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全民養老金’

草紙2015年4月號,草根行動媒體季刊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P.1_01

P.2_01

P.3_01

P.4_01

焦點:

財政預算案..點止派糖咁簡單?

2015 年 2 月尾,政府公佈新一年財政預算案,雖然早預料到不會太關心我們這些小市民,但也要知道有甚麼「大石」「碌緊落嚟」(壓下來)。我們花了些時間,做了個小總結。

全民養老,扮有下文

看新聞,政府在預算案中預留 500 億公帑,作為長者退休保障用。記得去年有民間團體、政府學者講「全民養老金」,好像一開始同樣是要 500 億。那麼政府是否要推行全民養老金?

我們變成老人時,是否可以不用審不用查,每月有一筆收入養老?

原來不是。

財爺鬍鬚曾在預算案,聲稱全民養老金這類計劃「隨付隨支」,怕難以維持,只是見好多人關心全民養老金,就話會預留 500 億日後做相關事情。

但明明民間團體和學者已推算過未來人口,計過數,民間全民養老金方案是可行兼不會爆煲,這些又唔見佢講?

那麼500 億用來做甚麼呢?沒有講。如何應付人口老化?無下文。

未來基金,有入無出

鬍鬚曾又重覆講「結構性財赤」,即十幾年後,政府收稅收錢會唔夠用,於是要適時儲錢。

其實政府近兩年請了一堆經濟學家、基金公司前高層等等,組成「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由去年開始話要設未來基金。到了今年,小組有份新報告,很詳細建議政府用錢要有上限,如何儲錢云云。但這筆錢點用?邊個批准用?去年、今年的報告都無寫!

唔止小組無提及,其實連鬍鬚曾也都無詳細講,佢舉嘅例都係一些大工程,會唔會變成大白象工程?小市民如何監察?

香港未來,唔講你知

政府成日講人口老化,話不夠錢用,但到現在仍然從未講有乜計劃去解決人口老化問題,至今只話有「500 億」,無講點用。結構財赤問題只係有儲錢, 完全唔講錢點用、點批。

民間這幾年先後提出「全民養老金」、「社會投資」等。「全民養老金」用以解決人口老化問題,「社會投資」希望用錢搞人才培訓、教育、科技、環保、房屋等,令社會長遠健康發展,以縮短、避免財赤。

但政府聽完好似聽唔到咁,樣樣嘢講到唔清唔楚又扮做左,唔好當小市民易呃喎!

~~~~~~~~~~~~~~~~~~~~~~~~~~~~~~~~~~~~~~~~~~~~~~~~~~~~~~~~~~~~~~~~~~~~~~~~~~

雜草攻略:

春夏養生平平食

文:心水師奶

打工仔女,劏房街坊,即使錢財不多,也可以照顧健康的。

人有五臟六腑,人的身體都是大自然的一部份,四季養生,隨住節氣不同,有不同的方法。

春天夏天,有咩方法,平平地又最幫助到健康呢?

家傳小知識,同大家分享下:

春天肝氣旺盛,相對要注意,脾胃的消化吸收功能可能受影響喎,所以呢,食物要以清淡為主,最好就係綠色的蔬菜以及少食酸嘢。如果工種是時常挨夜的工友好似保安清潔工咁,唯有多啲沖枸杞沖滾水飲,枸杞都唔算貴。另外春天腰頸背痛易發作,宜得閑就拉下筋,做下伸展運動啦。如果本身有過敏和氣喘的朋友,就要小心唔好貪爽,要少食生冷瓜果啦。

夏天要養心,宜吃紅色食物,如蕃茄、西瓜、蘋果等等。夏天暑熱,不可食辛辣油膩,不可[火上加油]。另外,夏天也不要貪涼常常坐在冷氣房,要適量出出汗,並且,出入冷氣地點,最好帶多件衫或者大毛巾都好,無咁易感冒。更加留意不要貪涼常飲凍飲,凍飲會令身體暑濕增加,易病。室温的水和生果最好。

如果有機會煲湯,也可煲消暑去濕的湯水,例如用冬瓜、葛根、蓮葉、冬瓜子、赤小豆、扁豆煲湯;亦可煲酸梅湯。在猛晒太陽後,芥菜滾湯能有效消暑散熱。

~~~~~~~~~~~~~~~~~~~~~~~~~~~~~~~~~~~~~~~~~~~~~~~~~~~~~~~~~~~~~~

草根文藝:

你聽到了吧

有個街坊 叫美鳳 今年44歲

充滿怨對嘅眼神 經常回望過去

泛黄舊照中嘅少女 瀾漫笑容

記載一個夢 做個老師得所有人尊重

俗語有云 男大當婚 女大當嫁

阿媽話 女仔人家 當然嫁戶好人家

就係咁 不情不願下 咁就嫁左落黎

轉眼20後 老公中風 只好靠雙手發圍

但面對世界 頓覺無力 見工老細見佢面上皺紋叫佢返歸等消息

搵外家訴苦 外母話佢剋夫

蛋都冇隻 仲要返工 令老公冇面

難聽嘅冷言 美鳳敢怒不敢言

佢心諗男主外 女主内 嘅定律係咪一成不變

女人係咪生仔機器 一出世注定犯賤

背住個仔 匿係廁所 偷泣下點煙

令佢終日以淚洗面 係呢種封建觀念

你聽到了吧

刺痛你的說話

踐碎了的花

雨點 眼眶中跌下

你會振作吧

對抗冷嘲咒對罵

褪去這瘡疤 好嗎

放聲高喊吧

小分享:

依首歌係一個墨西哥女生馬雷嘅作品,由本地樂隊「血汗攻闖」改編成中文版。

相夫教子、煮飯洗衫,「血汗攻闖」喺香港嘅朋友、街坊身上睇到嘅女性處境,同馬雷所講嘅處境好相似。

無論喺墨西哥定香港,主流大眾對於女性總係有好多定形、規矩。點解女性一定要去符合呢啲標準、做人信自己有無第二啲可能性?

馬雷同「血汗攻闖」希望借音樂將依啲壓迫講出黎。

今期專題:

你是否零散工? (詳見草紙第二、三頁圖)

廣告

短片| 黑頭人撐白頭人 (紀2012長者日行動)

2012年長者日(11.18) 爭取落實全民養老金行動,
除了有黑頭人撐白頭人,
連輪椅也遊行。
請聽老、中、青、婦女什至小朋友,
對全民退休保障的心聲。

草根‧行動‧媒體
影行者
聯合報導

更多有關全民退保保障資訊:
http://pensionhk.wordpress.com/

~~~~~~~~~~~~~~~~~~~~~~~~~~

爭取全民退保障聯席新聞稿:

人人等到頸都長 全城鬧爆梁振英

全民退休保障 我要時間表 我要路線圖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下稱:聯席2004年成立,由全港八十多個不同類別的民間團體組成,包括社福機構、宗教界、工會、婦女、長者、青年、基層及殘疾人士團體,爭取設立全民性的養老金制度,確保全港長者「老有所養」。

 

今日是長者日,聯席認為社會應關注社會長期關注的長者議題。現時香港面對人口老化及不斷惡化的長者貧窮問題,而梁振英曾於競選行政長官期間,揚言「搞退休保障唔使轟轟烈烈,只要認認真真。」時至今日,面對堅尼系數高達0.537,長者貧窮率達33%,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實在急不容緩。不過,政府一直強調三條支柱 (綜援,生果金,強積金,私人儲蓄的退休保障制度可以保障市民退休生活,但實情是香港長者貧窮問題日趨嚴重,每三個人便有一位是貧困長者;強積金回報率過低;扶貧措施越扶越貧。

 

不過,梁振英政府近日推出要審要查的「長者生活津貼」(前稱「特惠生果金」),為求目的,無所不用奇極:先以「靠氹、靠嚇」的言論挑起社會分化,轉移社會一直要求政府提交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時間表」和「路線圖」的要求。長者生活津貼所引申的討論眾多,除資格、水平,法律及其他技術問題外,聯席更關注現時退休保障制度從現在以致將來長者面對的基本養老問題。不過,政府反而帶頭破壞開會紀律,又借口「急市民之所急」,繼而「霸王硬上弓」將原方案提交財務委員會,意圖硬闖立法會及強行通過撥款,公然漠視民意。政府推出的長者生活津貼不論目的、成效及持續性均備受社會質疑,甚至有機會導致長者面對一連串的法律風險。

 

  

今天,有近60萬家庭主婦、35萬殘疾人士退休毫無保障,超過10萬長者需要靠拾荒來維生,高達16萬合資格而未有申領綜援的長者繼續生活在貧窮之中,數百萬打工仔女的血汗錢被迫投入金融市場承受市場風險……這個千瘡百孔的制度必須改革。聯席認為,港府由殖民地年代至回歸十五年來,對基層勞工及長者養老保障一直停留在「施捨式」的「剩餘福利模式」(Residual model)。其實,香港最嚴重的「洗腦」就是:政府只會幫助「最不能自助者」,但長者貧窮的問題長久以來仍未得到舒緩。因此,香港政府一直拒絕針對財富分配不公義而進行根本性的社會制度改革。聯席認為,退休保障是基本的公民權利,並非施捨式的扶貧福利。政府用扶貧角度處理人口老化下的長者退休養老問題是「斷錯症」。

 

聯席藉著今日的長者日,爭取政府必須回應民間社會一直爭取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訴求,並成立專責委員會,落實推行時間表及路線圖,制訂可行方案供社會討論及諮詢,才是解決人口老化問題的最佳辦法。

 

聯席要求如下:

1.         政府在2013年第一份施政報告必須就全民退休保障成立專責委員會落實推行時間表及路線圖;

2.         促請立法會議員企硬,爭取政府落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

3.         呼籲立法會議員就政府提交的長者生活津貼原方案,「企硬」否決撥款。

 

短片| 拒絕硬銷「長生津」

理工大學2012年7月3日公佈的調查:
九成市民同意設立 [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政府卻聲稱社會無共識,堅持不推行全民退休保障,
只提出要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
更大灑金錢硬銷未成真的政策。

這是否在說: 不論你們同意不同意,政府都可以開動公關機器,
運用強大資金宣傳單方面訊息,
欺瞞公眾,製造民意?

更多相關文章:

餘暮年  http://pensionhk.wordpress.com/

回應雷鼎鳴對全民養老金方案的批評

文: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隨著坊間對財政預算案的討論,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儘管社會各界人士對全民 養老金爭取多年,但曾蔭權政府依然無意就有關方案進行諮詢。社會上最近就有一種聲音,認為靠市場運作的強積金比社會集體儲蓄的全民退休保障更有效率,聲稱 全民退休保障在外國早已証明失敗,有人更直斥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是「鋪下往地獄的道路」[i]。著名新自由主義派經濟學學者雷鼎鳴近日就在信報發表一篇題為 〈為什麼「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不可行?〉的文章,極力反對全民退休保障,該文主要反對論點包括:

1. 「隨收隨支」式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會受制於「扶養率」,對年輕人不利,並會令將來的退休人士帶來巨大損失。
2. 民間全民養老金方案的「注資過大」,若運行到2056年,政府需注資7500億元,現時的6000億財政儲備不足以支付。
3. 全民退休保障回報率比強積金低,若以強積金平均回報率計算,可令全港退休人士每月得8,700元,比全民養老金的3000元強得多。
4. 「全民退休保障」是經不起嚴格推敲的低智方案。

眾所周知,全民養老金是由多位來自不同專業的學者共同研究設計,並由70多個民間團體經過數年反覆討論而成,得到香港市民廣泛支持[ii]。究竟這個方案是否真的如雷教授說得如此「低智」﹖我們不妨細心拆解。

純粹「隨收隨支」還是「部份預先儲蓄」?

雷教授批判「全民退休保障」是從概念上開始的,他認定民間所提出的養老金方案,只是等同於90年代彭定康老年退休金的一種「隨收隨支」(Pay As You Go)制度,他認為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已嚴重,這種制度最終都會崩潰。可是民間團體所提出的全民養老金計劃,其實非雷教授眼中的純粹「隨收隨支」方案。曾參 與設計方案的黃洪教授就多次解釋,全民養老金是一個「部份預先儲蓄」(partially pre-funded)的制度[iii],這個制度重點是在人口老化未到最嚴重時先由社會多方供款儲蓄,到人口老化高峰期到來之時再運用儲備保障退休人 士。

全民養老金與西方「隨收隨支」的制度最大分別在於其設計時已考慮到供養率下降的問題,根據政府提供的人口推算,香港長者比例將在2021-2046 年快速增加。而聯席方案的理念是在進入人口高峰期之前實行勞、資及政府的三方供款方案,既能即時保障現時的長者又能及早累積儲備。在最關鍵的 2021-2046年期間,養老金儲備將用以應付人口老化,但仍可維持在1,800億元以上。到2046年人口老化趨於穩定之時,養老金儲蓄將再次上升至 2100億元以上,令整個計劃可持續運作超過50年。只要我們及早推行計劃,就能利用累積儲蓄渡過人口老化速度最快的十數年。雷教授將養老金制度簡單類比 為西方那些入不敷出的制度,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全民養老金開支大得政府不能承受嗎?

雷教授對全民養老金方案的其中一個批評是方案注資「太多」,按他的計算政府在未來45年需注資7500億。其實只要我們細心拆解,將7500億攤 還,每年平均其實只涉160億元開支,當中還包括120多億既有的長者綜援標準金額及生果金的開支。因此,即使根據雷教授的推算,實際上政府每年平均的額 外開支亦只有30至40億元。這僅佔6000億財政儲備中的0.5%,政府是完全有能力承擔的。

養老金不如強積金?

雷教授是少有直接引用聯席方案內容批評的學者,他試圖引用聯席的方案與強積金作對比,以証明全民養老金不如強積金。可是當我們細心考究雷教授所引用的例子,我們發覺他的假設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首先,雷教授是以強積金僱主僱員各供5%作為基數,與全民養老金僱主僱員各供2.5%作對比。當他振振有詞地宣稱強積金每月可得8,700元而全民 退休保障只得3,000元時,他沒有告訴讀者,實行全民養老金每名長者除可得到3000元養老金外,還可同時得到一半強積金,即合共7350元,兩者實際 只差 1300多元,雷教授的類比顯然有點誤導和誇大。

另一個令人質疑的要點是雷教授假設強積金的回報率高達4.8%。這個回報率其實是使用2010年經濟增長時的有利數據,當中涉及一定程度較高風險的 投資,波動性很大,容易受經濟週期影響,假若我們在兩年多前計算有關回報,便會發現其時強積金平均回報率就只得0.1%![iv]。可見,上文所述的 8,700元其實是在較佳的經濟環境下才能獲得。相反,全民退休保障並非靠食息來維持,投資回報設得較保守(只有約2%),風險遠低於強積金。再加上多方 供款令儲備充裕,就算遇上不可預計的經濟逆轉,其儲備亦能足夠應付最少24個月。特別一提,全民養老金即時受惠的特點,將會增加長者的消費,由此而帶來的 「銀髮市場」將有助改善本地經濟,這些優點絕非靠炒賣維持的強積金所能比擬的。

全民退休保障具財富再分配性質

有論者認為,全民養老金是一個不公平的制度,要供養有錢人,供養別人的父母,年青人不會同意。其實只要理解全民養老金是一個三方供款的制度,就能解開疑惑。當我們付出一半的強積金(2.5%薪金),換來的是政府及千萬盈利以上的財團同時參與供款,共同為社會作承擔。

全民養老金不會交由私營財團管理,打工仔不需要擔心強積金被基金公司蠶食,亦不用再害怕因經濟不景導致強積金血本無歸,退無所養。再說差不多每個家 庭都會有長者及家庭主婦,全民養老金能確保這些沒有供強積金的家庭成員可享有基本的保障,又能讓自己的父母受惠,大大增加家庭總收入,作為年青人又怎會不 贊成這個制度呢?

說到底,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是一個帶有財富再分配性質的社會制度,這正是用來舒緩香港貧富懸殊的靈丹妙藥。特區政府好應趁著現在還有時間作全民儲蓄,一舉確立解決人口老化的長遠政策。若繼續蹉跎下去,恐怕下屆政府想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也為時已晚。

[i] 單仲偕:〈誰來為養老金付鈔?〉,《文匯報》,2011年3月21日。

[ii] 根據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在2010年8月的調查,79.4%支持設立一個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 。而根據2007年香港大學的民意調查顯示,支持設立全民養老金的香港市民高達76.8%。

[iii] 有關黃洪的論點可參,黃洪:〈長遠規劃改善民生〉,《明報》2011年4月4日。

[iv] 《強制性公積金統計擇要》,頁9,http://www.mpfa.org.hk/tc_chi/quicklinks/quicklinks_sta/files/Dec_2008_Issue.pdf ,2008年12月。

“全民支持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簽名運動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下稱:聯席) 是由全港七十個不同類別的民間團體組成,包括社福機構、

工會、婦女、長者、青年、宗教及殘疾團體,以爭取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確保全港長者「老有所養」為目標。 

回歸前,社會對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已經有熱烈討論,當時的「老年退休金」計劃亦獲七成民意認同及支持。回歸前,社會對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已經有熱烈討論;可是,政府最終卻通過了現時的強積金制度,並聲稱這是「政治妥協」。

現在,世界銀行在2004年倡議退休五條支柱制度,讓人人退休都享有養老金,以確保市民老有所養。然而,特區政府卻一直拒絕為香港市民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但同時又為全港近17萬的公務員預留5000億元作為公務員的長俸金。

而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及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主席胡紅玉兩位行政會議成員亦先後公開承認,強積金制度存在結構性問題,無法惠及全民;因此,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刻不容緩。而胡主席近日又公開提出建議,認為庫房年年水浸,應該立例將每年盈餘的一個固定百分比攞出來,開一個特定的戶口給市民,等六十歲或六十五歲退休之後可以用。

因此,聯席推動「我支持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簽名運動,並以花車巡遊各區呼籲全港市民簽名,迫使曾蔭權政府必須正視香港退休保障的問題,並順應民意,「設立啟動基金,落實全民退休保障」;以解決人口老化帶來的結構性長者貧窮問題,讓全港長者達致「老有所養」。

我們全力支持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並促請政府立即成立跨部門小組跟進此事,並進行公眾諮詢。

請到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34991975/petition.html 簽名。

聯席在收集簽名後會轉交政府爭取盡快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及回應市民訴求
更多各界人士的呼籲:  http://www.youtube.com/user/Jaurp