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短片’ Category

海麗罷工祝捷 工友組織者有乜講(短片)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經歷十天罷工,海麗清潔工友爭取成功,
然而罷工後復工第一天,立即就要回到累人工作中….

海麗罷工祝捷,齊來聽聽工友及組織者/後援成員的感想。

製作:草根‧行動‧媒體

相關影片回顧:
昨日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第四日(短片):https://wp.me/p2HdPx-3BD
海麗清潔工罷工過年 元旦遊行開籌罷工基金(短片):https://wp.me/p2HdPx-3BM
影片|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第八天紀:https://wp.me/p2HdPx-3Ca

廣告

轉載|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第八天紀 (短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罷工踏入第八日,除了聲援人士/團體支持,雄仔叔叔還與工友一同創作,並一同遊行到海麗邨房署門前高呼:

我們來做甚麼?
我們來拍門,不是來求你!
我們來拍門,要來提醒你!
我們有一對有力的手,嘭!嘭!嘭!
我們可以搬走垃圾,也可以搬走民順老闆!

製作:草根‧行動‧媒體

轉載|海麗清潔工罷工過年 元旦遊行開籌罷工基金(短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18.1.2

海麗邨外判清潔工以罷工出血,控訴廿年來外判制度之剝削性,到2018年第一天已臻第六天。公司態度強硬,據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的組織幹事杜振豪稱,新年第一天老闆還派人恐嚇,指誰再罷工就解僱。工友也企硬,指不信老闆一次過解僱眾多員工能夠及時請夠人手。

事緣屋邨清潔外判轉標,工友原公司的另一疑似分公司投得外判,舊公司叫工友簽自願離職,叫大家轉新公司。用這個方法,工友打工多年的年資斷層,失去相應福利,同時,舊公司不願付遣散費。杜振豪稱,這種新舊公司轉約期間,鑽空子令工友遣散費消失於空中的事,已持續廿多年,幸好今次海麗邨這班工友勇敢,站出來說不。

不過,工友罷工的每一天都無薪水,是犧牲極大的出血之舉。罷工可能演變為持久戰,若工友生計不保,終將影響罷工維護權益的持續性。因此,協助海麗工友的職工盟決定啟動勞工權益基金(罷工基金),協助因為爭取權益而損失收入的清潔工人,每日$250。

今日元旦有守護香港大遊行,故一班罷工工友聯同一眾支持罷工的群體和市民,到登龍街遊行街站上,為罷工基金籌款。許多工友人生第一次抗議,第一次罷工,罷工中的阿麗說:「絕對不怕老闆企硬…今次罷工,是要為所有打工仔,出口氣。」

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是自2013年碼頭工潮以後,職工盟成立「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支持往後有需要援助的勞工抗爭,基金設管理委員會,由職工盟、碼頭職工會及社會人士共同參與,過往亦曾撥款支持拯溺員的罷工行動。

市民可以將捐款存入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的專用戶口(戶口名稱: 香港職工會聯盟,恒生銀行:295-164578-010),亦可將抬頭祈付「香港職工會聯盟」的支票連捐款表格寄回「九龍油麻地彌敦道 557-559 號永旺行 19 樓」職工盟會址,信封標明「支持海麗罷工」。

轉載| 2017.12.30 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第四日(短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17年冬至,一位在屋邨工作的清潔工因垃圾槽設計不佳而工殤死亡。這份許多人以為低風險無技能的低薪工作,其中實際上的風險可見一斑。可是,屋邨清潔工這個工種自從香港政府帶頭搞外判之後,卻一直無啖好食。公司左手轉右手,無端炒人重聘,剝奪工人所有長俸假期的可能性。炒人時,搞強積金遣散費對沖,更把工友血汗錢定期沖走。又或者,索性叫工友不知簽什麼自願離職,遣散費都想慳番。諸如此類時時有。清潔工風吹路冷,日曬雨淋,老闆朱門酒肉臭,大判房署就推得一乾二淨,工友有怨無路訴。今年12月27日,一群在海麗邨做外判清潔工的工友,終於站出來說不。工友幫公司打工九年,居然同一老闆兩間公司一個話叫簽自願離職一個叫你簽新合約,如此就想慳掉遣散費,還可以不承認你年資。工友要求合理對待,就這樣要挨過元旦了,大家又可去現場支持一下?

短片|無錢買餸洗咩驚

 

在2015年8月,食環署發出單方面通知,指深水埗欽州街小販市場(俗稱棚仔)會被清拆。小販對食環署的決定表示不滿,並進行了一連串抗議行動。

自2015年年底起,影行者和社區互助發展行動的成員帶同錄影機,關注棚仔的動向,與小販建立關係,並作參與式記錄和創作。

除了行動和抗爭外,鏡頭裏更記下了小販的日常。在相處中發現他們是小販之餘,同時是仔女的母親父親,孫仔女的婆婆公公,深水埗的街坊,鄰檔的幫手……

今次,就讓我們看看李太,作為棚仔小販,同時是深水埗街坊的日常!

[七漆柒]之舞

林鄭赴藍屋開幕禮,除了東北橫洲村民到場抗議,還有利東街may姐跳了一個半小時[七漆柒]之舞。

更多:
橫洲三村公開信:https://radicalhk.com/2017/09/19/wangchau-19/

轉載|影像報導:租戶住屋大遊行 (附中英字幕with eng subtitle)

自從租金管制和租住權保障分別在1998和2004年被取消後,基層居民住屋環境每況越下,租金負擔沉重。連續第13年,在2017年7月9日,不少基層街坊和支持基層住屋權的團體齊集,遊行要求政府修改《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重新加入不同形式的租戶保障。這段片,紀錄這些來自不同區,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族裔,不同公民身份的街坊,為什麼會在這一天出來?他們面臨的生活住屋環境是怎樣?

Since rent control and tenancy protection were cancelled in 1998 and 2004 respectively, housing environment has been deteriorating for the majority of lower class city dwellers. Rent has skyrocketed. For the 13th years, on 9th July 2017, groups of lower class residents and organisations that support right for housing gathered and marched towards government headquarter and demand the restoration of tenancy protection and rent control. Marchers are of different ages, genders, sex, ethnicities and citizenship status. What do they want to 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