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小販/社區經濟’ Category

轉載|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長者日啟動禮暨綠色籌款活動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下稱:聯席)於2004年成立,由七十多個不同類別的民間團體組成,包括工會、社福機構、長者、青年、婦女、宗教、基層及殘疾人士團體等。總目標是爭取香港設立全民退休保障。

今年11月17日長者日,適逢聯席成立15周年,我們將與成員團體「勞協社區二手店」合作,舉行【長者日啟動禮暨綠色籌款活動】以支持全民退休保障運動。我們誠邀大家一齊參與,在指定時段內將家中沒有需要的物品捐到社區二手店,透過婦女不厭其煩的篩選、分類和整理,從而產生二次價值!

大家可以在11月17日長者日前後,將物品指定捐贈予「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並在長者日起親臨社區二手店選購合適貸品,以支持全民退休保障運動!有關活動詳情如下:

(一) 綠色籌款支持全民退保運動
回收日期:2019年11月1日至23日
回收時間:上午10時半至下午6時半 (星期一至日)
回收地點:荔枝角長順街6號長江工廠大廈5C (荔枝角港鐵站A或D2有扶手電梯出口)

售賣日期:2019年11月17日長者日起至11月30日
售賣地點:社區二手店 (長沙灣青山道100號地下D舖)
※售賣日期完結尚未賣出物品將全數捐贈予社區二手店

活動查詢:http://www.iri.org.hk 或 2729 7023

(二) 長者日啟動禮
日期:2019年11月17日(日)
時間:上午10時至12時
內容:啟動儀式、簡介全民退保運動、物品拍賣、自製小食售
查詢:http://www.aup-hk.org 或 9789 8879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秘書處 謹啟
2019年10月16日

歡迎廣傳🙏🙏🙏

影片|20190430 棚仔遞信行動

借用深水埗小學鷄的文字分享:
//我都不知道用「迷茫」和「不知所措」去形容小販的心情,是不是最準確。只是已經不只一次聽到他們話「個鐘壞咗啊,唔換啦,都唔知幾時要走」、「唔入貨啦,都唔知幾時要走」、「棚頂布帳舊了漏水,唔換新啦,搵膠板頂住先啦,都唔知幾時走」…

由2015年開始,他們叫「要與高永文對話」,到今時今日他們已經係搵陳肇始啦…政府都換了代…
雖則政府一日唔郁,就一日可以做住先…但依家真係半天吊,小販完全計劃唔到未來,咁落去都唔係好事…//

影片製作:社區互助發展行動、影行者

——–相關連結———

[20190430 棚仔請願信全文] (全篇都係小販自己寫架!! ❤ )

[20190430相片回顧]

轉載|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天水圍爭公營街市十年抗爭    籲一南一北兼建臨時食環街市
2019.3.14
記者:余小默

「一罐鳳尾魚,外邊買$15,在這裡買要$22!」
一位行動不便的女街坊昨日於爭取天水圍街市的居民大會上訴苦,而大會有百多位參與者,期望著天水圍有至少有一南一北兩個公營街市。天水圍的規劃配套一向為人詬病,當中最具爭議性的,就是在一個充滿基層市民的居住區域,卻充滿了領展街市。居民大會上不少街坊投訴挨貴餸,若不想挨貴餸便得跨區買餸,但輕鐵車箱小,買餸時間又好容易撞到上下班、上學放學,根本擠不進。買餸為每日所須,為此困擾不休,而天水圍的街坊,為有公營街市,已爭取足足十年。


(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提供)

2018年10月10日,特首林鄭月娥終於在施政報告中,公佈天水圍新建公營街市的選址,爭取十年的天水圍南部街坊代表琴姐卻嘆:「爭咗咁多年,結果政府要將街市建在一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琴姐口中這個無人爭取過的地方,就是在天水圍港鐵站對出的天福路上,地區一直對選址以及計劃方案的細節存有疑問和意見。

這個選址位於天水圍南部,而天水圍由北至南到底有多遠呢?據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指,可能步行須20-30分鐘,若每天要搭車買餸,則交通費對基層市民亦是一種負擔。他亦指出,要建好一個公營街市,至少得6-7年,這期間必須有臨時街市來補足居民的需要。會上多名講者指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口,一個公營街市,要讓天水圍南北的居民都脫離挨貴餸的日子,是完全不足夠。是故,在居民大會上,一眾街坊都要求「天水圍建街市一南一北 臨時街市填補區內缺失」

調查顯示一南一北加臨時街市為首選  團體辦百人大會展民意

直至目前,政府仍未就興建方案及具體計劃到地區進行諮詢,廣泛聽取民意,加入天水圍居民的需要和意見以完善整體實施計劃。

就此,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 (下稱聯盟) 、爭取天水圍食環署街市關注組 (下稱關注組)及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下稱陣線) 於昨晚上在天水圍天悅廣場合辦「天水圍街市–居民大會暨問卷調查發佈會」,公佈《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並讓相關的持份者能互相交流。政府派出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出席,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共三位議員到場發言,包括尹兆堅朱凱迪郭家麒

關注組於居民大會公佈一個名為《天水圍街市的出路》問卷調查結果。在本年1月至3月期間共訪問了512位受訪者,搜集其對天水圍新街市的意見以及在新街市落成前一些過渡性安排。結果發現不足兩成受訪者表示會經常光顧新街市;近七成受訪者認為有需要於天水圍北面興建市政街市及認同設置臨時街市作過渡之用的急切性天秀墟成為天北市政街市及臨時街市的首選,票數更加是其他選址的三倍。

 

關注組表示天水圍是一個以基層市民為主的社區,區內領展街市高昂的物價,實在令普羅大眾難以應付;按推斷未來十年,區內長者以及照顧者人口會進一步上升,意味著這兩個組別的人士難再負荷跨區買餸所帶的顛簸。因此關注組建議,一個地點「就腳」、價格富競爭力的市政街市,甚至在短期內落成的臨時街市,將大大減輕其在經濟上及體力上不少負擔。

會上,天水圍南部居民代表琴姐表示,雖然她作為南部街坊,對將會有公營街市表示是一種進步,但她認為天水圍人口眾多,一南一北都有街市是好應該:「元朗都兩個街市啦!」她對政府一直沒有到區內諮詢表示失望,期望政府盡快進行地區諮詢及交代細節。對於西鐵站旁興建的新街市,她希望能盡快落成,解決日常「捱貴餸」的問題;同時,琴姐亦擔心新街市規模,「個街市規模要夠大,賣既餸種類要夠多,加埋有熟食中心,先至會多人去」。琴姐指新街市興建時間太長,而區內仍是私營街市壟斷,短期內急需要有公營臨時街市作過渡期紓緩作用。

代表天水圍北的居民代表劉先生則表示:「買餸既人係婦女為主,亦有老人家,單憑政府話考慮上班族既交通便利,其實漠視左真正用家既需要」。劉生指,天水圍三十多萬人口,而北部人口即將因有新樓落成而繼續上漲,政府務必於天水圍北部另覓選址,興建一南一北的公營街市,平衡全區的需要。另外,他認為興建臨時街市的選址,可考慮改劃天秀墟。「官是用官的角度,不是用基層的角度去理解事情應該怎樣做…其實好應該由下而上,問問我們的看法才去做。」

街市與人口比例嚴重不符 講者籲建最少2-3個公營街市

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發言人陳淑淇指出,上年施政報告提出將會在天水圍、東涌、洪水橋及將軍澳等新市鎮興建公眾街市,可是,局方卻未有交待局方按照甚麼準則而興建公眾街市。陳淑淇強調,街市為基本民生設施理應在居民入伙前已預備的配套,「不應似現況,要居民逐區逐區爭取!」因此,陳淑淇促請政府恢復興建公眾街市的規劃標準,按當區人口比例、人口結構等因素興建具規模的公眾街市。而在落成街市前,亦必須開放區內閒置空間設置臨時街市以作為過渡安排。

她表示,天水圍有三十萬人,如果按政府曾有的人口比例標準,應該要有1430多檔,才夠基本應用,即使不計公、私營,現時起碼政府還須提供400多個街市檔,才夠天水圍區的居民使用。

同場立法會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尹兆堅議員指出,政府在2009年取消了某些人口比例標準,當中便包括了陳淑淇所講的街市與人口的比例標準,從此便更不用負責。他提出更進取的方案,指若按取消前的比例,理應每一萬人就有40-45檔,因此,天水圍不只一南一北,更加應該有三個公營街市才夠令居民不再挨領展貴餸。

另一名研究公眾街市事宜小組的立會議議郭家麒則慨嘆,天水圍從1992年入伙至今26年,全都是外判或領匯街市,這些財團只為金錢,不會為街坊著想。他又指出,居民必須持續監察政府,因為房署的公營街市都外判了,難保日後政府新建的街市不會外判。一但外判以利益為先,想做街市檔口的街坊便無財力可以投得檔口做。當場亦有一名代表檔販的女士,質問在現場的食環署代表陳加業,到底將來的檔口投標價是否街坊可負擔。陳表示只是來聽意見,手上並無實際的數字。

同一小組的立會議員朱凱迪則在會上表示,要求政府無論如何也要說得出一個準則,到底是什麼人口比例可以建一座公營街市?他認為當晚有超過百名市民參與,政府好應該珍惜,不應該害怕市民,街坊願意無私奉獻十年去爭取一個地區的街市,證明政府只要肯開放聆聽民意,事情一定可以辦得又好又快。他認為,可用12字簡括晚會訴求:「一南一北、臨時街市、熟食市場」。

團體送「街市單」予官員  促請政府盡快「找數」 籲街坊向當區區議員施壓
經過個多小時講者、台上台下問答,食環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在現場,回應每個問題時,都一直表達會聆聽訴求,並指出自己手上真的無任何數字,故而對於街坊詢問的興建時間表也好,或者如何確保檔租不會太貴令檔販能負擔,街坊亦不用挨貴餸等問題,都全沒有確切回覆。他唯一提到確切一點的說法是,租金會按當區市價去定,但按市價即引起在場人士擔心,因為天水圍街市都是私營的領展價。

 
(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特別職務總監陳加業回應街坊質詢,無任何實質數字可以提供)

陣線組織主任楊健濱呼籲在場的天水圍南部和北部街方,不要只參加一晚的晚會,而可以自己各自就住街市的議題,去找自己區內的當區區議員施壓。楊指出區議會有政府的撥款,街坊可追問這些撥款是否能用作興建臨時街市服務街坊。同時,他指出,天水圍南的街坊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新建街市的細節,到底是否符合需要;天水圍北的街坊就可以追問當區區議員去向政府要求有公營街市。

最後,團體要求三位立法會議員在一張大的訴求板上簽名,並與兩名南、北部街坊代表一起,致送該「街市單」予陳加業,促請政府盡快「找數」,在天水圍北興建另一座公營街市,及在等待街市落成期間撥地作臨時街市。

短片|深水埗區議會(5/3/2019)休會期間小販發言講咗乜?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上星期二,深水埗區議會討論棚仔小販安置進度。搞笑嘅係,張永森主席喺休會期間先俾小販發言,小販一發完言,就宣布復會喎!換句話講,小販講嘅嘢一句都無錄音、一句都唔會落喺會議紀錄啦…
想知小販講咗咩?就快啲睇片啦。

btw,發言小販何生事後話,因為時間關係,有一個重點佢無在會上講:
幾年前食環講過小販搬遷後要以「台商」身份經營,小販不能接受。事關「台商」是需要商業登記,除咗要俾每年$2500商業登記費之外,仲需要「做數」以供報稅之用。自己唔識做數,就要去搵會計報稅公司,閒閒地都要幾千至一萬蚊,所有來往收入、支出單據要保留六年。相對以「小販」身份經營 — 每年$128小販牌照費,不用報稅亦不用「做數」 — 「台商」身份大大加大了小販的財政和行政負擔。

有心做好安置的話,就要確保小販的經營條件存在啦!如果唔係就只係變相迫人執笠咋喎!

福榮過聖誕,2018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每年就近聖誕,在這條人稱玩具街的深水埗福榮街都會十分有節日氣氛!

今年我們就同大家來走走, 支持一下小販和小店啦! 唉,還以為聖誕節, 街坊會生意好一些, 多一些笑容,誰知原來做到無停手,才算剛剛好。 市道不好呀!希望政府就讓我們街坊過過節吧!
其實小販的貢獻不應該是交罰款嘛,沒有小販怎會有平價貨? 沒有這些檔販,又怎會有這麼漂亮和有特色的街道?我作為街坊日日經過,見到五花八門的東西,雖然有點擠,但也覺得好有朝氣。 心情都好些啦! 其實香港的地產搞到舖租這麼貴, 若不讓人好好地做小販,到頭來消費者還不是要幫店家交貴租? 那我們這些基層市民 ,哪來這麼多錢買東西呀?

各位香港市民,真的要多來深水埗支持一下社區經濟啦!

 

[布.小販.棚仔]導賞團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為了讓大家有多點時間和小販交流,[布.小販.棚仔]導賞團的時間會延長半小時。)

41336412_313015399432378_1706675177133178880_o

香港製衣業都有過一段輝煌時代,除了跨國出口貿易、本地的工廠,原來還連帶著一系列鮮為人知跟布相關的「回收行業」!?

現在小販很容易被稱為「香港特色」。但類似的簡單小生意、趁墟,應該幾千年前就已經出現,到底為什麼需要被限制?小販牌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

兩年前,深水埗有個叫棚仔(欽洲街臨時小販市場)的地方被食環署迫遷,機緣巧合之下我們認識了一班棚仔小販和他/她們的歷史,開始了小販的合法性/正當性、基層生活空間等的探索和思考。

希望這個導賞團可以讓大家對小販和基層生活有新的認識和理解。

日期:10月13日 (六)

時間:1400-1700

收費:$80/人

導賞團集合地點、收費方法會在報名後通知
報名:https://goo.gl/forms/mSesYmKPnHPsb5id2

主辦:社區互助發展行動(深水埗小學雞)

徵白紗、白喱士、白衣~團結・升級再造車衣合作社

photo_2018-09-08_00-59-41

我們是誰?
當製造業日漸式微,一眾擁有車衣技術的低收入工友組成合作社,齊心合力以創意和車衣技術,把剩餘物資化作一件件精美實用的再造產品。
我們希望在生產同時,實踐社會責任和工人民主。所以我們強調業務經民主討論決策;資源運用要平衡業務、社區的需要和環境的損害,落實有尊嚴的工資水平; 為棄置的米袋、傘布和橫額創造可再用的價值,讓社區和環境得以可持續發展。
最近我們與一些藝術家合作,製作一些劇場的佈景 ,我們於本年9月18日前須徵求大量以下白色的物品:
1) 白色衣物
2) 白紗
3) 白色喱士

問:污糟左黃左都可以? 答:無問題!因為是要用舊的白色紗裙或衫
問:一件衫有一部份白色其他部份其他色可以? 答:可以!只要有白色就得!

問:污糟左黃左都可以?  答:無問題!因為是要用舊的白色紗裙或衫
問:一件衫有一部份白色其他部份其他色可以?  答:可以!只要有白色就得!

有意捐贈者請聯絡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電話: 27904848 (辦公時間)可相約MTR交收

地址:觀塘翠屏邨翠櫻樓地下1-3A 室

中心開放時間
上午10:00-下午6:00

FB: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圖像中可能有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