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半斤八兩–工人之聲’ Category

轉: 收錢迎聖誕 日薪唔一定無假期錢架!!

轉自: 勞工組

80739197_1374233372736360_4843997775811051520_o.jpg

上周一勞工組與快馬工友組(速遞工友組成)到快明有限公司追糧,包括大假、勞工組等工資,事主阿輝是日薪工友,受僱超過六年,當他得知日薪工友其實夠418(為同一僱主連續4周工作,每周至少18小時)是可以受到僱傭條例保障,應有假期工資等權益後,決心組織工友追討!

阿輝除了關注自己的勞工權益,亦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曾發起其行業的反送中聯署,縱然抗爭有時會癱瘓交通,影響其速遞工作,亦無阻他繼續支持運動!

12月16日和你追行動,我們一同回到公司追糧,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行動後,終達成協調,公司代表承諾翌日晚上與我們對數,及同意數額後將於七日內過數。

昨日(12月23日)阿輝確認銀行戶口已過數!追糧行動叫做暫告一段落,在此呼籲各行各業打工仔,唔好誤以為日薪等於無假期錢,不嫌其煩再講一次,只要你為同一僱主連續4周工作,每周至少18小時,就可受到僱傭條例保障,有疾病津貼、大假、勞工假、長期服務金等權益的!!

最後祝大家有一個豐富的聖誕,勞動有成果,有糧出、有錢收,繼續抗爭,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相關報導:
曾於反送中行業聯署速遞工友追糧 十數名市民聲援資方CALL防暴 [草根‧行動‧媒體]
https://wp.me/p6qxH-13L

轉載|香港照顧照顧者平台 -「改革照顧者津貼」商討日(須報名)

轉自:照顧照顧者平台 Care for Carers

「改革照顧者津貼」#商討日

報名連結:
https://forms.gle/qghSd3BvVqxJB8u26

「為低收入的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及「為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簡稱: 照顧者津貼) 已經分別推行兩期及三期試驗計劃,政府當局表示會於2020年進行檢討及優化有關安排。*香港照顧照顧者平台*現正透過「改革照顧者津貼」商討日收集照顧者、長者及長期病患者對照顧者津貼的意見。

活動目標及內容:
🔅集合不同類型照顧者
🔅了解現時照顧者津貼的好與壞
學者分析照顧者津貼改革方向
照顧者分享急切需要及提出意見
小組討論,共同籌劃改革建議

📍 日期:2019年10月11 日(星期五)
📍 時間:上午10時 至下午1時
📍 地點:明愛賽馬會照顧者資源及支援中心
📍 地址:新界將軍澳翠嶺里2號 明愛專上學院9樓
📍 前往方法: 調景嶺港鐵站B出口
📍 由地鐵站往明愛專上學院指示圖: https://bit.ly/2kn8Axc
📍 名額:100 人

轉載|[調查報告] 清潔工人置身殘留催淚氣體中如何自保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前言︰
工會探訪工友時發現警方在多區施放催淚彈的附近,都有清潔工人在工作。所以工會開展了這個調查。

法例背景︰
如果外判工人遇到自行停工回家。會被視為擅離職守,可被公司合理解僱得不到賠償﹔還有,食環署職員可向清潔公司發出「失責通知書」。

受影響的清潔工種︰
公廁清潔工、街市清潔工及街道清潔工︰工作時間也是早上7:00至晚上11時 ,有兩間公廁是要通宵開放,24小時有清潔工人當值的

調查方法︰
根據警方在8月份施放催淚彈的地點,再查看附近有否公廁、垃圾站、街市,然後到訪該地點,訪問清潔工人

受訪的區域︰(共9個區域)
銅鑼灣、中環、灣仔、上環、西營盤、尖沙咀、官塘、黃大仙、荃灣

訪問期︰
2019年8月份

訪問的清潔工︰
接受訪談的清潔工人︰合共75名(50名尼泊爾裔、25名本地清潔工)

調查訪問內容及結果︰
1. 在75名在工作期間遇到警方在該區施放催淚彈的受訪工人中,有53人聞到催淚氣味。
而其他則稱,不知怎樣是催淚氣味。

2. 警方施放催淚彈之前,只有2位公廁清潔工友收到即時通知,因警方正在其公廁旁施放催淚彈,但工人根本無路可走。工人唯有躲在廁所內。

3. 所有清潔工人都沒有任何裝備,都只是日常使用的口罩。而口罩也不是日日帶在身。

4. 遇到施放催淚彈期間,有一個科文曾作出暗示,提示工人可以早收工回家。例如叫工人自己搵地方避一避(催淚煙),而無要求工人返回。連科文也只能作出暗示,因為公司沒有作出明確指引。科文只能暗地叫工人不用回去。
清潔工人多是中老年工友以及尼泊爾裔工人。他們對處境不掌握,只知道盡責工作。

5. 公司/食環處並沒有任何指引工作期間遇上警察放催淚煙如何處理,公司就是連關心慰問都無。

6. 沒有一個清潔工人有額外的裝備工具去清理受催淚煙影響的範圍。事後要負責清洗殘留催淚氣體時,也沒有額外的工具或人手。都只是如日常清潔的做法。

7. 清潔工人試過身體感到不適,包括︰ 眼晴乾澀︰ 22人(30%)、氣管不適 16人(20%)及皮膚敏感 2人

8. 清潔工人不知有沒有在清潔時執拾到發射催淚彈匣、或布袋彈匣,因為根本不認識這些受管制槍械物品,也不知道,如果隨意處理或當作垃圾,可能干犯「非法處理危險品」。這些現時未發生,但是當濫捕已經在進行時,工會更擔心工人。

工會綜合建議︰
1. 食環處應該將警方行動列為緊急情況,容許清潔工人盡也離開現場。而清潔公司應向工人清楚指引,遇到緊急可盡快離開。而不會當作擅離職守、也不會扣除工資。

2. 對於清潔殘留催淚氣體,政府應成立一隊特別清潔隊,額外人手和專業清理殘留催淚氣體。
因為據多名醫生在傳媒的資料,催淚氣體殘留室內,如焗熱日子越長,會釋放山埃。
但是醫生都不肯定香港警察使用的催淚氣體的成份。
所以,應以處理化學險品一樣,成立特別處理隊。
特別處理隊除了清理公廁和街市,還有地鐵和民居。

3. 清潔公司應提供額外的設備工具,包括︰ N95口罩、手套,眼罩等,對於不適

4. 最後,我們譴責縱容警方使用的政府,希望政府以謙卑態度解決是次政治事件引發的衝突。

清潔工人職工會、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轉貼: 性工作者談屯門光復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草根‧行動‧媒體收到一班性工作者的投稿,就最近的屯門事件想跟大家探討分享。
不同性工作者團體過往曾發聯合聲明指警方濫權對待性工作者或妨礙性工作者職業安全,相關聲明連結亦見延伸閱讀,供大家參考

作者:雞鴨鵝蟲孽緣連線

過去兩天的反送中活動,我們一班性工作支持者、性工作者和嫖客等「家禽界」其實一直都在人群當中,和大家成為同樣對抗警權的伙伴。大家仍堅持的五大訴求,其中一項是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其實援交ptgf/ptbf/一樓一/援交界等「家禽」及嫖客界一直都對抗警權濫捕,是香港社會之中反抗「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的中流底柱。

但最近的屯門事件,大家居然為了「反送中」就把「性工作大媽」說得是在和警察作伴,兩者狼狽為奸,我地覺得非常委屈。儘管我們也知道大家是在反對大媽的噪音,那請大家創作標語時可否「停一停、諗一諗」,不要把所有性工作者和嫖客樹立成你們的敵人,成為要攻擊的對象呢?

唔好炒埋一碟

究竟大媽有幾乞人憎是可以討論。但而家就係為了打倒大媽,把所有大媽的特性都炒埋一碟。但這一大堆乞人憎的標籤,其實是可以逐步分拆和討論的。譬如噪音、罷街、唔肯溝通、搞商業、文化低劣、賣淫、教壞細路、公共地方表露性慾……這些都是大媽的特質,但是不是所有這些特質都要反對呢?譬如賣淫,為什麼要被炒埋一碟的鬧呢?

性工作一直被視為唔光彩既工作,請諗一諗,如果你都怕立左法會帶來白色恐怖,那不如都可以對性工作者感同身受一下:性工作者長期都是處於白色恐佈的環境之中!目前,99%的本地掃黃所使用的「唆使罪」都是冤枉性工作者的罪名,這條罪一直架在頭上,就算性工作沒有唆使,只要警察覺得你有,那就是要入罪,個官從來都不會懷疑警察講大話。

其實我們在網絡和街上找生意,眉來眼去,究竟得罪了你們什麼?百貨賣百客,如果有些啤酒從業員想經營副業,眉來眼去,真係犯不著你去趕走人和叫那些男人做淫蟲。同樣地在公園出玩,是否有賣淫又有什麼問題呢?台灣都有檳榔西施和廟會鋼管舞,這真係民間娛樂和民間的性需要來的。你不喜歡噪音就話不喜歡噪音咯,這個和是否賣淫無關,不用說反對公共的性和反對賣淫的話啊。

運動中,性工作者們的躊躇不前……

你們要拿性工作來開刀、你們如此拿來攻擊屯門大媽,讓他外表上看起來成為一場性保守和性解放既杖,說真的如果你們真的就是明刀明槍反對性解放,我們還是樂於應戰。

可是,這是一場反送中的戰場,你們是戰友,但這樣攻擊我們,我們應該扮看不到你們的厭雞問題繼續合作忍氣吞聲,還是應該要反擊呢?其實,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要好好聯合,一起打警權嗎?性工作界別一直都在反抗警權,難道不是應該要共同合作?可以不要說厭雞的話,攻擊你們的隊友嗎?

所謂「以支持性工作的角度反對大媽」的論點

有人表示「唔係反對性工作,但大媽頂爛市,支持性工作者的朋友要支持光復屯門活動」。但其實,揸下波百五蚊買下歌女幾分鐘的一首歌買了男子氣慨,同一樓一全套真係唔同服務,不造成頂爛市的問題。一樓一和其他性服務,是互相補位,一起拓展市場。難道我們還要解釋嗎?

還有人覺得「一樓一安全,想賣淫去返一樓一。」那難道你要性行業一直存在在這個被邊緣的地底狀態?性工作要去一樓一是因為被人趕盡殺絕的結果。

澄清一下

最後,重複一次,我地都好憎有人霸著左個地方,聲大夾惡,唔講道理,這一種野蠻既大媽在西洋菜屯門公園土瓜灣公園,處處都係。返工返學休閒都要被人阻鳩著,對方仲聲大夾惡回敬,這一種「想出氣」的感覺,其實同想出火就搵性工作者一樣咁人之常情。

想強調的是:我地都好憎公共空間被人搶走

公園作為公共空間,好應該由用家互相協調使用,互相遷就各取所需,你以為你人多夠惡死,唱左幾年歌以為一直就可以霸著,全完唔打算理解一下周邊用家既反應感想,真係好乞人憎。所以,公園以至其他可以成為公共空間的地方,經互相協調既情況下,可以做街站、二手攤、交換快閃、街舞、打麻雀、小販、歌舞團、賣淫、踏滑板都是好可以發生。

甚至,我地係憎圈左地就可以蝦蝦霸霸的所有人,所以我地都好憎某些大媽。其實大家去軍事用地嘈,都係因為憎這種「圈地」行為,憎呢種以為自已霸了地就可以話晒事既人。但其實我地都好係站在這一邊的。」

但我們不同意的是某些手法問題。嫖客和性工作者幾時有被警察保護過?扯到警察包庇黃色事業真係對我們極大的冤枉,幾十年我地都比警察蝦,之後突然話我地係警察的一方,比著係你都冷靜不到吧?

咁我地想個世界點變?

1.希望d示威者停止對性工作者的語言暴力,反送中一事上,認清性工作者係對抗警權既伙伴。
2.唔好講到一樓一係我地的天堂,我地就係想要有一個對性工作開放的空間,可以在街上眉來眼去,讓嫖客都可以有不同種類的服務。你老來都可能要叫雞,都可能想要在街上flirt,人人都有不同的性需要,可以在理解某些人獨特的性需要的前提下做抗議,而不是做出趕盡殺絕的姿態。傷風敗德的人都需要有活動的公共空間(不要再講去一樓一喇唔該)。
3.唔係唔比你反對噪音,但唔好反對家禽界。唔好炒埋一碟。
4.我都知道大家想要以最勇武狠辣和絕情的姿態反對大媽,所以咩嘢都屌,但而家唔係唔比你抗爭,只係你地鬧到「家禽」係一個問題,只會讓同行的家禽界朋友覺得難受。請不要分裂運動,分裂群眾,要識得分開一單一單鬧,策略上真係好希望聯合更多既人打呢場杖。

===============
photo6156646769560234123
曾幾何時,情色文化(譬如平民夜總會及色情出版物)是屬於雅俗共賞的民間文化與本土娛樂,滋養著大眾的性福,何以今日要被「文明化」和「公共衛生」排擠?

延伸閱讀:
紫藤:第16屆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聲明
午夜藍:性工作者支援團體聯合聲明

轉載|盲人工廠史上第三次工潮【踏出了第一步,請落實執行】417大會後立場書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感激工友、學員、家長、職員及聲援人士,不怕艱辛,力抗強權,為工人權益、殘疾權利、民主決策,417站出來。2013年申請的重建,我們持份者一直被矇在鼓裡,到2018年年尾才被「通知」。2019年4月17日,因為我們站出來,盲人輔導會及政府開始踏出第一步,聆聽殘疾工人及服務使用者的聲音。我們希望,有關當局及輔導會落實執行417會議中的承諾,我們亦重申我們的訴求:

1. 搭建溝通平台:讓持份者一同參與,再加上社署以及相關團體組織介入,共同決策重建規劃。我們具體建議,讓家屬代表、工友代表、學員代表、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代表、失明人協進會以及弱能人士家長會,成為重建委員會的成員 。我們期望,輔導會能盡早落實成立平台的時間表。

2. 搬遷過渡選址:社署代表在大會上宣佈,將於5月頭經開會決定後,通知我們起用那一間九龍的校舍給輔導會作為搬遷過渡之用,我們表示歡迎。我們促請社署及輔導會在5月20日福利事務委員會的議程前,提供更具體的可行性研究進展。

3. 退休年齡不歧視:盲人輔導會一般職員退休年齡為65歲,但工友卻要55歲退休,實屬殘疾不平等。我們樂見,盲人輔導會在會上答應,檢討及重新制訂退休年齡政策。我們亦強烈建議政府,日後能立法保障殘疾人士退休的相關問題。

4. 保留盲人工廠:重建期限前,若仍找不到合適過渡安置地點,我們促請政府及輔導會直接保留盲人工廠。盲人工廠由建廠至今,已經56年,見証香港歷史,亦打開殘疾就業政策一個進步的里程碑。工廠的品牌,就是殘疾人士。工廠見証著,失明人、智障人士、精神病人士,皆為付出勞動、寶貴的工人。

5. 保留工種:政府應帶頭支持殘疾就業,主動採購殘疾產品。這不單是為保留工廠原有工種,亦為香港市場製造殘疾友善氣氛。例如:車衣部可以增加醫院的訂單;紙品部,除了政府部門外,其他物流業、貨運、搬運、家居等等好多用途,政府能補貼; 文件繩是盲人工廠的超級品牌,由英國人威廉斯先生創立,值得敬佩。除了現在的文具市場,也可創新文件繩的用途,以開拓更大市場。

6. 檢討學員晉升制度:學員在庇護工場中,每日也付出勞動,應該得到合理對待。並且,工廠亦應因材善用,提供適切的升遷階梯,讓不同能力的學員,有機會成為工友,發展所長。此舉不單能提高學員士氣,做到真正的充權,也為香港復康界展示出進步的訓練政策。

7. 整肅管理層:從會議場內所見,工作幾十年的工友、學員、甚至到場的資深職員,對盲人工廠的管理和溝通方式均表不滿。管理層,尤其是方經理,其管理手法受到質疑。盲人輔導會作為香港一大盲人服務領導先鋒,應深明大義。管理層就如一個人的腦袋,他必須恰當,服眾,才能帶領盲人工廠作更好的發展。我們促請盲人輔導會總裁及董事,重新審視及整頓盲人工廠的管理人員。

8. 停止打壓異議聲音,友善對待工友和學員:盲人輔導會除了搬遷事件上要好好檢討,亦要檢視日常對服務使用者的服務質素同態度。更重要的是,必須停止近日欺壓學員的行為。

9. 還我集體談判權,取消小組會議制:2017年,我們失去了工友及學員代表制,改為每三個月才一次的小組會議,會議只是發佈形式,實在是非常不民主。亦請不要以個別面談,欺壓服務使用者。我們促請輔導會高層,重新制訂工友、學員、家屬代表制,讓我們一起為盲人工廠出分力。我們的事,我們有份參與,更民主的方法,更能服眾。

10. 尊重採訪自由: 為何廠方自3月起,拒絕所有關於重建的傳媒採訪? 為了尊重新聞自由,也讓社會人士多了解工廠的情況,請提供足夠支援給工友、學員及家長接受主流傳媒及民間媒體的訪問。

11. 請勿秋後算帳:工友、學員、家長及職員,均為工廠未來著想、為民主、為尊嚴而站出來發聲,請確保他們
不會因為保公義,而掉失工作及服務。

12. 會議應該落實殘疾友善設施:最具體的例子是,不應像417當日一樣,要求視障人士寫下問題才可以發問;視障及聽障人士人士應安排坐較前位置;現場音響要足夠,以免聽障人士構成障礙。並且必須讓工友和學員,所有持份者得到適合發言機會。

最後,我們再一次感謝所有聲援人士。你們的發聲與支援,為捍衛殘疾公民權出了很重要的力,也共同打造了香港的殘疾公義。未來,我們繼續同行,共建更有人性的公民社會。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
2019年4月19日

———————

更多資訊: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 臉書專頁

【保留盲人工廠 監察過渡安排】 417行動宣言及立場書

轉載|【保留盲人工廠 監察過渡安排】 417行動宣言及立場書

轉載自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

製作者: Rayne & Eddie

攝影者: 盲人工廠工友單永生

建立於1963年,有56年歷史的盲人工廠重建在即,可惜過程問題多多。重建前,行政主導,不民主;過渡期原計劃,沒有關顧傷殘工友及學員的需要。重建後的新安排,更是香港殘疾人士就業政策的大倒退。
今天,我們站出來,不僅僅是為一口飯,為工人權益打拼。同時,也是要捍衛殘疾人士的尊嚴。就算我們只屬社會上的少數,仍然走出來!我們盲人工友、庇護工場學員、家長和社會人士,不畏強權,共並肩:「做得幾多得幾多!」
今天,我們站出來,又不止是為捍衛殘疾人士的尊嚴,更是為民主出一分力。如果我們在工廠裡,在這日常生活中,不為民主堅持,社會何來真正民主?
過往,工廠也有實行工人學員代表制。某程度上,讓大家都可以表達意見,尋求共識,參與決策。這兩年,我們失去了代表制。於2013年申請的重建,缺乏透明度,一拖再拖,直到去年年尾才向我們宣布。並且,通告一發出,其實已經是通知,不是諮詢。若不是工友、學員和家長,勇敢發聲,盲人輔導會已強行實施不合理方案。
我們亦要表達我們的憤怒!一次,又一次,政府都要逼迫殘疾人士!若不是殘疾人士辛苦走出來, 政府也不願意行前半步。展亮如是,今次盲人工廠如是。
我們更想發出呼喚!社會不應再以健全中心主義主導。無論是政府還是社會服務機構,均有責任,提供真正的平等機會,讓不同能力人士,有尊嚴地工作及生活。
我們一齊下個決心!促請各大社會服務機構及政府當局,莫再欺負殘疾人士!日後,在規劃殘疾就業及服務重建前,必須加入殘疾公義為原則。不能被資本主義和商業邏輯導壟斷,繼而犧牲殘疾的勞動者、學員及服務使用者。
有位庇護工場學員說:「希望大家學尊重!」
今天,我們站出來了!請看見盲人,請聽到智障,請感應聽障、自閉症和精神復康人士。我們不是一種標籤,不是一台機器,更不是一個奴隸。我們是一個人。我們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也是勞動工人,更是公民。
我們的事,我們應有份參與!

■就盲人工廠重建事件,我們具體要求香港盲人輔導會及有關當局:
1. 民主規劃:讓持份者,工友、學員、家屬參與重建規劃;
2. 尊重工人:維持現時盲人工廠聘用殘疾人士作生產的工作模式,不裁減任何工友;盡力保留現有工廠內不同的生產線和工種;工友退休年齡不歧視;增設機制和階梯,讓學員訓練後有機會變做工友;
3. 善待殘疾:過渡安排要盡量支援殘疾工友及學員的需要;
4. 捍衛異議:停止打壓及鉗制反對聲音,亦確保不會秋後算賬;
5. 政府承責:交代覓地進度;政府物資優先採購盲人工廠産品,以示支持殘疾人士就業;並制訂庇護工場學員流轉階梯。


發起團體﹕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香港失明人協進會

———————

更多資訊: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 臉書專頁

盲人工廠史上第三次工潮【踏出了第一步,請落實執行】417大會後立場書

【支持保留盲人工廠 反對屯門過渡安排】聯署

請廣傳:【支持保留盲人工廠 反對屯門過渡安排】聯署

香港盲人輔導會(下稱 “輔導會”)盲人工廠運作至今56年,是全港唯一一間受政府資助,以僱傭模式聘用盲人及智障人士的服務單位,設有文件帶、車衣、紙品部門等生產線,而廠內亦設有一個庇護工場為殘疾學員服提供訓練服務,現有約55名受薪工友及約150多名學員於廠內工作。

■盲人工廠即將關閉和重建
輔導會已經向政府申請「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將盲人工廠重建成一幢綜合康復服務大樓,不同的服務名額將會有所增加。可是,當大家以為重建會令工友和學員的工作環境得以改善之際,原來新大樓並沒有預留地方重置整個工廠,輔導會以包括車衣業式微、紙品訂單北移等不同商業因素解釋未必能繼續經營所有生產線。而整個重建計劃的構思已經歷時數年,但廠內的工友和學員卻從來沒有被諮詢,甚至於去年10月才獲正式通知工廠重建一事。

生產線的關閉意味必定有工友的生計受到影響,輔導會曾經提出為工友安排轉型,例如從事清潔、按摩等行業。但礙於年齡、健康和能力限制等原因,工友難以如一般人容易轉到其他工種。假若工友又未能成功轉型,他們的出路就只餘下被安排轉為學員,而當中每月8-9千元的薪金將被削減為每月一千多元的「津貼」,亦不會再有任何僱員的保障和福利。對於工友的未來去向,我們深感關注。

■遷往屯門的過渡工作安排
盲人工廠的重建工程預計歷時四年。重建期間,工友和學員將會被安排從土瓜灣調到位於屯門同屬輔導會營運的「賽馬會盲人安老院」作過渡工作安排,面對周遭環境、交通、工作安排的巨變,工友和學員難免對適應等問題缺乏信心。即使工廠願意提供交通及膳食服務等支援,但遠離市區的過渡安排已經令他們過去所擁有的獨立、自主能力大大削弱,更有學員表示將不會跟隨工廠調到屯門,而選擇退出服務或申請轉到其他服務單位。

■我們的訴求﹕
作為一所受政府資助的社福單位,我們對工廠經常以「生意」不足為由計劃關閉不同生產線表示失望和遺憾,亦對於輔導會於重建計劃「拍板」和制訂過渡方案前未有通知和諮詢工友、學員和家屬表示不滿。就此,我們現發起聯署促請香港盲人輔導會、勞工及福利局和社會福利署﹕

1. 邀請工友、學員、家屬和相關持份者參與重建計劃的規劃;
2. 保留現時盲人工廠聘用殘疾人士作生產的工作模式及不裁減任何工友,並於重建後增加聘用殘疾工友的 比例;
3. 盡力保留現有工廠內不同的生產線和工種,並於新建的綜合康復服務大樓內重置,避免對現有的工友和學員的工作造成影響;
4. 反對遷往屯門作過渡安排,尋覓九龍區的地方或處所作過渡安排之用,並於有需要時將工廠的不同生產線搬遷到不同處所分開運作;
5. 即時停止打壓工友及學員;停止鉗制反對聲音;
6. 將工友的退休年齡由55歲延至65歲。

■發起組織﹕
關注盲人工廠重建大聯盟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2019年4月8日開始

👉 聯署連結﹕https://bit.ly/2IjyFH0

 

54388574_1047684508735371_8511738201205899264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