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選舉’ Category

回應「今年不再是建制派主導區議會,就不用取消節日小組」

轉自: 深水埗小學雞

未提供相片說明。

回應「今年不再是建制派主導區議會,就不用取消節日小組」

呢幾日在街站和網上了解到有街坊會提出以上問題,好多謝街坊提出意見和討論呀!有批評才有進步,運動才能發酵。有朋友見到我地個社區公投活動,覺得取消節日小組太二元對立,其實改善下個小組就得。咁我地都想同大家再解釋多啲我地的諗法啦~😊😊

🧩有限資源,大家覺得放「日常民生」抑或「節日慶祝」?
關於為何我們提出想取消節日小組,其實一來我地睇過上年節日小節的支出項目都係市民參與唔到的活動,望落一些完全是民生以外的大花費。咁有限資源是否用日常民生,會相對更多放在節日慶祝支出更好,是我們想引起討論的。

🧩毋須成立小組也可搞節日東東,可能成立其他小組更好?
再者,其實區議會開啟一個小組,都有一定的資源要用,例如議員和職員的工作時間,會議室空間的使用等等,假如有些工作,不開小組也可做,是否應該不開呢?例如我們討論過,在文宣圖上也有寫的,就在本來的節日小組中,有些項目我們認為街坊好想要的,就是印月曆,我地都同意可保留或簡單透過大會做專項撥款而做到,無必要特別開小組。至於有些項目,如花墟花市穿梭巴士,其實若是為了方便基層市民,可以撥入與基層相關的小組,甚至如果深水埗搞多些新年花市,是否需要這筆款項呢?
又如果有街坊都覺得想有墟市以外的大眾同樂活動,例如今年有個中秋晚會[己亥年迎國慶中秋追月綜合表演嘉年華-2019年9月14日] ,其實都係用其他專項另行撥款咁搞,所以搞真真正正街坊受惠的節日活動,都真係毋須再生多個節日小組出來啦。

🧩拋磚方案: 把現時扶貧小組內己有墟市工作,另開墟市小組?
我們與街坊討論後,也會有一些建議,例如酒會錢,實在不必。某些議員嘉賓與區內權貴食好野,他們應該自己夾錢啦,或商業機構贊助,不應用公帑?有節日,更應普天同慶最好。現時扶貧小組內己有墟市工作,我們認為不如另開墟市小組,平時和節日都可以搞多些社區經濟,街坊可以參與擺檔,或者平價消費過節,豈不更好?
(這些我們都陸續會在與街坊溝通後出不同的宣傳讓參與公投人士投票前的考慮)

🧩報告結果會羅列埋投票以外的意見
基於以上考慮,我地遂提議取消節日小組。我地並無意要造成二元對立,而係希望透過公投,做到倡議,推到去街坊一齊去傾區議會入面資源可以如何運用。前晚我們擺街站時,亦有街坊表達希望保留節日小組,亦有街坊向我們提議節日小組可以點運用啲錢。在區議會第一次大會前,我們除了呼籲大家投票表達意向,也會努力透過不同渠道同方式(TG公海,FB,街站,黃店票站)等,去了解街坊的不同意見,整理成一個建議給新一屆區議會。實體投票有其他意見一欄,telegram投票亦可在公海補充其他意見,我地報告結果時,會將這些不同意見獨立表達出來。

如你對節日小組修改上有意見,都歡迎大家提出~謝謝🙏🙏

================
2020前深水埗社區公投:不要區議會做大嘥鬼,取消區議會節日小組❗️❗️
絲巴特別注意:
1)這個社區公投有兩種投票方式,一種是透過telegram,另一種是實體票。
2)telegram投票請用手機或telegram desktop
3) 歡迎所有在深水埗居住、上班、做生意或以深水埗作為重要生活社區的朋友投票!

實體投票: 直至2019年12月31日晚
telegram投票開放至新一屆第一次區議會大會前一晚23:59 (按過往慣例為1月第1個星期內)

投票直接LINK: https://t.me/sspdcmonitor/17

討論或意見請到公海: https://t.me/sspdcwatchdiscuss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未提供相片說明。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轉載︳曾於反送中行業聯署速遞工友追糧 十數名市民聲援資方CALL防暴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特約記者:沙加塔
攝影:鳴謝參與行動各示威者

昨日中午一時,勞工組快馬工友組代表聯同約十數名聲援市民,參與[和你追]行動,聲援曾發起反送中行業聯署的速遞工友,追討被拖欠六年的年假、勞工假等權益。

快明拖欠假期薪金、供強積金逾六年
一眾聲援市民在元州商場外元州街旁簡短發言解釋工友處境後,便遊行往昌發工業大廈六樓的快明有限公司(Farmax Limited),追討假期錢、勞工假等權益,約一時半抵達公司門外。市民高呼「快明找數」等口號,並向其他速遞工友派發單張,呼籲其他日薪工友追討其被公司拖久的年假。

被拖欠各種勞工權益的速遞工友阿輝指出,其於快明有限公司工作已逾六年,過去每星期工作五天半,每天工作十小時,已符合勞工條例4118要求(註一),然而公司一直未有給予有薪勞工假及有薪年假,亦一直未有供強積金。阿輝更表示其實際所需工作時數比本身出糧時數更多,然而公司一直未有付足薪金,已違反最低工資薪金的規定。而經計算,六年後各種拖欠金額已達廿多萬之數。

負責人失蹤  職員動粗罵「黑記」

有情緒激動職員不斷推撞現場市民,又不斷黑記黑記地大罵起哄。

 

然而,公司一直未有負責人外出見工友,一眾市民在門外等候逾半小時後,步入公司門口位置要求負責人會面,公司職員動粗,有市民被公司職員扯住手臂,推撞,職員亦意圖搶奪正在拍攝的手機或攝錄機,更莫名其妙地高呼「黑記」。公司管理層更曾透過擴音系統叫:「支持公司的同事請到門口!」然而只有不足十位職員出來為老闆擋駕及推撞,其他人依舊安靜地在觀察及做自己工作。期間某管理層一度聲稱需聯絡負責人,請市民等五分鐘,後又稱回來中要再等十五分鐘,然而公司一直未有負責人回應。期間聲援市民只是在門口位置等候,亦未有阻礙工友出入送貨。

期間工友一直順利通過門口送貨。

直至等候超過一小時,送件工友已幾乎全出街,期間部份工友以各種暗下的眼神和手勢,向示威者默默表示支持,但仍未見有負責人,而先前承諾會處理、過十五分鐘就會有負責人的管理層就全數躲進辦公室位置鎖門,無任何回應。阿輝及幾名聲援市民只好到辦公室門口拍門,拍了一會管理層出來要求阿輝獨自一人進辦公室傾談,被阿輝拒絕後,又再等良久,才終有兩位職員步出,要求阿輝和聲援市民到公司門外再商談。

公司代表身份疑雲:朋友?職員?代表?
聲援市民自然詢問這些職員的身份,其竟然支吾其詞逾十五分鐘,才回覆稱其叫陳生,是快明公司的代表,而其身旁的男子一開始表示是陳生的朋友,後才告知是馮生。

阿輝表示上周一已向公司提出要求支付被拖欠的年假、勞工假等假錢,而勞工組亦曾向公司致電反映,公司亦向阿輝稱需轉為月薪員工才可有年假、勞工假。兩位公司代表竟在此時詢問阿輝是哪間公司員工,有何證明其為公司員工。阿輝及在場人士均表示工友在此工作六年,每天都見到這些管理層,叫得出對方的名字,為何此刻竟問他如何證明自己是否公司職員?公司代表的態度令在場人十分憤怒。


公司報警 十數防暴到場護資方

部份防暴在門口擋著示威者,部份防暴在辦公室和管理層談話。

在談判剛開始,忽然就有近十名防暴到場,並立即攔住進公司辦公室的通道位置。防暴亦隨即問誰是當事人,得知阿輝是追討的工友,更一度要求阿輝登記身份證,示威者指有藉登記身份阻嚇工人爭取之嫌。在聲援市民質疑工人向公司追討被拖欠薪金完全沒有違法,而公司不依勞工法例支付薪金才是違反法例後,防暴才不再要求阿輝出示身份證。

防暴傳遞公司要求,指公司只希望阿輝及1-2位朋友入公司房傾談,聲援市民則堅持公司必須派員至公司門口位置,在眾人見證下傾談,願意協調除阿輝外只有三位聲援市民會發言,及讓資方代表站在防暴後與工友談話。

管理層站在防暴身後與工友談判

公司拖延再拖延 藉詞待勞工處跟進才處理

至此,公司已拖延回覆超過三小時,才終派出包括剛才門外馮生、陳生等三位職員在門口狹窄處傾談,又一度要求不可用咪發言,而言談間多次意圖推搪只接受勞工處作為「中間人」協調才再處理。勞工組代表表示,依勞工法例支付是公司法定責任,且不論聘請員工或支付薪金,亦無須勞工處在場才發生,為何在發生勞資糾紛就要中間人?管理層此時仍一度反問,「如果你是公司代表,有一群市民來施壓,是否亦需要有中介機構勞工處在場才覺合適?」勞工組成員隨即表示,「如果我是公司代表,我會依法支付所有假期錢、強積金等法定權益,那就不會有一群市民來追討了對嗎?」,並反問管理層,阿輝工作了這麼多年,公司是否一直未有供強積金? 管理層連此簡單問題也無法回應,仍指不知道,未有資料,勞工組代表便告訴他:「不供強積金就已犯法了。」

公司拖延近四小時 終只肯簽計數付款承諾書
在阿輝及勞工組堅持公司提供計數限期,經歷超過三個半小時,公司代表才最終承諾明天(十二月十七日)晚上八時計算好阿輝的權益,並於雙方確認金額無爭議後,明天起計七天內支付相關薪金。雙方在簽署此書面協議後,已是接近五時。

聲援市民於離開時,皆表示對於公司的拖延兼不負責任的態度十分憤怒及失望。

自組工友團結小組  曾發起反送中聯署
一個人有過往才有現在,是次事件出來爭取的阿輝,並非社運新手。2004年開始,他每年都去做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觀眾,從中獲得許多有關不同地方社會抗爭的知識。慢慢他認識了電影節的其中一個合辦團體自治八樓的朋友,參與了不少行動和討論。之後2014年,他參與了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即一個關注舊區重建和做居民組織的全義務運作團體。慢慢,到了2018年,他開始回望自己自身的勞工處境,意識到要從自己生活開始抗爭,於是與有志的工友一起找自治八樓的朋友商量,組成了快馬工友組,開始就住公司各種的管理不善、各種剋扣工資的賤招作出頑抗。阿輝指,這些賤招層出不窮,簡單舉例如工友(速遞員或司機)負責的件出了問題,有時亦未必是員工的責任(例如被偷件),但公司要求工友賠償的數目(每件$600),卻遠遠超過勞工法例限定下僱員犯錯可要求的補償金額($300)。公司亦曾迫員工寫悔過書、抵賴工傷賠償,而且,更用各種方法去違反最低工資法例等等。公司有好多個[商界展關懷]的牌,阿輝指據他所知,公司都請好多長者或能力不同人士,但就用廉價來聘請,至少就他所知,薪金比他低。就昨日所見,在拉重車出去派件的工友中,的確不少長者,更有一背部有點佝僂的婆婆。

 

2019年,在反送中運動開始後,好多人都說示威者阻礙交通阻人搵食,但最需要交通暢順的速遞員阿輝,卻發起行業聯署支持反送中運動。與此同時,他一直在上班,每天都頂住壓力,對公司的抗爭一直繼續到今天,殊不容易。

或許就如他的單張所寫:「香港人反抗,由每一日開始。」

 

註一: 只要符合4118,即連續四星期受聘於同一僱主,而每星期工作滿十八小時,即屬連續性僱傭合約關係。不論任何性質員工,包括日薪員工,公司皆需支付年假、勞工假等權益。詳情可參考勞工處網頁:https://www.labour.gov.hk/tc/faq/cap57b_whole.htm

轉載︳「新移民」「廢老」區成黃色票倉 區選/抗爭後社會新氣象?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上周日開票時,一直在看媒體公佈賽,聽到何妖、鼎鼎、娟娟和阿舜被踢走時,想必大家都同我一樣忍唔住高呼拍手!選完,不少當選民主派的議員都趕忙強調,這是手足血汗的代價,不敢稱喜,沙田區的新議員岑子杰,更馬上呼籲一起去理大救人。坊間亦有不少評論想提醒大家,現時的情況,仍是黃金六四比,不宜輕敵,五大訴求一日未見,更應重番街頭抗爭才是正道。

untitled-design.png圖:秋田、飛天豬

齊上齊落最要人 勿一時激氣變割蓆

重返街頭是正道,街頭抗爭的策略,無論勇武還是和理非,都需要更多手足,尤其是好多手足被捕和逃亡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就算不能時時上街,手足在一個區發起戰鬥,有街坊圍觀叫陣,也是感覺有支持。而且,相信,今次的票,也有不少屬於因各種限制未能時常抗爭,而只能在樓下開花時,才能出來造勢協助叫陣的街坊。

在正需要多人團結時,卻在區選後馬上又聽到不少人在埋怨,指啟德東、啟德北和啟德中、南全輸,乃是因為是新移民邨(a),但,小記重新觀望這個區選結果,並無法證明新移民邨一定是藍區喎!「新移民」唔係萬能key,衰左啲咩都話「因為新移民」就好似話「最衰都係有人發明左糖所以有左糖屎病」咁囉……

況且,都唔可以話係衰呀今次選舉結果!

今次民主派嬴左好多「新移民邨」喎……

唔多講,睇選舉資料:

add-a-subheding1.png

1)首先,未住夠七年無票投 (所以睇大家認為的「新移民」,到底是點定義啦……)

2)曾被多個傳媒(b)指為[蝗泉澳]的沙田水泉澳邨,其實上屆已是泛民當選,且今屆被分做兩個區後,仍是兩個區都是泛民當選。在水泉澳當選的盧德明更曾在選前更公開曾明言:新移民不一定是藍。(c)

3)全個天水圍公屋區,全部黃哂,除了慈祐選區(天慈邨)是由獨立的民主派人士陳美蓮連任外(並且大勝1862票);其他11個選區(d),本來全都是建制當道,而今次突然轉黃,且在逸澤、慈祐、瑞華、瑞愛、耀祐、天耀6區大勝超過1000票,在天恆、宏逸2區則大勝超2000票!

4) 元朗洪福邨一向被認為是藍,但今次是朱凱迪新西團隊的陳樹暉出選

5) 深水埗5個較新的公屋區中有4個都選出泛民議員,包括海盈邨所在的碧匯(新選區)、長沙灣邨所在的幸福、榮昌邨所在的富昌及石硤尾邨所在的石硤尾。當中只有蘇屋是建制當選,而且所輸票數不算太多(128票)。

6) 東涌的逸東、迎東、富東三大座公屋邨所佔的4個選區,向來被認為是新移民藍票倉,但其實滿逸選區是由獨立民主派人士郭平連任,而逸東邨北、東涌北、東涌南3個選區,是泛民當選。當中大家都不會忘記,鼎鼎在東涌南如何以大比數輸給獨立民主派的王進洋吧!

7) 無錯同時也有好多被喻為新移民邨的公屋區還是選了建制,例如被罵的啟德東、南、北三選區,但再看票數,泛民候選人最多輸803票,最少輸207票,遠遠不是泛民在像天水圍全區或水泉澳區這樣大勝拋離的局面(民主派丘文俊在水泉澳所屬的乙泉選區大勝2607)。
還有觀塘區山上的公屋,牛頭角上下邨還有彩盈邨等,都是建制當選,但觀其票數,建制嬴最多的是啟德東的803票,也並非遙不可及不能追。

傳統舊區號稱[廢老]區 民主派都大勝喎…

1) 傳統建制的4個旺角選區,只有旺角西是報稱獨立的建制人士許德亮當選,而其他3個全由民主派人士勝出。

2) 油麻地南、北;佐敦南、北;尖沙咀中、尖沙咀西、尖東及京士柏三個選區,這些都是建制與眾多舊區小業主關係良好的地區,全部都連續3-4屆由建制當選。今次看票數也顯然是苦戰,嬴最少的旺角北和佐敦南,也只分別勝85票和65票,多數是嬴200-300票。

3) 號稱建制好穩陣的深水埗南昌北, 由號稱民建聯師奶殺手的鄭泳舜坐陣,結果都輸400幾票。

4) 北區是傳統的老人票倉,但今次15席中泛民奪12席,只有上水鄉郊、沙打(沙頭角打鼓嶺)和盛福是建制勝。


點解??年青人、催淚彈與社區

到底點解呢?這選舉結果就真是要再仔細及牽涉好多資源才能做到的研究。不過,坊間也不乏說法的,看當天投票情況和看結果,也不難得出幾個可能性?(我強調是問號,只是可能性,但值得大家思考下…)

1) 年青人投票多了?
肯定是,但既然大家都說那些地方好多新移民,相信身為新移民子女的年青人也不少吧?(就暫時把來港8-10年的人都叫住新移民先吧)

2) 警暴催淚變催票?
小記做了個仔細的對比,發現同被認為是新移民邨的新公屋區或被認為是廢老多的舊區當中,由藍轉黃的區,都幾多直接在生活空間裡吃了警暴,包括打人、催淚彈、性侵、疑似殺人等。
像是天水圍,大家不會忘記那個回校取課本途中被拘捕的十幾歲初中生;那些無端在路上被兇殘對待的中學生;那大堆在警署門口被捕的中學生,還有那個被粗暴搬抬致在街上被走光的女生吧?
像是上水清河邨,就曾發生疑似建制候選人見到年青人夜晚在球場聚集就報警,結果搞到防暴來拘捕打波少年的事件。
像是石硤尾邨,示威青年入邨避難,防暴入區濫捕,有拎住袋餸的阿叔指警察不應濫捕,結果馬上被防暴拘捕,這些情景,圍觀街坊都歷歷在目。
舊區來說,如荃灣發生的黑社會斬人事件,楊屋道狂食催淚放題;油尖旺被警方無差別勁射彈,更不難望落街就見到差人追住年青人狂打,甚至前面無示威者也勁放催淚彈也有街坊見過,更不消說有爆眼少女和差人假扮示威者等等的警暴了……

3) 社區工作有紥根?
這個說不準,但至少,天水圍有許多親民主派的民間團體長期深耕,更奪得幾座樓的互委會主導權,此次加上少年軍,就大勝了。而水泉澳的盧德明和丘文俊也不是空降,地區藍轉黃,也未必見不到苗頭。油尖旺區,有社區前進5個候選人朱江瑋、胡穗珊、林兆杉、李國權和賀卓軒深耕兩年,主力推動由下而上基層參與,與居民共同面對不同的議題,今次修成正果。

投票率高睇真啲

好多坊間評論都話,投票率高其實建制和民主派都有進帳,不過,睇到開電視呢兩幅圖,你都咪話唔驚!

photo_2019-11-28_18-22-39photo_2019-11-28_18-22-43

雖然九龍西民主派戰績理想,但睇真啲,總票數來說,九龍西的民主派增長只有29%,而建制派有61%之多!!!民主派足足差了35%!不能令人不憂心:這次會否重蹈2003年廿三條民主派洗牌之後一屆玩完的惡夢?

中共政府想殖民,我地俾多啲信心去爭取人心!

即係阿媽係女人,唔等於所有女人都係阿媽。

中共政府想殖民,想溝淡,是不爭的事實;但中國來的人,不等於都是支持中共(部份人會說:支持中共就不跑出來了!),今次亦有港漂新移民新移民子女參與反送中運動中。好多年紀大的人,往往會保守,許多粗暴家長甚至把反送中子女趕出屋,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但今次也有很多銀髮族,和理非中行動中中年或以上的比率也不低,年紀大也不是保守的唯一因素。

香港人今次付出了好大的代價,也的確迫到警隊露出其政權爪牙的真面目。不是靠通訊軟件去遠觀的街坊,便不會平行時空得那麼誇張。以前的示威注重領導大台,往往集中在權貴集中之地,但今次十八區開花,亦令18區市民上了血的公民教育課。選舉結果,可能不多不少在說:人是可以被改變的,而社會運動,就是嘗試從內心去改變本來不認同你的人。

香港人,俾啲信心,天水圍所有公屋邨、水泉澳邨、清河邨、深水埗南昌北的經驗,都告訴我們,俾啲信心,紥實工作,展示出真誠的交流,是有人會看見的!

~~~~~~~~~~~~~~~~~~~~~~~~~~~~~~~~~~~~~~~~~~~~~~~~~~~~

註:
a)
https://lihkg.com/thread/1752746/page/1

 

https://lihkg.com/thread/1754005/page/1

 

https://lihkg.com/thread/1752650/page/1

 

b)
https://www.facebook.com/ViuTV.hk/posts/2210117659239763/

https://www.thestandnews.com/media/%E5%B0%8F%E5%BF%83%E6%8F%90%E9%98%B2-viutv-%E5%81%87%E4%BA%BA%E9%A8%B7/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85%89%E5%BE%A9%E6%B2%99%E7%94%B0-3-%E4%BD%A0%E6%89%80%E4%B8%8D%E7%9F%A5%E9%81%93%E7%9A%84%E6%B0%B4%E6%B3%89%E6%BE%B3-%E7%A9%B6%E7%AB%9F%E6%98%AF-%E8%9D%97%E9%82%A8-%E9%82%84%E6%98%AF-%E9%BB%83%E9%82%A8/

http://hkjam.com/?p=11594

c)
https://www.hk01.com/01%E5%81%B5%E6%9F%A5/394758/%E5%8D%80%E8%AD%B0%E6%9C%83%E9%81%B8%E8%88%89-%E5%A4%9A%E6%96%B0%E7%A7%BB%E6%B0%91%E6%B0%B4%E6%B3%89%E6%BE%B3%E9%81%B8%E6%83%85%E7%9F%9A%E7%9B%AE-%E5%80%99%E9%81%B8%E4%BA%BA-%E4%BB%96%E5%80%91%E9%9D%9E%E9%90%B5%E6%9D%BF%E4%B8%80%E5%A1%8A

d)
天水圍包含公屋的12個選區,包括:天耀、耀祐、慈祐、瑞愛、瑞華、頌華、悅恩、晴景、富恩、逸澤、天恆、宏逸。
https://www.eac.hk/pdf/distco/2019dc/final/ch/M_descriptions(Chi).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