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半斤八兩–工人之聲’ Category

轉載|【工藝「傷」伴】之一 工傷工友的藝術:「痛也可以很美」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前言:

一班工傷工友,把身上背著的傷捏成雕塑,錄下。你要怎樣面對那一件件具象的、切身的痛?

一位藝術行動者,從一片草地中找到它們各自的名字,立字如碑。你會否想起一個建造這城市的生命,悄然逝去,卻記不清他/她的面容?

由直白至隱喻,這些作品從不同位置介入同一個不被重視的議題:工傷/工殤。如果藝術關乎超越與想象,我們能否從貧瘠的勞工待遇中,看見工人如何過好一點?第十五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將會放映由台灣工傷工友及家屬製作的記錄短片《工傷轟拍》*,邀請大家一起討論。同時,【草根.行動.媒體】走訪了幾位與工傷工友相伴的人,說說她/他們在各自身位看見的、由創作勾起的、與工友的事。

*《工傷轟拍》的台灣工人導演們將出席28/10/2017的映後座談會(詳見: https://smff2017.wordpress.com/2017/07/27/workinjury/),另亦會出席於29/10/2017晚上的[落草為藝-社區/社群藝術工作者交流會] (詳見:https://comartforum.wordpress.com/first-round/#3)

 

《工傷轟拍》放映場次:

日期 時間 地點
28/10/2017 星期六 (Sat.) 15:00 工業傷亡權益會association for the rights of industrial accident victims
11/11/2017 星期六 (Sat.) 15:00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

影行者的工作室內,櫃上貼了一件白色黏土製成的雕塑,小小的一隻腳,腳背有個坑。「這是我的腳!」善怡笑道,那是一次受傷,做了很久的物理治療。朗宜在一旁解釋,和工友做工傷藝術工作坊前,她們自己試做了一次,我們看到的是當時的成品。

今年四月,影行者與工業傷亡權益會(下稱:工權會)合辦了工友創作工作坊,工友用輕黏土將自己工傷的痛捏成雕塑,互相拍攝、記錄;又手製雕塑的海綿模型,拓印在布上,並於4月28日工殤紀念日遊行及集會上展出[1]。和兩位影行者成員聊天的時候,我們想問有關創作的構思,她們卻總說:「我哋都唔知㗎,都係同工友一齊work出嚟。」把手中的筆放在受傷的人掌心,畫一幅畫,重新敘述——若你有所疑惑,不妨看下去吧。

 

草:草根.行動.媒體(實習同學阿萱、車仔)

善怡、朗宜:影行者成員,工傷藝術工作坊共同創作者之一

 

草:你們是怎麼認識這次工作坊的工友?工友是來自不同工種嗎?

善怡:今次參與工作坊的都是工權會的工友,其中有一半是之前搞搞工作坊認識的,今次就問他/她們要不要一起玩;另一半是工權會介紹的新工友。

朗宜:我們沒有特意找不同工種的工友,但結果參加者的工種的確都不同。其實不只是工傷工友,還有職業病患者、照顧者和工權會「媽媽組」的成員。「媽媽組」是工友遺屬的一個支援小組[2]。

草:你們之前和工權會合作搞過很多次工作坊嗎?

善怡:認識工權會,最初是跟工友組織者做「快剪快拍」工作坊,讓他/她們即場拿攝影機,模擬行動現場拍攝,然後剪片。也和(「媽媽組」的)小朋友搞錄像工作坊,想一些主題,像「想對媽媽說的話」,拍下來。和個別工友也有合作,聊天的過程中發現他的工作是令他自豪的,拍了一齣影片叫《鬼馬X光機》,可以上網找到。

朗宜:還有約一兩年前,工權會邀請我們教工傷工友影相,然後做了一個工傷工友的月曆。後來我們又繼續邀請工友一起拍片,說他/她們的個人經歷。

草:這次搞裝置工作坊是想做到什麼?

善怡:這個工作坊其中一樣我們希望做到的,是一個大家即使有著不同身份、處境也可互相關心的過程。像是你做雕塑的時候我拍下,或者製作過程中,工友甲談到某痛處時,工友乙會表示慰問,或談及有類似經驗,這樣的聊天都是互相關心的表現。每個人都當對方是一個人來關心的時候,就不會再強調身份的不同。不同人都有她/他傷痛的感覺,那些傷痛都是可以拿出來大家互相分享和支持的。

另外,就是也希望做到影行者藝術普及化的理念,讓工友們覺得,不論是影相、影片製作、或裝置創作,他們也可以做得到。

photo6321096055097239479

草:工作坊做了多久?每次的內容是什麼?

善怡:工作坊是在一個月內完成的,一共有四次。第一次是大家互相認識,分享痛的經驗,學拍片。然後就分組搋黏土,一個人搋,另一個人拍。我們會讓工友拍手多一點,盡量不要出樣子。因為現在的工傷制度是由保險公司負責賠償,公司會千方百計懷疑你是不是騙工傷(賠償),包括找人跟蹤你,「你都行得走得啊,你係未真係返唔到工㗎?」(朗宜:還會看你是不是每次回醫院覆診。)這些東西纏繞著他/她們,讓他/她們很煩惱,所以會擔心要是讓保險公司知道我參加這些活動,會不會又有麻煩。只拍手,不拍樣子,工友們也會比較放心。

photo6321096055097239477

朗宜:第二次我們買了壓縮海綿,順著雕塑的形狀剪下來,放進染料裡就會發漲。然後我們就想,如果真的要做一個裝置出來,要怎麼設置。也試了顏料,一邊印一邊試。(善怡:我們也在白板上畫,看架子要怎麼砌。)還有那些雕塑怎麼串起來。

善怡:第二次工作坊的開始,我們讓他/她們看上次一邊搋雕塑一邊拍的影片,共同討論是否在工殤紀念日播,我們要怎麼播給別人看。當時大家就有了一個初步想法,找一塊布,把影片投射出來。

photo_2017-10-18_18-52-23

朗宜:接著第三次工作坊就是真的把海棉的圖案印在布上面。我們把投影機帶去,讓工友對實際的設置更有想像。然後,裝置的設計都是共同創作。印完之後我們有一塊印滿了圖案的布,那影片要怎麼投射上去呢?布要怎麼拉起來呢?工友把布的兩邊縫一縫(呈圓筒狀,讓竹竿穿過),竹竿就可以把布撐起來。做了一根打橫的竹架,一件件雕塑也串起了。整個裝置要在工殤紀念日的遊行中展示,那如何運送過去?什麼時候合體呢?也是在這一次工作坊一起想的。一開始我們想著砌一架車推著走……

善怡:遊行路線包括穿過一個商場,要上扶手電梯,車要怎麼上去呢?所以才想到,到了政府總部集會時才把竹子綁起來、再砌架子。

photo6057451733900175306

朗宜:最後一次工作坊是4.28工殤紀念日之後。遊行當日我們做了些訪問,有其他遊行參與者表達了對裝置的看法,於是便剪輯下來,在第四次工作坊播放給工友看,原來其他工友或前來支持的朋友是這樣看他/她們的作品。

善怡:工友的時間很不固定,有時撞了覆診時間,一兩次工作坊來不了,也不是每個工友都有參與4.28行動。

朗宜:把行動的過程播放給他們看後,他/她們也很覺得這些作品是要展示出來的。

善怡:於是,我們也一起討論4.28過後,作品要如何處理呢?什麼場合可以播出影片?怎麼展示作品?一定要影片和雕塑完整地一併展出嗎?

草:用色上有没有什麼考量?雕塑原本是白色,最後展出的布上印了彩色的形狀。我們聯想起一個為做完乳房切割手術的乳癌患者紋身的故事,紋身師傅相信,在最難堪的痛處畫上美麗的花紋或圖案,是一個療愈的過程。

photo6057451733900175313

善怡:我想,對於任何藝術品,創作者的想法和觀看者的詮釋都是藝術創作的一部分。我們沒有事前就想得很仔細要白色抑或彩色,我們是在完了每次工作坊後,再想下一次工作坊怎樣延續。第一次的白色雕塑做完以後,就覺得用海棉印的方式,再加上色彩,好像會不錯,就一起試著做。整體來說,我們想工友享受整個藝術創作的過程。這件事不是我不斷地將自己最慘的一面表達出來,令自己好無力——當然他/她們的辛酸想和人分享,這是一個分享的渠道。但這個過程中,都希望他/她們發現「原來我都可以同人分享」之餘,自己也是開心、舒服的,所以工作坊有一個很輕鬆的氛圍。工友搋出來的那件(雕塑),好痛,但他/她們也會覺得挺美。痛和美是同時存在的。

朗宜:另一位今天沒空接受訪問的成員,也有一起參與整個工作坊。在第一節過後準備第二節時,她也看了很多其他藝術品作參考,對這次創作有很多想法。我記得類似是這樣,她看見一個創作是有關一隻巨大的魷魚,你可以看著它的墨汁慢慢滲出來。她覺得,如果可以把一些感受,透過水啊什麼的滲出來,這樣的表達好像不錯。經過改良以後就變成了海棉印。

海綿印

草:因各種限制,我們沒找到參與創作的工友聊天。但就你們的觀察,他/她們在創作的過程有什麼得著?

善怡:在第二次工作坊中,我們除了播放影片以外,也找了不同地方的雕塑作品和建築,對比工友自己搋出來的形狀,會問他/她們:「咦,係未都係差唔多樣呢?」藝術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好高深、和我完全沒有關係的東西,但其實不是,大家都可以參與。我想這是我們很希望用不同的方式讓大家感受到「其實你同嗰個好勁嘅建築師作品,外觀上也相差不太多啫!」例如在4.28行動之後給他/她們看訪問的片段,其實他/她們都感受到,整個創作裡面其他人對於他/她們的創作都是欣賞的。

朗宜:有一個工友自己有幫作品、印海棉印的過程照照相,他發給朋友看,朋友都會問:「點整㗎?」

善怡:是啊,他/她們會說:「你把照片和影片發俾我,我發俾朋友,佢哋都話好犀利!」因為工傷其實是一段好挫敗的時間,如果你真的去跟工友相處就會知道。尤其這個社會往往看一個人的價值就在於你賺到多少錢,而現在你賺錢的能力因為意外就沒有了,而且你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復原。社會給工友們的保障亦十分缺乏。工友有時會說「痛唔知點算」,試很多不同的治療都不是很行。(朗宜:在討論過程中,他/她們也會分享哪間針灸好、有沒有用。)

朗宜:而且有時家人也未必很體諒,夜晚痛醒,家人會說「你做咩吵住我瞓」,這些都會有。

善怡:也有工友說,有時醫生對痛的程度也會有懷疑。因為痛是除了說「我好痛」,沒得量度測試。有些創傷,你照X光也照不出,但痛仍然存在。在這麼挫敗的經驗裡,怎樣互相支持、過得開心一點,我想也是這個創作過程裡他/她們會有的。而透過影片也是讓他/她們小小的心聲能夠說給其他人聽。

朗宜:我猜平時都沒什麼空間給他/她們說自己的痛,而這裡大家都痛,所以會有其他人明白。

善怡:而且透過創作,也讓工友把他的才能發揮出來——不說我都差點想不起,其中一個工友對於放映裝置的竹架怎麼砌很有想法,最後亦是依他的建議而設計。

朗宜:這個工友是一個很寡言的叔叔,你要問他,他才會說話。提起那個架子,他卻很主動說話。應該跟他在地盤工作也有關。

善怡:他/她們會發現自己不是「做唔到嘢」,而是「仲可以做好多嘢出嚟」,包括創作了這麼多藝術品,而別人亦是有反應回饋的。所以,也會很有滿足感。

 

[1] 詳情請見【草根.行動.媒體】報導:http://wp.me/p2HdPx-34b

[2] 詳見【工業傷亡權益會】網站:http://www.ariav.org.hk/web_articles/view/survivor_support_group

 

廣告

轉載|聯署支持「照顧照顧者」!

聯署頁:請按此

2017年10月8日,葵盛東邨發生一宗倫常慘劇,一名三十多歲男子,先殺死其七十多歲長期病患、不良於行的母親,及後更企圖跳樓自殺。報道指該男子因為長期照顧年老及殘疾的母親,照顧壓力巨大導致悲劇發生。事件反映現時社區照顧支援薄弱,照顧者的經濟、身體及心理上的需要被政府和大眾忽視。近年多宗關於照顧者殺死家中長者或殘疾家庭成員的慘劇,情況嚴峻支援政策刻不容緩。

就此我們要求政府:

1. 加強社區照顧服務及支援
正視此個案及有照顧需要的長者、殘疾人士、長期病患者及其照顧者的需要,全面檢討現行對照顧者的支援服務;並設立專門的照顧者支援服務,照顧他們的身心需要;設立個案經理制度;增加及改善長者及殘疾人士住宿、日間訓練服務、社區照顧服務、暫託服務等,以紓緩照顧者的壓力及改善他們的生活質素。

2. 將照顧者津貼恆常化及降低申請門檻
雖然政府於2014年推出「護老者津貼」試驗計劃,並於2016年開展了為低收入殘疾人士照顧者而設的照顧者津貼試驗計劃,當中的經濟審查嚴謹,申請門檻非常高,對於數以十萬計的照顧者而言,只有2000個名額的津貼實在杯水車薪,亦有違照顧者津貼肯定照顧者貢獻的理念。事實上,照顧者津貼於芬蘭及英國已推行逾30年,不但沒有資產審查,更受多項法例保障賦予合法權利,可要求全面評估其照顧工作量、能力、身心健康、住屋及社交需要,以及對工作、消閒、教育和培訓的期望;提供支援服務如:(1)協助處理家務;(2)提供電腦,以便照顧者與親友保持聯絡;以及(3)僱主提供靈活的工作安排和無薪假期,協助仍然在職的照顧者照顧其家庭成員等。

3. 統整本地有本地有關照顧者的數據
現時政府沒有就照顧者作專門的統計,但由零散的數據中反映社會上有為數不少照顧者。根據《2015年香港統計月刊專題文章: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指出,香港至少有203,700名與殘疾人士同住的照顧者及175,600 名與長期病患者同住的照顧者。而統計處《第四十號報告書 – 長者的社會與人口狀況、健康狀況及自我照顧能力》中反映,有133,400名居家長者需要別人幫助起居生活。而根據教育局統計數字,2015至2016年度特殊教育學生(包括中小學)共有7,700人。把殘疾人士、長期病患者、長者及有特殊需要學生的人數加起來,可以想像在他們背後,有數以十萬計的照顧者在社會上默默地付出。這數以十萬計的照顧者一直被隱形!我們促請政府馬上開展「照顧者」數據統整的工作,長遠為照顧者權益訂立規劃,就照顧者權益法進行研究。

4. 透過《康復計劃方案》作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的照顧者政策的中長遠規劃
勞工及福利局將於今年年尾就《康復計劃方案》作公眾諮詢,我們期望照顧者政策成為諮詢內容的重點之一 ,當中的規劃必須制定中長期的政策內容和目標,讓政策制定者能夠跟進,亦讓公眾能夠得以監察實施進度。

最後,我們促請政府正視照顧者權益,重點發展照顧者支援政策,並效法西方國家如英國提供照顧者津貼。這並非扶貧措施,而是在公共資源分配上加強支援有需要的人士,為保障照顧者在默默為社會及家庭付出的同時,讓他們得到社會尊重、肯定及享有作為公民的平等權益。

發起團體:
照顧者聯盟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照顧者聯會
殘疾人士監察特首施政大聯盟
關注自閉症人士權益小組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楊岳橋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聯署團體(定時更新):
小麗民主教室
婦女參政網絡
肺積塵互助會
龍耳
世界公民協會中國香港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明愛專上學院社工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
青靜動力
工黨
PrideLab
殘疾資歷生活館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會
淘大連線
新民主同盟
聖法蘭西斯小聖堂
恩德護理專業服務有限公司
楊震社會服務處
左翼21
傘 Band
維修香港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香港女障協進會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會Sohearence
藝都設計有限公司
協康會同心家長會
紅豆會(腎科病人組織)
HKNM
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
社工復興運動
香港女社工協會
香港協癇會
新婦女協進會
唐氏综合症協會家長
民主黨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
基督徒社工
良心理政
復康互助會
香港肌健協會有限公司
讀書•型
旺角鳩嗚團
香港紅十字會甘迺迪中心校友會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
自強協會(肢體殘障人士及照顧者資源中心)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
Carertips.com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中心

 

聯署頁:請按此

轉載|炒散師奶雜紀 之二:九月中問你十一月番唔番工,咁係咪十月期間當炒魷?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故仔:蔡師奶

2

做師奶,老公賺果份又唔夠洗,個細路又細要照顧,又唔係讀好多書,咁即係時間唔穩定,但又等錢洗,咁會搵到啲咩工呢?就哽係唔謊係薪高糧準福利好啦!所以,炒散,就係我地嘅選擇,亦可以話,唔係一種選擇。炒散真係見盡人生百態,等我蔡師奶係到教精大家,無咁易俾人搵笨!

之二:九月中問你十一月番唔番工,咁係咪十月期間當炒魷?

你知啦,promoter呢行,話就話炒散啫,其實好多人都符合所謂長工的418要求(即係連續四周為同一老闆打工,每周至少18小時),查實係有晒大假年假果啲福利。

咁啲老細呢,就哽係鐘意扮傻啦。話說我有個姐妹,做開推廣員。佢老細,見佢一路番緊418,於是,就扮哂嘢喎,九月中時,走去問佢十一月番唔番工,扮哂佢係散工咁問佢。咁我姐妹就好醒,就直接問:咁你係咪即係十月會炒我,當十一月又請番我咁?

查實呢,咁的情況,老細真係咁玩野,佢係要俾遣散費你架,因為你合乎418嘛!

轉載|【新聞稿】領展商場好刻薄 外判清潔時薪只及最低工資 倡設生活工資9837元 保障基層外判工友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於去年底至今年初到訪全港36個主要大型商場,訪問177位清潔工友,了解商場清潔工人的工資、休息日及飯鐘情況,並按不同地產商作出比較。聯盟比較了同為恆生成份的新鴻基地產﹙#16﹚、長實地產﹙#1113﹚、領展房產基金﹙#823﹚、九龍倉集團﹙#4﹚、恆基地產﹙#12﹚、新世界發展﹙#17﹚、信和置業﹙#83﹚及港鐵公司﹙#66﹚旗下商場清潔工人的工資情況,發現領展的商場待遇包尾,一般長工只有最低工資節水平,平均時薪比整體平均數低近4元。

 

表一:各商場清潔工人工資情況﹙按地產商劃分﹚

地產商 平均時薪* 較平均數 較生活工資 承判清潔公司 地區
領展 34.3元 – 3.8 – 13 惠康 黃大仙、樂富
港鐵 34.5元 – 3.6 – 12.8 雅潔、永順 荃灣、九龍灣、將軍澳
新世界 35.6元 – 2.5 – 11.7 惠康、力生 荃灣、九龍灣
長實 35.7元 – 2.4 – 11.6 莊臣 調景嶺
新鴻基 37.2元 – 0.9 – 10.1 增力、永順、力新、惠康 觀塘、將軍澳、屯門、元朗、銅鑼灣、將軍澳、荃灣、旺角、沙田、葵芳
恆地 38.0元 – 0.1 – 9.3 寶豐、永亮 將軍澳、荃灣
信和 40.3元 + 2.2 -7 恆毅 屯門、荃灣、旺角
九倉 40.5元 + 2.4 -6.8 力新、時運 尖沙咀、鑽石山
平均 38.1   -9.2

*不論受訪月薪工友休息日是否有薪,均採用「月薪÷26天÷工時」的計算方法,以達到一致的比較方式。

 

盈利能力佳卻工資最低  領展刻薄商場清潔工人

其中,領展是以租務為主的企業,在各財團中盈利能力最強的,經營利潤率高達191.37%,去年收益達92.6億,顯示領展絕對有能力在保持盈利同時投放資源改善基層外判工人的待遇。但事實卻是領展在2015至16年度,曾六度回購市場上的股份,斥資合共500億以減少股份流通量去托市,卻未有關顧清潔工人工資過低的問題,令工人承受僅高於最低工資水平的時薪,更大幅低於同類型崗位,間接由政府製造在職貧窮。

 

表二:各商場清潔工人工資情況對比地產商盈利能力

地產商 平均時薪* 較平均數 較生活工資 市值#(億元) 盈利 (億元) 經營利潤率@
領展 34.3元 – 3.8 – 13 1237.07 163(2016/03) 199.18%
港鐵 34.5元 – 3.6 – 12.8 2622.58 103(2016/12) 25.91%
新世界 35.6元 – 2.5 – 11.7 926.20 87(2016/06) 27.84%
長實 35.7元 – 2.4 – 11.6 2046.49 194(2016/12) 39.15%
新鴻基 37.2元 – 0.9 – 10.1 3329.93 327(2016/06) 41.26%
恆地 38.0元 – 0.1 – 9.3 1776.87 220(2016/12) 68.61%
信和 40.3元 + 2.2 -7 817.24 71(2016/06) 54.32%
九倉 40.5元 + 2.4 -6.8 2006.48 214(2016/12) 36.6%
平均 38.1   -9.2      

#根據2017年4月25日16:08資料

@經營利潤率未有計算特殊項目及聯營公司之盈利貢獻,指標反映股份本身之盈利能力。

 

工資過低「唔夠食」  領展商場工人日做15小時

調查同時發現,全職商場清潔工友的工時頗長,一般為10小時﹙約54%﹚,普遍商場清潔工人的工時模式為全更10小時,加半更5或6小時,而非更合理的兩更制8小時加8小時,當中受到現時工資過低的因素影響,令工人需要較長工時以賺取足可糊口的總收入。有於領展轄下商場的工友工時長達15小時,即全更+半更;她向訪談人員表示因為工資太低,需要增加收入而「踩多半更」。而晚上半更的工時,更是不設飯鐘,難度要工友餓住肚皮加班?

 

表三:商場清潔工人工時統計

每日工時 人數 每日工時 人數 每日工時 人數
5 8 8 4 11 5
5.5 6 8.5 2 12 14
6 5 9 21 13 1
7 4 9.5 1 14 4
10 95 15 4
16 1

 

基層生活開支迫人   具能力企業應提供生活工資

自法定最低工資於2011年5月1日實施以來,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已由85.2上升至104.5,累積升幅高達22.7%,唯最低工資卻只由28元(此訂立水平本身已較實施時滯後兩年)升至32.5元,僅16.0%;即使於5月1日調整至34.5元,估計仍未能追上物價。針對影響基層更深的劏房租金,情況更是令人憂慮。今年關注基層住屋權利之團體[1]調查發現劏房戶的總住屋開支中位數是4,500元,較2013年勁升高達36.4%,反映基層的住屋開支壓力愈來愈大。

領展,以及各大地產發展商皆屬資產龐大,具盈利能力的大企業,理應履行企業社會責任,保障為其提供服務的工人能應付最起碼的生活所需,不致於承受不足糊口的工資,或被迫要以過長的工時方可換取生計。參考樂施會2016年3月數據,以每人每月基本均衡營養膳食開支,平均佔家庭每月整體生活開支約27.5%為本,得出一個二人家庭最少需要$9,828作為基本生活開支。2016年3月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為104.4,而2017年3月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為104.5,因此基本生活開支線按通賬計算後應為$9,837.4,按8小時工作計算,基本生活工資應為:月薪 $9837.4,換算後,若8小時工作加1小時有薪飯鐘應為時薪$42﹐或;若8小時工作另無薪飯鐘則為時薪$47元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呼籲領展:

  • 履行企業社會責任,保障為其提供服務的工人能應付最起碼的生活所需, 實行生活工資,月薪 $9837.4,換算後,若8小時工作加1小時有薪飯鐘應為時薪$42﹐或;若8小時工作另無薪飯鐘則為時薪$47元。;
  • 改善工友的待遇,為非全職工人按比例提供有薪膳食或休息時間。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

2017年7月26日

 

[1]關注基層住屋聯席﹙2017﹚,《基層租戶租金壓力測試調查報告》,立法會CB(2)1024/16-17(03)號文件,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panels/ws/papers/ws20170304cb2-1024-3-c.pdf

 

 

轉載|在齋戒月的一個黃昏——祈禱篇 Ramadan at Dusk: Prayers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我不怎麼認識伊斯蘭教,姊妹可以跟我溝通的詞彙也有限(「拜神」這個詞是否從公公婆婆口中學來的?),我也只好在一旁好奇地拍著,所幸她們也不介意。有些僱主對此特別介懷,我著實覺得沒有必要,若願意花時間了解,說不定還能有所交流呢——姊妹總說,很多習俗與香港的相似。不過默默地尊重,也算不上什麼難事啊。
I know little about Islam, and there is a language barrier between sisters and me to talk about religion. (maybe the term, ‘Baai san’, was learned from grandpas and grandmas?) I could only record the process with curiosity, and luckily, they didn’t mind at all. Some employers have many concerns about that, which I think it’s unnecessary. If you are willing to spend time knowing more, perhaps a better communication can be reached. Sisters always say, many customs are similar in Hong Kong. Even not, showing respect is not a difficult task.

有關Ramadan的更多介紹 More information about Ramadan: http://wknews.org/node/1479

有關Nurul Hidayah
About Nurul Hidayah

Nurul Hidayah是一個印尼穆斯林姊妹組織,印尼穆斯林移工聯盟(Gabungan Migran Muslim Indonesia, GAMMI)的屬會之一。姊妹假日主要在樂富相聚,一起讀古蘭經;亦會以小組形式,諮詢有關僱傭合約、簽證等問題。詳細介紹請看:http://wp.me/p2HdPx-2fV
Nurul Hidayah is an organization of Indonesian Muslim sisters, one of the affiliates of Gabungan Migran Muslim Indonesia (GAMMI). Sisters always get along with each other in Lok Fu during holidays, chanting prayers together. They will also hold consultation in groups about employment contracts, visas and so on. Click here for detailed introduction: http://wp.me/p2HdPx-2fV

轉載|中飛維修員跟進報導|中飛撤回搵笨新制 所謂轉回舊制依舊搵員工笨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e4%b8%ad%e9%a3%9b%e5%b7%a5%e6%99%82%e5%88%b6%e5%ba%a6%e8%a1%a8-01
%e4%b8%ad%e9%a3%9b%e5%b7%a5%e6%99%82%e5%88%b6%e5%ba%a6%e8%a1%a82-01
早前,我們轉載了街工文章《老婆大人鬧爆中國飛機服務有限公司 飛機維修員工時驟增-你仲放心衝上雲霄?》,現有關狀態又有新進展,故更進報導。中國飛機服務有限公司(下稱中飛)原本推出新制,稱12月1日起實施,新制把每天8小時工時硬性增至11.5小時,
然而,例如大假、病假、例假等假期,仍以8小時計算,變相補回3.5小時給公司。即員工每放一天假,須補回3.5小時給公司,變相扣減原本可放取假期。(詳見《老婆大人鬧爆中國飛機服務有限公司 飛機維修員工時驟增-你仲放心衝上雲霄?》

新制搵工人笨,工人當然不滿,一齊企硬,拒絕簽署新制,終於令中飛近日撤回新制。

然而,不要以為轉回舊制就好,因原來在這次推出新制之前,中飛已改過一次編更制,即現時所謂轉回[返6放2]舊制,比起再原先的舊舊制,休息時間安排差得多。

[返6放2]舊制和舊舊制,有何分別?

舉一個例子
舊舊制(註1) 返4放2更表:早早早早休休
舊制          返6放2更表:早早午午晚晚休休

以上述返6放2更表為例,第六晚通宵更的收工時段分別為早上6時、7時、8時或8時半,多數加班,再乘機場巴士回家補眠。自改成[返6放2]
舊制,每次輪到休息的日子,前一天都必然要返通宵,即其中一個休息日都用上來補眠,變相員工實質生活上是少了差不多一整日可以自由活動的休息日。中飛編更明顯未有為員工著想,[返6放2]方案也不是真正的舊制!

對於所謂改回[返6放2]舊制,已有中飛員工表示不滿。為何中飛不可真正聽取員工意見,還員工一個尊重員工應有合理休息時間的工時制度呢?

註1:因職位不同,舊舊制也有不同類型更表,如有些是返4放2,有些是返5放2。

參考: 中飛偷換工時概念實錄-給標準工時委員會參考

反對要審要查方案 落實全民退休保障 安心渡晚年 活得有尊嚴

20161120日長者日車隊遊行新聞稿

img-20161120-wa0025

由全港七十多個不同類別的民間團體組成,包括長者、青年、婦女、基層、殘疾及宗教團體,工會及社福機構組成的『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下稱:聯席),趁著長者日聯合「全民撐退保社福聯盟」及「全民養老金學者平台」,發起汽車遊行,抗議政府在退休保障公眾諮詢後遲遲未有公開諮詢報告及結果,要求梁振英必須兌現競選承諾,落實全民退休保障。

 

過去民間社會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多年,並就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提出具體融資方案,經過多方努力凝聚方案共識,現時民間全力支持「全民養老金2064方案」。可惜政府不但未有將方案納入諮詢文件讓市民討論,更自行制定兩個模擬方案,透過假諮詢以抺黑全民退休保障,並企圖操弄結果,逃避對社會的承擔。公眾諮詢自本年六月完結至今五個月,政府一直拖延公開報告,聯席對此表示強烈不滿!

是次車隊遊行共有三十多部汽車參與,接近三百人於鰂魚涌起步點出發,除雙層巴士接載長者及行動不便人士,亦有學者、青年、社福界、政黨等駕駛不同類型車輛,包括輕型貨車、遊旅巴、客貨車、私家車及跑車等參與,突顯社會上不同界別及階層對落實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的堅決要求。

img-20161120-wa0022

車隊約11時到達政府總部,並與市民一起參與集會,集會人數超過400人,並有青年人上演街頭劇,以大型「道具拖板」諷刺梁振英、林鄭月娥及曾俊華對全民退休保障「一拖再拖」。大會發言人批評政府一直拖延公開及交待公眾諮詢報告,並突然取消原定11月21日的扶貧委員會會議,顯示政府無意在本屆任內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方向。聯席及各界未來將會繼續要求政府公開退休保障諮詢報告,並促請立法會退休保障事宜小組委員會盡快舉行公聽會,務必邀請政府出席會議公開交待諮詢結果。

聯席強調,最新長者貧窮率依然不跌反升至逾三成,反映香港面對人口老化及長期缺乏退休保障的情況下,政府繼續以施捨及審查方式提供現金援助,並未能有效解決結構性老年貧窮問題。發言人重申,特首選舉在即,相信沒有一位特首候選人可以迴避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而梁振英想要連任,首要兌現競選承諾,必須落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

大會重申以下訴求:

  1. 梁振英及特區政府兌現承諾,「唔好走數」,落實全民退休保障;
  2. 政府盡快公開退休保障公眾諮詢報告,切勿黑箱作業;
  3. 扶貧會盡快訂出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具體方向及融資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