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住屋權利’ Category

轉載|針對林鄭月娥提出『80萬出租公屋足夠論』之聲明

轉載自【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22861390_1495927943830549_489255771558832435_o

根據明報專訪,特首林鄭月娥為其房策理念解碼,計劃會將出租公屋單位由76萬個增至80萬個,並認為只要能保持公屋單位流動性,這個數量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故日後可將大部分新建公屋轉作「綠置居」(綠表置居先導計劃)項目出售。林鄭月娥聲稱此舉可騰出不同區域的單位予輪候冊上申請人,亦可減輕房委會在營運出租公屋上的財政負擔。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對此房策理念感到十分憤怒,林鄭月娥的房策「離地萬丈」,罔顧基層住屋權,而且將公屋居民及公屋輪候者置於對立面,營造虛構的利益衝突。就著林鄭月娥提出的公屋封頂言論,聯席認為有以下幾個謬誤。

I. 80萬個公屋單位真的足夠?

現時公營出租房屋的家庭輪候戶數(單身輪侯人士除外)已超過15萬,且正在不斷增加中,由於大部份香港市民的工資增長遠追不上租金加幅,令越來越多基層家庭跌進公屋輪候網,盼望早日脫離已失控的私人租務市場;然而,現時全港公屋的供應為76萬個單位,按照林鄭思維,如果香港只需要80萬公屋單位個就足夠,即是來年的興建目標只會增加4萬個;如果用15萬輪候戶數減去 4萬個新建單位, 即是未來有11萬個家庭需要住進舊式公屋。

先撇開公屋租戶只能入住舊屋的問題不談,但是未來是否真的會有11萬個公屋戶搬走?綠置居和居屋是否足夠盛載這些家庭?如果不能,公屋輪候時間便會進一步延長,令基層上樓無望。如果沒有更多公屋可以作為輪轉之用,公屋戶將會無可避免地被邊緣化,流轉亦會減慢,之後有真正住屋需要的人士想申請公屋,也將要面對超長的輪候時間,而公屋邨亦將會進一步貧窮化。

根據林鄭的邏輯,只要公屋戶買一個「綠置居」,便會有一個公屋單位騰出來,令大眾信以為真。但是,根據影子長策會的分析,「回收公屋」的原因有許多,包括自願遷出、被要求遷出、因購買居屋或租置單位而遷出;以2014/15年度為例,「租戶自願遷出」有5012個,「發出遷出通知書」有1453個,「購買居屋/租置單位」有1051個,累計「淨回收」共有7516個,即是每年淨回收的單位由7000多至9000多個不等。換句話說,即使沒有綠置居,這些公屋單位本身也會因為各種原因被回收,讓輪候冊上的家庭入住。

相反,新的綠置居因條件限制,將會因為「被賣斷」而失去了成為「回收公屋」的機會,政府未來若把數萬個新建公屋單位改為綠置居,以萬計的單位將不會再有住戶因「自願遷出」、「遷出通知書」等原因而回收,進而減了公屋騰空的數字。以租置計劃為例,由1998年至今,房委會的租置計劃已賣斷超過12萬個單位,不會再回收予輪候冊人士。長遠而言,改建「綠置居」規模愈大,賣斷的單位愈多,可回收的單位愈少,而長遠輪候時間也愈長。

II. 出售公屋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

林鄭月娥聲稱,在興建成本相同的情況下,將出租公屋轉作出售,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令房委會資金回籠,繼續有足夠財政資源興建新項目,並表示:「在現時情况,公屋若用作出租,收回來的租金不足夠填補差餉、管理費及維修費用,所以每建一間出租公屋單位,就加重房委會的財政負擔」。聯席認為此番論述存有誤導成分,將提供「可負擔房屋」的責任全數歸於房委會,而不是整個政府的土地政策,照此謬論推算下去,公屋究竟應該出租亦或出售,只是房委會的財政問題,那麼政府就不用負上責任去保障公屋供應。

事實上,回歸初期頭五年的土地收入只有1,563億元,直至2012-2016年間,土地收入已達到4,204億元,根據本土研究社的數據整理,政府過往的土地收益飆升了1.7倍,相反,公屋單位的供應數量不升反跌,配現時有8萬4千間。參考房委會報告,公營房屋佔整體公共開支的比例,由1997年約15%,大跌至近年的6%,反映出政府對於公營房屋的投資其實一直在緊縮。

政府過去一直實行高地價政策,令香港的私人住宅價格高企,難以為普通市民可負擔,所以政府絕對有負責為市民提供「可負擔房屋」,以避免自由市場及樓宇炒賣削弱市民的住屋權。因此,既然土地收益高達4,204億元,政府照道理應當用部份收入去興建更多公營房屋,以減少市民的住屋成本,去「平衡」香港整體的住屋開支。林鄭月娥的房屋策略,一味將出租公屋的供應和房委會的財政掛勾,明顯是在為政府撤出供應出租房屋市場而鋪路。

III. 綠置居不會影響公屋輪侯時間?

林鄭月娥指,增推綠置居不會影響輪候冊上樓的機會,最多只是收回單位要裝修6個禮拜;事實上,公屋編配的行政安排,其實遠比林鄭所指的6星期更長,由公屋租戶申請綠置居、申請人視察單位、買家辦理按揭手續、公屋租戶遷出、遷出後房委會翻新、輪候冊人士視察單位,最後輪候冊人士真正入住。林鄭所指的6個星期,主要是指翻新時間,若然把其他行政安排計算在內,動輒便要多幾個月,長遠一定會延長基層家庭上樓的時間。

總結:
因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要求

  1. 必須恢復公營出租房屋的數量緊貼長遠房屋策略之目標,未來五年必須維持公營出租房屋供應量超過75000個,另外未來十年供應保持在200000個。
  2. 必須立即停止以綠置居取代公營出租房屋,確保未來公屋有足夠單位數量輪替。
  3. 必須增加公營出租房屋在整體房屋興建目標的比例,不應以資助出售取代公營公屋供應蒙混過關。
  4. 必須檢討房委會自負盈虧的財政方針,政府需要額外注資興建公營房屋。
廣告

轉載|「不適切居所及租金壓力下,對基層租戶構成情緒危機調查」 發佈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明愛社區發展服務
「不適切居所及租金壓力下,對基層租戶構成情緒危機調查」
發佈會新聞稿
2017年10月9日

IMG_7741.jpg

明愛社區發展服務於2017年5月至8月期間進行了一項調查,訪問了429位租住於
服務範圍內的寮屋、村屋及私人樓宇的基層人士,了解居住於不適切居所及租
金壓力對基層租戶造成的情緒壓力,並探討改善方法。

是次調查中發現基層人士在未獲編配公屋前,需要長時間居住在「不適切」的
居住環境。發言人劉升平表示超過七成受訪者人均居住面積不足76呎,遠低於
現時公屋「擠迫戶」的規定,同時租金佔入息比例(簡稱:租收比) 中位數高達
34.5%,六成受訪者租收比超過三成,高於國際對租金可負擔能力水平。發言人
劉升平指出與上年同類型調查比較,居住於港島區的基層繳交的租金仍屬最高
水平,租收比逾四成。值得注意的是新界區的租金及呎租雖然較低,基層本來
搬到鄉郊區域以減少租金負擔,但是過去一年平均加幅逾兩成,升幅比市區更
高,反映基層的房屋問題已經蔓延至鄉郊區的租務市場。

另一方面,發言人李紹勤發現不適切的居住環境和租金壓力對基層租戶的情緒
健康構成危機,分別有45.5%及44.1% 受訪租戶在測試中顯示有抑鬱症及焦慮症
傾向,租收比高的租戶較多出現焦慮情緒,擔心遇到突發情況時未能交租,過
去曾經試過因業主加租或收樓而遭逼遷,未有安定居所感覺亦容易令租戶出現
焦慮情緒。再者,惡劣的居住環境加劇了租戶的抑鬱情緒,受訪者長時間在狹
小、潮濕炎熱、蚊蟲鼠患的環境下生活,容易產生負面情緒。不適切的居所令
租戶精神健康風險增加,長期居住更容易產生家庭及鄰里問題,是社區隱藏的
危機。

一家三口的阿章是家庭經濟支柱,女兒正值小學階段,一家租住於元朗的貨櫃
屋,每月租金及水電合共$6000,租金已佔去家庭入息四成。高昂的租收比令阿
章感到沉重壓力,情緒及家庭關係亦受到影響。為了縮減開支,阿章盡量減少
女兒參加課外活動或興趣班,但他表示已經「慳無可慳」。他期望早日搬上公
屋,月租約二千多元,他深信家庭經濟會變得鬆動,因金錢的不必要爭吵也自
然會消失。

Yoyo一家四口曾居住於市區劏房,由於空間狹小及出現蛇蟲鼠蟻,承受很大的
生活壓力,影響親子及夫妻關係。當她收到業主通知要收回單位,隨即四處找
尋居所,發現市區劏房租金貴而且環境更差。後來她發現「光屋」不用與其他
住戶共住,而且租金較低而搬到深井。雖然居住環境改善,高昂的交通費卻加
重了家庭經濟壓力,長交通時間亦令她和家人休息時間減少,而且她遠離原來
的人際網絡,當生活有困難時亦不能得到即時支援。

居住於深水埗的單親媽媽阿雪曾試過居住在需要和其他住戶共用廚房和廁所的
劏房,她稱「共住」十分不方便,因為經常與鄰居產生摩擦,阿雪指因共住家
庭都有小朋友,每朝都會因為使用廁所而發生爭執,久而久之造成很大壓力,
經常感到情緒低落。最終她不能忍受,即使租金較貴,亦要搬到獨立劏房居住

蘇伯租住深水埗單位近十年,他之前因業主賣樓遭逼遷,搬到現時的劏房單位
,五年間單位卻由$2,200大幅加至$4,800,加幅超過一倍,上月又收到業主通知
租約期滿後加租$400。現時租金已佔他收入超過一半,加租實在令他生活更艱
難。面對加租,蘇伯曾經試過在區內找單位,但他發現價錢合適的單位沒有獨
立廚廁,或是在高層單位。他曾做手術不能上樓梯,故此即使業主大幅加租,他
只可默默承受,繼續居住在現時的劏房。

發言人李紹勤呼籲政府為輪候公屋的基層人士提供恆常式租金津貼,紓緩他們
生活上所面對壓力。同時政府重新訂立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為基層租戶提
供一個穩定的居住環境,對基層家庭及兒童發展有著正面的影響,同時能夠減
低他們承受情緒壓力的風險。發言人李紹勤呼籲政府有責任定立「適切」的住
屋標準,訂立適切、安全且體面的居住標準,長遠應訂立政策達至相關標準。
同時為居住於舊區及鄉郊的基層租戶提供支援服務,及早介入社區精神健康及
加強社區鄰里互助精神,以減低基層租戶精神健康的風險。

 

轉載|影像報導:租戶住屋大遊行 (附中英字幕with eng subtitle)

自從租金管制和租住權保障分別在1998和2004年被取消後,基層居民住屋環境每況越下,租金負擔沉重。連續第13年,在2017年7月9日,不少基層街坊和支持基層住屋權的團體齊集,遊行要求政府修改《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重新加入不同形式的租戶保障。這段片,紀錄這些來自不同區,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族裔,不同公民身份的街坊,為什麼會在這一天出來?他們面臨的生活住屋環境是怎樣?

Since rent control and tenancy protection were cancelled in 1998 and 2004 respectively, housing environment has been deteriorating for the majority of lower class city dwellers. Rent has skyrocketed. For the 13th years, on 9th July 2017, groups of lower class residents and organisations that support right for housing gathered and marched towards government headquarter and demand the restoration of tenancy protection and rent control. Marchers are of different ages, genders, sex, ethnicities and citizenship status. What do they want to say?

 

《觀塘裕民坊行動報導》【基層住屋要自主 各區街坊大連結】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16年5月8日,關住基層住屋聯席聯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過去及現正受市建局重建項目影響的街坊和義工組成)、各關注基層住屋團體及來自葵 涌、大角咀、觀塘及深水埗等各區劏房居民,於觀塘裕民坊市建局重建地盤遊行示威, 要求市建局及發展局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反對舊區豪宅化(是次行動立場書,請按連結

抗議行動完結後, 各區的基層街坊亦一同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 福榮街和青山道/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 認識市建局欺壓重建街坊的惡行, 亦相互分享交流在基層住屋問題上的抗爭經驗, 體現基層街坊互相結連的可貴精神。

公營機構起「豪宅」 社會責任已忘本

觀塘市中心項目是市建局歷來最大型的重建項目,分為5期發展, 第1期已完成發展,與地產商信和置業合作,興建成豪宅「觀月· 樺峯」。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為商住發展項目,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地盤佔地約23.4萬方呎,面積龐大(現時舊樓已全部拆卸,見下圖),亦是與信和置業及 華人置業合作打造成另一豪宅項目。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參與團體不滿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獲政府注資100億元,又享有免補地價優惠,更能利用公權力收地,好應該盡其社會責任,但過去十多年所有重建後的 地皮均起豪宅,以賺錢為本,而觀塘重建項目正正是消滅基層社區的代表作,令重建區內住戶無法留在原址居住,區內特色小店及檔販亦被逼走,斴近的住戶及小商 店亦因租金上升帶來沈重負擔。各團體參與者一邊圍繞重建地盤遊行,一邊在地盤周圍貼上「我要建公屋」、「不要豪宅」等標語,亦將巨型橫額懸掛於重建地盤, 並放出掛有爭取訴求的氣球,寓意市建局應「釋放」土地舒緩住屋問題,並「由下而上」進行規劃。

unnamed(2)unnamed(3)unnamed(4)

 

斥市建局「屢騙公眾」 興建公屋實可行

前深水埗重建項目K20-23街坊岑太斥市建局和房協當年在合作發展項目時,對公眾說興建一些讓青年人可以負擔,實而不華的樓宇,結果現在變曬做「大四喜」(喜盈、喜韻、喜漾及喜薈)既天價豪宅,一般市民根本難以負擔,是「講一套、做一套」。

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亦認為在重建地皮興建公屋絕對可行,只是現時政府和市建局均缺乏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承擔,例如政府可以向市建局回購部份重 建地皮,撥地給房委會興建公屋。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代表阿聰亦補充市建局成立以來,現時儲備已由最初政府注資的100億累積盈餘至250億,即使政府不回購重建地皮,市建局亦有能力興建公屋,履行社會責任。

unnamed(5)

基層街坊互連結 齊訪長沙灣重建區

抗議行動完結後,各區的基層街坊及組織者亦一同前往長沙灣, 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福榮街和青山道/ 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交流爭取基層住屋權上的經驗, 並開啟更多連結合作的可能。

unnamed(6)

自從2004年政府廢除租務管制後,基層的住屋權往往不受保障,面對業主不合理加租和迫遷,變得十分弱勢。旺角街坊張生分享自身爭取合理權益的經驗,近日入稟法庭,向業主追收多年來濫收的水、電費,並鼓勵重建街坊若面對同類情況,即使業主是市建局,亦要向其追討濫收費用。深水埗街坊權哥及太子街坊 成哥認為長遠來說,重新推行租務管制,方能夠平衡業主與租客的權益,並談及過去多年的爭取經驗,例如在區議會和立法會方面的推動。

現時重建區租戶亦面對租務不受保障的問題,青山道/元州街街坊愛姐表示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她就被業主加租1800元,市建局推塘這是租務問題,不能介入,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分享當年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就有10多戶租戶被地產業主迫遷,因此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過去就曾在市建局總部地下舉辦租務管制論壇,既向市建局抗議,亦是向政府爭取重啟租管。

重建區街坊亦分享現時市建局的安置問題,東京街/福榮街街坊陳生認為市建局拆樓但無足夠單位做安置,應該要先建後拆,而唔係將安置責任推卸給房委會,青山道/元州街街坊鄭生亦表示近日獲得市建局的安置名單,全部是舊公屋單位,當中部份單位的樓齡比重建區樓宇更舊,做法十分離譜。最後,在場分享交流的各區街坊一致認為,長遠來說要一同迫使市建局將重建地盤釋放作公營房屋的用途,而非繼續興建豪宅,方能夠應付日後更多重建項目的安置需要,及舒緩基層的住屋問題。

unnamed(7)

今次的連結分享會,讓來自各區的基層街坊有深入認識的機會,互相交流彼此抗爭的經驗,體現無權無勢者團結爭取住屋權的可貴。

 

東北闖高球場: 權貴有地打波 貧無立錐之地

編按:

上週日,大概五十多名市民往粉嶺高球場示威,要求政府收回這個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該批市民要求政府收回土地,以興趣可負擔房屋,應付香港基層住屋的需求,而無須強制發展東北農 地及破壞東北村民的家園。

以下為該些團體的聲明:
IMG-20150816-WA0017 IMG-20150816-WA0030 IMG-20150816-WA0039

現時香港的住屋問題已達致非常嚴峻的境地。超過28萬戶家庭現正輪候公屋,多達十數萬的市民蝸居於劏房,更加有很多基層市民因為租金飆升,居住環境過份壓縮,搬進工廈又落得被逼遷的命運,加上市區重建,私人收樓等逼遷,草根階層越住越貴,越住越細,已然沒有立錐之地。

然 而,公屋的興建量卻屢不達標,去年的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9900個,比原定目標12700少了兩成;政府托詞因為土地供應不足,然而卻屢屢可以見到,政府 寧可容讓少部分權貴玩樂,卻磨刀霍霍向草根市民的居住地埋手,不拆高場拆東北,背景通通都是官商勾結,不顧基層的利益輸送項目。

村民和市民都唯有以強烈的行動,表達對政府向權貴跪低,卻對弱者抽刃的憤怒。我們將會進入粉嶺香港高爾夫球會場地強烈抗議,反對政府及財團對基層住屋權的剝奪,向不公義發展說不,誓死保護家園和捍衛鄉郊土地的價值。

政府屢向權貴下跪,官商勾結,雙重標準
梁 振英一方面說「土地何來?」,卻將粉嶺高爾夫球場的一公頃農圃,拍賣給恆基建高密度豪宅;年初又放風指粉嶺高爾夫球場內有很多古樹和古墓,可供發展面積有 限。然而,新界東北內同樣有很多古樹和古建築物,為甚麼又可以拆?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於六月宣布,核准古洞北、粉嶺北、粉嶺及上水3個分區計劃大綱草 圖,密鑼緊鼓地進行收地,古洞村民及石仔嶺安老院將面臨受害,馬屎埔更率先遭到恆基「未卜先知」,在可原址換地範圍加緊收地,以惡劣手段逼遷居民。而有份 審批的城規會,當中亦有一委員梁宏正是哥爾夫球會董事,明明在東北計劃上有利益衝突,卻沒有避席。由此可見,政府的收地政策是如何雙重標準,政商合一瓜分 土地的目的可謂昭然若揭。

除了東北以外,政府放風承諾的公屋興建量,可以預見將無法達標。除了今年度的公屋建屋量遠低於預期,政 府的舉措均顯示其並無決心增加公屋供應。例如原本算 元朗橫洲工業村棕地,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因為鄉事豪強的反對而跪低,最終竟決定收回朗屏邨旁 的綠化地帶,興建只有4000戶的公屋。梁振英政府號稱興建香港人的新市鎮,以解決樓價租金和公屋輪候的問題,卻對權貴者屈服,更把失去家園的東北居民, 和居於市區的基層租客放在對立面上,分化抹黑同是處於弱勢的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所謂「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終淪為權貴得益,基層遭害的下場。

寧犧牲萬千基層住屋權  只為保護特權人士享樂
政 府必須找出合適土地興建公屋,全民亦須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有73幅之多,全為政府官地,只以免收地租或象徵性地收取 1000元租用,是小圈子權貴會員才可使用,不少位處市區的私人會所地(紀華利山木球會、九龍塘會、香港木球會、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等等)以公共資源牟取暴 利,包括:炒賣會籍,舉辦婚禮,每年租金收入龐大。同樣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政府偏要強行要毀人家園、農地和小型工業的東北發展計劃,遲遲沒有決 心收回對社會破壞甚低的73幅私人會所用地,亦沒有推動空置土地、短期租約用地和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土地等作興建公屋,明顯是選擇性地向弱勢者開刀,製造 弱勢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的分化,而權貴的私人會所會員和經營會所的既得利益者卻不用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

基層住屋權非空口白話  土地資源亦非權勢玩物
土 地資源理應是屬於所有人民,及其上之生靈。房屋資源亦應是市民基本保障,而非炒賣品。可是,政府縱容四大發展商在新界東北大量囤積土地,供發展商原址換 地,建屋牟利;陳茂、 馬紹祥、吳亮星等力推東北的官員和議員,均涉及與發展商的種種利益關係中。是故,東北發展只會淪為土地利益分贓、官商勾結的行為。 強推新界東北不但沒有解決房問題,反而剝奪了當地居民的住屋和生計。真正的解決之道,就是收回香港哥爾夫球會用地和其他私人會所地,讓權貴、經營會所的得 益者、發展商、以及平民百姓共同承擔興建公屋的社會責任。因此,我們聯合要求:

1.    收回香港高爾夫球會土地,以由下而上的民主規劃原則,興建密度合適的公屋,並即時全面檢討各區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用途

2.    立即停止不公義的東北計劃,停止一切原址換地等利益輸送政策

3.    善用空置土地和短期租約用地興建公屋,並使用市區重建土地興建公營房屋
~~~~~~~~~~~~~~~~~~~~~~~~~~~~~~~~~~~~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土地正義聯盟    深水埗劏房關注組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葵涌劏房住客聯盟   大角咀劏房關注組   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鼓嶺坪輋保衞家園聯盟

照片提供: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延伸閱讀:基層師奶政治學之:長遠房屋策略有幾堅?

影像報導| 劏房居民屋宇署尋署長紀

荃灣榮豐工業大廈遭屋宇署封樓,屋宇署署長許少偉就事件曾在訪問中發表「不清楚現時劏房價格」、「即使劏房價錢很低,都不應該租住」等言論,反映政府官員對社會現況一知半解,漠視基層疾苦。

是故,2015年5月27日,一眾關注房屋相關政策的團體和劏房居民,到始創中心屋宇署總部外的接待處排隊表達意見,並擬向屋宇署署長送上肉糜,諷刺局長及一眾政府官員不識基層疾苦…..

請大家睇行動報導之餘,也用心聽聽,荃灣工廈居民,還有其他一同參與行動的基層街坊心聲。

訪問: 聰、偉、明、怡
剪接:怡

製作: 影行者

當日行動新聞稿全文:
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2015/05/28/tw_wingfung_factorycubicleaction/

影片|5月6日榮豐居民去房委行動-居民訪問

繼荃灣榮豐工廈居民連日在屋宇署外留守,五月四日天未光突然遭強行清場,
居民認為,房署亦應為安置問題負責,故於五月六日下午到房署總部示威抗議。

請花數分鐘,聽聽居民講述寶田臨時收容所的狀況如何比劏房更差,
並要求屋宇署和房屋署不要互相推卸責任,跟進居民的安置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