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不食嗟來食街站-醫院員工淑儀不獲重聘跟進(附影像報導)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0307

轉自: 街坊工友服務處

我們在瑪嘉烈醫院宿舍門口擺站,呼籲更多人關注員工被打壓的處境,高層借退休重聘計劃排除異己。

醫院階級深重 淑儀敢言維權:
2013年 為改善基層員工待遇,淑儀毋懼上層阻撓,向前食衛局局長高永文醫生遞交意見書。
2014年 淑儀向行政總經理表達讓基層員工更有前景的訴求。
2016年 有員工常出言侮辱女性,淑儀挺身而出要求管理層認真處理。

一般員工退休可獲重聘,然而淑儀年資達廿五年,每年SDR評核達優良評分,卻罕有地不獲重聘,從去年七月退休開始,一直被拖拖拖……

早前我們到醫管局總部抗議後,終獲管理層約見,但事後他們竟提出以臨時OPA3職位重聘的提議,這根本是對淑儀的羞辱,職位降三級,工資減少萬多元。

淑儀回應: 不食嗟來食 ……

影像報導 : https://goo.gl/AQYpuu

廣告

【基層住屋大巡遊 暨 居住難關障礙賽:共同捍衛港人的基本住屋保障】

28168613_1615960231827319_6996141685510728393_n.jpg

政府換了一屆又一屆,每屆政府都說會全力為我們的住屋問題帶來改善;市民等了五年又五年,可是住屋狀況反而愈來愈惡劣,租金升幅令人窒息、居住環境越來越惡劣。住客彷如置身斯巴達障礙賽,每天在加租迫遷的陰霾下,越住越細、左閃右避,仍無法覓得安居。

要保障租戶的權益,除了增撥土地興建公屋外,我們也要爭取,提升租戶的議價力,更能抵抗無日無止的加租和迫遷。我們要求政府修訂現時「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包括保障租戶的續租權、限制租金升幅等,保障基層市民的住屋權益。

誠邀大家一齊來 ,共同悍衛自己的基本住屋權!

🗓 日期︰2018年3月4日(星期日)
⏰ 時間︰上午9:30集合,10:30開始巡遊,大約下午 12:30完成
🛤 路線︰修頓球場至禮賓府

主辦團體: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全港關注劏房平台、全港基層住屋大聯盟、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屯門住屋關注團隊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3748178642574/

在港印尼移民工網絡: 107周年國際婦女節集會行動

改善在港移民家務工的工作環境
停止對移民家務工及其家庭的一切苛索,設立平等申索機制

為記念107周年的國際婦女節
在港印尼移民工網絡邀請你前來參與集會與行動,詳情如下;

集會;移民家務工的藝術文化展演及發聲表達
2018年3月4日(星期日)
地點;銅鑼灣百德新街,H&M外,鄰近銅鑼灣地鐵站E出口
時間;下1時30分至3時30分

行動;在港印尼領事館外集會行動
地點;在港印尼領事館外
時間;下4時至5時

要求;
– 為移民家務工供洽當住宿及膳食
– 為移民家務工設定休息時間
– 為移民家務工提高工資
– 停止印尼的職業中介公司、強制性社會保管理計劃、人民小額貨款及香港的僱用中介公司苛索移民家務工及其家座
– 為被超額收費的移民家務工設立平等申索機制
– 為因印尼職業中介公司偽造資料而受害的印尼移民家務工簽發護照,而並不再只簽發一次性旅行證件
– 改善為提出申訴的印尼移民家務工提供的服務
– 全面落實容許印尼移民家務工可自主簽訂僱傭合約

 

*Assalamu’alaikum Warahmatullaahi Wabarakaatuhu*
Perbaiki Kondisi Kerja PRT Migran di Hong Kong

Hentikan Segala Bentuk Pemerasan , Ciptakan Mekanisme Pengaduan yang Adil bagi Buruh Migran dan Keluarganya.
Dalam Rangka Memperingati Hari Perempuan International ke 107 .

JBMI HK mengundang kawan-kawan untuk hadir dan gabung dalam “ Forum dan Aksi” yang akan di gelar pada :
Hari / Tanggal : Minggu, 4 Maret 2018

Forum : di Petterson Street , Causeway Bay , Depan H&M, MTR exit E.
Jam : 13.30 – 15.30
Program : Tampilan Seni Buruh Migran & Speak Out

Di lanjutkan Relly menuju KJRI Hong Kong
Program aksi
Pukul : 04.00 – 05.00
Di Depan Gedung KJRI-HK

TUNTUTAN :
• Sediakan akomodasi & makanan yang layak
• Tetapkan jam istirahat
• Naikkan upah untuk PRT Migran
• Hentikan pemerasan terhadap BMI dan keluarganya melalui sistem potongan PJTKI, mandatory BPJS, KUR dan pemerasan oleh agen-agen Hong Kong
• Ciptakan mekanisme pengaduan yang adil bagi korban Overcharging
• Berikan Pasport bukan SPLP pada BMI korban pemalsuan data oleh PJTKI
• Tingkatkan pelayanan KJRI untuk BMI yang mengadu
• Berlakukan Kontrak Mandiri untuk semua BMI

*Wassalamu’alaikum Warahmatullaahi Wabarakaatuhu*

2018 iwd jbmi poster.jpg

轉載|廣東道基層租戶抗逼遷 旺角希爾頓酒店尋大業主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

廣東道925-947號租戶反逼遷收樓行動
業主承諾暫緩收樓 並與租客會面
行動後新聞稿 (2018年2月15日)

(被迫遷租戶先在家園樓下集會, 並在大廈放下巨型長幅)

「廣東道被迫遷租户大聯盟」約30位租客,連同「社區前進」、「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及數十位民間團體聲援者,在今天早上,趁港中發展集團於旗下的旺角希爾頓花園酒店舉行業主會,前去酒店門口示威,譴責大業主驅趕基層租戶,我們要求業主延遲二月廿八日的搬遷期限、要求大業主交代重建目的,並要求港中發展集團主席梁英偉、創啟及恆輝董事梁驊、梁盈及各大業主與居民會面。

經過整個上午的示威,業主並沒有露面面對居民,不過透過警民關係組向我們表示,大業主同意延後二月廿八日的搬遷期限,並同意於二月廿五日晚上和居民會面,然而,大業主卻希望居民於三月三十一日就要搬離。我們滿意大業主回應了我們部份的訴求,證明爭取行動有成果!但居民並不接受三月三十一日期限的安排。我們期望二月廿五日我租客業主會上,可以表達租客的困難和訴求。

被迫遷的租客涉及廣東道925-947號共六條樓梯、十二座五層高單號唐樓,超過100戶基層租戶,當中絕大部份單位是板間房及劏房。租客在本年1月中,收到來自大業主創啟有限公司及恆輝香港投資有限公司張貼的告示和信件,內容是劃一要求所有租戶,無論有否簽訂租約(不論「死約」或「生約」),均必須於本年2月28日或之前遷出,基層租客被迫要在春節期間搬走,都感到非常徬徨和憤怒。

(趁港中發展集團於旗下的旺角希爾頓花園酒店舉行業主會,
被迫遷居民及聲援團體前去酒店門口示威)

大業主為創啟有限公司及恆輝香港投資有限公司,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兩間公司的董事為梁驊及梁盈,其父是創啟及恆輝母公司-港中發展集團老闆梁英偉。據報,大業主已收購這12座唐樓大部份業權,主要是透過二房東收租,可是業主從來沒有和租客直接簽租約,且經過一年「死約」後,便沒有再和租客簽約,業主可隨時迫遷租客,而今次事件,大業主不惜違反合約要求,迫遷不少仍未過「死約」期的租客。早前,更有租戶遭到二房東破門入屋,被搬走家具甚至鎖上大門迫遷,有家歸不得。二房東亦曾發出通告,表示如租戶未能如期遷出,3月1日將會截水截電,並為大門加上新鎖,種種行徑令基層租戶活於徨恐下。

事實上,多位租客曾尋求當區區議員許德亮協助,但未獲回應,遂向「社區前進」求助,經過多次居民探訪和居民會後,成功組織是次行動。區議員的漠視和大業主的迫遷行為,正反映目前《 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 》我問題令租客處於弱勢,業主可隨時趕客走,劏房街坊有如遊牧民族,一般只重視選民的區議員就會漠視劏房街坊權益。我們並不同意此取態,因此幾個星期來多次探訪和居民會,組織街坊,今次部份訴求獲回應,有賴居民團結和民間團體支持,我們會繼續團結街坊,爭取居民權益!

譴責地產霸權,還我居住權利!

廣東道被迫遷租户大聯盟、社區前進、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照片提供: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對強制留宿政策司法覆核案判決之回應

香港政府於2003年起實施「強制留宿政策」,規定來港工作的外籍家務工必須與僱主同宿。去年有一名菲律賓籍家務工入稟高院,就此項政策提出司法覆核,質疑入境處限制外籍家務工留宿的政策違憲,令外籍家務工易受剝削、虐待和歧視,並違反《入境條例》、《基本法》和《人權法案》。案件今日由高等法院法官頒下判詞,裁定申請人敗訴。本會對法庭判決感失望及遺憾,並要求政府應對強制留宿政策作出檢討,儘快取消此項規定。

法官於判詞上指,本港勞工政策的原則是保障本地勞工就業機會,若容許外藉家務工外宿則對本地家務助理勞工市場造成競爭,有違政策原意,並擔心會因而造成社會負擔。我們對法庭單方面接納政府觀點,而忽視政策對外藉家務工造成的歧視及剝削感到失望。我們認為在實際情況上,目前的強制留宿政策與保障本地勞工就業並無直接關係,更使僱主及外藉家務工雙方無奈失去選擇外宿與否的權利與自由。本地僱主聘用外藉家務工,主要是為了以固定月薪獲得全職的家傭服務,而不是因為她/他們留宿與否。即使僱主有外籍家務工留宿的需要,亦應由僱僱雙方自行協商安排,而非由入境處作硬性規定。現時本港的家務助理,本身已極少以全職、月薪的方式作出聘用,因此與外籍家務工的工作性質已有明顯區分,亦難以造成競爭。

而且,法庭亦無視了強制留宿政策對外藉家務工所造成剝削,並增加外籍家務工遭受虐待或勞役的風險。不少關注外籍家務工的組織曾就強制留宿政策作出調查,顯示強制留宿會助長外藉家務工受到虐待、不合理的工作與及居住待遇。這些調查亦發現,外籍家務工在香港被僱主安排於不合宜的住宿環境的問題十分普遍,有部份僱主更沒有依照標準合約所訂明的條件提供床鋪,而強制留宿政策使外籍家務工必須忍受參差的住宿環境,令很多外籍家務工被剝奪私隱和基本生活條件。

與此同時,強制留宿政策亦令外藉家務工的工作及休息時間難以區分,令她們受苦於長工時,甚至連一周一天休息日,都會因為強制同住而被剝削。而強制留宿政策亦使外藉家務工即使受虐打、勞役,亦落入被軟禁無異的處境,無法離開僱主居所甚至接觸外界。Erwiana事件絕非冰山一角,而是在強制留宿政策下,外籍家務工面對的普遍情況。法庭的判決上指沒有證據顯示政策會增加外籍家務工被虐待或勞役風險,是漠視多年來不同的調查研究和實際例子,更脫離外籍家務工的現實處境,維持外籍家務工所面對的不人道待遇,繼續使她/他們被逼在「現代勞役」的工作條件下生活。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移民公約》中亦要求各國平等對待移民工,使移民工與本地工人的工作待遇受到相同保障。國際勞工組織於2011年頒布的《家務工公約》亦列明政府應確保家務工可自行與其僱主進行商議是否在僱主家留宿。而強制留宿政策則視外藉家務工外宿為違法,完全違背國際社會對外藉家務工工作條件保障的標準。我們對今次法庭所作出的裁決十分失望,並會繼續要求政府必須修改禁止在外留宿的條例,以及制訂具體政策確保與僱主同住的外藉家務工擁有合理的居住環境。政府亦應負起落實執行和監察的責任,確保外籍家務工享有私隱、自學、融入社會、休息時間及個人生活的權利。從而進一步確保外籍家務工擁有安全工作環境,平等及有尊嚴的社會地位。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

轉載|棚仔就「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建議之回應聲明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e6a39ae4bb94e5b0b1e3808ce6b7b1e6b0b4e59f97e8a8ade8a888e58f8ae69982e8a39de59fbae59cb0e3808de5bbbae8adb0e4b98be59b9ee68789e881b2e6988e

2018年1月27日

商務及經濟發局局長邱騰華日前宣佈跟進施政報告建議,於2023-2024年成立「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下稱基地)。同處深水埗一隅,棚仔布販及義工共同倡議的「棚仔社區布藝時裝中心」(下稱中心)民間方案,未受政府正視納入深水埗的整體文創時裝基地發展,亦未有促進參與和共創,聆聽地區文創團體的看法。我們對於政府不重視由下而上自我生成的社區營造動力,感到失望。就基地現時公開的建議,我們有以下之回應:

1) 棚仔布販及義工於2016年1月開始,積極進行社區規劃參與,主動邀請食環署官員、區議會議員、地區團體、時裝創意業界、勞工團體等不同界別持份者進行了兩次規劃工作坊及多次跨界別持份者的聚集小組,訂出了「中心」建議的初稿。可惜,政府仍未有跟進回應中心的建議,原因可能是政策局之間的不協調,商經局與食衛局之間缺乏跨局商議機制,未有考慮深水埗作為一個創意產業和時裝產業鏈的整體生態系統去促進多贏發展,無視創意產業變化多端的未來及其與在地社區生態連結的重要性。

2) 棚仔在過往兩年多,在毫無資助下,不斷積極嘗試將棚仔民間方案在現址實踐,包括與手作人合作的品牌創立計劃、時裝設計比賽、布藝技術工作坊 、布藝手作市集、棚仔故事館、布藝歷史文化導賞等不同活動,在地實踐「時裝社區布藝中心」,而棚仔本身的顧客亦廣及時裝創意業界及社區人士 (e.g. 南亞、長者、婦女); 同樣區內不同類型的文創團體亦在自負盈虧下營運,亦有社區縫紉空間。這證明深水埗區內已自行生成「創意及社區群聚」,而棚仔民間方案正是希望進一步將社區經濟與創意產業連合,同時承傳產業和傳統技藝。

3) 我們了解基地的營運者「香港設計中心」也是元創方(PMQ)的發起機構之一,PMQ這幾年發展強差人意,未見真正落地善用社區資源,研究文創行內的真正需要,且租金昂貴,未有真正帶來社會創新、社區共融及改變。世界多個城市的例子說明,文創群聚 (creative cluster)是個跨越上下游的生態系統,以時裝設計業為例,從布料的創新,布藝縫紉的發展,至下游的品牌塑造、零售和推廣,都同樣重要。政府必須從這個前瞻視野出發,不能再分化「專業設計者」和「社區生產和設計者」,應把兩者融合,發揮協同效應。
4) 文化產業的發展是應先有文化,才有產業,絕不能夠本末倒置。即使在缺乏政府扶持下,深水埗地區向來匯聚布藝行業與文化小店,文創發展早已蔚然成風。政府在社區推動文創產業時需要的其實是了解、諮詢、扶持及結合原生地區點滴打造的民間文化力量,而非空降硬件建築。

5) 我們亦擔憂,政府「深水埗時裝及設計基地」計劃不單只未能在地連繫深水埗社區 (包括文創團體、基層社區),更會進一步加劇區內士紳化情況,變相推高區內租金,握殺現存文創及基層小店的生存空間。事實上,區內租金近年已開始不斷上升。總的來說,我們具體要求政府作出跨局跨部門平台,探討上述要點,要求政府與區議會支持成立「棚仔社區布藝時裝中心」。我們希望在妥善搬遷安置棚仔布販的前提下,進行區內參與規劃過程,作出布業發展、社區網絡聯繫、產業結構及文創潛能的相關研究,並支援資助現存絷根深水埗社區的文創活動,以建立未來的深水埗作為一個整體的文創基地。

轉載|逼人「自僱」惹出禍 deliveroo車手第二日罷工

(轉載自惟工新聞

【惟工新聞】僱主以「自僱」之名逃避勞工權益的做法變得越來越流行,今日(1月23日),一班受自僱風潮所害的車手進行第二日罷工,他們為一間名為deliveroo的食物速遞公司工作。坊間傳媒指他們是自僱人士,但是回顧過往案例,結合車手的實際待遇,恐怕事情並非如此簡單。

參與罷工的車手指,公司與他們簽署的合約寫明是自僱,但是對於工作時間卻有諸多要求。由於司機的工資是以小時來計算,每小時75元,因此工時多寡直接影響收入。在簽約時,公司保證他們每天能工作11小時。

現在,車手的工作時間被減少,意味收入也會減少。而公司也要求他們只可在星期一至四擇日放假,星期五、六、日則不可放假。在工作時間方面能否自主選擇,是分辨真自僱與假自僱的其中一個關鍵。

另一個引發罷工的原因與罰票有關。由於香港街道狹窄、少停車位,車手往往在送外賣時把車泊在街邊。加上香港樓層高,把食物送上門需時,車手很容易收到告票。過去,公司會為他們付傳票錢,但現在公司卻不打算再付錢。這對車手來說是一筆額外的付出,受訪者表示,運氣差的時候,他每天可以收到兩張告票。

其中一位參與罷工的車手指,他向公司提出的要求主要有兩項,包括:

  1. 要麼讓工人自由選擇工作時間,要麼確認車手是正式工人。如果公司仍堅持要硬性規定他們的工作時間安排,他希望和正式受聘的工人一樣,獲得強積金、勞工保險等權利,也想像工人一樣交稅
  2. 為司機付告票罰款

罷工第一日,公司並未與他們進行正式談判,只派出一名曾任車手的員工與罷工工人交涉。今日,約百名車手繼續罷工,當中包括不同背景的工人,有參與罷工者說:「 今次呢個問題,令巴基斯坦、印度人、本地人都圍埋一齊。 」

自僱惹來火頭處處  荷蘭、比利時分部皆罷工

deliveroo在2013年在英國成立,標榜提供「新型的聘用模式」。現在業務遍佈12個國家,包括歐洲多國、新加坡、澳洲和阿聯酋。在2016年,公司收入達1.29億鎊,僱用13000人,以及20000名「自僱」速遞員。

近日,荷蘭和比利時的速遞員同樣發起罷工,抗議公司計劃在2月1日將所有速遞員轉為自僱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