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小販/社區經濟’ Category

回應「今年不再是建制派主導區議會,就不用取消節日小組」

轉自: 深水埗小學雞

未提供相片說明。

回應「今年不再是建制派主導區議會,就不用取消節日小組」

呢幾日在街站和網上了解到有街坊會提出以上問題,好多謝街坊提出意見和討論呀!有批評才有進步,運動才能發酵。有朋友見到我地個社區公投活動,覺得取消節日小組太二元對立,其實改善下個小組就得。咁我地都想同大家再解釋多啲我地的諗法啦~😊😊

🧩有限資源,大家覺得放「日常民生」抑或「節日慶祝」?
關於為何我們提出想取消節日小組,其實一來我地睇過上年節日小節的支出項目都係市民參與唔到的活動,望落一些完全是民生以外的大花費。咁有限資源是否用日常民生,會相對更多放在節日慶祝支出更好,是我們想引起討論的。

🧩毋須成立小組也可搞節日東東,可能成立其他小組更好?
再者,其實區議會開啟一個小組,都有一定的資源要用,例如議員和職員的工作時間,會議室空間的使用等等,假如有些工作,不開小組也可做,是否應該不開呢?例如我們討論過,在文宣圖上也有寫的,就在本來的節日小組中,有些項目我們認為街坊好想要的,就是印月曆,我地都同意可保留或簡單透過大會做專項撥款而做到,無必要特別開小組。至於有些項目,如花墟花市穿梭巴士,其實若是為了方便基層市民,可以撥入與基層相關的小組,甚至如果深水埗搞多些新年花市,是否需要這筆款項呢?
又如果有街坊都覺得想有墟市以外的大眾同樂活動,例如今年有個中秋晚會[己亥年迎國慶中秋追月綜合表演嘉年華-2019年9月14日] ,其實都係用其他專項另行撥款咁搞,所以搞真真正正街坊受惠的節日活動,都真係毋須再生多個節日小組出來啦。

🧩拋磚方案: 把現時扶貧小組內己有墟市工作,另開墟市小組?
我們與街坊討論後,也會有一些建議,例如酒會錢,實在不必。某些議員嘉賓與區內權貴食好野,他們應該自己夾錢啦,或商業機構贊助,不應用公帑?有節日,更應普天同慶最好。現時扶貧小組內己有墟市工作,我們認為不如另開墟市小組,平時和節日都可以搞多些社區經濟,街坊可以參與擺檔,或者平價消費過節,豈不更好?
(這些我們都陸續會在與街坊溝通後出不同的宣傳讓參與公投人士投票前的考慮)

🧩報告結果會羅列埋投票以外的意見
基於以上考慮,我地遂提議取消節日小組。我地並無意要造成二元對立,而係希望透過公投,做到倡議,推到去街坊一齊去傾區議會入面資源可以如何運用。前晚我們擺街站時,亦有街坊表達希望保留節日小組,亦有街坊向我們提議節日小組可以點運用啲錢。在區議會第一次大會前,我們除了呼籲大家投票表達意向,也會努力透過不同渠道同方式(TG公海,FB,街站,黃店票站)等,去了解街坊的不同意見,整理成一個建議給新一屆區議會。實體投票有其他意見一欄,telegram投票亦可在公海補充其他意見,我地報告結果時,會將這些不同意見獨立表達出來。

如你對節日小組修改上有意見,都歡迎大家提出~謝謝🙏🙏

================
2020前深水埗社區公投:不要區議會做大嘥鬼,取消區議會節日小組❗️❗️
絲巴特別注意:
1)這個社區公投有兩種投票方式,一種是透過telegram,另一種是實體票。
2)telegram投票請用手機或telegram desktop
3) 歡迎所有在深水埗居住、上班、做生意或以深水埗作為重要生活社區的朋友投票!

實體投票: 直至2019年12月31日晚
telegram投票開放至新一屆第一次區議會大會前一晚23:59 (按過往慣例為1月第1個星期內)

投票直接LINK: https://t.me/sspdcmonitor/17

討論或意見請到公海: https://t.me/sspdcwatchdiscuss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未提供相片說明。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轉載|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長者日啟動禮暨綠色籌款活動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下稱:聯席)於2004年成立,由七十多個不同類別的民間團體組成,包括工會、社福機構、長者、青年、婦女、宗教、基層及殘疾人士團體等。總目標是爭取香港設立全民退休保障。

今年11月17日長者日,適逢聯席成立15周年,我們將與成員團體「勞協社區二手店」合作,舉行【長者日啟動禮暨綠色籌款活動】以支持全民退休保障運動。我們誠邀大家一齊參與,在指定時段內將家中沒有需要的物品捐到社區二手店,透過婦女不厭其煩的篩選、分類和整理,從而產生二次價值!

大家可以在11月17日長者日前後,將物品指定捐贈予「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並在長者日起親臨社區二手店選購合適貸品,以支持全民退休保障運動!有關活動詳情如下:

(一) 綠色籌款支持全民退保運動
回收日期:2019年11月1日至23日
回收時間:上午10時半至下午6時半 (星期一至日)
回收地點:荔枝角長順街6號長江工廠大廈5C (荔枝角港鐵站A或D2有扶手電梯出口)

售賣日期:2019年11月17日長者日起至11月30日
售賣地點:社區二手店 (長沙灣青山道100號地下D舖)
※售賣日期完結尚未賣出物品將全數捐贈予社區二手店

活動查詢:http://www.iri.org.hk 或 2729 7023

(二) 長者日啟動禮
日期:2019年11月17日(日)
時間:上午10時至12時
內容:啟動儀式、簡介全民退保運動、物品拍賣、自製小食售
查詢:http://www.aup-hk.org 或 9789 8879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秘書處 謹啟
2019年10月16日

歡迎廣傳🙏🙏🙏

影片|20190430 棚仔遞信行動

借用深水埗小學鷄的文字分享:
//我都不知道用「迷茫」和「不知所措」去形容小販的心情,是不是最準確。只是已經不只一次聽到他們話「個鐘壞咗啊,唔換啦,都唔知幾時要走」、「唔入貨啦,都唔知幾時要走」、「棚頂布帳舊了漏水,唔換新啦,搵膠板頂住先啦,都唔知幾時走」…

由2015年開始,他們叫「要與高永文對話」,到今時今日他們已經係搵陳肇始啦…政府都換了代…
雖則政府一日唔郁,就一日可以做住先…但依家真係半天吊,小販完全計劃唔到未來,咁落去都唔係好事…//

影片製作:社區互助發展行動、影行者

——–相關連結———

[20190430 棚仔請願信全文] (全篇都係小販自己寫架!! ❤ )

[20190430相片回顧]

轉載|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2019.3.14
記者:余小默

「一罐鳳尾魚,外邊買$15,在這裡買要$22!」
一位行動不便的女街坊昨日於爭取天水圍街市的居民大會上訴苦,而大會有百多位參與者,期望著天水圍有至少有一南一北兩個公營街市。天水圍的規劃配套一向為人詬病,當中最具爭議性的,就是在一個充滿基層市民的居住區域,卻充滿了領展街市。居民大會上不少街坊投訴挨貴餸,若不想挨貴餸便得跨區買餸,但輕鐵車箱小,買餸時間又好容易撞到上下班、上學放學,根本擠不進。買餸為每日所須,為此困擾不休,而天水圍的街坊,為有公營街市,已爭取足足十年。


(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提供)

2018年10月10日,特首林鄭月娥終於在施政報告中,公佈天水圍新建公營街市的選址,爭取十年的天水圍南部街坊代表琴姐卻嘆:「爭咗咁多年,結果政府要將街市建在一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琴姐口中這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就是在天水圍港鐵站對出的天福路上,地區一直對選址以及計劃方案的細節存有疑問和意見。

這個選址位於天水圍南部,而天水圍由北至南到底有多遠呢?據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指,可能步行須20-30分鐘,若每天要搭車買餸,則交通費對基層市民亦是一種負擔。他亦指出,要建好一個公營街市,至少得6-7年,這期間必須有臨時街市來補足居民的需要。會上多名講者指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口,一個公營街市,要讓天水圍南北的居民都脫離挨貴餸的日子,是完全不足夠。是故,在居民大會上,一眾街坊都要求「天水圍建街市一南一北 臨時街市填補區內缺失」

調查顯示一南一北加臨時街市為首選  團體辦百人大會展民意

直至目前,政府仍未就興建方案及具體計劃到地區進行諮詢,廣泛聽取民意,加入天水圍居民的需要和意見以完善整體實施計劃。

就此,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 (下稱聯盟) 、爭取天水圍食環署街市關注組 (下稱關注組)及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下稱陣線) 於昨晚上在天水圍天悅廣場合辦「天水圍街市–居民大會暨問卷調查發佈會」,公佈《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並讓相關的持份者能互相交流。政府派出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出席,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共三位議員到場發言,包括尹兆堅朱凱迪郭家麒

關注組於居民大會公佈一個名為《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在本年1月至3月期間共訪問了512位受訪者,搜集其對天水圍新街市的意見以及在新街市落成前一些過渡性安排。結果發現不足兩成受訪者表示會經常光顧新街市;近七成受訪者認為有需要於天水圍北面興建市政街市及認同設置臨時街市作過渡之用的急切性天秀墟成為天北市政街市及臨時街市的首選,票數更加是其他選址的三倍。

 

關注組表示天水圍是一個以基層市民為主的社區,區內領展街市高昂的物價,實在令普羅大眾難以應付;按推斷未來十年,區內長者以及照顧者人口會進一步上升,意味著這兩個組別的人士難再負荷跨區買餸所帶的顛簸。因此關注組建議,一個地點「就腳」、價格富競爭力的市政街市,甚至在短期內落成的臨時街市,將大大減輕其在經濟上及體力上不少負擔。

會上,天水圍南部居民代表琴姐表示,雖然她作為南部街坊,對將會有公營街市表示是一種進步,但她認為天水圍人口眾多,一南一北都有街市是好應該:「元朗都兩個街市啦!」她對政府一直沒有到區內諮詢表示失望,期望政府盡快進行地區諮詢及交代細節。對於西鐵站旁興建的新街市,她希望能盡快落成,解決日常「捱貴餸」的問題;同時,琴姐亦擔心新街市規模,「個街市規模要夠大,賣既餸種類要夠多,加埋有熟食中心,先至會多人去」。琴姐指新街市興建時間太長,而區內仍是私營街市壟斷,短期內急需要有公營臨時街市作過渡期紓緩作用。

代表天水圍北的居民代表劉先生則表示:「買餸既人係婦女為主,亦有老人家,單憑政府話考慮上班族既交通便利,其實漠視左真正用家既需要」。劉生指,天水圍三十多萬人口,而北部人口即將因有新樓落成而繼續上漲,政府務必於天水圍北部另覓選址,興建一南一北的公營街市,平衡全區的需要。另外,他認為興建臨時街市的選址,可考慮改劃天秀墟。「官是用官的角度,不是用基層的角度去理解事情應該怎樣做…其實好應該由下而上,問問我們的看法才去做。」

街市與人口比例嚴重不符 講者籲建最少2-3個公營街市

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發言人陳淑淇指出,上年施政報告提出將會在天水圍、東涌、洪水橋及將軍澳等新市鎮興建公眾街市,可是,局方卻未有交待局方按照甚麼準則而興建公眾街市。陳淑淇強調,街市為基本民生設施理應在居民入伙前已預備的配套,「不應似現況,要居民逐區逐區爭取!」因此,陳淑淇促請政府恢復興建公眾街市的規劃標準,按當區人口比例、人口結構等因素興建具規模的公眾街市。而在落成街市前,亦必須開放區內閒置空間設置臨時街市以作為過渡安排。

她表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如果按政府曾有的人口比例標準,應該要有1430多檔,才夠基本應用,即使不計公、私營,現時起碼政府還須提供400多個街市檔,才夠天水圍區的居民使用。

同場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尹兆堅議員指出,政府在2009年取消了某些人口比例標準,當中便包括了陳淑淇所講的街市與人口的比例標準,從此便更不用負責。他提出更進取的方案,指若按取消前的比例,理應每一萬人就有40-45檔,因此,天水圍不只一南一北,更加應該有三個公營街市才夠令居民不再挨領展貴餸。

另一名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立會議議郭家麒則慨嘆,天水圍從1992年入伙至今26年,全都是外判或領匯街市,這些財團只為金錢,不會為街坊著想。他又指出,居民必須持續監察政府,因為房署的公營街市都外判了,難保日後政府新建的街市不會外判。一但外判以利益為先,想做街市檔口的街坊便無財力可以投得檔口做。當場亦有一名代表檔販的女士,質問在現場的食環署代表陳加業,到底將來的檔口投標價是否街坊可負擔。陳表示只是來聽意見,手上並無實際的數字。

同一小組的立會議員朱凱迪則在會上表示,要求政府無論如何也要說得出一個準則,到底是什麼人口比例可以建一座公營街市?他認為當晚有超過百名市民參與,政府好應該珍惜,不應該害怕市民,街坊願意無私奉獻十年去爭取一個地區的街市,證明政府只要肯開放聆聽民意,事情一定可以辦得又好又快。他認為,可用12字簡括晚會訴求:「一南一北、臨時街市、熟食市場」。

團體送「街市單」予官員  促請政府盡快「找數」 籲街坊向當區區議員施壓
經過個多小時講者、台上台下問答,食環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在現場,回應每個問題時,都一直表達會聆聽訴求,並指出自己手上真的無任何數字,故而對於街坊詢問的興建時間表也好,或者如何確保檔租不會太貴令檔販能負擔,街坊亦不用挨貴餸等問題,都全沒有確切回覆。他唯一提到確切一點的說法是,租金會按當區市價去定,但按市價即引起在場人士擔心,因為天水圍街市都是私營的領展價。

 
(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回應街坊質詢,無任何實質數字可以提供)

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呼籲在場的天水圍南部和北部街方,不要只參加一晚的晚會,而可以自己各自就住街市的議題,去找自己區內的當區區議員施壓。楊指出區議會有政府的撥款,街坊可追問這些撥款是否能用作興建臨時街市服務街坊。同時,他指出,天水圍南的街坊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新建街市的細節,到底是否符合需要;天水圍北的街坊就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去向政府要求有公營街市。

最後,團體要求三位立法會議員在一張大的訴求板上簽名,並與兩名南、北部街坊代表一起,致送該「街市單」予陳加業,促請政府盡快「找數」,在天水圍北興建另一座公營街市,及在等待街市落成期間撥地作臨時街市。

短片|深水埗區議會(5/3/2019)休會期間小販發言講咗乜?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上星期二,深水埗區議會討論棚仔小販安置進度。搞笑嘅係,張永森主席喺休會期間先俾小販發言,小販一發完言,就宣布復會喎!換句話講,小販講嘅嘢一句都無錄音、一句都唔會落喺會議紀錄啦…
想知小販講咗咩?就快啲睇片啦。

btw,發言小販何生事後話,因為時間關係,有一個重點佢無在會上講:
幾年前食環講過小販搬遷後要以「台商」身份經營,小販不能接受。事關「台商」是需要商業登記,除咗要俾每年$2500商業登記費之外,仲需要「做數」以供報稅之用。自己唔識做數,就要去搵會計報稅公司,閒閒地都要幾千至一萬蚊,所有來往收入、支出單據要保留六年。相對以「小販」身份經營 — 每年$128小販牌照費,不用報稅亦不用「做數」 — 「台商」身份大大加大了小販的財政和行政負擔。

有心做好安置的話,就要確保小販的經營條件存在啦!如果唔係就只係變相迫人執笠咋喎!

福榮過聖誕,2018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每年就近聖誕,在這條人稱玩具街的深水埗福榮街都會十分有節日氣氛!

今年我們就同大家來走走, 支持一下小販和小店啦! 唉,還以為聖誕節, 街坊會生意好一些, 多一些笑容,誰知原來做到無停手,才算剛剛好。 市道不好呀!希望政府就讓我們街坊過過節吧!
其實小販的貢獻不應該是交罰款嘛,沒有小販怎會有平價貨? 沒有這些檔販,又怎會有這麼漂亮和有特色的街道?我作為街坊日日經過,見到五花八門的東西,雖然有點擠,但也覺得好有朝氣。 心情都好些啦! 其實香港的地產搞到舖租這麼貴, 若不讓人好好地做小販,到頭來消費者還不是要幫店家交貴租? 那我們這些基層市民 ,哪來這麼多錢買東西呀?

各位香港市民,真的要多來深水埗支持一下社區經濟啦!

 

[布.小販.棚仔]導賞團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為了讓大家有多點時間和小販交流,[布.小販.棚仔]導賞團的時間會延長半小時。)

41336412_313015399432378_1706675177133178880_o

香港製衣業都有過一段輝煌時代,除了跨國出口貿易、本地的工廠,原來還連帶著一系列鮮為人知跟布相關的「回收行業」!?

現在小販很容易被稱為「香港特色」。但類似的簡單小生意、趁墟,應該幾千年前就已經出現,到底為什麼需要被限制?小販牌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

兩年前,深水埗有個叫棚仔(欽洲街臨時小販市場)的地方被食環署迫遷,機緣巧合之下我們認識了一班棚仔小販和他/她們的歷史,開始了小販的合法性/正當性、基層生活空間等的探索和思考。

希望這個導賞團可以讓大家對小販和基層生活有新的認識和理解。

日期:10月13日 (六)

時間:1400-1700

收費:$80/人

導賞團集合地點、收費方法會在報名後通知
報名:https://goo.gl/forms/mSesYmKPnHPsb5id2

主辦:社區互助發展行動(深水埗小學雞)

徵白紗、白喱士、白衣~團結・升級再造車衣合作社

photo_2018-09-08_00-59-41

我們是誰?
當製造業日漸式微,一眾擁有車衣技術的低收入工友組成合作社,齊心合力以創意和車衣技術,把剩餘物資化作一件件精美實用的再造產品。
我們希望在生產同時,實踐社會責任和工人民主。所以我們強調業務經民主討論決策;資源運用要平衡業務、社區的需要和環境的損害,落實有尊嚴的工資水平; 為棄置的米袋、傘布和橫額創造可再用的價值,讓社區和環境得以可持續發展。
最近我們與一些藝術家合作,製作一些劇場的佈景 ,我們於本年9月18日前須徵求大量以下白色的物品:
1) 白色衣物
2) 白紗
3) 白色喱士

問:污糟左黃左都可以? 答:無問題!因為是要用舊的白色紗裙或衫
問:一件衫有一部份白色其他部份其他色可以? 答:可以!只要有白色就得!

問:污糟左黃左都可以?  答:無問題!因為是要用舊的白色紗裙或衫
問:一件衫有一部份白色其他部份其他色可以?  答:可以!只要有白色就得!

有意捐贈者請聯絡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電話: 27904848 (辦公時間)可相約MTR交收

地址:觀塘翠屏邨翠櫻樓地下1-3A 室

中心開放時間
上午10:00-下午6:00

FB: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圖像中可能有文字

轉載|【土地大辯論-重建街坊有野講】 《收回土地條例》篇:地產商就唔敢郁 小市民就任意踩!

轉載自[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 前言

近日外界質疑政府為何不動用《收回土地條例》(下稱土收條例)收回地產商囤積的農地作公共用途發展,而要採用「公私營合作方式」,是否變相向發展商輸送利益。特首林鄭月娥在5月3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就話不能隨意引用土收條例,因為會侵犯私有產權喎!不過,據媒體香港01統計,原來在過去20年間,政府就合共引用土收條例169次,其中接近一半(78次)是配合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或其前身土地發展公司強收民產作重建發展用途。

我地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過去多個重建區的街坊及義工共同組成,見證住市建局和房協作為公營機構,過去十多年肆意引用土收條例踐踏弱勢重建戶的權益,而林鄭當年作為發展局局長,更加是幫兇,現時林鄭晉升特首,為了奉承財雄勢大的發展商,居然咁樣「搬龍門」,實在要出黎以正視聽,數數歷年來市建局和房協暴力收地清場事件:

❏ 2004.3 市建局首批重建項目即抬人 車胎店東伯伯哭訴不公

市建局於2001年成立,並於2002年1月宣佈首批重建項目,包括深水埗福榮街/福華街重建項目,在三年後即以《收回土地條例》對該項目小商戶進行清場,出動執達吏抬走車胎店及中藥行的兩位老東主,被抬走的75歲車胎店店東馮伯向記者哭訴:「我不是偷,不是搶,用真金白銀買個舖位,為何要咁,我無飯開都未流過一滴眼淚……」

❏ 2006.12 手執亡母遺照被抬 事隔七年仍憤慨

房協與市建局於2003年合作開展筲箕灣道 / 南安街項目,並於2006年12月對項目裡的住宅業主強硬清場,業主曾氏兄弟二人被抬走時手執母親遺照,斥市建局以賤價收購祖屋。

事隔七年,房協建成「樂融軒」出售,單位出售呎價由當年收購時僅3,000元暴升至兩萬元,當年被抬走的業主曾生回應記者訪問時,指自己至今仍拒收賠款,斥房協做法與地產商無異,「究竟佢要將盈利放先,定係將社會責任放先?𠵱家佢只係起幾十伙長者屋(以市價出租),其他用萬八蚊呎嚟賣,咁同地產商有乜嘢分別?」

❏ 2007.12 市建局拒納民間方案 利東街居民絕食抗議偷步清拆 
(見另稿:重溫林鄭任發展局局長三件事)

❏ 2009.7 深水埗K20-23項目清場 房協動用百人 花牌店東主店外靜坐抗議
(見另稿:重溫林鄭任發展局局長三件事)

❏ 2013.10-11 凌晨夜襲仁信里清場 觀塘商戶斥市建局「三更半夜做賊」

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為市建局成立以來最大的重建項目,第一期重建計劃涉及1085個私人業權,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市建局於2012年3月以土收條例強收土地,隨後在2013年11月檢控多戶範圍內的原有小商戶及住宅業主「霸佔官地」,包括凌記書店、偉利模型、星星遊戲機中心等,迫遷受影響重建戶。

在2013年10月24日,市建局被指違諾清場,於凌晨4時聯同食環署人員,出動逾百名職員及保安用鐵馬、圍板將仁信里重重包圍,趁商戶不在現場,將全港碩果僅存售賣賽鴿的「國際鴿舍」破門,將大約20多隻白鴿、貨物全數扣留。商戶斥市建局無法無天,「市建局承諾唔會三更半夜清場,咁大間機構竟然做賊」。

❏ 2014.6-9 市建局聘外判保安 兩度對海壇街重建項目暴力清場

2014年6月13日,市建局派來近半百保安及執達吏強行收回深水埗海壇街/桂林街重建項目業主單位,過程中外判保安更使用暴力,強行將黎生一家3口抬出單位,期間他們被弄得遍體鱗傷,事後市建局保安更聲稱受傷,被迫遷街坊竟反被警方以普通襲擊罪拘捕。

同年9月23日,市建局再度對海壇街重建項目進行清場,以執達吏要脅項目最後一戶重建居民劉女士離場,同時對重建區內外進行封鎖,運來兩大車旅遊巴的保安人員, 把劉女士家樓下大門以外約十呎半徑的空間全用鐵馬圍起, 並內駐數十名穿制服的保安人員,而旅遊巴上竟有盾牌。劉女士被迫離場後,亦向到場支援者揭露市建局惡行,指過往數月,市建局保安人員不讓別人上去她家, 她病了無法下樓時,無人能上去探望,形同軟禁。

❏ 2016.1 衙前圍村逾六百年歷史被拆 市建局以鉅額罰款與監禁後果威迫村民離場

衙前圍村為市區內最後一條圍邨,有著逾六百年歷史,村內除了有居住多年的村民外,亦有中醫、理髮、士多等小生意以廉價服務附近基層社區,但圍村卻逃不過市建局的推土機重建,市建局計劃將衙前圍村地面重建成保育公園,在十五米以上興建四幢共750個私人住宅單位,而保育公園內的市值商舖,以及樓上的私人住宅單位,也自然將會像其他重建項目以天價發售,及只容得下大財團的商戶。

由居民及小商戶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多年來一直向市建局提出「保育」並不止是單單保存建築物,同時應保存原有村民生活方式,亦向市建局提出重建後的復業方案,希望透過談判商討。但市建局卻恃著公權力,以強硬態度迫村民就範,除了在動用土收條例強制收地後,控告村民「霸佔官地」,更動用〈土地雜項條例〉,以2016年1月25日為清拆期限,脅迫村民若不遷離的話,一旦被定罪,隨時可被監禁半年及罰款高達一百萬,村民被迫無奈搬離。

❏ 小結

過去十多年以來,市建局和房協動輒以《收回土地條例》強制收回重建項目土地,然後就以法律行動恫嚇項目內仍在居住或營商的居民,控告他們「霸佔官地」,甚至最終以暴力清場,這已經不僅是踐踏林鄭特首口中香港珍貴的「私有產權」,更加是摧毀舊區小市民的「居住權」及「營生權」。政府及市建局過去更經常向傳媒放風,聲稱捍衛自身權益的舊區居民為「阻住地球轉」,話佢地阻礙香港社會發展。但到了今天,特區政府一邊話要開闢更多土地作社會發展,另一邊就話要尊重﹝長期囤積農地作投機用途﹞的地產商的私有產權,話唔可以隨便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喎!究竟特首林鄭月娥是尊重「私有產權」的價值,定係尊重「地產商」呢,答案都顯然而見!

──────────

❏ 冷知識:《收回土地條例》小簡介

-《收回土地條例》,即現行香港法例的第124章。該條例訂明了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有權以「公共用途」為由,收回任何土地,土地擁有人可以就補償金額與政府協商,甚至請求土地審裁處裁定補償額,但不可以拒絕政府的收地命令

-在政府張貼[收地公告]於該處要被收回的土地後,會給予1個月通知期後(收回市區土地的通知期,一般為3個月),通知期屆滿後,土地擁有權會自動復歸政府,若仍然使用土地,如居住或營商,則會被控「霸佔官地」
──────────

參考資料:

成報 (2004.3.17) 市建局聯同執達吏 收回兩商舖

香港經濟日報 (2006.12.15) 南安街收樓 抬走拒遷兄弟

香港獨立媒體(2007.12.23) 市建局清拆利東街 街坊May姐無限期絕食,連結: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79186

蘋果日報 (2009.7.13) 最後一夜 大批市民到深水埗聲援 孤身挑戰重建機制 花店東主等抬走: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090713/12981597

蘋果日報 (2013.3.24) 南安里釘子戶斥房協霸權,連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30324/18205705

蘋果日報 (2013.10.25) 違諾清場 破門扣留白鴿 市建局夜襲仁信里,連結: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31025/18479071

壹週刊 (2014.6.13) 市建局暴力清場 海壇街企跳住戶被捕,連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40613/49090

草根行動媒體 (2014.9.23) 街坊學生聲援重建戶 市建局以執達吏要脅離場 海壇街最後一戶終被清場(內含短片),連結: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26398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5.10.6) 不滿市建局復業安排聲明,連結:
https://wp.me/p34c1i-8B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2016.1.25) 無奈退場聲明,連結:
https://wp.me/p34c1i-af

香港01 (2018.5.4)【收回土地條例】回歸20年引例收地169次,連結:
https://bit.ly/2IDdQaR

 

五一勞動節–互助採訪隊(2018)報導 系列之五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前言

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五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同根社、基層發展中心和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在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和港印尼移民工協會派了成員參與採訪隊工作,其訪問內容未定發佈方式,現在先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image1.jpg

採訪隊隊員:

Fikiyo (第九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Yanki (草媒行動2018媒體伙伴)

image2.jpg

—————————————————————————————————————————

今年的五一勞動節遊行一如以往有多個勞工團體、移工組織、學生組織和政黨參與,我們在遊行隊伍中邀請了謝先生(倉務員)、何樂 (退休人士)、Jessie (社工系學生)表達他們對以下問題的看法:

1. 你認為家庭照顧者是否勞工/無酬勞工? 有團體倡議「照顧者津貼」,你聽到覺得如何?

2. 市區重建策略就話要維持地區特色和社區經濟, 但現時市建局重建拆樓, 就只會給予受影響舖戶(不論是業主或租戶)現金賠償的選項, 不會協助小商戶重置, 而重建完樓價暴升,以前的舖戶被迫遷至其他區,甚至結業。各區陸續重建下,傳統行業、小本經營商戶愈來愈少,你認為市建局重建前是否應該在同區其他重建地盤預留舖位,讓小商戶可以做到原區舖換舖? 為甚麼?

3. 政府已就取消強積金對沖定立初步方案,並將落實推行,請問你認為還有必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嗎?當中有何原因?

4.你身邊有親朋戚友是新來港婦女嗎?她們有工作嗎?如有,她們覺得工作待遇如何? 如無,你知道她們為何沒工作嗎?

5.有關不種族家務工:
問港人:你怎樣看移工放假坐在街上?
問移工姐妹 : 你的工作要做什麼?你僱主對你好不好?你有沒有飽飯吃?有沒有出夠糧?有沒有其他問題?

 

謝先生

——照顧者津貼——

當倉務員的謝先生與兩妹和媽媽同住,家頭細務由已經退休十年的媽媽負責。家用是由全家人一起分擔,當問到家用是媽媽的收入還是家庭的開支,謝先生就補充說媽媽以前會從中收起一點,以他的觀察,媽媽現在基本上都沒什麼洗費,只是需要花錢的時候就會另外再問。
對於有團體提出實施由政府派發的照顧者津貼,謝先生表示「都好喎」。他形容照顧者雖不在職場搏殺,但在做後勤的工作。然而照顧者津貼的實際操作則要視乎每個家庭的狀況,一時間很難講,應該要以家庭收入決定照顧者可以得到多少津貼。

——取消強積金對沖與全民退保——

媽媽退休前的工作都有為強積金供款,退休時卻沒有特別在意最後強積金所得金額。由於媽媽自己本身有儲蓄,而且有信心會得到子女的照顧,所以一直都沒有擔心過退休後的生活。但同時他都留意到其他的基層勞工的保障和福利不多,街上仍有很多要以執紙皮為生的老人,有需要關注更多基層的狀況,因此他支持社會要繼續討論全民退休保障方案。

而會不時探訪獨居長者的他,認為社會各方各界都負起照顧這群人的責任,如社福界要辦更多義工服務,他認為他所接觸的都不算很悲慘,但都需要有人探訪,以防一個人在家會有什麼不測。

——新來港婦女——

他留意到愈來愈多新來港婦女來當倉務員,雖然從口音估計是新來港婦女,但他與同事不清楚她們實際上來港多少年。與他比較相熟的一位就在倉裏從事如包裝等較少體力勞動的工作,因為她能說廣東話,加上工作氣氛和諧,同事之間相處融洽,閒談之中都會提到自己的家庭狀況。

當問到有沒有留意到新來港婦女對工作的不滿,謝先生表示工作上少不免會有怨氣,但她提到的不滿都是一般打工仔都在面對的問題,跟她「新來港」的身份無關,如基層福利少、保障差、加班工時長令人覺得辛苦,他想像婦女要兼顧工作和家庭,必定對此感受尤深。

——舊區商舖原區安置——

家住元朗的謝先生不熟悉舊區重建,無法代入受影響商戶的處境,但認為重建要聽取各個住戶的意見,不可以夾硬來,如果原本的商戶不願意就不應該遷拆,應該要以討論得出一個雙贏的方案,只能概括說有多一個原區安置這個選擇都是好的。

——街上放假的移工——

謝先生對移工的印象主要來自時事媒體中留意到移工,偶爾會在愛丁堡廣場、銅鑼灣天橋底見到放假的移工。他認為只要不會太大聲騷擾到其他人就可以,始終這都是她們廉價的娛樂。

 
何樂

——取消強積金對沖與全民退保——

曾是老闆,亦從事過教育工作的何女士即使已經退休,都仍然覺得勞工議題是身邊事,近幾年都持續參與五一遊行。

她自己一直有工作而有一筆儲備,退休之後亦取回所有強積金,但坦白說沒有太在意,因為當時所供的金額相當少。對於政府有意取消強積金中的對沖機制,她留意到近期有代表僱主的團體如經民聯對此甚有意見。她自己則認為強積金是勞工努力工作所得,老闆所供的金額是一種對勞工的承諾。長期服務金證明了勞工對公司的長期貢獻,不可以被對沖機制抹殺,所以認為應該要取消對沖機制。

有人不認同全民退保不經資產審查,令有錢人也能受惠,令供款人「蝕底」,對此她就以周永生的學者方案為例,認為三千多元不是一個大銀碼,但同時亦代表了一個人對社會和社區的存在價值,不應以「蝕不蝕底」來討論。

——照顧者津貼——

何女士本身作為一個照顧者,一直有參與婦女會內關注照顧者的政策小組的討論。小組以婦女工時和聘請外傭開支作為計算基礎,提議三千多元的照顧者津貼。她認為照顧者為家庭付出勞力心力,照顧者津貼確立她們的存在價值,如長者會為兩元長者車費優惠覺得開心,是因為感覺被尊重。

——新來港婦女——

何小姐強調工作對新來港婦女的重要性,認為新來港婦女如果只是貪圖綜援或「玩玩食食,黎拖車(購物),就另一個睇法」,不過她唯一一個認識的「新來港」婦女就是十多年前來港的舅母。舅母來港後一直都在學校裏當校工,何小姐觀察到她與同事的接觸,加上家庭的氛圍,令她更了解香港的文化。

舅父和舅母屬中下家庭,輪公屋多年無果,一直都租住舊樓。何小姐認為他們很努力,因為他們「沒有選擇申請綜援」。訪問期間,何小姐數次提及對新來港人士申請綜援的印象,但根據政府統計處2017年的數據顯示,只有5%的新來港人士申請綜援。

——舊區商舖原區安置——

雖然對舊區重建的事情不太了解,但何小姐認為原區安置小舖戶合情合理,因為同區有舊街坊和熟悉的客人,但市建局會否實行又另作別論。現行的賠償方面,如果是向擁有業權的舖戶收回舖位就不可單以一定比例的差餉作賠償,而是以市價賠償,才比較合理。

她一直都認為收地重建最後都只有發展商得益,雖說有些項目是由市建局和私人發展商合拍,最後都使地價升到二萬三萬元一尺,只有私人發展商才可以這樣做,認為市建局的做法好奸。她又覺得政府無誠信,例如計劃興建的公屋突然變成綠置居,原是為基層的計劃最後都是以賺錢為目的。

——街上放假的移工——

很多年前覺得移工放假時坐在街上很影響市容,但後來觀察到星期日的移工假期過後,街道還是保持整潔,雖不肯定是否有其他人幫手執拾,但覺得只要她們沒有弄髒街道就可以。她有好些外國朋友見到移工放假的場景會覺得奇怪,但何女士會覺得這就是香港的特色:外傭星期天在街上渡過假期,而翌日上班天街道一切如常。既然只是放假天,都可以包容。有時會甚至會覺得她們要待在橋底下很可憐,「你估佢地想啊,你估唔知去酒店大堂會好啲?」

然而,她對於有家務工團體提出廢除強制同住,持強烈反對的立場。何小姐認為既然家務工的工作就是24小時照顧僱主的家庭,就必須與僱主同住。然而,移民家務工在外住宿事實上並非新鮮事。自70年代尾引入移民家務工開始,只要僱主和家務工雙方都願意,家務工就可以在外住宿。直到2003年沙士後,為保障本地家務工的市場,政府才落實強制同住,而非因在外住宿有問題。根據 ,移民工組織要求給家務工和其僱主因應個別家庭的要求選擇同住與否,因此廢除強制同住並不等於家務工必定要在外住宿。此外,報告亦指出,受訪的移民家務工當中有35%希望不與僱主同住,44%願意與僱主同住,12%則無所謂,可見對於移民家務工來說在外住宿並也不是必然的要求,只希望可以有多一個選擇。

另外,她又擔心無法掌握家務工在外面居住的生活,其中一個憂慮是家傭將衛生問題帶到僱主家中,影響僱主一家大小的生活。然而即使同住,也可以出現無法掌握家傭生活的憂慮。根據報告引述明愛在2002年的研究顯示,居於僱主住宅外的家務工受訪者並無從事兼職工作,反而部分有從事兼職工作的受訪者實際上是與僱主同住。可見家務工與僱主同住與否,和僱主是否掌握家務工的生活並無必然關係。

「家傭不是普通的職員」,她認為移民家務工在性質上與本地的勞工不同。但同時她都認同要提供保障她們的法例,如不容許在家中放置攝錄鏡頭來看管她們,使她們有適度的私人空間。何小姐自己家中都有印尼移工,她相信「人心肉造,只要你對人好,人就會對你好」。她會讓印尼移工晚上10時就休息,但她亦知道自己可能是例外。而根據報告顯示,在強制同住安排實施後,移民家務工實際上是每天24小時隨時候命,導致她們工時過長。37%受訪者表示需要每天工作16小時,甚至有9%表示要工作19小時,直影響移民家務工的健康。

Jessie

——照顧者津貼——

理大社工同學Jessie在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成長,家中幾個兄弟姊妹一直都是由媽媽照顧,雖然Jessie現在已經長大,上學不用接送,但媽媽還是要負責煮飯打掃。因為要照顧家庭的關係,媽媽無法在白天上班,晚上才會到餐廳打散工直至凌晨1點。Jessie覺得照顧者津貼對於如媽媽一樣要兼顧工作和家庭的照顧者好,令她們可以專注打理屋企,不用晚上工作至夜深後,翌日又要早起為家人煮預備早餐。

——取消強積金對沖與全民退保——

媽媽打的散工同樣都要為強積金供款,但Jessie不清楚實際的運作,只知道媽媽應該沒有太在意暫時強積金所得。媽媽沒有提到關於退休的想像,未畢業的Jessie也沒有對退休有很多想法。她較支持無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不論退休前作什麼勞動,可以保障每個人退休後的生活。她提到三方供款的建議方案中,將部分強積金放進去作為將來的全民退保資金來源是一個可行的方法。她強調退休後的社會保障和經濟支援是人權,資產審查就變成是扶貧政策,並不是每個人都享有的權利。全民退休保障與強積金對她來說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因此強積金有沒有取消對沖都無法跟全民退休保障可比較。

——舊區商舖原區安置——

Jessie認同受重建影響的舖戶可以原區安置,她理想中在區內經營多年的舖戶與街坊建立關係,互信的程度甚至可以讓街坊賒數。她認為原區安置有助於社區凝聚關係,人情味很珍貴,不是金錢賠償就可以取代。

——新來港婦女——

不太認識新來港婦女的Jessie,只知道有朋友認識新來港婦女,她們大部分都是從事餐飲業的散工。

——街上放假的移工——

Jessie身邊有朋友聘用家務工,自己家卻沒有聘用移工的經驗。她理解香港移工人口多,要有相當的空間容納放假的移工很困難,她留意到移工有時甚至要被迫坐在行人天橋上。外藉家務工放假在街上「搵個位傾下計」對她來說算是香港的獨有文化。她認為移工們離開故鄉遠洋到異地工作,一星

期只有一天假期,是難得的相聚機會,她們只要不阻礙街道,又不會產生嚴重噪音就可以接受。

後記:
五一勞動節遊行的參與者來自不同的背景,同時亦具備著多重的身份:本地勞工同時是移民家務工的僱主,大學生同時是將來的退休人士,家庭照顧者同時是新移民婦女。議題和議題之間其實沒有相隔甚遠,別人受到的壓迫其實沒想像中難理解,你我只要將心比心,或許就可以互相明白更多,然後團結起來對抗壓迫的共同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