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住屋權利’ Category

轉載|【土地大辯論-重建街坊有野講】 《收回土地條例》篇:地產商就唔敢郁 小市民就任意踩!

轉載自[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 前言

近日外界質疑政府為何不動用《收回土地條例》(下稱土收條例)收回地產商囤積的農地作公共用途發展,而要採用「公私營合作方式」,是否變相向發展商輸送利益。特首林鄭月娥在5月3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就話不能隨意引用土收條例,因為會侵犯私有產權喎!不過,據媒體香港01統計,原來在過去20年間,政府就合共引用土收條例169次,其中接近一半(78次)是配合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或其前身土地發展公司強收民產作重建發展用途。

我地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過去多個重建區的街坊及義工共同組成,見證住市建局和房協作為公營機構,過去十多年肆意引用土收條例踐踏弱勢重建戶的權益,而林鄭當年作為發展局局長,更加是幫兇,現時林鄭晉升特首,為了奉承財雄勢大的發展商,居然咁樣「搬龍門」,實在要出黎以正視聽,數數歷年來市建局和房協暴力收地清場事件:

❏ 2004.3 市建局首批重建項目即抬人 車胎店東伯伯哭訴不公

市建局於2001年成立,並於2002年1月宣佈首批重建項目,包括深水埗福榮街/福華街重建項目,在三年後即以《收回土地條例》對該項目小商戶進行清場,出動執達吏抬走車胎店及中藥行的兩位老東主,被抬走的75歲車胎店店東馮伯向記者哭訴:「我不是偷,不是搶,用真金白銀買個舖位,為何要咁,我無飯開都未流過一滴眼淚……」

❏ 2006.12 手執亡母遺照被抬 事隔七年仍憤慨

房協與市建局於2003年合作開展筲箕灣道 / 南安街項目,並於2006年12月對項目裡的住宅業主強硬清場,業主曾氏兄弟二人被抬走時手執母親遺照,斥市建局以賤價收購祖屋。

事隔七年,房協建成「樂融軒」出售,單位出售呎價由當年收購時僅3,000元暴升至兩萬元,當年被抬走的業主曾生回應記者訪問時,指自己至今仍拒收賠款,斥房協做法與地產商無異,「究竟佢要將盈利放先,定係將社會責任放先?𠵱家佢只係起幾十伙長者屋(以市價出租),其他用萬八蚊呎嚟賣,咁同地產商有乜嘢分別?」

❏ 2007.12 市建局拒納民間方案 利東街居民絕食抗議偷步清拆 
(見另稿:重溫林鄭任發展局局長三件事)

❏ 2009.7 深水埗K20-23項目清場 房協動用百人 花牌店東主店外靜坐抗議
(見另稿:重溫林鄭任發展局局長三件事)

❏ 2013.10-11 凌晨夜襲仁信里清場 觀塘商戶斥市建局「三更半夜做賊」

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為市建局成立以來最大的重建項目,第一期重建計劃涉及1085個私人業權,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市建局於2012年3月以土收條例強收土地,隨後在2013年11月檢控多戶範圍內的原有小商戶及住宅業主「霸佔官地」,包括凌記書店、偉利模型、星星遊戲機中心等,迫遷受影響重建戶。

在2013年10月24日,市建局被指違諾清場,於凌晨4時聯同食環署人員,出動逾百名職員及保安用鐵馬、圍板將仁信里重重包圍,趁商戶不在現場,將全港碩果僅存售賣賽鴿的「國際鴿舍」破門,將大約20多隻白鴿、貨物全數扣留。商戶斥市建局無法無天,「市建局承諾唔會三更半夜清場,咁大間機構竟然做賊」。

❏ 2014.6-9 市建局聘外判保安 兩度對海壇街重建項目暴力清場

2014年6月13日,市建局派來近半百保安及執達吏強行收回深水埗海壇街/桂林街重建項目業主單位,過程中外判保安更使用暴力,強行將黎生一家3口抬出單位,期間他們被弄得遍體鱗傷,事後市建局保安更聲稱受傷,被迫遷街坊竟反被警方以普通襲擊罪拘捕。

同年9月23日,市建局再度對海壇街重建項目進行清場,以執達吏要脅項目最後一戶重建居民劉女士離場,同時對重建區內外進行封鎖,運來兩大車旅遊巴的保安人員, 把劉女士家樓下大門以外約十呎半徑的空間全用鐵馬圍起, 並內駐數十名穿制服的保安人員,而旅遊巴上竟有盾牌。劉女士被迫離場後,亦向到場支援者揭露市建局惡行,指過往數月,市建局保安人員不讓別人上去她家, 她病了無法下樓時,無人能上去探望,形同軟禁。

❏ 2016.1 衙前圍村逾六百年歷史被拆 市建局以鉅額罰款與監禁後果威迫村民離場

衙前圍村為市區內最後一條圍邨,有著逾六百年歷史,村內除了有居住多年的村民外,亦有中醫、理髮、士多等小生意以廉價服務附近基層社區,但圍村卻逃不過市建局的推土機重建,市建局計劃將衙前圍村地面重建成保育公園,在十五米以上興建四幢共750個私人住宅單位,而保育公園內的市值商舖,以及樓上的私人住宅單位,也自然將會像其他重建項目以天價發售,及只容得下大財團的商戶。

由居民及小商戶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多年來一直向市建局提出「保育」並不止是單單保存建築物,同時應保存原有村民生活方式,亦向市建局提出重建後的復業方案,希望透過談判商討。但市建局卻恃著公權力,以強硬態度迫村民就範,除了在動用土收條例強制收地後,控告村民「霸佔官地」,更動用〈土地雜項條例〉,以2016年1月25日為清拆期限,脅迫村民若不遷離的話,一旦被定罪,隨時可被監禁半年及罰款高達一百萬,村民被迫無奈搬離。

❏ 小結

過去十多年以來,市建局和房協動輒以《收回土地條例》強制收回重建項目土地,然後就以法律行動恫嚇項目內仍在居住或營商的居民,控告他們「霸佔官地」,甚至最終以暴力清場,這已經不僅是踐踏林鄭特首口中香港珍貴的「私有產權」,更加是摧毀舊區小市民的「居住權」及「營生權」。政府及市建局過去更經常向傳媒放風,聲稱捍衛自身權益的舊區居民為「阻住地球轉」,話佢地阻礙香港社會發展。但到了今天,特區政府一邊話要開闢更多土地作社會發展,另一邊就話要尊重﹝長期囤積農地作投機用途﹞的地產商的私有產權,話唔可以隨便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喎!究竟特首林鄭月娥是尊重「私有產權」的價值,定係尊重「地產商」呢,答案都顯然而見!

──────────

❏ 冷知識:《收回土地條例》小簡介

-《收回土地條例》,即現行香港法例的第124章。該條例訂明了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有權以「公共用途」為由,收回任何土地,土地擁有人可以就補償金額與政府協商,甚至請求土地審裁處裁定補償額,但不可以拒絕政府的收地命令

-在政府張貼[收地公告]於該處要被收回的土地後,會給予1個月通知期後(收回市區土地的通知期,一般為3個月),通知期屆滿後,土地擁有權會自動復歸政府,若仍然使用土地,如居住或營商,則會被控「霸佔官地」
──────────

參考資料:

成報 (2004.3.17) 市建局聯同執達吏 收回兩商舖

香港經濟日報 (2006.12.15) 南安街收樓 抬走拒遷兄弟

香港獨立媒體(2007.12.23) 市建局清拆利東街 街坊May姐無限期絕食,連結: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79186

蘋果日報 (2009.7.13) 最後一夜 大批市民到深水埗聲援 孤身挑戰重建機制 花店東主等抬走: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090713/12981597

蘋果日報 (2013.3.24) 南安里釘子戶斥房協霸權,連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30324/18205705

蘋果日報 (2013.10.25) 違諾清場 破門扣留白鴿 市建局夜襲仁信里,連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31025/18479071

壹週刊 (2014.6.13) 市建局暴力清場 海壇街企跳住戶被捕,連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40613/49090

草根行動媒體 (2014.9.23) 街坊學生聲援重建戶 市建局以執達吏要脅離場 海壇街最後一戶終被清場(內含短片),連結: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26398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5.10.6) 不滿市建局復業安排聲明,連結:
https://wp.me/p34c1i-8B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2016.1.25) 無奈退場聲明,連結:
https://wp.me/p34c1i-af

香港01 (2018.5.4)【收回土地條例】回歸20年引例收地169次,連結:
https://bit.ly/2IDdQaR

 

廣告

轉載|廣東道基層租戶抗逼遷 旺角希爾頓酒店尋大業主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

廣東道925-947號租戶反逼遷收樓行動
業主承諾暫緩收樓 並與租客會面
行動後新聞稿 (2018年2月15日)

(被迫遷租戶先在家園樓下集會, 並在大廈放下巨型長幅)

「廣東道被迫遷租户大聯盟」約30位租客,連同「社區前進」、「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及數十位民間團體聲援者,在今天早上,趁港中發展集團於旗下的旺角希爾頓花園酒店舉行業主會,前去酒店門口示威,譴責大業主驅趕基層租戶,我們要求業主延遲二月廿八日的搬遷期限、要求大業主交代重建目的,並要求港中發展集團主席梁英偉、創啟及恆輝董事梁驊、梁盈及各大業主與居民會面。

經過整個上午的示威,業主並沒有露面面對居民,不過透過警民關係組向我們表示,大業主同意延後二月廿八日的搬遷期限,並同意於二月廿五日晚上和居民會面,然而,大業主卻希望居民於三月三十一日就要搬離。我們滿意大業主回應了我們部份的訴求,證明爭取行動有成果!但居民並不接受三月三十一日期限的安排。我們期望二月廿五日我租客業主會上,可以表達租客的困難和訴求。

被迫遷的租客涉及廣東道925-947號共六條樓梯、十二座五層高單號唐樓,超過100戶基層租戶,當中絕大部份單位是板間房及劏房。租客在本年1月中,收到來自大業主創啟有限公司及恆輝香港投資有限公司張貼的告示和信件,內容是劃一要求所有租戶,無論有否簽訂租約(不論「死約」或「生約」),均必須於本年2月28日或之前遷出,基層租客被迫要在春節期間搬走,都感到非常徬徨和憤怒。

(趁港中發展集團於旗下的旺角希爾頓花園酒店舉行業主會,
被迫遷居民及聲援團體前去酒店門口示威)

大業主為創啟有限公司及恆輝香港投資有限公司,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兩間公司的董事為梁驊及梁盈,其父是創啟及恆輝母公司-港中發展集團老闆梁英偉。據報,大業主已收購這12座唐樓大部份業權,主要是透過二房東收租,可是業主從來沒有和租客直接簽租約,且經過一年「死約」後,便沒有再和租客簽約,業主可隨時迫遷租客,而今次事件,大業主不惜違反合約要求,迫遷不少仍未過「死約」期的租客。早前,更有租戶遭到二房東破門入屋,被搬走家具甚至鎖上大門迫遷,有家歸不得。二房東亦曾發出通告,表示如租戶未能如期遷出,3月1日將會截水截電,並為大門加上新鎖,種種行徑令基層租戶活於徨恐下。

事實上,多位租客曾尋求當區區議員許德亮協助,但未獲回應,遂向「社區前進」求助,經過多次居民探訪和居民會後,成功組織是次行動。區議員的漠視和大業主的迫遷行為,正反映目前《 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 》我問題令租客處於弱勢,業主可隨時趕客走,劏房街坊有如遊牧民族,一般只重視選民的區議員就會漠視劏房街坊權益。我們並不同意此取態,因此幾個星期來多次探訪和居民會,組織街坊,今次部份訴求獲回應,有賴居民團結和民間團體支持,我們會繼續團結街坊,爭取居民權益!

譴責地產霸權,還我居住權利!

廣東道被迫遷租户大聯盟、社區前進、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照片提供: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轉載: 力爭多時 市建局承諾公開社會影響評估網上版?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市區重建局條例》規定市建局進行重建項目時,必須在進行人口凍結前後,進行兩次社會影響評估(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SIA),評估重建對受影響居民及舖戶的社區網絡及生活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和安置需要,並從而檢討現有政策是否能舒緩有關負面影響。

可是,多年來各區的SIA報告在市建局完成後,近乎被銷聲匿跡,市建局既拒絕放上網頁,地區辦事處亦不容複印,只能現場閱讀數十頁報告。如公眾想複印報告,只能前往市建局在上環的總部,並要繳付昂貴的影印費用。市建局設下重重關卡,讓受影響居民及公眾難以查閱SIA報告,亦無從跟進及監督。

早於2012年,已有九龍城道重建項目的居民關注組向市建局表達SIA欠缺透明度的荒謬,近年本組亦多次透過不同方式,批評當局的做法,如媒體訪問、向市建局發公開信、要求議員跟進、及進行民間社會影響評估調查等。

近日市建局回覆本組信件及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的議員提問時,表示「已計劃由2018年起,將項目的社會影響評估電子版本上載至市建局網頁,方便公眾查閱」。本組欣喜市建局在民間團體爭取多年後,終於肯聽取意見,作出改善,但是亦甚為擔憂,這只是當局過往一貫使用的語言偽術,以「計劃」、「考慮」或「研究」為名,試圖含糊拖延,不了了之。

本組亦必須指出,市建局的SIA報告,除了在發佈上缺乏透明度外,在進行調查的方法亦有甚多問題,如缺乏獨立性及問題存誤導性,錯估舊區居民的社區網絡需要。就以上種種問題,本組將繼續跟進及監察。

【更多資料】:

九龍城道重建項目:被隱形的社會影響評估:
https://goo.gl/C3t9me

政策倡議|要求開放社會影響評估及關於重建的資料 (內有本組與市建局的信件往來):
https://wp.me/p5xEw3-Ni

市建坐擁326億 於社會公眾何益?–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予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公開信:
https://wp.me/p5xEw3-YL

H15關注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民間白皮書>-社會影響評估
https://wp.me/p10unt-2X

土瓜灣啟明街/榮光街重建項目 (KC-013)民間社會影響評估調查報告摘要:
https://wp.me/p5xEw3-Zv

發展局回應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議員於2017年11月3日就市建局工作提問:
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panels/dev/papers/dev20171031cb1-304-1-c.pdf

活動推介|我城故事:《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放映會

主辦單位:電影自治區 Film Autonomous Region

聯合主辦 Co-organisers (排名不分先後 In random order)
碧波押 Green Wave Art
影意志 Ying E Chi
采風電影 Visible Record
映畫手民 Cinezen
栗憲庭電影基金 Li Xianting Film Fund
當代中國文化與人類紀研究聯盟籌委會 Steering Committee for Contemporary Chinese Culture and the Anthropocene Research Consortium

 

《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
香港 | 2012 | 120分鐘 | 粵語對白,中英文字幕

《在 浮城的角落唱首歌》試著從獨立歌手對生活空間的思考,來切入城市空間與創作、自由意志的關係,特別邀請三組獨立樂團:My Little Airport、The Pancakes 和迷你噪音,各自挑選一個地點,唱一首他們自己的歌。於是My Little Airport 在官塘工業區各處唱著《RM1210》,The Pancakes 的Dejay 在舊居石蔭邨自彈自唱《How Much Do We Remember》,而迷你噪音的Billy 則選擇尖沙嘴文化中心旁的廣場──一個多義的自由公共空間,唱著《記號》以此紀念在六四天安門犧牲的自由戰士。

這是一部關於香港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活動影像紀錄,導演麥海珊根據這些選地,除了人物訪談與舊地重遊之外,還穿插了許多仿舊的八厘米影像片段,而對於現在受到壓迫而前景未明的狀態──無論是現行的工廈活化政策,或是港人自由受到侵擾的隱隱作痛,《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試著以不同的層次和方式,在香港這座浮城的各個角落,實踐著自由。

導演 麥海珊

麥海珊除了是位藝術工作者,也積極參與研究工作。其學士時期主修電影,研究碩士時主修電影及文化研究,而修讀博士學位時則專注於動態影像、聲音和網上檔案的研究項目。

她一直對城市景觀和時間概念感興趣。除了單頻道電影或錄像之外,她還創作環境聲音藝術、聲音裝置和一些網上項目。她尤對實驗性民族誌和在數碼時代中超8毫米膠片的創新產生興趣。

近來,她亦關注以拍攝為基礎的跨媒體作品(120mm攝影、錄像和超8毫米影片)以及Pantam文化和表演。

她現為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副教授。

 


* 麥 海 珊 導 演 將 出 席 是 次 放 映

 

更多活動資訊及消息更新,請往: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005193313097850/

 

轉載|針對林鄭月娥提出『80萬出租公屋足夠論』之聲明

轉載自【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22861390_1495927943830549_489255771558832435_o

根據明報專訪,特首林鄭月娥為其房策理念解碼,計劃會將出租公屋單位由76萬個增至80萬個,並認為只要能保持公屋單位流動性,這個數量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故日後可將大部分新建公屋轉作「綠置居」(綠表置居先導計劃)項目出售。林鄭月娥聲稱此舉可騰出不同區域的單位予輪候冊上申請人,亦可減輕房委會在營運出租公屋上的財政負擔。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對此房策理念感到十分憤怒,林鄭月娥的房策「離地萬丈」,罔顧基層住屋權,而且將公屋居民及公屋輪候者置於對立面,營造虛構的利益衝突。就著林鄭月娥提出的公屋封頂言論,聯席認為有以下幾個謬誤。

I. 80萬個公屋單位真的足夠?

現時公營出租房屋的家庭輪候戶數(單身輪侯人士除外)已超過15萬,且正在不斷增加中,由於大部份香港市民的工資增長遠追不上租金加幅,令越來越多基層家庭跌進公屋輪候網,盼望早日脫離已失控的私人租務市場;然而,現時全港公屋的供應為76萬個單位,按照林鄭思維,如果香港只需要80萬公屋單位個就足夠,即是來年的興建目標只會增加4萬個;如果用15萬輪候戶數減去 4萬個新建單位, 即是未來有11萬個家庭需要住進舊式公屋。

先撇開公屋租戶只能入住舊屋的問題不談,但是未來是否真的會有11萬個公屋戶搬走?綠置居和居屋是否足夠盛載這些家庭?如果不能,公屋輪候時間便會進一步延長,令基層上樓無望。如果沒有更多公屋可以作為輪轉之用,公屋戶將會無可避免地被邊緣化,流轉亦會減慢,之後有真正住屋需要的人士想申請公屋,也將要面對超長的輪候時間,而公屋邨亦將會進一步貧窮化。

根據林鄭的邏輯,只要公屋戶買一個「綠置居」,便會有一個公屋單位騰出來,令大眾信以為真。但是,根據影子長策會的分析,「回收公屋」的原因有許多,包括自願遷出、被要求遷出、因購買居屋或租置單位而遷出;以2014/15年度為例,「租戶自願遷出」有5012個,「發出遷出通知書」有1453個,「購買居屋/租置單位」有1051個,累計「淨回收」共有7516個,即是每年淨回收的單位由7000多至9000多個不等。換句話說,即使沒有綠置居,這些公屋單位本身也會因為各種原因被回收,讓輪候冊上的家庭入住。

相反,新的綠置居因條件限制,將會因為「被賣斷」而失去了成為「回收公屋」的機會,政府未來若把數萬個新建公屋單位改為綠置居,以萬計的單位將不會再有住戶因「自願遷出」、「遷出通知書」等原因而回收,進而減了公屋騰空的數字。以租置計劃為例,由1998年至今,房委會的租置計劃已賣斷超過12萬個單位,不會再回收予輪候冊人士。長遠而言,改建「綠置居」規模愈大,賣斷的單位愈多,可回收的單位愈少,而長遠輪候時間也愈長。

II. 出售公屋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

林鄭月娥聲稱,在興建成本相同的情況下,將出租公屋轉作出售,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令房委會資金回籠,繼續有足夠財政資源興建新項目,並表示:「在現時情况,公屋若用作出租,收回來的租金不足夠填補差餉、管理費及維修費用,所以每建一間出租公屋單位,就加重房委會的財政負擔」。聯席認為此番論述存有誤導成分,將提供「可負擔房屋」的責任全數歸於房委會,而不是整個政府的土地政策,照此謬論推算下去,公屋究竟應該出租亦或出售,只是房委會的財政問題,那麼政府就不用負上責任去保障公屋供應。

事實上,回歸初期頭五年的土地收入只有1,563億元,直至2012-2016年間,土地收入已達到4,204億元,根據本土研究社的數據整理,政府過往的土地收益飆升了1.7倍,相反,公屋單位的供應數量不升反跌,配現時有8萬4千間。參考房委會報告,公營房屋佔整體公共開支的比例,由1997年約15%,大跌至近年的6%,反映出政府對於公營房屋的投資其實一直在緊縮。

政府過去一直實行高地價政策,令香港的私人住宅價格高企,難以為普通市民可負擔,所以政府絕對有負責為市民提供「可負擔房屋」,以避免自由市場及樓宇炒賣削弱市民的住屋權。因此,既然土地收益高達4,204億元,政府照道理應當用部份收入去興建更多公營房屋,以減少市民的住屋成本,去「平衡」香港整體的住屋開支。林鄭月娥的房屋策略,一味將出租公屋的供應和房委會的財政掛勾,明顯是在為政府撤出供應出租房屋市場而鋪路。

III. 綠置居不會影響公屋輪侯時間?

林鄭月娥指,增推綠置居不會影響輪候冊上樓的機會,最多只是收回單位要裝修6個禮拜;事實上,公屋編配的行政安排,其實遠比林鄭所指的6星期更長,由公屋租戶申請綠置居、申請人視察單位、買家辦理按揭手續、公屋租戶遷出、遷出後房委會翻新、輪候冊人士視察單位,最後輪候冊人士真正入住。林鄭所指的6個星期,主要是指翻新時間,若然把其他行政安排計算在內,動輒便要多幾個月,長遠一定會延長基層家庭上樓的時間。

總結:
因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要求

  1. 必須恢復公營出租房屋的數量緊貼長遠房屋策略之目標,未來五年必須維持公營出租房屋供應量超過75000個,另外未來十年供應保持在200000個。
  2. 必須立即停止以綠置居取代公營出租房屋,確保未來公屋有足夠單位數量輪替。
  3. 必須增加公營出租房屋在整體房屋興建目標的比例,不應以資助出售取代公營公屋供應蒙混過關。
  4. 必須檢討房委會自負盈虧的財政方針,政府需要額外注資興建公營房屋。

轉載|「不適切居所及租金壓力下,對基層租戶構成情緒危機調查」 發佈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明愛社區發展服務
「不適切居所及租金壓力下,對基層租戶構成情緒危機調查」
發佈會新聞稿
2017年10月9日

IMG_7741.jpg

明愛社區發展服務於2017年5月至8月期間進行了一項調查,訪問了429位租住於
服務範圍內的寮屋、村屋及私人樓宇的基層人士,了解居住於不適切居所及租
金壓力對基層租戶造成的情緒壓力,並探討改善方法。

是次調查中發現基層人士在未獲編配公屋前,需要長時間居住在「不適切」的
居住環境。發言人劉升平表示超過七成受訪者人均居住面積不足76呎,遠低於
現時公屋「擠迫戶」的規定,同時租金佔入息比例(簡稱:租收比) 中位數高達
34.5%,六成受訪者租收比超過三成,高於國際對租金可負擔能力水平。發言人
劉升平指出與上年同類型調查比較,居住於港島區的基層繳交的租金仍屬最高
水平,租收比逾四成。值得注意的是新界區的租金及呎租雖然較低,基層本來
搬到鄉郊區域以減少租金負擔,但是過去一年平均加幅逾兩成,升幅比市區更
高,反映基層的房屋問題已經蔓延至鄉郊區的租務市場。

另一方面,發言人李紹勤發現不適切的居住環境和租金壓力對基層租戶的情緒
健康構成危機,分別有45.5%及44.1% 受訪租戶在測試中顯示有抑鬱症及焦慮症
傾向,租收比高的租戶較多出現焦慮情緒,擔心遇到突發情況時未能交租,過
去曾經試過因業主加租或收樓而遭逼遷,未有安定居所感覺亦容易令租戶出現
焦慮情緒。再者,惡劣的居住環境加劇了租戶的抑鬱情緒,受訪者長時間在狹
小、潮濕炎熱、蚊蟲鼠患的環境下生活,容易產生負面情緒。不適切的居所令
租戶精神健康風險增加,長期居住更容易產生家庭及鄰里問題,是社區隱藏的
危機。

一家三口的阿章是家庭經濟支柱,女兒正值小學階段,一家租住於元朗的貨櫃
屋,每月租金及水電合共$6000,租金已佔去家庭入息四成。高昂的租收比令阿
章感到沉重壓力,情緒及家庭關係亦受到影響。為了縮減開支,阿章盡量減少
女兒參加課外活動或興趣班,但他表示已經「慳無可慳」。他期望早日搬上公
屋,月租約二千多元,他深信家庭經濟會變得鬆動,因金錢的不必要爭吵也自
然會消失。

Yoyo一家四口曾居住於市區劏房,由於空間狹小及出現蛇蟲鼠蟻,承受很大的
生活壓力,影響親子及夫妻關係。當她收到業主通知要收回單位,隨即四處找
尋居所,發現市區劏房租金貴而且環境更差。後來她發現「光屋」不用與其他
住戶共住,而且租金較低而搬到深井。雖然居住環境改善,高昂的交通費卻加
重了家庭經濟壓力,長交通時間亦令她和家人休息時間減少,而且她遠離原來
的人際網絡,當生活有困難時亦不能得到即時支援。

居住於深水埗的單親媽媽阿雪曾試過居住在需要和其他住戶共用廚房和廁所的
劏房,她稱「共住」十分不方便,因為經常與鄰居產生摩擦,阿雪指因共住家
庭都有小朋友,每朝都會因為使用廁所而發生爭執,久而久之造成很大壓力,
經常感到情緒低落。最終她不能忍受,即使租金較貴,亦要搬到獨立劏房居住

蘇伯租住深水埗單位近十年,他之前因業主賣樓遭逼遷,搬到現時的劏房單位
,五年間單位卻由$2,200大幅加至$4,800,加幅超過一倍,上月又收到業主通知
租約期滿後加租$400。現時租金已佔他收入超過一半,加租實在令他生活更艱
難。面對加租,蘇伯曾經試過在區內找單位,但他發現價錢合適的單位沒有獨
立廚廁,或是在高層單位。他曾做手術不能上樓梯,故此即使業主大幅加租,他
只可默默承受,繼續居住在現時的劏房。

發言人李紹勤呼籲政府為輪候公屋的基層人士提供恆常式租金津貼,紓緩他們
生活上所面對壓力。同時政府重新訂立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為基層租戶提
供一個穩定的居住環境,對基層家庭及兒童發展有著正面的影響,同時能夠減
低他們承受情緒壓力的風險。發言人李紹勤呼籲政府有責任定立「適切」的住
屋標準,訂立適切、安全且體面的居住標準,長遠應訂立政策達至相關標準。
同時為居住於舊區及鄉郊的基層租戶提供支援服務,及早介入社區精神健康及
加強社區鄰里互助精神,以減低基層租戶精神健康的風險。

 

轉載|影像報導:租戶住屋大遊行 (附中英字幕with eng subtitle)

自從租金管制和租住權保障分別在1998和2004年被取消後,基層居民住屋環境每況越下,租金負擔沉重。連續第13年,在2017年7月9日,不少基層街坊和支持基層住屋權的團體齊集,遊行要求政府修改《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重新加入不同形式的租戶保障。這段片,紀錄這些來自不同區,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族裔,不同公民身份的街坊,為什麼會在這一天出來?他們面臨的生活住屋環境是怎樣?

Since rent control and tenancy protection were cancelled in 1998 and 2004 respectively, housing environment has been deteriorating for the majority of lower class city dwellers. Rent has skyrocketed. For the 13th years, on 9th July 2017, groups of lower class residents and organisations that support right for housing gathered and marched towards government headquarter and demand the restoration of tenancy protection and rent control. Marchers are of different ages, genders, sex, ethnicities and citizenship status. What do they want to 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