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行動消息’ Category

新聞稿|房屋事務委員會 「紓緩分間單位居民住屋困難短中期措施」公聽會前行動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土瓜灣基層住屋組、大角咀劏房關注組、灣仔基層住屋組、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屯門住屋關注團隊、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公屋興建不達標 中短措施又冇影」
「劏房逼遷捱貴租 檢討租例不容緩」

回歸廿年,經濟有所增長,但房屋問題卻越趨嚴重,住屋開支為全球最難負擔的城市,最為受害的就是基層市民,只能夠擠住環境惡劣的劏房。據統計處2016年數據顯示,全港有接近20萬人居住在8萬8千間劏房之中,相比2013年的數據,劏房數目增加了三分之一。此外,更有逾14,000人住在非住宅地方,當中包括工廠大廈、由養畜場改裝而成的劏房等。

梁特政權,於過去五年稱房屋政策為「重中之重」,制定《長遠房屋策略》,一味強調增加供應;然而,住屋問題未有解決,反而惡化,私人房屋供應大幅增加,但樓價仍然急升;公屋興建更是嚴重不達標,一般申請的平均公屋輪候時間已長達4.7年。基層租戶被逼長期忍受狹窄的居住環境、業主或地產仲介濫收水電費、加租逼遷等問題。問題絲毫未見解決。

一直以來,基層市民及政策倡議者致力爭取各項短中期紓緩措施,包括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重設租務穩定機制、制訂適切安置政策、善用閒置建築作過渡性房屋、立法監管濫收水電費,以及重建地皮興建公屋等。但是,政府卻置若罔聞,以「功效成疑」為由,非但沒有制定適切措施幫助居民,任由劏房問題惡化,更主動採取取締行動,牽頭迫走租戶,把責任歸咎於基層街坊上。連最卑微的關愛基金「N無人士」津貼都無理終止,基層市民的住屋處境已經是危急關頭。

為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及 全港劏房關注平台 於去年立法會新上任始,已要求房屋事務委員會設立是次公聽會,讓居住於不適切住房的基層租戶發表意見。聯席將聯同一眾基層街坊、全港劏房關注平台和爭取低收入家庭保障聯席,於7月3日(一)下午二時正,於立法會公民廣場外進行請願行動,抗議政府漠視劏房居民的需要。與此同時,聯席將會透過把象徵着三項改革,分別是「監管濫收水電、租務管制、過渡性房屋」的三輛炭車,送給基層街坊,喻意政府須儘快實施協助劏房戶的中短期支援措施,「雪中送炭」。以下是聯席針對「中短期基層住屋舒緩措施」的立場與訴求:

A) 政府應就《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進行全面檢討,並就檢討結果作公開諮詢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於2003年5月28日說:「在目前租賃單位供應充裕的情況下,條例草案更能平衡業主與租客雙方的利益。」所以政府建議撤銷對住宅租賃的租住權管制,以及撤銷終止非住宅租賃的最短通知期的規定。但是今非昔比,現時租賃市場供不應求,租金指數已上升至不可負擔的水平。

聯席促請當局,就《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應該於今年內落實時間表,以進行全面檢討《條例》及公眾諮詢。以下是聯席的《租務穩定機制民間方案》中的幾個要點:

a.立即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廣泛諮詢民間租務穩定機制方案。
b.嚴格執行簽署書面租約和打釐印,以保障業主和租客雙方的權益;
c.規定租金雜費清楚列明於租單上,並立法禁止業主收取高於水電煤費用的實際開支;
d.每份租約有設置固定租期最少一年,期間不得加租或要求遷離;如果一年後組客有意續租,仍有主動權再續一年。
e.中止租約通知期,由一個月延長至最少三個月,並且要嚴格執行書面通知的步驟;
f.成立高度透明化的租務仲裁機制,訂定何謂「合理」租金水平和處理租務糾紛;
g.在現時租金高企而且輪候時間極長的情況下,政府應該推出恆常津助措施舒緩基層租戶的住屋開支壓力,或推出針對租金或住屋開支的其他津助方案。

B) 在研究工廈劏房刑事化或加強取締寮屋的同時,應修訂完善的安置政策,以及開設過渡性房屋

政府以安全為由,自2012年起着力取締工廈劏房,卻沒有提供適切的安置方案,劏房戶因此陷入隨時失去居所的窘境中。而早前發展局更建議修訂《建築物條例》,對使用工廈作非法居住用途的處所擁有人、租客或負責人等,施加刑事制裁。雖然沒有能力將單位分租出去的租戶可能獲得豁免,可是工廈劏房刑事化將會造成更多迫遷和取締情況,故此制訂安置政策刻不容緩。此外,香港亦缺乏過渡性房屋,讓受取締行動或迫遷影響、無法另覓居所的租戶暫住。聯席認為,政府應為上述受影響租戶制訂安置政策,並善用已空置的政府設施(如:空置校舍、公務員宿舍等),改建成過渡性房屋。詳細建議包括:

1. 從速檢討不適切住房安置條例,妥善安置受政府執法取締行動或其他原因流離失所的居民,重新開放石籬中轉屋作安置,並應進一步改善中轉屋或收容中心的居住環境。
2. 善用已空置的政府設施,如:空置校舍、公務員宿舍等,改建作過渡性房屋;開放民間團體申請空置土地及建築物資源,連結專業規劃人士,與當區持份者及民間團體一起商討規劃方案;
3. 在短期空置或不適宜興建公屋的地皮,設置過渡性房屋,連結專業規劃人士,與當區持份者及民間團體一起商討規劃方案;
4. 在未有適切過多房屋及沒有即時危險之下,暫緩取締不適切居民的住房。

廣告

轉傳|短片:劉鳴煒發難清場 拒見青年假諮詢

短片製作:青年革新

事緣6月13日晚上,由青年事務委員會及民政事務署合辦的 「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青年交流會,請來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擔任嘉賓,由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主持。

劉鳴煒身兼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以及扶貧委員會委員,卻從未就退休保障議題,公開表達立場和意見。青年團體「青年革新」成員早前多次約見不果,遂在諮詢會當面邀請劉鳴煒與青年對話。豈料劉以「不接受這種示威方式」為由,堅持將「青年革新」成員趕離、抬離會場,單方面中止對話。

「青年革新」當日的行動訴求有三,要求劉鳴煒:
1. 答覆會面日期;
2. 表達對於退休保障的立場;及
3. 將青年支持全民退休保障的聲音,帶入扶貧委員會。

「青年革新」就退休保障的立場:拒絶政府假諮詢,拒絶要審要查方案。希望政府聽取民意,落實無須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而劉鳴煒擔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竟然將青年逐出諮詢會現場,令人質疑其與青年交流的誠意。

 

《觀塘裕民坊行動報導》【基層住屋要自主 各區街坊大連結】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16年5月8日,關住基層住屋聯席聯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過去及現正受市建局重建項目影響的街坊和義工組成)、各關注基層住屋團體及來自葵 涌、大角咀、觀塘及深水埗等各區劏房居民,於觀塘裕民坊市建局重建地盤遊行示威, 要求市建局及發展局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反對舊區豪宅化(是次行動立場書,請按連結

抗議行動完結後, 各區的基層街坊亦一同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 福榮街和青山道/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 認識市建局欺壓重建街坊的惡行, 亦相互分享交流在基層住屋問題上的抗爭經驗, 體現基層街坊互相結連的可貴精神。

公營機構起「豪宅」 社會責任已忘本

觀塘市中心項目是市建局歷來最大型的重建項目,分為5期發展, 第1期已完成發展,與地產商信和置業合作,興建成豪宅「觀月· 樺峯」。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為商住發展項目,範圍包括裕民坊、康寧道、物華街及協和街,地盤佔地約23.4萬方呎,面積龐大(現時舊樓已全部拆卸,見下圖),亦是與信和置業及 華人置業合作打造成另一豪宅項目。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觀塘市中心第2及3區地盤(改圖來源:市建局網頁)

參與團體不滿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獲政府注資100億元,又享有免補地價優惠,更能利用公權力收地,好應該盡其社會責任,但過去十多年所有重建後的 地皮均起豪宅,以賺錢為本,而觀塘重建項目正正是消滅基層社區的代表作,令重建區內住戶無法留在原址居住,區內特色小店及檔販亦被逼走,斴近的住戶及小商 店亦因租金上升帶來沈重負擔。各團體參與者一邊圍繞重建地盤遊行,一邊在地盤周圍貼上「我要建公屋」、「不要豪宅」等標語,亦將巨型橫額懸掛於重建地盤, 並放出掛有爭取訴求的氣球,寓意市建局應「釋放」土地舒緩住屋問題,並「由下而上」進行規劃。

unnamed(2)unnamed(3)unnamed(4)

 

斥市建局「屢騙公眾」 興建公屋實可行

前深水埗重建項目K20-23街坊岑太斥市建局和房協當年在合作發展項目時,對公眾說興建一些讓青年人可以負擔,實而不華的樓宇,結果現在變曬做「大四喜」(喜盈、喜韻、喜漾及喜薈)既天價豪宅,一般市民根本難以負擔,是「講一套、做一套」。

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亦認為在重建地皮興建公屋絕對可行,只是現時政府和市建局均缺乏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承擔,例如政府可以向市建局回購部份重 建地皮,撥地給房委會興建公屋。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代表阿聰亦補充市建局成立以來,現時儲備已由最初政府注資的100億累積盈餘至250億,即使政府不回購重建地皮,市建局亦有能力興建公屋,履行社會責任。

unnamed(5)

基層街坊互連結 齊訪長沙灣重建區

抗議行動完結後,各區的基層街坊及組織者亦一同前往長沙灣, 探訪現正受重建影響的東京街/福榮街和青山道/ 元州街重建項目的街坊,交流爭取基層住屋權上的經驗, 並開啟更多連結合作的可能。

unnamed(6)

自從2004年政府廢除租務管制後,基層的住屋權往往不受保障,面對業主不合理加租和迫遷,變得十分弱勢。旺角街坊張生分享自身爭取合理權益的經驗,近日入稟法庭,向業主追收多年來濫收的水、電費,並鼓勵重建街坊若面對同類情況,即使業主是市建局,亦要向其追討濫收費用。深水埗街坊權哥及太子街坊 成哥認為長遠來說,重新推行租務管制,方能夠平衡業主與租客的權益,並談及過去多年的爭取經驗,例如在區議會和立法會方面的推動。

現時重建區租戶亦面對租務不受保障的問題,青山道/元州街街坊愛姐表示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她就被業主加租1800元,市建局推塘這是租務問題,不能介入,前順寧道重建項目天台戶何生分享當年市建局宣佈重建後,就有10多戶租戶被地產業主迫遷,因此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過去就曾在市建局總部地下舉辦租務管制論壇,既向市建局抗議,亦是向政府爭取重啟租管。

重建區街坊亦分享現時市建局的安置問題,東京街/福榮街街坊陳生認為市建局拆樓但無足夠單位做安置,應該要先建後拆,而唔係將安置責任推卸給房委會,青山道/元州街街坊鄭生亦表示近日獲得市建局的安置名單,全部是舊公屋單位,當中部份單位的樓齡比重建區樓宇更舊,做法十分離譜。最後,在場分享交流的各區街坊一致認為,長遠來說要一同迫使市建局將重建地盤釋放作公營房屋的用途,而非繼續興建豪宅,方能夠應付日後更多重建項目的安置需要,及舒緩基層的住屋問題。

unnamed(7)

今次的連結分享會,讓來自各區的基層街坊有深入認識的機會,互相交流彼此抗爭的經驗,體現無權無勢者團結爭取住屋權的可貴。

 

廚盟連戰兩月小勝兩仗  美心限制工時、加薪兼清付加班費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美心集團是香港數一數二的飲食集團,但香港廚師聯盟(下稱[廚盟])認為集團的發展與利潤皆有賴於剝削其廚房員工,今年三月起發動爭取行動,揭露美心薪酬偏低、同工不同酬、工時超長及賣休息日等問題。連串行動近兩月,四月初小見成果,美心承諾將限制最高工時至13小時和月清加班費,不再拖糧。

今月初再下一城,根據員工所講,過往美心人工通常加二百至五百,按職級和表現調整,但今年就從四百到一千元。有洗碗阿姐去年加二百元,今年加了四百元。有不同職級的廚師分別加了五百元及八百元,也有一位年資較長但低薪的員工加了一千元。美心快餐的招聘廣告上,時薪工亦從四十元上調到四十五元。

工時長到賣休息日 同工不同酬氣難平
化名「風雷」的燒味部師傅透露,水吧同事不時一日十六至十七小時,由凌晨五時做到晚上十時,加班補水只是一倍工資。人手不足,公司「買假」,員工連僅餘的每周休息日,也賣出去,以風雷為例,他每個月平均賣兩天,有的同事則四天都賣掉。工時長,還要賣休息日,這個珍貴的休息日也沒有甚麼工半或雙工,與平日一樣工資,生命又少一天,一周工時長遠六十至七十小時。風雷指出長工時連同美心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制度,導致即使超長工時,總工資仍然低於同行。

他入職時月薪只有約一萬元,至今月薪約為一萬三千元,「喺呢度,年資係冇價值!」同等職位,相同工作要求,新入職同事的薪酬也與他相若。「咁多年,無功都有勞呀?如果同公司做得長時間係唔重要嘅,點解又要有長期服務金?」

網上有美心非廚房部的前員工見到新聞後回應,指出相似的「補鐘」問題:「咩叫補鐘?就係今日唔夠人,叫你OT,第2日人手充足,叫你早退補鐘,至於早退少做了的工時,就用OT去填數,今個月補唔曬,帶落下個月,咁就成年都冇出過OT!」可見不只廚房部,全個美心員工都在工時超長的壓力下生活。
maxim
加班鐘月月清 點解咁重要?

一位前美心員工指出:「美心一個在香港大型飲食集團,但經常性聽到員工之怨聲,美心員工的工資本來以比市面實際工資為低,加上有些分區經理為了交數,做了很多欺下瞞上的行為, 而員工亦投數無門,所以怨聲是必然現像,曾有經理强行要員工加班,更剋扣員工加班飯鐘,及更因為想營業額做得好,竟將員工加班費分階段出,喜歡就出十個鐘 给你,不喜歡就出兩個鐘甚至暫援不出,曾遇過一位美心員工居然積壓了二百多個加班鐘數!作為一個大型集團,實應好好檢討管理層問題,及應設立一個給前線員 工投訴的渠道,免得一些欺下瞞上的人作惡。而且更應從新檢討薪酬基制,不要和實際市況差距越走越遠,不然只會步向没落!」

美心以勞資協議來回應工時 足見「合約工時」無法保障員工
爭取期間,美心集團就工時部份的回應:「所有員工工作時數,均由勞資雙方協商及同意而落實。」
一直與香港廚師聯盟共同爭取的街坊工友服務處(下稱[街工])表示,這正展示了現時政府與商家為逃避「標準工時」而提倡的所謂「合約工時」(即由僱主及僱員自行在合約內訂明工作時間)根本無法保障勞工。

「工友缺乏議價能力,就算你期望工時不要太長、加班要有補水,結果往往是僱主大石壓死蟹。立法標準工時,則是由政府規管工時,保障員工加班有補水,若僱員拒絕支付,僱員可以追討,正如現時僱員可以按照勞工法例追討欠薪、代通知金等。」

工會與社區齊爭取 [社區勞工化]為工運路向
這連串的爭取行動,包括四月初的一次在總部大堂坐下請願,該次行動看似一個普通的請願,實質並不簡單。一般工業行動通常是一群苦主到僱主或勞工處示威,但該次行動的策略卻有所不同。當日有參與行動的,也有一批非美心僱員的基層市民,包括了葵芳工友組的代表賢珍。賢珍從食客角度出發,她認為員工待遇得到改善,食物水準亦能提昇,同時關注工友的長工時問題,影響家人生活。

街工代表黃潤達提出「社區勞工化」的主張,指出四月初的美心行動由工會與地區街坊聯合籌備,共同開會了解廚師現況和困難,討論時間表及爭取策略。他指出巿場越自由和彈性導致工人分散,大家越要團結起來,靈活發展基層勞工運動,讓這股力量延續下去。

同志仍須努力
廚盟指出,美心整體的勞工待遇仍在同行中偏低,必須改善。同時,廚盟亦指出:「有廚師日做15、16小時,如今定下最高工時,雖然有助紓緩長工時問題,然而我們亦須指出,13小時加上交通時間,其實一個廚師的生活都付諸美心了,比較理想的做法,實為同時再減工時以及調高加班費至1.5倍,方可維持收入又有助健康。」廚盟表示將「繼續組織員工爭取改善待遇,還員工應得的勞動成果!」

c4d742_image1 f41a4a_image2

圖片提供: 香港廚師聯盟
資料來源:香港廚師聯盟
https://www.facebook.com/hkchefunion/?fref=nf
街坊工友服務處
http://www.nwsc.org.hk/desktop/

12月13日 要求規管移民家務工工時遊行

日期:12月13日

主辦團體:亞洲移居人士聯盟 (AMCB)
集合:

14:00銅鑼灣E出口,百德新街集會

遊行路線:

百德新街 -> 印尼領事館 -> 政府總部

訴求:

  1. 立法規管所有在港的移民及本地工人的標準工時
  2. 正式確認及推行國際勞工組織 C189 公約
  3. 訂定法例嚴格規管僱傭中介公司
  4. 容許外藉家務工及其僱主可選擇協商達致外宿安排
  5. 增加外藉家務工的最低可接受工資至四千五百港元!
  6. 反對所有針對外藉家務工的歧視性簽證政策(如兩星期逗留條件)
  7. 對所有工作滿五年的工人的長期服務金不設其他條件
  8. 反對種族以至所有型式的歧視!

 

東北闖高球場: 權貴有地打波 貧無立錐之地

編按:

上週日,大概五十多名市民往粉嶺高球場示威,要求政府收回這個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該批市民要求政府收回土地,以興趣可負擔房屋,應付香港基層住屋的需求,而無須強制發展東北農 地及破壞東北村民的家園。

以下為該些團體的聲明:
IMG-20150816-WA0017 IMG-20150816-WA0030 IMG-20150816-WA0039

現時香港的住屋問題已達致非常嚴峻的境地。超過28萬戶家庭現正輪候公屋,多達十數萬的市民蝸居於劏房,更加有很多基層市民因為租金飆升,居住環境過份壓縮,搬進工廈又落得被逼遷的命運,加上市區重建,私人收樓等逼遷,草根階層越住越貴,越住越細,已然沒有立錐之地。

然 而,公屋的興建量卻屢不達標,去年的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9900個,比原定目標12700少了兩成;政府托詞因為土地供應不足,然而卻屢屢可以見到,政府 寧可容讓少部分權貴玩樂,卻磨刀霍霍向草根市民的居住地埋手,不拆高場拆東北,背景通通都是官商勾結,不顧基層的利益輸送項目。

村民和市民都唯有以強烈的行動,表達對政府向權貴跪低,卻對弱者抽刃的憤怒。我們將會進入粉嶺香港高爾夫球會場地強烈抗議,反對政府及財團對基層住屋權的剝奪,向不公義發展說不,誓死保護家園和捍衛鄉郊土地的價值。

政府屢向權貴下跪,官商勾結,雙重標準
梁 振英一方面說「土地何來?」,卻將粉嶺高爾夫球場的一公頃農圃,拍賣給恆基建高密度豪宅;年初又放風指粉嶺高爾夫球場內有很多古樹和古墓,可供發展面積有 限。然而,新界東北內同樣有很多古樹和古建築物,為甚麼又可以拆?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於六月宣布,核准古洞北、粉嶺北、粉嶺及上水3個分區計劃大綱草 圖,密鑼緊鼓地進行收地,古洞村民及石仔嶺安老院將面臨受害,馬屎埔更率先遭到恆基「未卜先知」,在可原址換地範圍加緊收地,以惡劣手段逼遷居民。而有份 審批的城規會,當中亦有一委員梁宏正是哥爾夫球會董事,明明在東北計劃上有利益衝突,卻沒有避席。由此可見,政府的收地政策是如何雙重標準,政商合一瓜分 土地的目的可謂昭然若揭。

除了東北以外,政府放風承諾的公屋興建量,可以預見將無法達標。除了今年度的公屋建屋量遠低於預期,政 府的舉措均顯示其並無決心增加公屋供應。例如原本算 元朗橫洲工業村棕地,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因為鄉事豪強的反對而跪低,最終竟決定收回朗屏邨旁 的綠化地帶,興建只有4000戶的公屋。梁振英政府號稱興建香港人的新市鎮,以解決樓價租金和公屋輪候的問題,卻對權貴者屈服,更把失去家園的東北居民, 和居於市區的基層租客放在對立面上,分化抹黑同是處於弱勢的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所謂「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終淪為權貴得益,基層遭害的下場。

寧犧牲萬千基層住屋權  只為保護特權人士享樂
政 府必須找出合適土地興建公屋,全民亦須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有73幅之多,全為政府官地,只以免收地租或象徵性地收取 1000元租用,是小圈子權貴會員才可使用,不少位處市區的私人會所地(紀華利山木球會、九龍塘會、香港木球會、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等等)以公共資源牟取暴 利,包括:炒賣會籍,舉辦婚禮,每年租金收入龐大。同樣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位於上水的香港哥爾夫球會,地皮面積達 170 公頃,亦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卻只服務2000個權貴會員。

政府偏要強行要毀人家園、農地和小型工業的東北發展計劃,遲遲沒有決 心收回對社會破壞甚低的73幅私人會所用地,亦沒有推動空置土地、短期租約用地和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土地等作興建公屋,明顯是選擇性地向弱勢者開刀,製造 弱勢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的分化,而權貴的私人會所會員和經營會所的既得利益者卻不用承擔興建公屋的責任。

基層住屋權非空口白話  土地資源亦非權勢玩物
土 地資源理應是屬於所有人民,及其上之生靈。房屋資源亦應是市民基本保障,而非炒賣品。可是,政府縱容四大發展商在新界東北大量囤積土地,供發展商原址換 地,建屋牟利;陳茂、 馬紹祥、吳亮星等力推東北的官員和議員,均涉及與發展商的種種利益關係中。是故,東北發展只會淪為土地利益分贓、官商勾結的行為。 強推新界東北不但沒有解決房問題,反而剝奪了當地居民的住屋和生計。真正的解決之道,就是收回香港哥爾夫球會用地和其他私人會所地,讓權貴、經營會所的得 益者、發展商、以及平民百姓共同承擔興建公屋的社會責任。因此,我們聯合要求:

1.    收回香港高爾夫球會土地,以由下而上的民主規劃原則,興建密度合適的公屋,並即時全面檢討各區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用途

2.    立即停止不公義的東北計劃,停止一切原址換地等利益輸送政策

3.    善用空置土地和短期租約用地興建公屋,並使用市區重建土地興建公營房屋
~~~~~~~~~~~~~~~~~~~~~~~~~~~~~~~~~~~~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土地正義聯盟    深水埗劏房關注組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葵涌劏房住客聯盟   大角咀劏房關注組   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鼓嶺坪輋保衞家園聯盟

照片提供: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延伸閱讀:基層師奶政治學之:長遠房屋策略有幾堅?

【遊行:社會投資 全民受惠 稅制改革 拯救未來 】

政府在2月26日公布財政預算案,財政司表示香港面對人口老化帶來公共開支的增長會對未來構成沉重負擔,因此建議從2千多億的土地基金轉為一個「未來基金」,並將每年財政盈餘撥入未來基金,用作未來基建之用。但面對結構性貧富懸殊及傾斜房地產金融資本的不公義,普羅市民受著高房價、高租金、缺乏全民退休保障、醫療教育商品化、公共資產私有化等的煎熬。坐擁七千多億財政儲備的香港政府卻麻木不仁,拒絕將原屬於市民的社會資源進行財富再分配、亦否定香港進行稅制改革。因此,我們發起今次遊行,提出我們對於今年財政預算的不滿,要求政府改變其傾銷資本利益的財經政策,加強財富再分配的力度,讓我們有尊嚴地生活。我們呼籲各位市民積極參與是次行動。


日期:2014年4月13日 (星期日)
時間:上午10時30分
地點:由長江中心遊行至禮賓府
主辦: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
聯絡:黎婉薇(9716 5810),區立行(9873 9553)

=======================================
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
(由多個民間團體發起:老人權益中心 工友權益聯社 北區就業問題關注組 照顧者關注組 領匯監察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基層發展中心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左翼21 社會民主連線 工黨 勞資關係協進會 理大專上學院反加學費聯盟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正言匯社 深水埗社區協會 香港職工會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