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住屋權利’ Category

轉載|影像報導:租戶住屋大遊行 (附中英字幕with eng subtitle)

自從租金管制和租住權保障分別在1998和2004年被取消後,基層居民住屋環境每況越下,租金負擔沉重。連續第13年,在2017年7月9日,不少基層街坊和支持基層住屋權的團體齊集,遊行要求政府修改《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重新加入不同形式的租戶保障。這段片,紀錄這些來自不同區,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族裔,不同公民身份的街坊,為什麼會在這一天出來?他們面臨的生活住屋環境是怎樣?

Since rent control and tenancy protection were cancelled in 1998 and 2004 respectively, housing environment has been deteriorating for the majority of lower class city dwellers. Rent has skyrocketed. For the 13th years, on 9th July 2017, groups of lower class residents and organisations that support right for housing gathered and marched towards government headquarter and demand the restoration of tenancy protection and rent control. Marchers are of different ages, genders, sex, ethnicities and citizenship status. What do they want to say?

 

《觀塘裕民坊行動報導》【基層住屋要自主 各區街坊大連結】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16年5月8日,關住基層住屋聯席聯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過去及現正受市建局重建項目影響的街坊和義工組成)、各關注基層住屋團體及來自葵 涌、大角咀、觀塘及深水埗等各區劏房居民,於觀塘裕民坊市建局重建地盤遊行示威, 要求市建局及發展局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反對舊區豪宅化(是次行動立場書,請按連結

抗議行動完結後, 各區的基層街坊亦一同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 福榮街和青山道/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 認識市建局欺壓重建街坊的惡行, 亦相互分享交流在基層住屋問題上的抗爭經驗, 體現基層街坊互相結連的可貴精神。

公營機構起「豪宅」 社會責任已忘本

觀塘市中心項目是市建局歷來最大型的重建項目,分為5期發展, 第1期已完成發展,與地產商信和置業合作,興建成豪宅「觀月· 樺峯」。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為商住發展項目,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地盤佔地約23.4萬方呎,面積龐大(現時舊樓已全部拆卸,見下圖),亦是與信和置業及 華人置業合作打造成另一豪宅項目。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參與團體不滿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獲政府注資100億元,又享有免補地價優惠,更能利用公權力收地,好應該盡其社會責任,但過去十多年所有重建後的 地皮均起豪宅,以賺錢為本,而觀塘重建項目正正是消滅基層社區的代表作,令重建區內住戶無法留在原址居住,區內特色小店及檔販亦被逼走,斴近的住戶及小商 店亦因租金上升帶來沈重負擔。各團體參與者一邊圍繞重建地盤遊行,一邊在地盤周圍貼上「我要建公屋」、「不要豪宅」等標語,亦將巨型橫額懸掛於重建地盤, 並放出掛有爭取訴求的氣球,寓意市建局應「釋放」土地舒緩住屋問題,並「由下而上」進行規劃。

unnamed(2)unnamed(3)unnamed(4)

 

斥市建局「屢騙公眾」 興建公屋實可行

前深水埗重建項目K20-23街坊岑太斥市建局和房協當年在合作發展項目時,對公眾說興建一些讓青年人可以負擔,實而不華的樓宇,結果現在變曬做「大四喜」(喜盈、喜韻、喜漾及喜薈)既天價豪宅,一般市民根本難以負擔,是「講一套、做一套」。

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亦認為在重建地皮興建公屋絕對可行,只是現時政府和市建局均缺乏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承擔,例如政府可以向市建局回購部份重 建地皮,撥地給房委會興建公屋。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代表阿聰亦補充市建局成立以來,現時儲備已由最初政府注資的100億累積盈餘至250億,即使政府不回購重建地皮,市建局亦有能力興建公屋,履行社會責任。

unnamed(5)

基層街坊互連結 齊訪長沙灣重建區

抗議行動完結後,各區的基層街坊及組織者亦一同前往長沙灣, 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福榮街和青山道/ 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交流爭取基層住屋權上的經驗, 並開啟更多連結合作的可能。

unnamed(6)

自從2004年政府廢除租務管制後,基層的住屋權往往不受保障,面對業主不合理加租和迫遷,變得十分弱勢。旺角街坊張生分享自身爭取合理權益的經驗,近日入稟法庭,向業主追收多年來濫收的水、電費,並鼓勵重建街坊若面對同類情況,即使業主是市建局,亦要向其追討濫收費用。深水埗街坊權哥及太子街坊 成哥認為長遠來說,重新推行租務管制,方能夠平衡業主與租客的權益,並談及過去多年的爭取經驗,例如在區議會和立法會方面的推動。

現時重建區租戶亦面對租務不受保障的問題,青山道/元州街街坊愛姐表示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她就被業主加租1800元,市建局推塘這是租務問題,不能介入,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分享當年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就有10多戶租戶被地產業主迫遷,因此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過去就曾在市建局總部地下舉辦租務管制論壇,既向市建局抗議,亦是向政府爭取重啟租管。

重建區街坊亦分享現時市建局的安置問題,東京街/福榮街街坊陳生認為市建局拆樓但無足夠單位做安置,應該要先建後拆,而唔係將安置責任推卸給房委會,青山道/元州街街坊鄭生亦表示近日獲得市建局的安置名單,全部是舊公屋單位,當中部份單位的樓齡比重建區樓宇更舊,做法十分離譜。最後,在場分享交流的各區街坊一致認為,長遠來說要一同迫使市建局將重建地盤釋放作公營房屋的用途,而非繼續興建豪宅,方能夠應付日後更多重建項目的安置需要,及舒緩基層的住屋問題。

unnamed(7)

今次的連結分享會,讓來自各區的基層街坊有深入認識的機會,互相交流彼此抗爭的經驗,體現無權無勢者團結爭取住屋權的可貴。

 

東北闖高球場: 權貴有地打波 貧無立錐之地

編按:

上週日,大概五十多名市民往粉嶺高球場示威,要求政府收回這個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該批市民要求政府收回土地,以興趣可負擔房屋,應付香港基層住屋的需求,而無須強制發展東北農 地及破壞東北村民的家園。

以下為該些團體的聲明:
IMG-20150816-WA0017 IMG-20150816-WA0030 IMG-20150816-WA0039

現時香港的住屋問題已達致非常嚴峻的境地。超過28萬戶家庭現正輪候公屋,多達十數萬的市民蝸居於劏房,更加有很多基層市民因為租金飆升,居住環境過份壓縮,搬進工廈又落得被逼遷的命運,加上市區重建,私人收樓等逼遷,草根階層越住越貴,越住越細,已然沒有立錐之地。

然 而,公屋的興建量卻屢不達標,去年的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9900個,比原定目標12700少了兩成;政府托詞因為土地供應不足,然而卻屢屢可以見到,政府 寧可容讓少部分權貴玩樂,卻磨刀霍霍向草根市民的居住地埋手,不拆高場拆東北,背景通通都是官商勾結,不顧基層的利益輸送項目。

村民和市民都唯有以強烈的行動,表達對政府向權貴跪低,卻對弱者抽刃的憤怒。我們將會進入粉嶺香港高爾夫球會場地強烈抗議,反對政府及財團對基層住屋權的剝奪,向不公義發展說不,誓死保護家園和捍衛鄉郊土地的價值。

政府屢向權貴下跪,官商勾結,雙重標準
梁 振英一方面說「土地何來?」,卻將粉嶺高爾夫球場的一公頃農圃,拍賣給恆基建高密度豪宅;年初又放風指粉嶺高爾夫球場內有很多古樹和古墓,可供發展面積有 限。然而,新界東北內同樣有很多古樹和古建築物,為甚麼又可以拆?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於六月宣布,核准古洞北、粉嶺北、粉嶺及上水3個分區計劃大綱草 圖,密鑼緊鼓地進行收地,古洞村民及石仔嶺安老院將面臨受害,馬屎埔更率先遭到恆基「未卜先知」,在可原址換地範圍加緊收地,以惡劣手段逼遷居民。而有份 審批的城規會,當中亦有一委員梁宏正是哥爾夫球會董事,明明在東北計劃上有利益衝突,卻沒有避席。由此可見,政府的收地政策是如何雙重標準,政商合一瓜分 土地的目的可謂昭然若揭。

除了東北以外,政府放風承諾的公屋興建量,可以預見將無法達標。除了今年度的公屋建屋量遠低於預期,政 府的舉措均顯示其並無決心增加公屋供應。例如原本算 元朗橫洲工業村棕地,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因為鄉事豪強的反對而跪低,最終竟決定收回朗屏邨旁 的綠化地帶,興建只有4000戶的公屋。梁振英政府號稱興建香港人的新市鎮,以解決樓價租金和公屋輪候的問題,卻對權貴者屈服,更把失去家園的東北居民, 和居於市區的基層租客放在對立面上,分化抹黑同是處於弱勢的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所謂「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終淪為權貴得益,基層遭害的下場。

寧犧牲萬千基層住屋權  只為保護特權人士享樂
政 府必須找出合適土地興建公屋,全民亦須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有73幅之多,全為政府官地,只以免收地租或象徵性地收取 1000元租用,是小圈子權貴會員才可使用,不少位處市區的私人會所地(紀華利山木球會、九龍塘會、香港木球會、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等等)以公共資源牟取暴 利,包括:炒賣會籍,舉辦婚禮,每年租金收入龐大。同樣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政府偏要強行要毀人家園、農地和小型工業的東北發展計劃,遲遲沒有決 心收回對社會破壞甚低的73幅私人會所用地,亦沒有推動空置土地、短期租約用地和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土地等作興建公屋,明顯是選擇性地向弱勢者開刀,製造 弱勢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的分化,而權貴的私人會所會員和經營會所的既得利益者卻不用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

基層住屋權非空口白話  土地資源亦非權勢玩物
土 地資源理應是屬於所有人民,及其上之生靈。房屋資源亦應是市民基本保障,而非炒賣品。可是,政府縱容四大發展商在新界東北大量囤積土地,供發展商原址換 地,建屋牟利;陳茂、 馬紹祥、吳亮星等力推東北的官員和議員,均涉及與發展商的種種利益關係中。是故,東北發展只會淪為土地利益分贓、官商勾結的行為。 強推新界東北不但沒有解決房問題,反而剝奪了當地居民的住屋和生計。真正的解決之道,就是收回香港哥爾夫球會用地和其他私人會所地,讓權貴、經營會所的得 益者、發展商、以及平民百姓共同承擔興建公屋的社會責任。因此,我們聯合要求:

1.    收回香港高爾夫球會土地,以由下而上的民主規劃原則,興建密度合適的公屋,並即時全面檢討各區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用途

2.    立即停止不公義的東北計劃,停止一切原址換地等利益輸送政策

3.    善用空置土地和短期租約用地興建公屋,並使用市區重建土地興建公營房屋
~~~~~~~~~~~~~~~~~~~~~~~~~~~~~~~~~~~~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土地正義聯盟    深水埗劏房關注組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葵涌劏房住客聯盟   大角咀劏房關注組   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鼓嶺坪輋保衞家園聯盟

照片提供: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延伸閱讀:基層師奶政治學之:長遠房屋策略有幾堅?

影像報導| 劏房居民屋宇署尋署長紀

荃灣榮豐工業大廈遭屋宇署封樓,屋宇署署長許少偉就事件曾在訪問中發表「不清楚現時劏房價格」、「即使劏房價錢很低,都不應該租住」等言論,反映政府官員對社會現況一知半解,漠視基層疾苦。

是故,2015年5月27日,一眾關注房屋相關政策的團體和劏房居民,到始創中心屋宇署總部外的接待處排隊表達意見,並擬向屋宇署署長送上肉糜,諷刺局長及一眾政府官員不識基層疾苦…..

請大家睇行動報導之餘,也用心聽聽,荃灣工廈居民,還有其他一同參與行動的基層街坊心聲。

訪問: 聰、偉、明、怡
剪接:怡

製作: 影行者

當日行動新聞稿全文:
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2015/05/28/tw_wingfung_factorycubicleaction/

影片|5月6日榮豐居民去房委行動-居民訪問

繼荃灣榮豐工廈居民連日在屋宇署外留守,五月四日天未光突然遭強行清場,
居民認為,房署亦應為安置問題負責,故於五月六日下午到房署總部示威抗議。

請花數分鐘,聽聽居民講述寶田臨時收容所的狀況如何比劏房更差,
並要求屋宇署和房屋署不要互相推卸責任,跟進居民的安置問題。

政府強行迫遷,冷理工廈街坊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文: 嵐

最近荃灣榮豐工業大廈的劏房街坊面對屋宇署的違反承諾的突然清拆,以致街坊留守屋宇署要求與署長許少偉見面及讓街坊入住石籬臨時收容中心。但電視新 聞將一眾租客描繪成貪得無厭般,忽略了工業大廈劏房下所反映的住屋問題,亦沒有真正去了解街坊面對的狀況,沒有講述政府違反立法會申訴部的承諾,在街坊安 置有結果才會執法等等,不如先了解街坊的故事。

阿明,同樣住在荃灣工業大廈,是永華工業大廈的天台租客,未來亦會面臨清拆。事前幾個月,阿明在街坊會上認識了榮豐工廈的黃生,同樣都是因為現行劏房租金昂貴,而選擇較便宜、可負擔的工廈劏房租住。阿明得知街坊被迫遷後輪更留守屋宇署,亦前來聲援,而且都認同需要要求政府合理解決街坊的安置。

荃灣榮豐工廈的受影響租戶(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阿明曾經住過同區舊樓的劏房,只有80多呎,煮飯也要在床頭前進行,一個月也要$2000多的租金。其後因鄉里介紹,她找到差不多租金,但有200 呎的工廈天台劏房,於是便住了4年。阿明是一個單親媽媽,自己養大兩個兒子,她堅持工作,每天朝8晚5,晚上再回家煮飯。作為一個基層師奶,看到政府這次 強硬迫遷,阿明都覺得政府要合理安置街坊。

阿明指出若非政府向他們工廈劏房租客動手,他們也不會找政府處理。現在政府迫遷工廈劏房租客,使一眾街坊有家歸不得,政府絕對需要承擔責任。街坊並 非插隊於公屋輪候,而是只要求石籬臨時收容中心,好讓街坊安定一些。但政府只提出寶田臨時收容中心,阿明都提出兩點質詢﹕一是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只有3個月 的居住時間,3個月街坊仍需面對被政府迫遷致無家可歸的問題。二是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原是給無家可歸的街坊暫住。阿明指出街坊都有家,只是政府令他們無家可 歸,本來還住得很好,誰知政府搞上他們,令他們現在沒有地方居住。

而在整件事上黃生及阿明都講到由突然封屋到現在,一直也很累,政府部門亦互相推卸責任,政府、屋宇署和房署都沒有幫到街坊,房署只說非他要拆屋,屋 宇署則只顧清拆不理安置,政府的態度亦是推卸責任,沒有正視街坊訴求。面對屋宇署突然封屋,阿明希望政府拿出誠意,負起責任,為街坊進行合理的安置,盡快 安排石籬臨時收容中心。

荃灣工廈受影響劏房戶的標語(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阿明經常都看報紙、電視等主流傳媒,她都指出雖然有報導,但都寫得很簡單,好像都只幫政府,沒有把實際問題呈現,沒有清楚講出街坊無辦法搬走工廈的 原因,沒有提及政府違反承諾,在迫遷街坊得到合理安置前就封屋。阿明亦提及記者很少去講出街坊的感受,不妨多從他們租客的角度去多想,工廈劏房是違法,但 政府沒有妥善處理街坊安置問題,就來進行封屋。而外面的租住單位租金昂貴,基層街坊根本負擔不到非劏房的租金,他們不是不想搬,而是沒有辦法搬。而且,黃 生補充他們荃灣工廈居民會在3月時曾見過屋宇署的代表,其中屋宇署高代表說街坊可以找合法劏房租住,但再追問那裡有合法劏房,她已答不出。若街坊再搬到劏 房租住,又是政府所說的違法劏房,阿明都擔心難保有一天又惡性循環,屋宇署再來突然封屋,問題到頭來都沒有解決。

黃生亦提及政府一方面將公屋用地改做其他用途,例如北角邨改建為私人住宅,另一方面政府又指公屋輪候人數眾多,兩者互相矛盾,政府沒有真正解決基層 市民住屋問題,反而讓人改建公屋用途,冷理基層住屋苦況。而且,政府企圖轉移焦點,說已給予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只能居住3個月,沒有處理街坊長遠而穩定的 居所,根本無去處理整個房屋問題。

面對政府強硬迫遷,基層街坊別無選擇,根本無辦法去搬,要是重回樓價高企且違法的劏房市場,未來或需再面對屋宇署的突然清拆,無家可歸的感覺,惡性循環。希望大家將焦點放回住屋問題上,支援無權無勢者,繼續到場聲援,聆聽更多主流媒體以外的聲音。

到屋宇署門口要求安置的租戶及聲援者(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荃灣工廈居民會—回應政府對無家可歸者之「冷血」言論】 新聞稿

10423810_919467738124262_4162255624463134252_n

在2015年4月29日(上星期四)早上屋宇署執行向榮豐大廈201及202室的封閉令,在未有提早知會的情況下動用逾50個防暴警察,強行驅逐我 們離開 租住的居所;幾個政府部門,包括屋宇署、社會福利署和房屋署,沒有為我們作適合家庭及長遠安置居所的安排,以致我們無家可 歸,反映三個署欠缺協調,並且未搞清楚三者的協助受影響居民的角色及職責。我們選擇留守屋宇署署長辦公室外,和平靜坐留守已有4日。可惜,在未等到於星期 一工作天與署長見面,我們於今早凌晨已被保安以「受屋宇署所託,是私人地方,未經准許逗留」為名,無奈清場被逼離開。與當初署方容許我們可留守至星期一, 署方卻出爾反爾,令我們為政府的冷血無情感到齒冷。署方連最基本的會面不願安排,便動用大量警力,令我們感到非常失望。

最近無線新聞作出報導,署長於五一勞動節公眾假期仍願接受採訪,但近兩天對我們則繼續「潛水」和選擇性見人。署方完全無視我們這些有逼切住屋需要的 人,連 到辦公室前面都表示不願意,實在是選擇性露面,完全未有體諒我們的苦況。我們守住可能會見到署長的地方和機會,為的是表達一個安置需要的基本住屋訴求—— 先入住石籬臨時收容中心,並長遠要求政府設立新的工廈劏房安置政策。可惜,署方卻屢次令我們失望而回,不但不理街坊的訴求,以「人肉錄音機」不斷重覆,並 堅持只可安排屯門寶田臨時收容中心為唯一安置地點。如果在30/4仍沒有登記入住,就等於放棄安置,連基本的住屋自由及需要都被無視。我們最憤怒的是署長 喜歡「打擊工廈劏房」,但更喜歡「打擊我們基層市民的需要」,更以「打尖」來責難我們,內心充滿著冤屈,有需要及必要與各位及公眾解釋我們的需要,消除由 政府帶給社會對我們產生的誤解,還我們一個公道的說法。

我們希望就「打尖」的說法作出澄清。首先,我們並沒有提出安置到公屋的說法;其次,我們強調安置必須以與家庭同住為先,並作出長遠安排;第三,政府 刻意抹 黑工廈劏房居民,將矛頭指向我們。第四,我們質疑為何政府設立體恤安置的安排?不是為了幫助有逼切住屋需要的居民嗎?我們現時已無家可歸,不就是體恤安置 的對象嗎?為什麼還說我們打尖?

許署長說「劏房不應該住人」,我們想問「不住劏房,可以住邊?」。我們想說,其實大部份劏房都是不合法,即是全部都不適合住人。我們的訴求是希望暫 時搬至 石籬臨時收容中心,可是屋宇署拒絕居民的要求,指出該中心是為了安置因天災失去家園的災民,但不少天災都是人為所致;例如上星期慈雲山車房爆炸所致的火災 都是人為疏忽所致的,現時社會福利署安排受影響的居民暫時搬到石籬臨時收容中心。政府拆掉我們的住處,安置我們搬至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單身人士只編配一張 床,亳無私隱,有時間限制性,且沒有地方擺放私人物品,就如坐監一樣。這是一個適合居住的地方嗎?對於有不同年齡成員的家庭,要安頓好家人返工返學的需 要,照顧家人的日常生活,這個惡劣的環境難道談得上是合適嗎?

荃灣工廈居民會
2015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