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國際草根—其他’ Category

聯合聲明:反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暴政和獨裁專制

JOINT STATEMENT AGAINST DUTERTE’S RISING TYRANNY AND DICTATORSHIP
聯合聲明:反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暴政和獨裁專制

30624546_1197372653733090_3525054993277124608_n.jpg

We, members of migrant organisations,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and justice advocates in Hong Kong,manifest our solidarity with the Filipino people against the rising tyranny and dictatorship of Philippine Pres.Rodrigo Duterte.

我們一眾移工組織成員、香港本地和國際人權和正義倡導者,團結聲援菲律賓人民反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暴政和獨裁專制。

Instead of meaningful change that could uplift millions of Filipinos from poverty and destitution, we see the intensification of repression of Filipinos who demand land, decent jobs, justice, human rights and lasting peace.

菲律賓政權加劇鎮壓那些捍衛土地、體面工作、正義、人權和持久和平的菲律賓人,卻沒有為數以百萬計的菲律賓人生活帶來正面的改變,讓他們擺脫貧困。

We see how President Duterte unleashes the armed forces against the poor in both rural and urban areas; how he uses Martial Law in Mindanao and the phantom threat of terror to hold the country in an ironclad grip, and; how he and his allies twist processes and laws to suit their ends and crush criticisms and defiance.

我們看到杜特爾特總統如何在農村和城市動用武裝力量對付貧苦大眾; 如何在棉蘭老島實施戒嚴以及誇大恐怖主義的陰霾,以便他進行鐵腕管治; 他和他的盟友如何扭曲程序和法律來迎合他們的目的,並打壓批評和反對的聲音。

 

Fake “war on terror” and “war on drugs” targeting activists and the poor
針對社運人士和貧民的偽「反恐戰」和「毒品戰」

 

The recent fake “terrorist listing” of more than 600 people subjects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ctivists and indigenous people to harassment and prosecution while opening the floodgates for arbitrary arrests of anyone. We see it as a rehash of old Marcosian tactics and a veiled attempt to sow fear among those critical of the government’s anti-poor, neoliberal and pro-oligarch policies.

在近期一份為數600多人的偽「恐怖份子名單」中,多名人權捍衛人士、社運人士和原住民遭到騷擾和起訴,揭開了任意拘捕的序幕。這種在批評政府新自由主義、歧視貧民和寡頭政策的人們中散播恐懼的做法,我們認為無疑是走回馬可斯策略的回頭路。

More than 13,000 mostly poor Filipinos – including children of OFWs – have been reportedly executed in thebloody war on drugs, while big drug lords and those implicated in drug trade including the President’s eldest son, Kerwin Espinosa, Peter Lim and others are allowed to go scot-free.

據報,在血腥的毒品戰中,已有13,000多名貧窮的菲律賓人 – 包括海外菲律賓移工的子女 – 被處死。但包括總統的長子Kerwin Espinosa、Peter Lim等毒梟和涉及毒品交易的人,卻繼續逍遙法外。

 

Martial law and militarization of Mindanao
在棉蘭老島的戒嚴和軍事行動

 

Intensifying militarisation, harassment, bombardments, and political killings continue to victimise peasants, Lumad and other indigenous people under the Duterte government’s counter-insurgency program Oplan Kapayapaan especially where mining, big plantations and energy projects are located. Solidarity missions to ascertain human rights situations in the ground have faced harassments, surveillance and threats to hide people’s condition especially under Martial Law in Mindanao island.

軍事行動、騷擾、轟炸和政治殺戮越演越烈,農民、棉蘭老島原住民和其他受杜特爾特政府的反暴亂計劃(Oplan Kapayapaan)影響的原住民繼續成為受害者,尤其是在礦場、大型種植園和能源項目的所在地。然而,執行團結支援任務的人到當地調查人權情況時,卻遭到騷擾、監視和威脅,政權試圖掩飾棉蘭老島的人民在戒嚴中面對的困境。

 

Silencing and harassment of critics; attempt to concentrate executive power by Charter Change
騷擾批評者,令其滅聲;試圖通過憲章變革集中行政權力

 

We see the hand of the President in the prosecution of critics of his government – the Chief Justice, theOmbudsman, members of legislative bodies, and journalists. Meanwhil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nd peace activists are arrested and jailed based on fabricated charges and planted evidences.

我們看到總統正起訴政府的批評者 – 包括首席大法官、申訴專員、立法機構議員和記者。 同時,維權和社運人士則基於捏造的指控和證據被逮捕和入獄。

We stand with those opposing moves to concentrate power on the hands of President Duterte through Charter Change and shift to federalism. With Duterte taking the path of tyranny to force his policies that benefit only the few, amending the Constitution as proposed by Duterte and his cohorts will only lead to worse attacks on people’s rights.

這些人反對杜特爾特總統透過變革憲章及轉向聯邦制將權力集中,我們支持他們。 隨著杜特爾特走上暴政之路,他的政策只有少數人獲益。因此,如果杜特爾特及其盟友所提出的憲法修訂獲得通過,定必會對人權狀況做成更大的災難。

 

Broken promises to migrant Filipinos in Hong Kong
對在港菲律賓移工的空頭支票

 

Even Filipinos in Hong Kong are not spared from the failures of the government to deliver on promises of change as issues as the abolition of the OEC, state exaction and government neglect, terminal fee and overpriced passports still remain. To the dismay of Filipinos in Hong Kong, the Duterte government even sacked an official of the Philippine Consulate in Hong Kong who has fought against illegal recruiters and human traffickers.

即使在港的菲律賓人也無法倖免於政府的崩壞。例如在取消海外就業證明、一邊對移工徵稅但又忽視他們的聲音、機場費用和高昂的護照費等問題上,政府均沒有兌現承諾。令在港菲律賓人感到失望的是,杜特爾特政府甚至解僱了一名打擊非法招募和人口販賣的菲律賓駐香港領事館官員。

 

Stalling the peace process
阻礙和平進程

 

While we welcome the recent call to resume the peace talks between the GRP and the NDFP, we remain cautious of the flip-flopping of Pres. Duterte on the peace process. If he is truly for genuine and lasting peace, he should set aside all the preconditions imposed by his secretary of National Defense and other militarists in the cabinet, and resolutely affirm the necessity to address the root-causes of armed conflict in the Philippines. The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CAHRIHL) should be implemented to the letter while negotiations for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Socio-Economic Reforms (CASER) should proceed to its fruition.

最近,菲律賓政府呼籲與菲律賓國家民主前線重啟和平談判,雖然我們對此表示歡迎,但我們仍對杜特爾特朝令夕改的態度保持審慎。如果他誠心希望帶來真正和持久的和平,他便必須先擱置由國防部長和其他在內閣的強硬派所訂下的所有先決條件,並堅決地解決菲律賓武裝衝突的根源。 同時,嚴格落實「人權與國際人道主義法全面協定」(CAHRIHL),以及就「社會經濟改革全面協議」(CASER)展開磋商。

 

On the occasion of Pres. Duterte’s visit to Hong Kong, we register our strongest protest against the Duterte’s rising tyranny and dictatorship. Together with the Filipino people, we stand on the side of human rights, justice, peace, freedom and genuine democracy.

因此,我們藉杜特爾特訪港之際,向杜特爾特的暴政和獨裁統治表達最強烈的抗議。 我們與菲律賓人民一起,站在人權、正義、和平、自由和真正民主的一邊。

Thirty-two years ago, the Filipino people supported by overseas Filipino compatriots, solidarity groups and theinternational community succeeded in getting rid of a dictator. We can, and will, do it again. ###

三十二年前,菲律賓人民得到海外菲律賓同胞、團體和國際社會支持,成功推翻了獨裁者。 我們可以,也即將,再一次實現這目標。###

廣告

轉載|逼人「自僱」惹出禍 deliveroo車手第二日罷工

(轉載自惟工新聞

【惟工新聞】僱主以「自僱」之名逃避勞工權益的做法變得越來越流行,今日(1月23日),一班受自僱風潮所害的車手進行第二日罷工,他們為一間名為deliveroo的食物速遞公司工作。坊間傳媒指他們是自僱人士,但是回顧過往案例,結合車手的實際待遇,恐怕事情並非如此簡單。

參與罷工的車手指,公司與他們簽署的合約寫明是自僱,但是對於工作時間卻有諸多要求。由於司機的工資是以小時來計算,每小時75元,因此工時多寡直接影響收入。在簽約時,公司保證他們每天能工作11小時。

現在,車手的工作時間被減少,意味收入也會減少。而公司也要求他們只可在星期一至四擇日放假,星期五、六、日則不可放假。在工作時間方面能否自主選擇,是分辨真自僱與假自僱的其中一個關鍵。

另一個引發罷工的原因與罰票有關。由於香港街道狹窄、少停車位,車手往往在送外賣時把車泊在街邊。加上香港樓層高,把食物送上門需時,車手很容易收到告票。過去,公司會為他們付傳票錢,但現在公司卻不打算再付錢。這對車手來說是一筆額外的付出,受訪者表示,運氣差的時候,他每天可以收到兩張告票。

其中一位參與罷工的車手指,他向公司提出的要求主要有兩項,包括:

  1. 要麼讓工人自由選擇工作時間,要麼確認車手是正式工人。如果公司仍堅持要硬性規定他們的工作時間安排,他希望和正式受聘的工人一樣,獲得強積金、勞工保險等權利,也想像工人一樣交稅
  2. 為司機付告票罰款

罷工第一日,公司並未與他們進行正式談判,只派出一名曾任車手的員工與罷工工人交涉。今日,約百名車手繼續罷工,當中包括不同背景的工人,有參與罷工者說:「 今次呢個問題,令巴基斯坦、印度人、本地人都圍埋一齊。 」

自僱惹來火頭處處  荷蘭、比利時分部皆罷工

deliveroo在2013年在英國成立,標榜提供「新型的聘用模式」。現在業務遍佈12個國家,包括歐洲多國、新加坡、澳洲和阿聯酋。在2016年,公司收入達1.29億鎊,僱用13000人,以及20000名「自僱」速遞員。

近日,荷蘭和比利時的速遞員同樣發起罷工,抗議公司計劃在2月1日將所有速遞員轉為自僱合約。

 

2017年11月26日:第三屆移工同志驕傲遊行的小背景

22426571_519815565031358_1363937046213835047_o.jpg
(圖為上一屆移工驕傲遊行照片)

Short background of Migrants Pride
移工同志驕傲遊行的小背景

We are more than proud to be with you on our third year of Migrants’ Pride! Yes, it’s been three years now since we started to come together as an LGBT community here in Hong Kong! Migrants’ Pride Parade launched its first Pride Parade in November 2015 to promote the rights and welfare of LGBT migrants in the community, a call to stop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s migrants are composed mainly of lesbians), equality and fight against homophobia and discrimination.
我們非常自豪,和你一起參與第三屆的移工同志驕傲遊行!三年前,我們在香港以lgbt群體的身份結集,於2015年11月舉辦首屆移工同志驕傲遊行,以促進社群內移工同志的權利和福祉,並呼籲停止針對女性的暴力(因為移工同志大多是女同性戀者),同時爭取平等待遇,反對恐同和歧視。

This year’s theme is “Pride with Integrity, Pride of Humanity”. We are divested of our integrity not only as migrants, but, even more as lesbian migrants. We are victims of sexual abuses, exploit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existing on our domestic environment compounded with racism. We are denied of our humanity on deprivation of our democratic rights and be recognized as workers.
本年的移工同志遊行主題是「為全人自豪 為人性驕傲」。我們不被視作整全的個人,不單是因為我們的移工身份,更因為我們是同志移工。家居工作環境和種族主義,讓我們受盡性侵犯、剝削和歧視的傷害。我們被剝奪人性,我們的民主權利和工人的身份都不獲確認。

Migrants Pride March aims to promote not only our issues against slavery and discrimination but also to intensify our call on issues on wage increase, regulation of working hours, and health and safety programs for domestic workers.
除了反對奴隸制和歧視外,移工同志遊行還希望加強倡議我們持續關注的議題—增加工資、規管工時以及為家務工設立健康職安計劃。

On November 26, 2017 there will be a parade of the Migrants’ Pride from 1 to 2 pm. Route of the parade will be from Edinburgh place around major points of the Filipino community and it will end in Chater Road in front of Alexandra house for the actual 2-3 hours program. The program will be packed of cultural presentations in the form of cheering dance from various LGBT, women and advocates’ groups, local groups and organizations, speeches and solidarity messages.
移工同志遊行將於2017年11月26日下午1-2點舉行,於愛丁堡廣場起行,途經菲律賓移工社群的主要聚腳點後,在遮打道歷山大廈前結束,隨即開始2-3小時的文藝表演活動,包括不同lgbt、女性倡議組織和本地社群的群舞表演、演說和團結宣言。

For more details, you may call Ivan 55050885,Ian 96824277 and Shiela 90131542
想知道更多詳情,可致電ivan 55050885、ian 96824277和shiela 90131542

In behalf of organizing Committee
籌備委員會代表

Ian Bojo,Chairperson, Filguys Assn Gabriela HK
Shiela Tebia, Chairperson,Gabriela Hongkong
​​​​​​Ivan Delfin, Chairperson,​​Filipino Lesbians Org – HK ​​​​​​

往屆資訊:

草根.行動.媒體--
Migrant pride march statement 2016 / 移工驕傲遊行聲明 2016
影片:第二屆移工驕傲遊行

惟工新聞--
在第二屆移工同志遊行前,他們說…

基進報導--
對抗歧視 力爭平權 移工同志驕傲遊行

轉載|紐約無証麵包工人抗爭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

[無證工人唔遺返仲講權利?]

也許喜歡守法的香港人看了這個報導主題會很奇怪。這是因為大家都很沒有注意到,在許多第一世界城市的底部,總有許多移民工在做著這城市大部份人已不願意做的工作,當中有無證的,也有有證件的。尤其是,是緊鄰貧窮地區的大城市。美國的大城市,有極多來自南美洲貧窮地區的移民工,支撐起了許多城市的運作。同時,正因為勞動市場分割成[本地]、[有證移民工]和[無證移民工]幾種層級,無良老闆們便通常用最低價來壓搾無證移民工,用次低價來壓搾有證移民工,當然同時就等於要脅本地勞工也要壓低工資。以前,香港地盤就常傳出快要出糧期間,會有人舉報讓警察來抓黑工的惡事。換言之,分層的勞動市場變相讓無良老闆有選擇,令無論那一種勞工都處於更惡劣的處境。

~~~~~~~~~~~~

逾百名湯姆貓麵包(Tom Cat Bakery)的工人和支持者3月22日於紐約市皇后區的分店外集結,表達對美國國土安全部稽核的不滿。湯姆貓麵包現時由日本最大型的烤焗食品公司山崎(Yamazaki)持有,生產逾400種的麵包糕點並將冷凍的烤焗食品運至全國。

經國土安全部查核後,湯姆貓麵包的員工被要求在10天內提供合法工作證明,否則將被解僱。這要求非常奇怪,對工人毫不尊重,尤其是大部分員工已為公司賣命超過10年,以這份工作養活了家人與小孩。

在3月22日的示威活動上,工人列出以下要求:

1)湯姆麵包應立即為其無證員工申請工作證明

2)若公司無法達成上述要求,則應給予員工遣散費。

據3月30日的消息,湯姆麵包的員工與國土安全部交涉後,提供工作證明的期限獲延長20天。

4年前,湯姆貓的員工開始與Brandworkers合作,Brandworkers是一個由世界工業勞工(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協助成立的工人組織。

自特朗普政權實施種族主義的移民政策以來,老闆們便蠢蠢欲動,向工會行動者和成員報復。紐約市的不同僱主陸續收到國土安全部或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的警告,指將進行稽核或檢查。美國主要的餐飲業僱主組織——國家餐館協會(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向其僱主成員表示已接獲移民海關執法局的警告,當局將考查他們的員工的工作許可及入境證明。無證工人一直擔任廚師、洗碗工、侍應、速遞員等工作,支撐著紐約市的餐飲業,市內幾乎每一所餐館都倚賴著無證工人的辛勤工作,政府當局的查核因而對這些餐館老闆也造成了極大困擾。

從新政權對移民的明顯敵意可見,美國境內移民工面對的直接攻擊不止是因為他們有能力組織起來,更是因為他們有能力在美國生活和工作。

有關這些工人更進一步的資訊,請見:

https://www.facebook.com/brandworkers2007/

http://www.villagevoice.com/news/tom-cat-bakery-tells-scores-of-employees-to-prove-theyre-not-undocumented-or-theyre-fired-9800525

https://www.buzzfeed.com/coralewis/these-bakery-workers-are-taking-on-dhs?utm_term=.xgq01rnGj#.uy4OXqmrR女

轉載|UNIQLO縱容其柬埔寨代工廠打壓工人運動

UNIQLO.jpg

轉自: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美國、加拿大、日本、歐洲以及香港的勞權組織正發起全球運動,呼籲各地消費者正視日本休閒服飾品牌UNIQLO柬埔寨代工廠的人權侵害。

2015年9月,中銀(柬埔寨)紡織品有限責任公司以參與當地成衣工人民主工會聯盟(C.CAWDU)的活動為由,非法解雇47名工人及3名工會領袖。同年12月,柬埔寨當地具有公信力的仲裁委員會裁定中銀應立即讓被解僱的工友復職,以示對罷工權的尊重,然而廠方卻拒絕執行裁決結果。面對廠方不公的處理,憤怒的工人於2016年2月組織罷工向廠方抗議,廠方不但進而解雇超過200位工人,甚至向柬埔寨法庭提出訴訟,指控55名工人企圖煽動罷工。

2016年7月,柬埔寨法庭作出利於中銀的初審判決,當地人權律師組織揭露該判決在程序或是舉證上皆錯誤百出,工會唯有進行上訴,然而這可能需要耗時數年,副主席Athit Kong 表示:「UNIQLIO不但沒有敦促其供應商尊重仲裁委員會的裁決,以捍衛工人工會組織權、提升勞動條件,反而聲稱法院的判決將決定工人的命運,將工人暴露於不確定的未來之中。」

為此,全球化監察、香港職工會聯盟、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等香港勞工團體於9月26日前往UNIQLO銅鑼灣旗艦店進行抗議行動,要求UNIQLO停止縱容其代工廠打壓工人運動,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然而至今仍未見UNIQLO有積極的行動。

迅銷集團(UNIQLO母公司)的CEO柳井正一直以來聲稱在生產中確保合乎道德的工作條件是至關重要的,然而對中銀的工人而言,這只是一席空話。從工人被非法解雇至今,其他主要買家H&M、Lindex皆表示願意向廠方施壓,協助工人復工,迅銷集團卻堅稱等待訴訟結果,未有積極行動。值得注意的是,柬埔寨的司法制度並不完善,法庭不僅需要耗費數年來處理案件,也時有偏幫資方的判決。迅銷集團若僅等待訴訟結果,變相是縱容其供應商打擊當地的工會運動。

被解雇後,中銀的工人頓失經濟來源,家庭亦立即陷入嚴峻的財務困境,有些工人甚至因為無法負擔租金而失去遮風避雨的住所,維繫生存所需的糧食亦成為一種奢侈。我們認為這些為UNIQLO生產成衣、辛苦勞動的工人,值得有更好的生活,故再次呼籲UNIQLO尊重工人組織權、敦促其代工廠令被解雇工人復工,讓企業社會責任不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活動推介|福島核災五週年 – 電影放映及影後交流《核你到永遠 Into Eternity》

12771972_10153940273029253_7849186685821240428_o

 

福島核災五週年之際,歡迎依然關心福島與核能的朋友,參與是次放映,並請將活動內容廣傳給有興趣的親友。

日期: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時間:3:00-5:00pm
地點: 香港中文大學 伍何曼原樓 402 (WMY402, CUHK)
主辦: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MA in Intercultural Studies,香港核能輻射研究會

《核你到永遠 Into Eternity》

導演/ Michael Madsen
年份/ 2010
片籍/丹麥、芬蘭、瑞典
片長/ 75 分鐘
中文字幕、英語對白

福島核災爆發後五年,福島兒童甲狀腺癌個案異常增加,損毀的核電廠裡依然有六千多前線工人日以繼夜地控制輻射洩漏,但仍然阻止不了每天有幾百噸輻射水流入太平洋和污染地下水……如今,日本政府開始陸續重啟核電廠,中國也啟動了核電大躍進的齒輪……

然而,無論我們是否能阻止下一個核災惡魘,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人類仍使用核電一天,就無可避免產生更多的核廢料,它們將存在於地球至少十萬年。

這些輻射就是我們留給千萬代子子孫孫的惡魘。

芬蘭的偏遠地區,一項挖掘地底隧道的龐大工程正在默默進行。人們為了封存自己所製造出來的怪物——具有高度放射性的核廢料,必須建立一個絕對安全、經得起任何氣候變化的地道,安然度過至少10萬年。但未來充滿各種不確定性,假若戰爭再次發生,文明經過大浩劫,封印的警示真的能阻擋人類的好奇心嗎?我們是否為後代埋下了無可挽回的災難?

焦點錯置,無以解困──回應蔡東豪先生《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黃佳鑫撰文回應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1f3

文:黃佳鑫
圖:Manson Wong

對於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1]一文的觀點,本人實感萬分詫異,也無法理解,遑論認同。

《香》一文中所呈現的移民及人口政策觀其實與香港政府的極為相似,單以「經濟」面向為考慮,忽略其他社會面向。而所謂的「經濟」面向也似乎是局限於對外貿易、金融、房地產等的產業結構,即現時大家都嗤之以鼻的產業結構。無怪乎會把「移民質素(學歷)」置於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對於「滴漏」神畫破滅的現今香港,這過時且遠離新時代社會願景的人口政策及經濟觀,實在不能理解為何仍能直接從別人的文章中搬字過紙,置於桌上。

如果「低學歷」(文中用的標準是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是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請問蔡先生,這教那些本地土生土長,同樣是在各低技術的基層工種中默默耕耘,支撐社會的低學歷市民情何以堪呢?他們又是否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呢?當然前題是,蔡先生也需要先明確指出他所認同而引用的所謂「社會問題」是指甚麼,與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有甚麼關係。

但更諷刺的是,單從「吹水(打咀炮)」的層次看,蔡先生所認同而故意撰文和應的觀點,甚至比無能的香港政府更為「離地」。根據政府的官方統計數字,現時到香港的新移民正正是支撐香港低技術的基層工種的主要人口,是實實在在的支持著香港社會維持及發展的最根本部份。如政府發佈的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中指出,有70%的新來港人士正從事低技術的基層工種。是故,在社會主流都開始大力批評政府發展觀傾斜商家,莫視基層大眾的參與和福祉的當下,連政府也至少在口號上也開始打出「全民就業」,「釋放基層、新來港婦女勞動力,支撐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基礎」等說法。但可悲的是,文中作者對於現今香港基層工作人口現況和貢獻的了解可謂近乎「失明」。更遑論未及考慮家庭照顧者這極為重要的非直接經濟貢獻呢!

「移民」這一課題除了經濟的思考面向,也同時有家庭團聚的考慮。就本地發展考慮而特意輸入的「專才移民」每天150個配額的「單程證」政策,這個最為主要及被大家最為重點討論的內地移民來源,其政策目標正正就是要處理家庭團聚的價值考慮,正正是不應讓經濟考慮成為剝削團聚權利因素。

無可否認,「單程證」審批權不在香港,香港無能力左右內地政府決定,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著這點,不少爭取中港家庭權益的團體也是站出來支持爭取香港的「單程證」審批權,以使香港能有計劃及落實人口政策的基礎,也有利於中港家庭免於被內地貪腐官員拖延團聚。

但文中作者的觀點不但狹隘、過時,更是遠離具體香港社會現況和脈絡及人道價值的「國際標準」,實令難以信服,也未見作為香港社會發展的討論資源的價值。真的要思考香港現況問題,我認為應從香港無法自主決定自身政、經路向切入,而不僅僅是跳過自主問題就去想如何配合一套不知是「誰」想出來的發展觀。

[1]《香港敗在移民質素》蔡東豪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9%A6%99%E6%B8%AF%E6%95%97%E5%9C%A8%E7%A7%BB%E6%B0%91%E8%B3%AA%E7%B4%A0/

[2] 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013年10月)

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