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國際草根—其他’ Category

轉載|紐約無証麵包工人抗爭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

[無證工人唔遺返仲講權利?]

也許喜歡守法的香港人看了這個報導主題會很奇怪。這是因為大家都很沒有注意到,在許多第一世界城市的底部,總有許多移民工在做著這城市大部份人已不願意做的工作,當中有無證的,也有有證件的。尤其是,是緊鄰貧窮地區的大城市。美國的大城市,有極多來自南美洲貧窮地區的移民工,支撐起了許多城市的運作。同時,正因為勞動市場分割成[本地]、[有證移民工]和[無證移民工]幾種層級,無良老闆們便通常用最低價來壓搾無證移民工,用次低價來壓搾有證移民工,當然同時就等於要脅本地勞工也要壓低工資。以前,香港地盤就常傳出快要出糧期間,會有人舉報讓警察來抓黑工的惡事。換言之,分層的勞動市場變相讓無良老闆有選擇,令無論那一種勞工都處於更惡劣的處境。

~~~~~~~~~~~~

逾百名湯姆貓麵包(Tom Cat Bakery)的工人和支持者3月22日於紐約市皇后區的分店外集結,表達對美國國土安全部稽核的不滿。湯姆貓麵包現時由日本最大型的烤焗食品公司山崎(Yamazaki)持有,生產逾400種的麵包糕點並將冷凍的烤焗食品運至全國。

經國土安全部查核後,湯姆貓麵包的員工被要求在10天內提供合法工作證明,否則將被解僱。這要求非常奇怪,對工人毫不尊重,尤其是大部分員工已為公司賣命超過10年,以這份工作養活了家人與小孩。

在3月22日的示威活動上,工人列出以下要求:

1)湯姆麵包應立即為其無證員工申請工作證明

2)若公司無法達成上述要求,則應給予員工遣散費。

據3月30日的消息,湯姆麵包的員工與國土安全部交涉後,提供工作證明的期限獲延長20天。

4年前,湯姆貓的員工開始與Brandworkers合作,Brandworkers是一個由世界工業勞工(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協助成立的工人組織。

自特朗普政權實施種族主義的移民政策以來,老闆們便蠢蠢欲動,向工會行動者和成員報復。紐約市的不同僱主陸續收到國土安全部或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的警告,指將進行稽核或檢查。美國主要的餐飲業僱主組織——國家餐館協會(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向其僱主成員表示已接獲移民海關執法局的警告,當局將考查他們的員工的工作許可及入境證明。無證工人一直擔任廚師、洗碗工、侍應、速遞員等工作,支撐著紐約市的餐飲業,市內幾乎每一所餐館都倚賴著無證工人的辛勤工作,政府當局的查核因而對這些餐館老闆也造成了極大困擾。

從新政權對移民的明顯敵意可見,美國境內移民工面對的直接攻擊不止是因為他們有能力組織起來,更是因為他們有能力在美國生活和工作。

有關這些工人更進一步的資訊,請見:

https://www.facebook.com/brandworkers2007/

http://www.villagevoice.com/news/tom-cat-bakery-tells-scores-of-employees-to-prove-theyre-not-undocumented-or-theyre-fired-9800525

https://www.buzzfeed.com/coralewis/these-bakery-workers-are-taking-on-dhs?utm_term=.xgq01rnGj#.uy4OXqmrR女

轉載|UNIQLO縱容其柬埔寨代工廠打壓工人運動

UNIQLO.jpg

轉自: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美國、加拿大、日本、歐洲以及香港的勞權組織正發起全球運動,呼籲各地消費者正視日本休閒服飾品牌UNIQLO柬埔寨代工廠的人權侵害。

2015年9月,中銀(柬埔寨)紡織品有限責任公司以參與當地成衣工人民主工會聯盟(C.CAWDU)的活動為由,非法解雇47名工人及3名工會領袖。同年12月,柬埔寨當地具有公信力的仲裁委員會裁定中銀應立即讓被解僱的工友復職,以示對罷工權的尊重,然而廠方卻拒絕執行裁決結果。面對廠方不公的處理,憤怒的工人於2016年2月組織罷工向廠方抗議,廠方不但進而解雇超過200位工人,甚至向柬埔寨法庭提出訴訟,指控55名工人企圖煽動罷工。

2016年7月,柬埔寨法庭作出利於中銀的初審判決,當地人權律師組織揭露該判決在程序或是舉證上皆錯誤百出,工會唯有進行上訴,然而這可能需要耗時數年,副主席Athit Kong 表示:「UNIQLIO不但沒有敦促其供應商尊重仲裁委員會的裁決,以捍衛工人工會組織權、提升勞動條件,反而聲稱法院的判決將決定工人的命運,將工人暴露於不確定的未來之中。」

為此,全球化監察、香港職工會聯盟、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等香港勞工團體於9月26日前往UNIQLO銅鑼灣旗艦店進行抗議行動,要求UNIQLO停止縱容其代工廠打壓工人運動,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然而至今仍未見UNIQLO有積極的行動。

迅銷集團(UNIQLO母公司)的CEO柳井正一直以來聲稱在生產中確保合乎道德的工作條件是至關重要的,然而對中銀的工人而言,這只是一席空話。從工人被非法解雇至今,其他主要買家H&M、Lindex皆表示願意向廠方施壓,協助工人復工,迅銷集團卻堅稱等待訴訟結果,未有積極行動。值得注意的是,柬埔寨的司法制度並不完善,法庭不僅需要耗費數年來處理案件,也時有偏幫資方的判決。迅銷集團若僅等待訴訟結果,變相是縱容其供應商打擊當地的工會運動。

被解雇後,中銀的工人頓失經濟來源,家庭亦立即陷入嚴峻的財務困境,有些工人甚至因為無法負擔租金而失去遮風避雨的住所,維繫生存所需的糧食亦成為一種奢侈。我們認為這些為UNIQLO生產成衣、辛苦勞動的工人,值得有更好的生活,故再次呼籲UNIQLO尊重工人組織權、敦促其代工廠令被解雇工人復工,讓企業社會責任不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活動推介|福島核災五週年 – 電影放映及影後交流《核你到永遠 Into Eternity》

12771972_10153940273029253_7849186685821240428_o

 

福島核災五週年之際,歡迎依然關心福島與核能的朋友,參與是次放映,並請將活動內容廣傳給有興趣的親友。

日期: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時間:3:00-5:00pm
地點: 香港中文大學 伍何曼原樓 402 (WMY402, CUHK)
主辦: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MA in Intercultural Studies,香港核能輻射研究會

《核你到永遠 Into Eternity》

導演/ Michael Madsen
年份/ 2010
片籍/丹麥、芬蘭、瑞典
片長/ 75 分鐘
中文字幕、英語對白

福島核災爆發後五年,福島兒童甲狀腺癌個案異常增加,損毀的核電廠裡依然有六千多前線工人日以繼夜地控制輻射洩漏,但仍然阻止不了每天有幾百噸輻射水流入太平洋和污染地下水……如今,日本政府開始陸續重啟核電廠,中國也啟動了核電大躍進的齒輪……

然而,無論我們是否能阻止下一個核災惡魘,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人類仍使用核電一天,就無可避免產生更多的核廢料,它們將存在於地球至少十萬年。

這些輻射就是我們留給千萬代子子孫孫的惡魘。

芬蘭的偏遠地區,一項挖掘地底隧道的龐大工程正在默默進行。人們為了封存自己所製造出來的怪物——具有高度放射性的核廢料,必須建立一個絕對安全、經得起任何氣候變化的地道,安然度過至少10萬年。但未來充滿各種不確定性,假若戰爭再次發生,文明經過大浩劫,封印的警示真的能阻擋人類的好奇心嗎?我們是否為後代埋下了無可挽回的災難?

焦點錯置,無以解困──回應蔡東豪先生《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黃佳鑫撰文回應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1f3

文:黃佳鑫
圖:Manson Wong

對於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1]一文的觀點,本人實感萬分詫異,也無法理解,遑論認同。

《香》一文中所呈現的移民及人口政策觀其實與香港政府的極為相似,單以「經濟」面向為考慮,忽略其他社會面向。而所謂的「經濟」面向也似乎是局限於對外貿易、金融、房地產等的產業結構,即現時大家都嗤之以鼻的產業結構。無怪乎會把「移民質素(學歷)」置於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對於「滴漏」神畫破滅的現今香港,這過時且遠離新時代社會願景的人口政策及經濟觀,實在不能理解為何仍能直接從別人的文章中搬字過紙,置於桌上。

如果「低學歷」(文中用的標準是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是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請問蔡先生,這教那些本地土生土長,同樣是在各低技術的基層工種中默默耕耘,支撐社會的低學歷市民情何以堪呢?他們又是否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呢?當然前題是,蔡先生也需要先明確指出他所認同而引用的所謂「社會問題」是指甚麼,與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有甚麼關係。

但更諷刺的是,單從「吹水(打咀炮)」的層次看,蔡先生所認同而故意撰文和應的觀點,甚至比無能的香港政府更為「離地」。根據政府的官方統計數字,現時到香港的新移民正正是支撐香港低技術的基層工種的主要人口,是實實在在的支持著香港社會維持及發展的最根本部份。如政府發佈的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中指出,有70%的新來港人士正從事低技術的基層工種。是故,在社會主流都開始大力批評政府發展觀傾斜商家,莫視基層大眾的參與和福祉的當下,連政府也至少在口號上也開始打出「全民就業」,「釋放基層、新來港婦女勞動力,支撐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基礎」等說法。但可悲的是,文中作者對於現今香港基層工作人口現況和貢獻的了解可謂近乎「失明」。更遑論未及考慮家庭照顧者這極為重要的非直接經濟貢獻呢!

「移民」這一課題除了經濟的思考面向,也同時有家庭團聚的考慮。就本地發展考慮而特意輸入的「專才移民」每天150個配額的「單程證」政策,這個最為主要及被大家最為重點討論的內地移民來源,其政策目標正正就是要處理家庭團聚的價值考慮,正正是不應讓經濟考慮成為剝削團聚權利因素。

無可否認,「單程證」審批權不在香港,香港無能力左右內地政府決定,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著這點,不少爭取中港家庭權益的團體也是站出來支持爭取香港的「單程證」審批權,以使香港能有計劃及落實人口政策的基礎,也有利於中港家庭免於被內地貪腐官員拖延團聚。

但文中作者的觀點不但狹隘、過時,更是遠離具體香港社會現況和脈絡及人道價值的「國際標準」,實令難以信服,也未見作為香港社會發展的討論資源的價值。真的要思考香港現況問題,我認為應從香港無法自主決定自身政、經路向切入,而不僅僅是跳過自主問題就去想如何配合一套不知是「誰」想出來的發展觀。

[1]《香港敗在移民質素》蔡東豪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9%A6%99%E6%B8%AF%E6%95%97%E5%9C%A8%E7%A7%BB%E6%B0%91%E8%B3%AA%E7%B4%A0/

[2] 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013年10月)

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

南非罷工遭開槍鎮壓 礦工反被控謀殺

孟德拉大概想不到,他花了一生精力去成就南非的民主與獨立,結果卻會發生這一場慘劇。

南非向來以盛產礦物聞名,尤其是它出產全球八成的白金;其他礦藏如金,鉻,鈀,鑽石和煤的產量亦冠絕全球。在獨市經營帶來高利潤的同時,南非礦業在 工人待遇方面一直為人詬病。大量工人得在悶熱狹窄的礦洞工作,受突如其來的洞穴倒塌威脅,長遠來說亦容易患上肺積塵。然而這些工人的收入微薄,僅能住在無 水無電的寮屋。

因此,本年不同公司的採礦工人紛紛發起罷工,要求大幅提高工資,合共數萬人參與,令多個礦場陷入癱瘓。其中在白金公司朗文(Lonmin)在八月發生的罷工引起全球關注,二萬八千名礦工中超過九成響應,令郎文損失高達四十億港元。然而朗文至今仍未回應工人的要求。

這個民選政府沒有協助調停之餘,警方更在八月十六日向礦工開槍,造成34人死亡,百多人受傷。當中270名被捕的礦工卻因「非法集會導致他人死亡」而被控謀殺,控罪其後在全國輿論壓力下撤銷。

殖民地的遺毒

朗文公司在英國註冊,自南非成為英國殖民地以來一直在當地採礦,已近百年。1961年南非獨立後仍留在當地,照舊由英人擁有,以低價聘請礦工。同類 協助歐洲強權開採殖民地資源的公司,至今在非洲和亞洲各國仍然壟斷當地的經濟。在六十年代,這些國家雖然透過戰爭或群眾運動得以獨立與民主,但其實經濟仍 然把持在發達國家的跨國企業手中。簡單來說,殖民不過是換了形式,跨國企業就像把政務外判給政府,自己仍能從中搾取暴利。

國家機器與利益的同謀

如此看來,警察向工人開槍法院反而檢控工人,顯然就是跨國企業與政府聯盟的表現。我們經常誤以為資本主義就是自由。但事實上,這些只是漂亮的名目。 在資本家的利潤當前,民選政府也可以將這些通通放棄,除非這太過動搖其民意基礎。政商合一壓榨民眾,無論是在香港,或是其他資本主義民主國家,均是常態。

今日中國 雙重剝削

同樣的事情每天都在中國發生。翻開中國新聞,總有大量有關工人罷工,騷亂,被欠薪,被暴力對待的報導,說明工人持續不斷受到無理對待,而國家對這種 種抗爭只報以鎮壓而沒有為工人討回公道;被受關注的富士康十二連跳僅是無數事件之一。工廠排出大量污水廢氣,令城市的空氣和河水變成紅色,黃色,綠色,猶 如科幻小說般的末日景象。在發展至上的邏輯下,工人的尊嚴和人民的生活環境都被犧牲了。與此同時,中國在太平洋和非洲爭奪天然資源,如上文所指般,以投資 為名行殖民之實。所謂和平崛起,不過是剝削本國和比自己更落後的非洲及東南亞國家的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