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新移民及居港權’ Category

[2017.626]居留權運動十八周年行動

編按:
月底六二六是人大釋法18周年,居留權運動是其中一個堅持多年仍持續爭取中的運動,至今已十八年。
有關居留權的事件簡介或詳情,居權家長的訪問及歷年的行動的紀錄,可參看居留權大學行動網誌;或親身到訪晚會作更深入理解。

圖片轉自: 居留權大學行動網誌

19400691_10156277783522738_89687145_o

 

轉傳|夢中的家庭團聚 [靜坐行動跟進]

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特約記者: Mand Fung]
在香港,與家人一起生活是似乎是理所當然,大概無人想像過與至親分隔是什麼感覺。

鄺婆婆為了爭取子女來港一起生活堅持了十多年的抗爭,走訪過很多不同機構和政府部門,只為一家人能夠完完整整地生活。

鄺婆婆在內地與前夫誕下了兩名子女。1972年,前夫遇事患上嚴重精神病,更曾有暴力傾向,當時鄺婆婆唯有帶同年紀尚小的孩子離開。離婚後,鄺婆婆認識了現任港人丈夫,二人結婚後因國內生育政策所限,並未再生育。鄺婆婆的親生子女也改隨父姓,港人丈夫亦視兩個孩子如己出。

回歸後,鄺婆婆申請來港與丈夫團聚,並打算申請子女來港團圓。但事與願違,申請過程卻歷盡艱辛。自2001年起,鄺婆婆一直為此四處奔走,由於對政策一無所知,四處求助無門,故一直未能圓夢。更曾一度被某親中政黨教她申請[領養證明],結果令她的申請難上加難。至今,一直到她60歲,兒子才能通過規定中[照顧長者]這一條關卡,得以來港,但女兒仍然申訴無門。
photo540374068171483066

為此,鄺婆婆因爭取法律援助提請司法覆核被拒而上訴至高等法院。本月29日(即本星期五)高院宣判上訴結果。宣判前夕,她携同親自填詞與獻唱的歌曲《領養子女應享有居港權》,獨自來到政府總部與高等法院門外靜坐,表達訴求。期間保安人員以聲浪問題干涉、並拍照紀錄。間中亦有不少人駐足觀看橫額和文章,但並未進一步了解。

photo540374068171483062

鄺婆婆的處境,或未盡是大部分港人經歷或想像過的問題。身處於一個各處鄉村各處例的情況,作為小市民,能夠於有限的資訊和複雜的制度之間,尋找到解決問題的出路和應對方法,又談何容易?或許現實的情況未如所願,但一直堅持下去,為了讓體制下努力拼搏的小市民,得以擁有基本家庭團聚的生活,是每個人都應享有的權利。儘管勢孤力弱,鄺婆婆希望透過她的行動與經歷,喚起人們關注。

即使最後上訴失敗,鄺婆婆仍然會繼續爭取下去。判決當日(星期五)早上她仍然會在高院門外靜坐,直至宣佈結果。
~~~~~~~~~~~~~~~~~~

鄺婆婆所寫的歌:
《領養子女應享有居港權》

領養子女應享有居港權 領養子女等於親生
享有親生子女同等權利 是內地收養法
和本港領養條例 的共同規定
基本法沒有明言規定 不准繼子女 領養子女
享有居港權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規定香港居民在 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輸打贏要香港特區政府 不准繼子女領養子女
來港定居 家庭團聚 是違反
內地收養法 和本港領養條例 以及基本法
香港特區政府 要馬上放下歧視
放下維血緣論的魔鬼政策
還我家領養子女 來港定居家庭團聚
家庭團聚

photo540374068171483065

 

六二六[17年] 居權爭取活動

轉自:居留權大學行動網誌

^主題^ 反對釋法歪曲法律原意 十七年爭取 馬上還我家庭團聚

簡單背景介紹:99年1月,終審庭判決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可按基本法取得居港權利。然而,香港政府謊稱有167萬人會湧到香港,打破法治提請人大釋法,至6月26日人大常委推翻終審庭判決,令大部分港人內地子女無法與家人團聚。

~~反釋法 反謊言 反拖拉~~

 

^遊行^
日期: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
時間:下午2:30
集合地點:政府總部
內容:遞請願信给立法會、保安局及入境處。
約3:30pm 起步遊行。政府總部——上天橋到大古廣場——沿皇后大道中往遮打花園方向遊行至終審法院。
約4:30pm 遞請願信给首席法官馬道立。

~~廢除年齡限制~~ ~~ 要求馬上家庭團聚~~~

 

^燭光紀念晚會^
時間:晚上7:00pm
地點:遮打花園
內容:
7:00pm 開始及播放短片
7:15pm 嘉賓、團體、個人發言時間
7:45pm—9:30pm 各類交流活動同時進行

每年六二六,總會有些人前來遮打,看看煙火探探頭,他們可能是團體朋友、家長子女、老師學生、講古人聽書者,又或和地球任何角落任何人,既然有人仍然掂掛,既然有人持續給力,不如以不同形式進行交流,再看可匯聚什麼!

~~還我子女居港權 一個不能少 ~~

焦點錯置,無以解困──回應蔡東豪先生《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黃佳鑫撰文回應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1f3

文:黃佳鑫
圖:Manson Wong

對於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1]一文的觀點,本人實感萬分詫異,也無法理解,遑論認同。

《香》一文中所呈現的移民及人口政策觀其實與香港政府的極為相似,單以「經濟」面向為考慮,忽略其他社會面向。而所謂的「經濟」面向也似乎是局限於對外貿易、金融、房地產等的產業結構,即現時大家都嗤之以鼻的產業結構。無怪乎會把「移民質素(學歷)」置於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對於「滴漏」神畫破滅的現今香港,這過時且遠離新時代社會願景的人口政策及經濟觀,實在不能理解為何仍能直接從別人的文章中搬字過紙,置於桌上。

如果「低學歷」(文中用的標準是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是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請問蔡先生,這教那些本地土生土長,同樣是在各低技術的基層工種中默默耕耘,支撐社會的低學歷市民情何以堪呢?他們又是否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呢?當然前題是,蔡先生也需要先明確指出他所認同而引用的所謂「社會問題」是指甚麼,與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有甚麼關係。

但更諷刺的是,單從「吹水(打咀炮)」的層次看,蔡先生所認同而故意撰文和應的觀點,甚至比無能的香港政府更為「離地」。根據政府的官方統計數字,現時到香港的新移民正正是支撐香港低技術的基層工種的主要人口,是實實在在的支持著香港社會維持及發展的最根本部份。如政府發佈的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中指出,有70%的新來港人士正從事低技術的基層工種。是故,在社會主流都開始大力批評政府發展觀傾斜商家,莫視基層大眾的參與和福祉的當下,連政府也至少在口號上也開始打出「全民就業」,「釋放基層、新來港婦女勞動力,支撐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基礎」等說法。但可悲的是,文中作者對於現今香港基層工作人口現況和貢獻的了解可謂近乎「失明」。更遑論未及考慮家庭照顧者這極為重要的非直接經濟貢獻呢!

「移民」這一課題除了經濟的思考面向,也同時有家庭團聚的考慮。就本地發展考慮而特意輸入的「專才移民」每天150個配額的「單程證」政策,這個最為主要及被大家最為重點討論的內地移民來源,其政策目標正正就是要處理家庭團聚的價值考慮,正正是不應讓經濟考慮成為剝削團聚權利因素。

無可否認,「單程證」審批權不在香港,香港無能力左右內地政府決定,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著這點,不少爭取中港家庭權益的團體也是站出來支持爭取香港的「單程證」審批權,以使香港能有計劃及落實人口政策的基礎,也有利於中港家庭免於被內地貪腐官員拖延團聚。

但文中作者的觀點不但狹隘、過時,更是遠離具體香港社會現況和脈絡及人道價值的「國際標準」,實令難以信服,也未見作為香港社會發展的討論資源的價值。真的要思考香港現況問題,我認為應從香港無法自主決定自身政、經路向切入,而不僅僅是跳過自主問題就去想如何配合一套不知是「誰」想出來的發展觀。

[1]《香港敗在移民質素》蔡東豪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9%A6%99%E6%B8%AF%E6%95%97%E5%9C%A8%E7%A7%BB%E6%B0%91%E8%B3%AA%E7%B4%A0/

[2] 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013年10月)

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

居港權一二九判決十六周年 – 甘仔金鐘政總外留宿十六天

2015年1月29日是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爭取居港權判決的十六周年,當年爭取這件事的:
甘浩望神父
居留權委員會
居留權家長協會
居留權大學
將於2015年1月13日至1月29日於金鐘政總外留宿十六天,以誌紀念此案判決十六周年

歡迎朋友探望支持

居港權背景影片:

相關網頁-居留權大學行動網誌:
http://roau.wordpress.com/

【遊行:社會投資 全民受惠 稅制改革 拯救未來 】

政府在2月26日公布財政預算案,財政司表示香港面對人口老化帶來公共開支的增長會對未來構成沉重負擔,因此建議從2千多億的土地基金轉為一個「未來基金」,並將每年財政盈餘撥入未來基金,用作未來基建之用。但面對結構性貧富懸殊及傾斜房地產金融資本的不公義,普羅市民受著高房價、高租金、缺乏全民退休保障、醫療教育商品化、公共資產私有化等的煎熬。坐擁七千多億財政儲備的香港政府卻麻木不仁,拒絕將原屬於市民的社會資源進行財富再分配、亦否定香港進行稅制改革。因此,我們發起今次遊行,提出我們對於今年財政預算的不滿,要求政府改變其傾銷資本利益的財經政策,加強財富再分配的力度,讓我們有尊嚴地生活。我們呼籲各位市民積極參與是次行動。


日期:2014年4月13日 (星期日)
時間:上午10時30分
地點:由長江中心遊行至禮賓府
主辦: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
聯絡:黎婉薇(9716 5810),區立行(9873 9553)

=======================================
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
(由多個民間團體發起:老人權益中心 工友權益聯社 北區就業問題關注組 照顧者關注組 領匯監察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基層發展中心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左翼21 社會民主連線 工黨 勞資關係協進會 理大專上學院反加學費聯盟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正言匯社 深水埗社區協會 香港職工會聯盟)

 

居留權口述史系列|自主女兒的代價:黃女士的故事(下)

居留權口述史系列:

編按早前學聯、居權大學、自治八樓等關注港人內地子女居港權組織,舉辦了一個[走訪運動中之長者 – 居留權訪問工作坊 ],想留下長者們的口述史。這是很多香港人遺忘了的歷史,也是香港的重要歷史一部份。由於特區政府當年一句謊言,說有167萬港人子女將來香港,大量香港人亦聽信了這個謊言,帶來大量排斥和不幸,由於港人的排斥,最終給了中共和特區政府一個「人大釋法」的先機,打開了香港不能自治的開始。

今週年廿九就是129終審庭判決港人內地子女享有居港權的十五周年,故今週草根.行動.媒體便出版工作坊的部份訪問,希望大家能透過故事更了解事件。這些故事展示的,不單有中港,還有貧富,還有性別,一個人的一生,又豈是「居留權」三字可代表?

1011201_10153785084385643_596066236_n

                                                              圖:遮打花園,居留權一二九,十五年

訪問及撰文:yendy chanjennifer tai、小草

自主女兒的代價:黃女士的故事(三)

爭回做女兒的身份

當時生活很困苦,黃女士及婆家需要靠黃女士的在港家人寄錢回鄉給他們。由於家人們學歷不高,所以來港多年,也只能做地盤及工廠等工作,出賣勞力又收入不高,寄回鄉的都是他們的血汗錢。

1990年,黃女士最後的姐姐也隨丈夫來了香港,而黃女士在內地一直處於與婆家拉鋸,又獨力靠自己一點工作及父兄寄回來的錢,養大幾個子女。

1999年1月29日,香港終審庭判定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有居港權,父母素知黃女士的夙願,便叫黃女士來港申請。當時,黃女士已四十四歲,子女也已都長到了能自理的年紀,於是在3月19日,她便來港。那時沒有什麼自由行,申請來港探親不見得很容易,且當時訊息很混亂,許多相關的家庭都不知該怎做,只是憑著香港法庭判了,大家相信香港的司法比大陸可信,於是總認為應該無問題,子女們便紛紛過期居留等消息,以免回了大陸後,內地政府不再批她們來港。6月11日,父親帶黃女士往灣仔入境處自首過期居留,入境處給她行街紙等消息,想不到香港政府竟出了人大釋法這一招,6月26日之後,她再往續期便不成功了。

這次,黃女士一家都心有不甘,不甘到了香港仍受到這樣的宰制,於是,這次父母和她都站在同一陣線。1999年後,黃女士的父親年年都去遊行多次,為她爭取居留權。2007年,父親過身,母親雖身體虛弱卻也與她一起走上街頭,但一向虛弱的母親更因父親過世而有情緒問題--不識字的黃媽媽只要收到信件便會徬徨得哭出來,因為以前的信件都是由黃爸爸看的,幸好有黃女士在黃媽媽身邊安慰她。

近年黃女士的母親患心臟病、高血壓、風濕等病患,隨著年紀漸大更是每況愈下,需要有人時常在旁照顧她。可是,兄弟姐妹都是基層家庭,各有自己的困境:姐姐的丈夫患有糖尿病,大女患有腎病,需要日日洗腎;四弟做地盤散工,時有工作時無工作,收入不穩;哥哥和五弟分別在菲律賓和澳門打工,無法經常照顧老人家。黃女士感念母親對自己恩深,誓要留在此侍奉母親終老。

在這段期間,子女各自成婚,更連孫子也有了,黃女士一一錯過。2011年,她家鄉的家公大病,黃女士去問入境處,入境處職員卻說如她一回大陸,可能永不能再來港。她被迫抉擇,結果沒有回鄉奔喪,丈夫及子女因此與她關係破裂,現在只剩大女有聯絡。

現在,雖然港人內地子女可來港定居的條件已放寬,但黃女士在這個條件下仍屬「超超齡子女」,正式團聚無期。黃女士說,若有身份證,就算半夜三更也會飛回家鄉看子女和孫兒。可是,直到現在,黃女士對自己的抉擇沒有感到後悔,雖然在行動不便的母親身邊儼如廿四小時看護,自己也年紀不少開始這裡那裡有點病痛;雖然與內地親人關係破裂,但從她未嫁時就有的心願,只有在種環境下才能實願,簡單的心願:爭回做女兒的身份。

2014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