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國際草根–亞洲’ Category

轉載|香港民間團體聯署 抗議中國政府「清理低端人口」

抗議政府暴力 寒冬驅逐窮人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一個基層民眾聚居的區域發生大火,造成至少19人死亡,8人受傷。事後,北京市政府以「整頓市容」為由,展開一連串以斷水斷電及武力脅迫手段非法驅逐的行動(註一)。數以萬計基層民眾被逐離家園,在零下幾度的嚴寒北京流離失所。

對於當局的措施及「低端人口」之說,我們一眾香港民間團體感到極度憤慨。基層外來工是中國繁榮發展最重要基石,改革開放以來,數以億計的基層外來工離鄉背井,從農村走到城市,為城市提供重要的生產力,使城市得以凝聚菁華,成為最繁榮的地方。然而,基層外來工辛勤工作,企業卻沒有給予他們應得的工資,令到大多數基層外來工無法以合理工資在城市安居。城市政府更把基層外來工視為用完即棄的他者,以戶籍制度把基層外來工排除在城市保障之外,從沒有在城市規劃、教育、醫療及其他政策上把基層勞動者的權益及需要考慮在內。

戶籍制度是中國政府控制人口的手段,這種限制「外來人口」獲得巿民權利的制度,形成根深蒂固的觀念:城巿可以壓榨外來人口的勞動價值,卻不需要為他們的福祉和社會保障買單。多年來,中國政府不斷以戶籍制度強化基層外來工二等公民的身份,面對社會問題時,基層外來工亦往往是最先被犧牲的一群,例如2008年及2012年金融危機時,政府便透過戶籍身份迫使沒有工作的基層外移工返鄉。

大興大火的原因是由於政府城市規劃失當,未能及時處理城巿擴張過程中的安全隱患。可是,北京當局卻把大火責任粗暴地推諉到「外來人口」身上,彷彿城巿的髒亂差,僅僅是因為這些「外來人口」要強行留在北京而起,完全掩蓋了城巿第一桶金的累積,正正是由這群基層人民以低工資、無保障勞動的血汗所成就。亦正正是因為企業不斷壓榨,勞動者的勞動成果被剝削,基層民眾才被迫要住進髒亂不堪的惡劣居所。當局不解決勞動者被剝削的根本問題,卻視基層民眾為城市髒亂的原因,試圖以驅逐基層勞動者作為整理城市的手段,絕對是本末倒置。同時,「清理低端人口」的措施已有蔓延其他省市之勢。據報,廣州和深圳部份地區已收到逼遷通知。假如各地方政府不懸崖勒馬,恐會造成更進一步的人道災難。

我們認為,保護民眾是政府的必然責任。我們要求北京當局:
1) 立即停止逼遷行動,並積極協助被驅逐者重新安置;
2) 正視基層民眾作為城市重要持份者的身份,在政策上合理保護基層民眾自由遷徙、居住、工作、醫療、教育等基本權利;
3) 追究逼遷行動當中的非法行動,嚴懲違法侵凌人民權利的相關單位;
4) 有關當局須為被逼遷受影響民眾賠償一切經濟損失。
註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三條清楚列明「行政機關不得對居民生活採取停止供水、供電、供熱、供燃氣等方式迫使當事人履行相關行政決定。」

聯署團體︰
香港職工會聯盟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社會民主連線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全球化監察
勞動力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
中國勞動透視
大專政改關注組
民間人權陣線
工黨
無國界社運
土地正義聯盟
香港眾志
社區前進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香港廚師聯盟
左翼21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社區發展陣線
選民起義
中國勞工通訊
朱凱迪議員辦事處
春天教會
街坊工友服務處
勞資關係協進會
嶺南勞工關注組
浸大社會關注組
工學同行
理事亭
學聯社運資源中心 (自治八樓)
午夜藍
法政匯思
良心理政
香港女社工協會
社工復興運動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思言財雋
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會
社工學聯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第十二屆社會工作系會幹事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影行者
2017年11月29日

廣告

2017年11月26日:第三屆移工同志驕傲遊行的小背景

22426571_519815565031358_1363937046213835047_o.jpg
(圖為上一屆移工驕傲遊行照片)

Short background of Migrants Pride
移工同志驕傲遊行的小背景

We are more than proud to be with you on our third year of Migrants’ Pride! Yes, it’s been three years now since we started to come together as an LGBT community here in Hong Kong! Migrants’ Pride Parade launched its first Pride Parade in November 2015 to promote the rights and welfare of LGBT migrants in the community, a call to stop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s migrants are composed mainly of lesbians), equality and fight against homophobia and discrimination.
我們非常自豪,和你一起參與第三屆的移工同志驕傲遊行!三年前,我們在香港以lgbt群體的身份結集,於2015年11月舉辦首屆移工同志驕傲遊行,以促進社群內移工同志的權利和福祉,並呼籲停止針對女性的暴力(因為移工同志大多是女同性戀者),同時爭取平等待遇,反對恐同和歧視。

This year’s theme is “Pride with Integrity, Pride of Humanity”. We are divested of our integrity not only as migrants, but, even more as lesbian migrants. We are victims of sexual abuses, exploit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existing on our domestic environment compounded with racism. We are denied of our humanity on deprivation of our democratic rights and be recognized as workers.
本年的移工同志遊行主題是「為全人自豪 為人性驕傲」。我們不被視作整全的個人,不單是因為我們的移工身份,更因為我們是同志移工。家居工作環境和種族主義,讓我們受盡性侵犯、剝削和歧視的傷害。我們被剝奪人性,我們的民主權利和工人的身份都不獲確認。

Migrants Pride March aims to promote not only our issues against slavery and discrimination but also to intensify our call on issues on wage increase, regulation of working hours, and health and safety programs for domestic workers.
除了反對奴隸制和歧視外,移工同志遊行還希望加強倡議我們持續關注的議題—增加工資、規管工時以及為家務工設立健康職安計劃。

On November 26, 2017 there will be a parade of the Migrants’ Pride from 1 to 2 pm. Route of the parade will be from Edinburgh place around major points of the Filipino community and it will end in Chater Road in front of Alexandra house for the actual 2-3 hours program. The program will be packed of cultural presentations in the form of cheering dance from various LGBT, women and advocates’ groups, local groups and organizations, speeches and solidarity messages.
移工同志遊行將於2017年11月26日下午1-2點舉行,於愛丁堡廣場起行,途經菲律賓移工社群的主要聚腳點後,在遮打道歷山大廈前結束,隨即開始2-3小時的文藝表演活動,包括不同lgbt、女性倡議組織和本地社群的群舞表演、演說和團結宣言。

For more details, you may call Ivan 55050885,Ian 96824277 and Shiela 90131542
想知道更多詳情,可致電ivan 55050885、ian 96824277和shiela 90131542

In behalf of organizing Committee
籌備委員會代表

Ian Bojo,Chairperson, Filguys Assn Gabriela HK
Shiela Tebia, Chairperson,Gabriela Hongkong
​​​​​​Ivan Delfin, Chairperson,​​Filipino Lesbians Org – HK ​​​​​​

往屆資訊:

草根.行動.媒體--
Migrant pride march statement 2016 / 移工驕傲遊行聲明 2016
影片:第二屆移工驕傲遊行

惟工新聞--
在第二屆移工同志遊行前,他們說…

基進報導--
對抗歧視 力爭平權 移工同志驕傲遊行

請廣傳:第三屆移工驕傲遊行前的分享會

日期時間:11月22日晚上七時半
地點:旺角永利工業大廈505
活動簡介:第三屆同志移工驕傲遊行將於下星期日(11月26日)舉辦,此前,移工朋友們想和大家有更多的交流,分享會由菲律賓同志移工分享經歷,設有討論環節。
語言:英文為主,現場會有朋友協助翻譯。
主辦單位: Gabriela Hong Kong、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FILO)、Filguys、自治八樓移工共行委員會(移共委)
聯絡:飛(64640893)、shiela (90131542)

 

a sharing before the third migrant pride
date and tiem: nov22 7:30pm
vanue:mong kok wing lee industry building 505
what’s going on: the third migrant pride will hold on nov 26, before that, migrant workers want to have dinner more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ublic. filipino lgbt migrant workers will share their experience, after sharing is q&a section.
language: mostly english
organise by: Gabriela Hong Kong, 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FILO), Filguys, migrants solidarity committee of autonomous 8a
contact: fei(64640893),shiela (90131542)

 

2017年11月26日:第三屆移工同志驕傲遊行的小背景
Short background of Migrants Pride on november 26th 2017
https://wp.me/p6qxH-UC

轉載|在齋戒月的一個黃昏——祈禱篇 Ramadan at Dusk: Prayers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我不怎麼認識伊斯蘭教,姊妹可以跟我溝通的詞彙也有限(「拜神」這個詞是否從公公婆婆口中學來的?),我也只好在一旁好奇地拍著,所幸她們也不介意。有些僱主對此特別介懷,我著實覺得沒有必要,若願意花時間了解,說不定還能有所交流呢——姊妹總說,很多習俗與香港的相似。不過默默地尊重,也算不上什麼難事啊。
I know little about Islam, and there is a language barrier between sisters and me to talk about religion. (maybe the term, ‘Baai san’, was learned from grandpas and grandmas?) I could only record the process with curiosity, and luckily, they didn’t mind at all. Some employers have many concerns about that, which I think it’s unnecessary. If you are willing to spend time knowing more, perhaps a better communication can be reached. Sisters always say, many customs are similar in Hong Kong. Even not, showing respect is not a difficult task.

有關Ramadan的更多介紹 More information about Ramadan: http://wknews.org/node/1479

有關Nurul Hidayah
About Nurul Hidayah

Nurul Hidayah是一個印尼穆斯林姊妹組織,印尼穆斯林移工聯盟(Gabungan Migran Muslim Indonesia, GAMMI)的屬會之一。姊妹假日主要在樂富相聚,一起讀古蘭經;亦會以小組形式,諮詢有關僱傭合約、簽證等問題。詳細介紹請看:http://wp.me/p2HdPx-2fV
Nurul Hidayah is an organization of Indonesian Muslim sisters, one of the affiliates of Gabungan Migran Muslim Indonesia (GAMMI). Sisters always get along with each other in Lok Fu during holidays, chanting prayers together. They will also hold consultation in groups about employment contracts, visas and so on. Click here for detailed introduction: http://wp.me/p2HdPx-2fV

台灣樂生保留運動近況更新

轉自:Lulu Shen

17800423_10155992253877195_186839327987902956_n

2005年,我大學四年級,記得是在春天,我轉學到台大的好朋友 許博任 (Po Jen Hsu),和我聊到他的近況,他加入了台大大新社,聊到一個我沒聽過的地方─樂生療養院。當時在樹下一起討論的朋友,並不認同樂生的抗爭運動,提出許多質疑。

而我,則默默在每次收到博任傳來的動員簡訊時,獨自前往抗爭現場。

那時的我和樂生運動保持一種忽遠忽近的關係,其實我沒認識什麼人,只有自己去樂生院,彼時得走過漂亮的綠色小徑,才能走到院區內,那時的樂生,是我的另一個小世界。

第一次遇到衝突,是在凱道上被警察拉扯,但衝突沒有升高,我搭車回學校上課,餘悸猶存,心裡在想,如果下次我被抓了,或是受傷了,甚至死掉呢?沒人會替我負責的,沒人會保護我的。這本來就是我的選擇。

研究所時,在進入不了蘭嶼田野的現實下,老師們勸我改以樂生做為題目。

之後我經常做夢,夢裡我變成樂生院的幽靈,就像吊死在樂生樹上、樑上的苔疙病人,遊蕩在1930到1960年代的樂生。

1941年,我看到21歲的林卻,收到媽媽的來信,「妳先生把家裡的兩棟房子賣了,妳的女兒也打算送人了」,那天林卻淚如雨下,懇求指導員讓她回家一趟,一路上,她拿著一條絲巾遮掩她彎取的手指,戒慎恐懼,很怕被社會上的人發現。

社會上與社會外,是一條分明的隔離線,林卻怎麼努力,也跨越不了。

1952年,我看到16歲的陳再添,被警察抓走,母親在大街上抱著他哭,5歲的弟弟拉著他問「阿兄你要去哪裡?」陳再添沒說話,搭上了苔疙車,來到樂生院,領了四斤棉被、兩個碗公、一張草蓆、一雙筷子,從此一生。

不過也有快樂的事,孫理蓮牧師娘喜歡陳再添這個小孩,看他生活寂寞,送了他一隻小猴子當寵物,臉上紅紅的陳再添,好高興。

有時我會走進王字型大樓,站在第二進的消毒池旁,看著醫護人員消毒自身。1953年韓戰結束,大家都開始說,消毒池就是樂生的38度線。因為它隔離有菌與無菌,隔離健康與疾病,隔離交戰的雙方。

沒錯,樂生戰爭,一直都在。

1953年,院方得到美援而來的20份藥物DDS,因為分配有了私心,院內暴動了,打傷了院長劉明恕,隔天報紙寫了「恐大批痲瘋病人鬧進台北市區,該局曾命第一分局派出警員封鎖台北大橋,…..關於衝出療養院之一百名痲瘋病患者是否全部歸院,因其肇事者行為兇烈可怕,院方職員迄昨日下午尚不敢深入後面山上居所調查……。」

封鎖台北橋?其實那天,不過是打破了窗戶跟幹架。

有一次好好笑又好悲哀,藍彩雲想要請假外出,那時的藍彩雲叫做藍彩鳳,指導員硬是不肯准,雙方大聲爭執不休,隔天指導員偷偷跑來找她,說不用寫假單了,妳出去吧,後來我們才知道,其實是因為,那指導員不會寫藍彩鳳三個字。

又有一天,在指導所,黃永梅想要請假外出被阻止了,剛烈的他和指導員起了衝突,積怨已深的黃永梅逃跑了,事情被院長陳宗鎣報到了國防部,黃永梅被通緝了。半年後有一天,逃亡的黃永梅因為無路可去,又回到樂生院,沒多久又走了,在嘉義火車站被抓到,當場槍斃。隔了幾天,我和李添培一起站在指導所門口,望著那張貼在牆上,他被槍斃的照片。

有時候,我也會看那些男生在貞德舍外面探頭探腦,想跟心儀的女生說說話,甚至半夜幽會,或者我去賭場,看黃文章賭得昏天暗地不回家。

最記得1955年,李添培20歲那年,媽媽寄來一筆錢,信裡交代要他去做一套西裝,當成他的成年禮。李添培說,這是他最快樂的一天,為什麼?因為知道自己沒有被家人遺棄。穿上西裝的李添培,20歲的年輕小夥子,帥極了,在院裡走路有風啊。

樂生院的抗爭,從1930年迄今,沒有停過。

2008年以後,很多人以為抗爭結束了,但夢裡我還是常常變成樂生院的幽靈,遊蕩在沒有被拆遷的院裡,第一進、新高舍、五雲路….,看到呂德昌在種花,看到湯祥明在讀書。

醒來以後,妄想著,有一天樂生院會蓋回來。

現在,我等到了一個機會,曾經關心樂生的朋友,我們等到了一個機會,請你一起來幫忙。

「樂生重建元年,募款計畫。」
——————————————-
🔻 樂生重建元年|募款計畫
https://www.complete-losheng.com

樂生重建元年,就在今年!

樂生保留運動已經13年,樂生院民平均年齡超過80歲,已經不到130位。我們希望,2017年就是 #樂生重建元年,希望今年就能等到樂生保留運動的春暖花開。

還記得從去年到今年的「#樂生大平台」行動嗎?國發會協調成功後,許多人都以為方案已經拍板;但捷運局仍擺出不合作態度,要求「行政院發正式公文」才肯執行。#重建樂生,就卡在這最後一步之間徘徊!

為了讓遭受隔離政策失去人生、因捷運機廠再度失去家園的院民,親眼看見因錯誤政策拆除的院區重建回來。邀請你,加入我們!

🔺 為什麼「突然」開始募款?
https://goo.gl/0QdxQ7

🔺 為什麼是「買廣告」?
https://goo.gl/8h8GS6

圖片來自:快樂‧樂生

轉載|UNIQLO縱容其柬埔寨代工廠打壓工人運動

UNIQLO.jpg

轉自: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美國、加拿大、日本、歐洲以及香港的勞權組織正發起全球運動,呼籲各地消費者正視日本休閒服飾品牌UNIQLO柬埔寨代工廠的人權侵害。

2015年9月,中銀(柬埔寨)紡織品有限責任公司以參與當地成衣工人民主工會聯盟(C.CAWDU)的活動為由,非法解雇47名工人及3名工會領袖。同年12月,柬埔寨當地具有公信力的仲裁委員會裁定中銀應立即讓被解僱的工友復職,以示對罷工權的尊重,然而廠方卻拒絕執行裁決結果。面對廠方不公的處理,憤怒的工人於2016年2月組織罷工向廠方抗議,廠方不但進而解雇超過200位工人,甚至向柬埔寨法庭提出訴訟,指控55名工人企圖煽動罷工。

2016年7月,柬埔寨法庭作出利於中銀的初審判決,當地人權律師組織揭露該判決在程序或是舉證上皆錯誤百出,工會唯有進行上訴,然而這可能需要耗時數年,副主席Athit Kong 表示:「UNIQLIO不但沒有敦促其供應商尊重仲裁委員會的裁決,以捍衛工人工會組織權、提升勞動條件,反而聲稱法院的判決將決定工人的命運,將工人暴露於不確定的未來之中。」

為此,全球化監察、香港職工會聯盟、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等香港勞工團體於9月26日前往UNIQLO銅鑼灣旗艦店進行抗議行動,要求UNIQLO停止縱容其代工廠打壓工人運動,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然而至今仍未見UNIQLO有積極的行動。

迅銷集團(UNIQLO母公司)的CEO柳井正一直以來聲稱在生產中確保合乎道德的工作條件是至關重要的,然而對中銀的工人而言,這只是一席空話。從工人被非法解雇至今,其他主要買家H&M、Lindex皆表示願意向廠方施壓,協助工人復工,迅銷集團卻堅稱等待訴訟結果,未有積極行動。值得注意的是,柬埔寨的司法制度並不完善,法庭不僅需要耗費數年來處理案件,也時有偏幫資方的判決。迅銷集團若僅等待訴訟結果,變相是縱容其供應商打擊當地的工會運動。

被解雇後,中銀的工人頓失經濟來源,家庭亦立即陷入嚴峻的財務困境,有些工人甚至因為無法負擔租金而失去遮風避雨的住所,維繫生存所需的糧食亦成為一種奢侈。我們認為這些為UNIQLO生產成衣、辛苦勞動的工人,值得有更好的生活,故再次呼籲UNIQLO尊重工人組織權、敦促其代工廠令被解雇工人復工,讓企業社會責任不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第五屆「無枷鎖」No-chains圖案設計比賽

無枷鎖(No-Chains)是一個無血汗品牌,也是由全球五個不同地方( 泰國、阿根廷、印尼、菲律賓及香港) 的工人合作社組成的聯盟,共同為製衣業的無枷鎖生產鏈(No-chains)而奮鬥! 無枷鎖No-Chains的工人合作社是根據民主、平等及自主管理原則而運作生產。

第五屆「無枷鎖」No-chains圖案設計比賽開始接受報名。如果你支持合作社理念,想自己的設計在國際合作社作生產,給不同國家人士看到,機會來了,快寄來你的獨到設計參賽啦!

IMG-20160519-WA0000.jpg

報名及詳情,請參考以下網址:
http://www.hkwwa.org.hk/no-chains-t-shirt-compet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