埔的僱主做家務工,那年印尼海嘯的時候,他在電視上看到5分鐘內很多人死了。他很怕,第二天他就去拜伊斯蘭教真主Allah。那時Anna和僱主同住,一個月休息兩天,不是禮拜日,沒有時間學可蘭經。有時他不想和人講話,就祈禱,『覺得信了真主Allah會舒服』。

2006Anna在朋友的介紹下去澳門打工。澳門的經歷給Anna的宗教信仰帶來很大轉變。僱主讓他和其他移工住宿舍。Anna每天早上9點去上班,去街市買餸11點到僱主家,打掃衛生,煲湯,準備晚飯,吃完飯,再打掃衛生,晚上7點下班。這份不和僱主同住的工作讓Anna多了時間和同住的移工一起做飯吃,一起玩,修完了中學課程,學會了用電腦上網,也通過網絡和家鄉的男人談戀愛。她還參加了伊斯蘭教組織,學習可蘭經,那之後Anna開始戴頭巾。

Anna說他『以前是個假小子,穿男孩的衣服,也不聽爸爸媽媽的話。』Anna有想過不結婚,因為覺得一個人很開心。他十七,十八歲的時候。媽媽很想他結婚,介紹了男人給他。他不認識媽媽介紹的男人,覺得不認識就結婚不好。他不想結婚,也因為曾經被男人欺騙過。2012年底,此時Anna已經在澳門為同一個僱主工作六年了,但32歲的Anna結束了在澳門的工作,遠嫁到離東爪哇家鄉當時坐巴士要4天的蘇門答臘島。一方面他想要小孩子,另外弟弟也要結婚。宗教信仰和家鄉習俗讓Anna選擇了結婚:『信仰伊斯蘭教一定要結婚後才可以有小孩子。我的弟弟也要結婚了,如果姐姐沒有結婚的話弟弟不可以結婚。』

當講起香港有的女人不結婚的時候,Anna說是那是個人的選擇。在印尼的話,如果不結婚會不開心。他以前不想回印尼,不想結婚。伊斯蘭教要求女人一定要結婚。他仔細考慮也覺得應該結婚,因為擔心如果不結婚別人會說是不是因為男人不喜歡他。他結婚有家庭的話,也符合真主Allah的要求,不會去地獄。

婚後和家婆同住,丈夫去上班,Anna就做印尼小吃賣給家附近的雜貨店,每天約掙100港幣。婚後一年,Anna就生了一個兒子。20192月他再次來到香港做家務工。聊到她為什麼再次出國打工,Anna說他想要有屬於自己和丈夫的房子。蘇門答臘島的遊客越來越多,他也想要儲夠本錢回去開餐館。『我掛住在香港的朋友,也很想見在澳門的朋友,他們還在澳門工作,我也想去澳門工作,但現在的老闆很好,所以繼續在這裡做。我打算做四年,就回去做妻子、做媽媽。』

Anna在上水照顧一個老太太。Anna照顧的老太太跟子女說,有Anna睇住(照顧)他,要子女自己開心點。他覺得香港父母不想麻煩子女,在印尼是兒子或者女兒一起照顧父母。『父母在孩子小的時候教我講話,怎麼吃東西。為什麼父母老了要讓他們進老人院。』Anna覺得父母老了要照顧他們,即使不能在身邊照顧也要寄錢給他們。在澳門參加組織的時候,如果有姐妹的家人去世了,成員就會一起祈禱。他說,『父母如果去世之後兒女會幫父母祈禱。我希望自己死後兒子也可以給我祈禱。』

Tiara:離開家鄉後的自由

Tiara今年23歲。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九龍公園。那個週日,當大多數移工都戴著頭巾著長裙慶祝開齋節的時候,Tiara穿著深色恤衫白色齊膝裙,帶著眼鏡,令我印象深刻。

Tiara來自爪哇島中部城市SemarangTengaran村。他有兩個哥哥,一個6歲的弟弟。Tiara的爸爸曾是蘇門答臘某區域的教科書代理。爸爸的這份工作令家裡有較好的經濟條件。家鄉住的房子有兩層樓,共6間睡房,三個客廳。從Tiara小學到18歲的十多年期間,家裡僱傭了兩個鐘點家務工,一個負責打掃,一個負責煮飯。Tiara在家不用做家務。直到Tiara 18歲,印尼政府更改了教科書的課程綱要,並掌握了新版本教科書的出售權,Tiara的爸爸失去了教科書代理的工作,家裡不再請家務工,Tiara才開始幫忙做家務。

Tiara從小意識到自己做為女性和哥哥的不同。哥哥可以晚回家或者不回家在外面過夜,而他傍晚6點後就要回到家裡。他想:『可能我離開家裡就會有更多的自由。』

15歲時Tiara就選擇到離家1個小時電單車車程的Surakarta城讀高中。讀高中的第一年他不習慣住宿的規矩,如要按規定的時間吃飯,睡覺。Tiara想要更多自由,而母親也給他自由,一年後他就搬出來住了。他的父母都是是伊斯蘭教徒,父親已經去過麥加朝聖。在蘇門答臘工作的父親並不知道她搬出來住,是母親給他經濟支持。她和一位同鄉的同學合租了一個單間,廚房和客廳和其他租客共用。

出來租房後,Tiara晚上外出到十一、十二點回家。他和朋友在外面吃飯,去咖啡館聊天,打桌球,或者是去跑步和游泳。大學的時候她選擇到首都雅加達的大學學習餐飲和商務管理。她想要到新的地方認識新的朋友,有更多不同的經歷,而且在雅加達有親戚。他的家鄉同齡朋友有的結婚了,有的在家鄉附近的大學就讀。

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因為父親沒有了教科書代理工作,Tiara沒有錢交學費就輟學了。他在家鄉用社交媒體賣自己做的蛋糕,也做過校服的代理商。村民們大多不會用社交媒體,網上生意不好做。為了要儲錢開實體店,Tiara 2018年來到了香港做家務工。

第一個合約做了六個月她就終止合約回去了印尼。第一個合約的僱主是一對幾乎每天都吵架的夫婦。僱主吵架起來就會摔盤子或打碎玻璃家具,就算是半夜也要他起來打掃。幾個月後夫婦離婚分開住了,僱主就要求Tiara打掃兩個不同地點的房子,這與簽約時的條款不同,僱主沒有履行合約內容,但僱主還是要他選擇是否繼續合約,Tiara選擇辭職。現在的僱主是Tiara的第二個合約,才開始5個月。

來到香港賺錢後的Tiara似乎對自己的『自由』有了更多的話事權。『我爸爸雖然現在住在家鄉,但我(在家鄉)晚上還是出去。因為我已經能賺錢養自己和給家裡了。』雖然鄰居還是會說三道四,但他不理。他覺得自己不會再那裡住很久。以前大家都晚上在家,村里很安靜。這兩年有公司或製衣廠,因為工人晚上要加班,晚上在外面的人也多了。

Tiara說,『我常常想要去別的地方,想要離開家鄉,在家鄉有太多來自鄰居的壓力。』家鄉的鄰居會在背後閒聊女孩的行為,有的評論會傳到他耳裡,說他是女人,為什麼晚回家,為什麼不做家務,為什麼不結婚。Tiara說,在城市別人不會管其他人的私生活,也沒有鄰居的閒言閒語。

Tiara有一個堂/表姐26歲了還沒結婚,鄰居就說沒有人要他。家鄉覺得女人到了2526歲就是老女人。他自己就認為結婚和年齡沒關係,要看是否遇到適合結婚的人,不是到了某個年齡就得結婚。家鄉的男人倒沒有這方面的困擾,『男人即使是在鄉村裡,還是自由的。』

他打電話給父母的時候也會談論有的人高中畢業就結婚,他覺得太早結婚是過時的傳統。他跟他父母說,不要跟他講結婚的事。他媽媽也讓他不要現在結婚,先賺錢幫家裡。我爸爸現在沒有工作,我需要賺錢給他去做生意。『爸爸要我不要離家太遠。沒有辦法,要生存,要賺錢,我要相信自己。我和爸爸說,我現在賺很多錢,你不要嗎?我不跟從別人,我自己做決定。我可能27歲,也可能30歲結婚。』

關於伊斯蘭教對於衣著的規訓,Tiara說『我從小就學習伊斯蘭教,老師和媽媽要求我戴頭巾,從小學到大學我都戴頭巾,現在媽媽沒有要求我戴頭巾,也讓我穿短裙,只要不是超短裙就好。雖然媽媽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但他尊重我的選擇。我媽媽很開明,我十六歲就離開家裡。媽媽就相信我。他相信我會為自己的生活負責任。我在香港不戴頭巾,因為受到的對待會很不同。我去買東西的時候。不戴頭巾的時候店員會招呼我問我需要什麼,如果我戴,店員就對我冷冰冰。他們的反應讓我覺得不舒服。我就不戴頭巾了。我覺得不戴比較舒服。我是伊斯蘭教徒。伊斯蘭教說戴頭巾是保護我的身體,我認為保護我的身體是看我的行為,不是看我穿什麼。』

Tiara表示很少和香港人接觸,對香港也還不是很了解。訪問的時候她正受到中介公司的騷擾,因為她拒絕支付中介公司的超額中介費。她在移工團體的幫助下到印尼領事館尋求幫助。

結語

Adima聽父母的話到了年齡結婚,婚後為了女兒的將來出國打工。以家庭為重似乎給了她安全感。而在這個更需要錢的年代,也不想只是依靠丈夫賺錢,自己也要賺錢,但同時也要承擔起傳統社會對於女人的性別期待,家務就是女人做的。宗教給了Anna安全感,雖然有過不想結婚,也按照宗教和社會的規訓選擇了婚姻。而還未到『老女人』年紀的Tiara,雖然少不了鄰居的指指點點,也有了自己對於婚姻的看法。

他們的人生好像都是自己的選擇,但這個選擇背後是社會,宗教對於女性的規訓。在這個物品和人類繁忙流動的全球化時代,人遷徙着,規訓也隨之遷徙着,而作為移民工人,也還有資本主義的壓榨和剝削。

1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數據,2018年香港印尼移工的數量是16,5907,其中女性數量16,5620,佔99.8%

2 90%的印尼居民是信仰伊斯蘭教,伊斯蘭教的規定是女性要戴頭巾。

3 BTM&B成立於201681日,是維護移工權益,處理移工姊妹的求助個案的印尼移工組織之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